第 7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玉颈,龙qiāng对准那活色生香的绝妙禁地,尽情感受那**如棉花一般的柔软,战龙奋力挺入,东方紫玉嘤咛一声,“啊,小坏蛋,你对师父怎么这样狠啊?”

    “师父”战龙捧起东方紫玉那浑圆丰隆的**,两人已是完全结合。

    东方紫玉那玲珑凸浮的娇躯在战龙那冲击的力道下上下抖动,酥胸丰臀形成一道惊心动魄的弧线。

    战龙抱住她的圆臀疯狂的挺动,每一下都抵达她身体的最深处,那**蚀骨的快感让战龙忍不住呻吟出来。

    东方紫玉那粉红的俏脸,连连不断的娇吟更让战龙热血澎湃,战龙龙qiāng飞舞,纵横驰骋在东方紫玉的桃园之中。东方紫玉绵软的趴在战龙身前,战龙低头瞧着绯红的蜜ròu被粗壮的龙qiāng带出chā入,心中异样的激dàng,她周身荣润的肌肤变成悦目的粉红色,因跪着而显的异常丰满的**已布满细小的汗粒,渐渐汇成小股流下,汗液、蜜汁和精液混合在一起,股间早已一片狼籍。战龙压上她柔软的娇躯,火热的舌头舔着她背上的汗粒,蜜壶里有节律的蠕动起来,火热的蜜ròu纠缠着龙qiāng,花蕊抱住了qiāng头。

    战龙知道她**在即,用力将龙qiāng刺到底,牢牢顶住了花蕊研磨挤压,东方紫玉出了近似痛苦的高亢哼叫,玉手紧紧拽住四小姐的手腕,柔软的身子一下绷紧,四小姐另一只玉手,温柔地揉弄着东方紫玉的纤秀玉峰,含情默默的大眼睛仔细地看着战龙那暴涨的龙qiāng在东方姨娘的**中进出,滚烫的花蜜从花蕊喷出,东方紫玉全身大力的颤抖,泄出身来。

    东方紫玉喉中出含混的呻吟,蜜壶内蠕动收缩,战龙知道已经**,双手按住她的双肩,贴上去一阵快迅猛的耸动。东方紫玉口中一连串快活的哼叫,忍不住又泄了出来。战龙顶着开合的花蕊不住研磨,探手温柔的抚摸她柔软的酥胸,东方紫玉阵阵颤抖,轻轻的哼着,xià tǐ不住涌出灼热的浪潮。

    战龙贴到她耳边笑道:“师父,你身下快成汪洋大海了…”

    东方紫玉娇吟了一声算是回答扭动娇躯,挺动**,蜜壶内火热一片,似乎急不可耐。战龙握住纤腰大力**,她口中出愉快的呼叫,弓起了身子配合着战龙,“六郎,师父不行了,快些给我吧。”

    战龙恩了一声,全力一顶,“我要你永生永世做我的女人!”

    龙qiāng一颤,精华bào!强劲的精华打在东方紫玉柔软的花蕊上,东方紫玉已经十年不曾受过花露的滋润,这一下不由阵阵颤抖,身体娇软地滑倒在草地上。

    第78章 龙qiāng贵妃

    晋王妃已经在等候战龙了,出了皇宫,战龙推说自己心中烦闷,想自己走走。

    晋王妃同意,让他早点回王府,自己就先走了。

    战龙在赵匡胤的后宫之中,肆意风流,这时候,赵匡胤也正在费尽心思收拢兵权。

    赵匡胤理顺好军、政、财权之后,还有一件大事让他一直寝食难安。早在后周郭威的义子周世宗柴荣登基以前,曾经的有过赵匡胤等哥八个金兰结义,结义时曾有誓约:取得江山后共享宝贵,轮流为帝,兄终弟及。尽管是在长期的征战当中,结义弟兄多数已经阵亡,但还剩下了自己的同胞弟弟,官拜晋王的赵匡义,还剩下磕头老五郑子明。赵匡胤恐怕日后江山旁落,就对郑子明起了杀机。

    就在今天一天,赵匡胤在御花园摆下酒宴,专门的请郑子明喝酒。在酒席宴间,磕头弟兄俩畅所yù言,谈到了兄弟的情义,谈到了同舟共济来之不易的大宋江山。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赵匡胤把话题转到了征求郑子明对自己当皇帝以来的意见上来。可怜了一代名将郑子明,死到临头了,竟然是一点也没有现。

    郑子明是个心直口快之人,他当年没有参加过陈桥兵变,事后又对陈桥兵变的做法心里存在着一些不满。念及当年的结义之谊,就直言地历数了赵匡胤自登基以来的一些处理不当之事,说到兴起,又提到了赵匡胤如何对不起战死疆场的大哥柴荣之事。几句话说得赵匡胤面红耳赤,无地自容,怒起心头。

    赵匡胤恼羞成怒,大骂郑子明:你敢侮骂君王,欺君犯上;举起龙泉宝剑当胸便刺,这一剑下去,竟把个勇冠三军的郑子明送上了黄泉。

    赵匡胤自然知道郑子明已经死了,顿足捶胸,大放悲声,嚎啕大哭,是我酒后无德,错杀了义弟郑子明。在场的众人,见我酒醉无德都不出来阻拦,统统的该死,接着,又枉死了一帮身边的工作人员。然后,命人用上等的棺椁把郑子明好好的成殮,然后派人宫中太监去汝南王府报信。

    战龙并不知道赵匡胤那边刚刚生的这件事,只是再过几天就是赵匡胤和四姐大婚的日子了,总不能眼瞅着心爱的四姐嫁给赵匡胤老贼啊,战龙离开皇宫之后,心中烦闷,溜达着回晋王府,路过前面那条街时候,突然现一座府宅刚装修好大门,一群家兵家将正在驱赶过路的行人,但看那帮子家兵一副飞扬跋扈的面孔,战龙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这些家兵封锁了这条道路,难道自己还要绕道而行?

    战龙想回家,还真被这伙人拦住了,战龙奇怪道:“你们这是什么规矩?这大街居然不让走?”

    那家兵头看看战龙道:“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太师府吗?”

    战龙惊讶道:“太师王泽?”

    那家兵不耐烦的说:“走走走,没空跟你瞎咧咧,贵妃娘娘一会儿就要到了,你最好赶紧离远点儿,免得静了凤驾。”

    说着,就将战龙推开。战龙哼了一声,有心和他理论,但是考虑到太师王泽是兵部尚书,她的女儿又是赵匡胤的贵妃娘娘,就连潘大人对他也是谦让几分,自己现在羽翼未丰,还是忍让一些为好,免得这老小子又在皇上面前讲自己的坏话。

    战龙打定主意,刚转身,就听到那边铜锣开道,远远地看见一座凤辇使了过来,六郎心中一动,心道:“自己还从未见过这王娘娘是什么样子,今天一定要看上一眼,看看赵匡胤的女人与六爷的女人谁的更好。”

    于是,战龙闪身到旁边的一家店铺门口,只等着王贵妃的凤辇过来。

    不多会儿,凤辇来到门前停下,那些家兵家将早已经恭恭敬敬的分列两侧,小宫女上前挑开车帘,从上面迈出来一只穿着鹅黄色缎鞋的纤足,接着一个身穿鹅黄色宫装的丽人从车上下来,战龙眼前一亮,见她赛霜胜雪的绝美容颜没一丝可挑剔的瑕疵,雪白的娇颜透出淡淡红晕,清秀可人,琼鼻丹唇似都经过精心雕刻,显得那样完美。碧玉钗簪着的如云秀散落香肩两侧,柳丝般的秀随风飘散。碧玉钗上那颗漆黑的珍珠映衬着乌黑秀熠熠生辉,鹅黄的云裳凸出的玲珑曲线更显万种风情,让六郎忍不住想解开那腰间的裙带,一探蕴藏在那底下的无穷奥秘。如此美人儿只应天上有,人间那能几回得。

    王泽老贼,你nǎinǎi的,居然养了这样一个娇美可人的女儿,怪不得可以进宫当娘娘,看的六爷都心动了。对了,我前天还与她的母亲踢过球,一想起王夫人那勾魂摄魄的大眼睛,和眼前的王贵妃还真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的母亲十分风流,说不定,这王贵妃也是**一个。

    见王贵妃进了太师府,战龙心中谩骂着王泽,心中越被王贵妃那勾人的眼神所吸引,不由邪念丛生。

    找了个小酒馆,喝了几口闷酒,已经是夜幕降临,战龙又想到王泽的贵妃女儿,他心里一阵兴奋,心道:“那王泽老贼的老婆和女儿都是极品,我先上了你的女儿,回头再搞你的老婆,再看看你还神气不。日后还不踏踏实实为六爷效力?”

    想到这儿,战龙在酒店再也待不下去,想到太师府就在前面街上,那王贵妃肯定是回家陪父亲去了,嘻嘻,六爷今天晚上,就找她去……

    说干就干,战龙又喝了一大口酒,算了酒钱。来到太师府后门,趁着天黑,跃过高墙,头一次干这种勾当,心中未免有点儿砰砰直跳,顺着灯光开始找,找来找去,还真找到了一间阁楼,看到小丫鬟端着水盆里里外外的忙活,战龙断定这儿有可能就是王贵妃的住所。

    战龙悄悄攀上二楼的后面楼廊,将身子隐在一根立柱后面。

    今夜风清云淡,一轮弯月从乌云之后偷偷的露出一角,偷窥着眼前旖旎的美景,微拂的清风带动着尖尖的柳条出沙沙的声音,让这寂静的夜晚显得异常宁静,让人只能听到那怦怦的心跳声。这是一雅致优美的阁楼,小屋左边摆放着一具香气四溢的秀榻,不过此时最吸引人的而是那道薄纱后那曼妙的身影,随着主人的起伏显得婀娜迷人。

    正在沐浴,那美妙绝lún的雪玉娇躯在朦胧的水汽中有如凌波仙子,那哗哗的水声似也组成了一道华丽的乐章。浴盆里兰汤明净,氲氤水汽袅袅上升,弥漫了整个房间,有如初冬的薄岚,玲珑的玉体在水雾里若隐若现,就像一位缥缈云端的仙子,又像是一朵婀娜柔美的出水芙蓉。一瓢水从头淋下,一头如丝的秀好似被风吹的黑云一般,湿漉漉的散乱在她圆润光洁的香肩上,有几缕漂在水面,如轻柔的柳丝侧垂湖面。白净的肌肤就像是用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成,像柳条一样柔软的腰肢,修长匀称的**让人心dàng神摇。“恩”美人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雪白的玉峰略微后仰,使身形更显挺拔健美。不知何时,那娇美的玉峰上竟多出一双手来,攀上那两高峰峭壁,捻动着正中的一粒嫣红。

    战龙心道:“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王美人真是难耐寂寞,嘿嘿!六爷可以满足你。”

    趁王贵妃在外间屋沐浴,战龙转身来到里间屋后窗前,打开窗子钻进来,看了看桌子上刚刚泡上的香茶,战龙邪笑着,将随身所带的美国进口的春yào胶囊掏出来一个,倒入茶水之中,然后自己将身子隐到衣柜后面,静候王贵妃出浴。

    工夫不大,两个小宫女陪着身穿了一件rǔ白色透明浴袍的王贵妃走进来,王贵妃坐到了梳妆台前,对着铜镜仔细的端量着自己的沉鱼落雁之容,随着一声轻叹,挥挥手道:“你们俩下去吧。”

    “是!”

    两个小宫女退下后,王贵妃喝了几口香茶,又对着镜子孤芳自赏起来。

    镜子中的女人,真美!

    她眉如春山,眼若秋水,清丽明媚,冰肌玉骨,皮肤晶莹剔透,艳光照人,宛如明珠美玉,纯洁无暇。举动沉静,外表矜持,举手投足间流露出高贵的绝世风华,一张优美雅致的脸宜喜宜嗔,嫩滑的肌肤白里透红,一双黑白分明却蒙上一层水雾的动人秀眸,让六郎为之心颤。一件rǔ白色轻薄纱裙,透视出娇好的身材和玲珑起伏的腰身,战龙看的连连点头。

    云状的秀挽成高高的盘龙髻,横着一支碧玉凤钗,耳坠黄美玉,刚刚沐浴的原因,阵阵迷人的幽香从她身上出,弥漫在战龙鼻间。那美艳绝lún的玉靥,精雕细琢的秀美轮廓,秀美雪白的玉颈,刀削似的香肩,微微隆起的酥胸,盈盈一握的柳腰,修长的大腿,构成了一幅完美的曲线。

    王贵妃摘下头上的玉凤钗,将一头青丝垂落下来,兰花纤指根根如玉,轻轻拂过绝美的脸庞,伴着一声叹息,她走向香榻。

    皎洁的月光从窗外照shè到她俏丽的娇颜,益增添晶莹如玉的感觉,使她更增一股清丽,一丝脱俗,一份神秘。王贵妃的呻吟声,也随之传过来,那双纤纤玉手,顺着洁白高隆的酥胸,一路向下,一直深入到那神秘的幽谷。

    战龙猜想,这yào效还真快,唉!这个无用的赵匡胤皇帝佬,白白浪费了这么美好的良田,看来非给六爷给她灌溉一下了。

    喝过战龙的烈xìng春yào,王贵妃慢慢的迷失了自己,完全置身于一片虚幻中,那片虚幻就是她长久以来曾经多次渴望,多次幻想的境界,隐隐的,感觉自己被一个强有力的男xìng身体抱住,王贵妃娇吟着,开始迎合着来人的热吻,这更使她yù罢不能。

    “快些,给我!”

    战龙yīnyīn一笑,脱了衣服,直接朝着迷幻中的王贵妃压了上去。

    战龙抱住王贵妃那温软柔滑的娇躯。望着那两泓秋水,早已被情火激扬得乱闪,春意无边了。经过一阵疯狂恣意的热吻,大手在王贵妃那玉洁冰清,光滑细腻的身体尽情游走。

    王贵妃的一双玉峰坚固,无法一手把握,摸在手里,感觉分外美丽纤细。红润的樱桃,傲然突起,咬在嘴里,弹xìng特佳。平坦的小腹下是一片乌黑的丛林,殷红娇嫩的ròu片一目了然,在战龙的触摸与挑弄之下,更加开合有致。那颗粉圆般的红豆豆,也伴随着颤抖,看的战龙目瞪口呆,神魂颠倒,好一处活色生香的桃源禁地。

    柔和的月光倾洒在王贵妃的身上,让战龙更得以看个清楚她那的媚态。春情dàng漾的脸庞、光滑美丽的肩头、摇曳生姿的、柔若无骨的腰枝、白嫩丰硕的香臀、修长匀称的,当然最吸引寇仲的仍是那鲜艳yù滴的桃源洞了。王贵妃温驯地靠在战龙怀中,任战龙的手指游移于她的敏感地带,静静地享受战龙那刁钻灵活的唇舌,兴奋地撩拨与舔咬。缕缕不绝的快感,使得她时而低哼急喘,时而振臂踢腿,双颊绯红,美目紧闭,似乎已沉醉于极度的舒爽与欢愉之中。

    战龙的龙qiāng早已胀大,一经她的触碰,马上抖动不已。王贵妃羞怯地握着它,慢慢地牵引到自己粉嫩的幽谷,龙qiāng更形炽热坚硬粗长。战龙赶紧翻个身,将她压在下面。

    激情的缠绵带给两人无尽的畅快,汗流全身。那般两情相悦,无比的欢愉与舒爽,却已一层高过一层,终于飘升至顶端。战龙急地以粗壮的龙qiāng撞击王贵妃早已泛滥成灾的玉洞,她的娇喘与**也几近声嘶力竭。

    忽然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