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那可怕的弩箭竟穿透了好几个楚兵的身体!第二支、第三支一支接一支地刺穿了楚兵的阵列,巨大的力量使弩箭穿透了盾牌;木盾在破裂,挤压中出现了巨大的裂口,穿过了盾牌的弩箭又穿透了一个个血ròu之躯……伴随着绞车刺耳的噪音,凤凰城守城的投石机终于也投入了战斗,巨大而密集的影子罩住了天空,异常的密集,带着呼啸和死亡的声音,无数的石头重重的砸在了后队的楚兵的身上,瞬间将他们变成了地上的一滩滩血迹和ròu泥。投石机不停的发shè着,逐渐的,他们发shè的不再是石弹。而是一个个皮囊,皮囊以抛物线优美的弧度飞了下来!在它飞行的轨迹中,也不断的有一种黑色的液体从里面抛洒出去。它洒在了地面上,也洒在了人的身上和长梯上!那是一种非常油腻厚实的液体,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刺鼻的味道。一个火箭很轻盈的shè出了,shè在地面上。在它堕落的瞬间,火花燃了起来,箭点燃了那些难闻的液体,火焰迅速的像一面墙一样随着微风摆动蔓延开来!这是战龙让守城士兵从开采与地下的桐油中提炼而出的极其易燃的液体……古代神话中火神愤怒时所造就的火海大概也只能是这个样了,火无情的吞吐着。吞噬了一切在它范围里的生命与物体,人群悲惨的嚎叫着!在火海中倒下的人越来越多,人群却继续在疯狂地朝城墙脚下涌去,楚兵并不是胆小鬼,并且他们很清楚只有尽量接近敌人,才能够躲避可怕的攻击。不多时,他们已经冲进了弓箭手的shè程,一瞬间,城墙壁上万箭齐发,无数冲过来的楚兵都翻身倒地,沉默的大地突然惊醒,喊杀声响彻四方。城墙下,马三公子的楚兵嚎叫着踩着同伴的尸体和呻吟的伤兵继续前进,城墙上,大宋的士兵们以最快的速度向敌人不停地放箭,无论奔跑的人还是shè箭的人,没有谁敢停下……这就是战争,每个人都在与死神赌博,赌注就是自己的生命!已经有楚兵冲到了城墙脚下,云梯被一个接一个搭在护城沟上,更多的楚兵踩着摇晃着的梯子冲过了壕沟,城上的弓箭如雨,大宋的弓箭手们几近机械地重复着竖弓,装箭,拉弦,发shè的动作,步兵们则忙着把石头和圆木砸向迫近城楼的楚兵。大部分的企图通过壕沟的蒙古人都被shè的象豪猪或者刺猬一样,或是被擂木滚石砸地血ròu横飞,惨叫着落入壕沟之中……战斗,仅仅是刚刚开始……楚兵的营地之中还在不停地涌出攻城者,凤凰城的壁垒在他们无畏而近乎愚蠢地攻击之下微微地颤抖着,城墙上,无数大宋士兵们在奔走忙碌着。马三公子坐镇中军焦急地注视着战局,就在刚才,攻城的队伍中还能看见那些他嫡系的铠甲完备的步兵。这次总攻,他出动了自己目前在楚国所有的后续力量,一共是三万精兵,还有五千土匪。

    第59章 惊艳一战

    这次总攻,他出动了自己目前在楚国所有的后续力量,一共是三万精兵,还有五千土匪。但现在,那些近乎打着赤膊的部族勇士们更是死伤无数,虽然这对于自己手中的兵力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但是进攻如此的毫无进展实在让他不能忍受,凤凰城城下壕沟仿佛无法逾越一般,一座座长梯被砸断,一群群士兵翻落沟中,壕沟里的水已经被血染成了鲜红色,却依然不允许任何人越过自己,难道要看着自己部下的尸体将它填平吗?填平?马三公子突然眼前一亮,是的,填平它!这样凤凰城就少了一道阻挡自己军队的屏障,但不是用尸体,用石头,石头在沱江脚下随处可得!楚兵退却了,实际上,他们始终没有能够接近城堡,那条注满了水的壕沟是他们到达的最接近城墙的地方,虽然退却不合乎他们刚勇的个xìng,但他们还是忠实地执行了首领的命令。楚兵退却了,虽然这很反常,但事实就在眼前,凤凰城的捍卫者们觉得惊讶而庆幸。但他们的胜利却给附近大松难民的村落造成带来了严重的厄运。凤凰城附近多数的难民们都已经进入了城中躲避战火。楚兵野蛮的本xìng毫无遮掩地显露了出来,这些刚刚在战场上的失败者们曾经被迫冒着生命的危险进行战斗,也曾经亲眼看到许多战友们牺牲了生命,就使他们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可怕的和破坏一切的,于是,在战场上没能有作为的他们将一切都发泄在了没有抵抗能力的人身上。灼热的火焰正吞噬着这座村庄中所有合它胃口的东西,无数的村民呼喊逃窜着,在他们身后,一个个面目狰狞明显已经是杀红了眼的楚国人或持利刃追杀,或举火把纵火。月光之下火焰显得更加鲜红,一如村庄中四处都是的鲜血,惨不忍睹的哀号令人感到一阵寒意。哀号声之中,女xìng的尖叫声显得格外刺耳。相比较女人们,他们被杀死乃至被烧死的男xìng亲友们所受的痛苦都要少许多。女人们挣扎着,咒骂着,撕咬着,用尽一切方法试图抵抗男子们粗暴的,但是她们一切的反抗都显得那么柔弱。跟随马三公子一同出征的林熙蕊和孟姜看到这些情景,心中震撼了,林熙蕊马上请求马三公子停止杀戮。马三公子却恶狠狠地说:“这些贱民,原先都是我大楚的子民,现在都背叛了我,老弱病残统统杀光,青壮男子全都给我干活运石头去。后半夜相当平静,却也不平静,敌人的撤退太反常了,丝毫不符合蒙古人的xìng格。战龙命令守军一半人合衣抓紧时间休息,令一半人则继续手持武器高度警戒,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来弓箭密集的shè击。然而平静却一直持续了下去,预料中深夜里再一次的突然袭击并没有发生。黎明,被紧张的气氛折磨了一夜的宋军正当他们准备吃早饭的时候,报警的号角声又把所有的胃口化为了泡影。城下远处的楚兵营地之中推出了几百辆做工粗糙装满了石头的木车,每一辆由几名士兵推着,在举着盾牌的蒙古攻城大军的簇拥之下缓缓地向城下的壕沟逼近过来。战龙探头望着敌军,眼前的情景让他禁不住冒出了冷汗,他知道那壕沟不可能延误敌人太多的时间,可现在看来,它失去作用的时间比预计的还要提前,“他们想填平我们的壕沟!”他向周围的士兵们大声呼喊着,“弟兄们,大家的弓箭可要长上眼睛啊!”司马紫烟看看了楚兵的动静,命令道:“投石!”投石器的巨臂再次扬起,石快铺天盖地地飞出城去,十几辆木车当即被砸成废品。马蹄声传来,木车附近的楚兵立刻让开位置,骑兵们几个人一组将绳子套在木车上拼命策马拉着木车前进,车后的步兵也继续奋力地推动着车身,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木车的前进的速度有了惊人的变化,以至于当大宋士兵在投石机上装好燃烧瓶的时候他们惊恐地发现,多数木车已经冲进了投石机的攻击死角里。城墙上倾泻下密集的箭雨,但那些木车根本不怕shè箭,多少支箭chā到车上不过是搔痒一般,对木车一点实质的损伤都没有,推车的楚兵倒是伤亡惨重,但他们的数量实在多得可怕,倒下去一批又有一批冲上来推动木车。几番拉锯,当城下壕沟前的地面上楚兵人前一个晚上留下的尸体被又一批新的尸体覆盖之后,他们终于得以将木车上的石快倾倒进壕沟之中,水被沉重的石头激起高高的水花,不多时,壕沟上已经被石头铺出了无数可以过人的通道,楚兵嚎叫着铺天盖地地掩杀过来。城墙上的箭雨没有丝毫的停息,但在悍不畏死的攻城者们之中也只能溅起一朵朵血花,丝毫无力阻止他们的推进,城墙下已经变成了死亡的地狱,在鲜血的刺激之下变得面目狰狞的蒙古人狂吼着,如同疯狂的野兽一般,踩着同伴的尸体,狂叫着冲上来,前面的一批一批得倒下去,后面的同伴继续踩着他们的尸体冲上来。凤凰城的士兵们已经根本不用瞄准了,手中弓箭机械地向前发shè,乱shè出的每一箭都能shè中一名敌兵,但他们手中的弓箭终究无法杀光所有敌人,疯狂的敌人踩过无数同伴的尸体之后,终于攻到城墙之下!几十架长梯已经架上城墙,一队队彪悍的楚兵举着盾牌,咬着战刀极其灵活地攀登上来,战龙赶紧指挥城墙上的宋兵们立刻将弓箭手挡在身后,奋力举起石块圆木狠狠地向下砸去,不断有楚兵将士从云梯上被砸落,落到地上时,大多脑浆迸裂血ròu模糊。但下面的楚兵却还在不停地爬上来,一座座云梯被推倒,一长串的楚兵在惊呼声中轰然坠地,痛苦哀嚎着倒在地上,但他们立刻挣扎着爬起来,和身后赶来的更多的同伴一起将长梯再次扶上城墙,继续着决死的进攻。羽箭上下翻飞,石块呼啸着砸下,无数的长梯被推下,而后再次被顽强地回到高耸的石墙上,一些楚兵终于登上城墙,双方的士兵在狭窄的城墙上挥舞武器搏杀着,一具又一具尸体翻落城下,彪悍的楚兵始终被死死地挡在城墙之外。“把滚油倒下去!”眼看城墙脚下的楚兵越来越多,司马紫烟大声呼喊道。士兵们合力抬起城墙上那一口口冒着热气的大锅,将沸腾的油想城下的敌人头上倒去,城下凄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无数楚兵被滚烫的热油浇灌全身,他们的头发,他们的面目,他们的躯体都在象腐烂的尸体一样融化,只剩下一个血ròu模糊的骷髅,从喉间发出“喀喀”的惨叫声,抽搐着倒在地上,翻滚着,扭动着,战场上立到处弥漫着难闻的烧焦气味。四小姐更是神勇,手提三尖两刃刀跃上城墙多口,用刀刃大力阻击着爬上来的楚兵,她力大刀沉,一个人封挡住两丈余宽的一段城墙,令攻城的楚兵不能轻越雷池半步。远处,马三公子以极其苦恼的目光看着那座屹立不倒并不断吞噬着自己士兵的生命的城池。这座城池,在地图上,这座城池不过是个小小的图标,而据他所知,现在里面敌人的兵力也不过几千人,却扼守着至关重要的粮仓,彻底打乱了自己的战略部署,为了攻占它,自己已经付出了巨大的伤亡。“把大pào架起来,给我狠狠的打!”战龙大声命令着,士兵们立刻照做,一个个pào口燃着火眼的球型物体落到城外,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就摔碎了,油从碎片中四处流散,与地面上的火焰接触,猛烈燃烧起来,火焰顺着油的流动迅速向四周扩散。地面上堆满了尸体和之前倾倒下去的油,它们一接触火星就迅速燃烧,将地面变成了一片火海。城下的楚兵一下子zhà开了锅,火海立刻将他们吞没,他们浑身燃烧着,痛苦地惨叫着,在地上用力打滚,一浑身是火地拼命向外面跑,想要逃开这要命的大火,却最终永远得倒在火焰之中。挥舞着巨斧的楚兵勇士们还在劈砍着城墙,没有感觉的他们全然不知道火焰已经爬满了自己的身体,寒气被灼热的打火驱散了,现在他们的身体除了可燃物质含量多一点之外,与脆弱的楚国步兵没有任何区别,最终在火海中化为了灰烬。楚兵再次退却了,这次不是由于命令,而是彻彻底底的恐惧,他们根本无法越过那吞噬一切的火海去继续攻击城墙了。火焰让战斗停息了很久,直到中午一场不约而至的大雨扑灭的大火。马三公子的数万大军又开始了疯狂地攻击,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他们所面对的仅仅是困守孤城的那几千虎狼之师。楚兵在遍地焦尸的战场上前进着,迎接他们的照例是城墙上密集的箭雨和落石。凤凰城塔楼上,战龙以一种默然的目光注意着战局的发展。战场上的血腥已经唤醒了他内心深处作为战神的那种冷傲与嗜血。凤凰城内外正有无数的生命在哀号与绝望之中消失,而他却对此可以完全无动于衷,战争本就是死亡与毁灭,这是在作为战神的他在基因里早就已经种下的意识,既然如此,他又有什么义务去为这“最正常的死亡”而动容?战斗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又持续了几个小时了,这让战龙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战局正在向不利于兵力不足的自己的方向发展——无形之中,这场攻坚战已经彻底演变成了一场正宗的消耗战了。突然,一声巨响传来,城墙上下的士兵们仿佛感觉到遭遇了地震一般,被楚国精锐的勇士兵团砍得出现了裂缝的城墙也苦撑不住,终于发生了坍塌!宋兵凭借着的城池坚固的防线终于被打开了。“墙塌了!城墙塌了!!”凤凰内外充斥着这样的喊声,无数的楚兵开始疯狂地突入城堡……这终于在凤凰城中引起了前所未有的恐慌和混乱,一时间,整个凤凰城仿佛都已经陷在战火之中了……“六将军!”顾大人喘息着爬上塔楼,“缺口那边快要抵挡不住了,我们怎么办?!”没有任何表情上的变化,战龙只是用闪着寒光的眼睛看向门口的顾大人,那目光让顾大人高感觉如是身处极地一般,“听着,顾将军,该到你了。”沉默了一会,顾大人作出了令他很满意的回答:“我可不是什么胆小鬼,六将军!”目送那个带着些决死的悲壮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战龙转身,命令身旁的副将,“集结预备队,跟我走!”凤凰城内最精锐的兵士们立刻被集结起来,他们是杨家将即使在之前最危机的时刻也依然不动的预备队,当他们接到集结指令的时候只觉得全身的热血在沸腾,一种对战斗的渴望深深刺激着他们内心。虽然守城的战斗进行得如火如荼,可是他们却一直不得不服从命令耐心地等待着时机,对于尚武的骑士们而言这样的沉寂是最难熬的。凤凰城在混乱和烈火中痛苦地呻吟着,到处是血腥的战场:巷战,混战,游击战,ròu搏战……双方部队在城堡里以生命为赌注进行着搏杀。“守卫着这座城池的战士们!”战龙站在骑士们面前,他沉稳的声音在魔力的推动之下传遍了要塞的每一个角落,震撼着骑士们充满斗志的心,也在士兵们惊慌和恐惧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