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林熙蕊身上下来,躺在两人中间,闭目养神中,缓缓说道:“孟姜,林妹妹,你俩的滋味真不错,只是可惜了。”孟姜娇羞地问:“可惜什么?”战龙叹道:“我军的女俘即使长得再美,也难以逃脱一死。”孟姜身子一颤,她其实并不想死,“死就死,有什么可怕的?”但是,自己身为南唐礼部侍郎之女,水军都督之长媳,投降的话,实在说不出口。战龙叹道:“可是,你若是知道死法之后,必然会害怕的。”孟姜哼道:“不就是斩首吗?我不怕。”林熙蕊也道:“我也不怕,你还是杀了我们吧。”战龙呵呵一笑,道:“我们对待敌军女俘虏不是斩首,而是拔光衣服,骑木驴yóu xing示众,让他死在木驴上。”“你,你们真卑鄙。”孟姜娇怒道。“无耻,简直就是无耻。”林熙蕊谩骂。战龙无可奈何地说:“这是宋太祖钦定的军法,没有人能更改,谁让你们不是男俘虏呢?男俘虏就可以斩首了,女俘虏,只能骑木驴。除非……”“除非什么?”孟姜眼睛一亮。林熙蕊却骂道:“小混蛋,小色狼,你休想本姑娘嫁给你这种小色狼。”战龙哼了一声,道:“随便你。”之后又对孟姜说:“六哥我也挺喜欢你俩,与其让我手下的士兵把你们折腾死,还不如将你们放了,但是你们必须知道会改,答应以后绝不在于大宋作对。”孟姜急忙道:“我答应你,你快些放了我吧。”林熙蕊却道:“阿嫂不要相信他。”战龙却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说放人就不会抵赖,不过,六哥我身上的还没有清,需要彻底发泄出来,你们看能不能再帮我玩一次?然后我就放你们走,并且保证不向南唐追究此事。”“这……”孟姜迟疑不语。林熙蕊怒道:“你休想。”战龙一巴掌打在林熙蕊的屁股上,“闭嘴。”孟姜红着脸开口,道:“小妹,反正我们已经被他弄过了,大不了闭上眼睛再让他弄一回。我倒不是贪生拍死,而是受不了骑木驴那样的羞辱,还有不想让林家因为我俩的事受到朝廷的制裁。”林熙蕊想到来凤凰城火烧送军粮屯毕竟是自己的注意,因此牵连林家一家,实在是愧疚父母,可是让她说出在让战龙干一次这种羞人的话语,实在是难以启齿,粉脸涨得通红,“大嫂,我不要,我宁愿一死,要干,你让他干好了。”孟姜幽幽叹息一声,对战龙说:“希望你说话算数。”说着,双目一闭,就等战龙骑上来发泄兽yù。恕不料等半天不见动静,睁开眼睛,见到战龙依旧悠闲地躺着,“我很累啊,你们俩不管是谁也行,骑到上面去,帮六哥好好爽一次,我就放你么走。”“你……你真是欺人太甚。”孟姜娇怒道。战龙嘿嘿坏笑道:“孟姜,你乃是南唐名门之后,不可能不懂得“鱼接鳞”,这种男下女上的姿势吧?我就不信你这样的小浪蹄子没玩过?”孟姜羞得要死,气愤地说:“那你把我的绑绳解开。”战龙笑道:“等会儿,我自然给你松开,快些上马吧。”孟姜娇羞地看了林熙蕊一眼,把心一横,心想:“反正已经这样了,索xìng闭上眼睛来吧,就当自己他一次,报仇算了。”于是孟姜坐了起来。看着战龙的龙qiāng,娇羞地说:“你可要说话算数,我帮你弄舒服了,你就放了我们,咱们不记前仇。”战龙点点头,在孟姜雪白的玉臀上拍了一掌,“快点!六爷等不及了。”删节★☆★☆★☆★☆★☆★☆★☆★☆★☆★☆★☆★☆★☆★☆★☆★☆★☆★☆★☆★☆★☆★☆★☆★☆★☆★☆★☆★☆★☆★☆★☆★☆★☆★☆★☆★☆★☆★☆★☆★☆★☆★☆★☆★☆★☆★☆★☆★☆★☆★☆★☆★☆★☆★☆★☆★☆删节林熙蕊软瘫了下来,身心仿佛在那强烈的震撼中碎成了片片,别说快乐或痛苦的感觉了,好像整个人都消失掉了一般,只瘫在那儿什么都不知道了……软绵绵地伏在战龙身上,感觉身子仿佛飘在半空中一般,林熙蕊娇喘着,一时间酥得连魂儿都似麻了,“还行……林妹妹还算卖力气,这次就饶了你们。”战龙见林熙蕊气若游丝、眉纤眼润,也是满足到了极点的模样,说不出的,这幅娇模样让战龙十分满意。他抬起手来,温柔细致地抚爱着林熙蕊温润的香肩,感受那香汗犹自沁出,到此他才发觉两人恍若刚刚出浴一般,浑身上下没一块干的地方,躺在上头却没什么异感,光是两人方才激烈的,以及弄得到处都是难以收拾的灾情,怕连这样躺着都难呢!“林妹妹……我好舒服……我好爱你喔……”战龙柔情款款地说道。林熙蕊娇颜一板,道:“少废话,快些给我们松绑。”战龙答应着,又在二女身上尽情地摸了一阵,这才给她俩松绑。林熙蕊和孟姜急忙穿衣服,“小坏蛋,今天你放我走,回头我会报仇的。”林熙蕊穿好衣服后,恶狠狠瞪着战龙说。战龙不以为然,慢条斯理穿起衣服,“我等着你,快些走吧,不然天一亮,你俩谁也走不了了。”“哼,大嫂,我们走!”林熙蕊哼了一声,拉着孟姜飘身离去。战龙嘿嘿一笑,自信地道:“中了我的七元真气,让你们对我一生忠贞。”★☆★☆★☆★☆★☆★☆★☆★☆★☆★☆★☆★☆★☆★☆★☆★☆★☆★☆★☆★☆★☆★☆★☆★☆★☆★☆★☆★☆★☆★☆★☆★☆★☆★☆★☆★☆★☆★☆★☆★☆★☆★☆★☆★☆★☆★☆★☆★☆★☆★☆★☆★☆★☆★☆★☆★☆★☆事隔几日,战龙正在巡城,艾虎前来通风报信,原来马三公子这次偷袭失手,十分恼怒,正准备重新召集人马,准备再次偷袭凤凰城。战龙问:“这一次他打算怎样偷袭?”艾虎说:“六将军,今日,山寨的兵马剧增,我估了一下,至少增加了近两万。”战龙一听,吃惊地站起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什么,一下子增了两万?”艾虎说:“是啊,这些人马其中有马三公子的旧部,也有临近山寨的土匪,另外我还探听到了一个绝对可靠的消息。”战龙问:“什么消息?”艾虎脸色凝重,道:“六将军,对你来说,可能是个坏消息。”战龙催促说:“尽管说,无妨。”艾虎这才道:“黑风寨来了一位大辽特使,好像是一位绝顶高手,小人虽然不怎么精通武功,但是我也听说过南华御剑,这个门派在我们江南是威名远扬,我偷看过那位大辽特使的剑壶,他的剑壶中居然有六把御剑!”“什么?六把御剑?”这一次吃惊的不仅是战龙,宝日明梅也做不住了,“他叫什么名字?”宝日明梅知道,六把御剑代表着什么,那是南华御剑除了掌门南华老仙之外的最高级别,南华山上,还没有能够练出六把御剑的,包括南华老仙的嫡传弟子,宝日明梅并非南华老仙嫡传,而是由师兄代师父传授,所以她在南华御剑中的地位是比较低的。同时宝日明梅也知道,以自己的天分,练出四把御剑已经很不容易了,要想练出第五把御剑,恐怕还需要七年的时间。更不用说第六把了御剑了,黑风寨居然有一位六把御剑的敌人?这让宝日明梅如何不担心?顾大人也是用剑的好手,听到此不由得暗自担心,对战龙说道:“六将军,真要是这样的话,我们凤凰城可就有麻烦了,我军当中恐怕还找不到能够抵挡六把御剑的高手啊。”四小姐有些不高兴地说:“顾将军,休要长他人威风,灭自己的锐气,六把御剑又有何惧?就算我们单打独斗不是他的对手,我们这么多人,还用怕他?”曝日明媚道:“咏琪,你不知道南华御剑的厉害啊,以嫂子我的武功,与你相比,尽管差了一些,但是十几招内你绝不可能打得赢我。”四小姐道:“那倒是,二嫂武功和我伯仲之间。”宝日明梅幽幽叹道:“传我武功的锦山师兄,他修炼的第五把御剑,已经有十个年头了,在他跟前,我只能支持三招,三招之后,他若想要我的头颅,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简单。更何况那六把御剑了,我都担心他都能秒杀我。”四小姐感到有些吃惊,“这么厉害?”宝日明梅再次问艾虎,“那大辽特使叫什么名字?你可确定他是南华御剑?”艾虎道:“名字我们不知道,山寨的人,包括马三公子都对他毕恭毕敬,古天雄那样的绝顶高手,对此人都十分畏惧,我还听古天雄私下里和马三公子说,辽使的六把御剑,就连我都难以应付。”战龙气道:“我们大宋现在和大辽尚未发生战争,他们跑江南来高什么鬼名堂?难道专程为捣毁我的粮仓来的?”一直沉默的司马紫烟说:“大辽兵强马壮,雄踞雁门关外,早就有牧马南下,逐鹿中原的野心。我在昆仑山学艺的时候,就有一位大辽贵族的同门师姐萧铭儿,我好像听她说过,她的妹妹就是南华御剑,她们姐妹都效力大辽黑虎堂。”战龙点点头,“紫烟,以你的意见是?”司马紫烟道:“既然是绝顶高手,看来马三公子是铁了心要和我们硬碰硬了,这个人骄傲自大,刚愎自用,自以为兵马比我们多几倍,又请来高手助阵,他很有可能会做出强攻凤凰城的决策来。”战龙道:“真要是这样,我倒不担心了,虽然他们人多,但是我军在凤凰城的防御体系十分完善,三十多门火pào够他们冲一阵子的,我现在只担心匪兵偷袭我们的粮仓,摆开阵势硬碰硬咱们不怕。”艾虎送来的消息十分宝贵,战龙马上针对凤凰城的守卫做出分工,争取在短时间内将守城所用的物资筹备够,同时,宝日明梅还听从了司马紫烟的建议,立即动身赶往南华山,一来是给师父南华老仙祝寿,二来是向同门打听一下那位大辽特使的消息,顺道看看能不能搬请剑术高超的同门前来助阵。凤凰城外的最后一缕阳光终于落下,马三公子下令全军开拔,总攻凤凰城!马三公子先头部队乘船先行渡过了河流,震慑于城墙上的弩pào和城墙后面隐藏着的投石机,这些人只是在河边站住阵脚,远远地观望着。这支部队清一色的轻装,只携带战刀,既没有攻城的梯子,也没有远攻的弓箭。所有的士兵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显然是冒险渡过激流的结果。“哼……看样子他们还得忙上一阵子了……”战龙幸灾乐祸地看看城下那些狼狈的贼兵,样子显得格外轻松,他很清楚现在过来的这些不过是来试探一下的,绝对不敢来攻城,以他们的装备他们靠近的下场就是送死。城内的守军也在忙碌着将石块、箭矢、装满火油的燃烧罐等等搬上城墙,并且在城墙上支起大铁锅,铁锅中煮着沸腾的开水或激溅的滚油。顾大人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城里不必要的石头造建筑陆续被拆除成为了守城用的落石,没有任务的士兵则在磨亮自己的武器等待着战斗的到来。对岸的贼兵大部队陆续渡河而来,战龙从城墙上望去,视野里营地蔓延了数里的距离,旌旗飘扬,人喊马嘶,脚下的高凤凰城仿佛是一座即将被洪水淹没的孤岛。凤凰城贼兵人的营地已经燃起了篝火,篝火密集得甚至超过了天幕中的繁星,凤凰城的城墙上却没有一根火把,只是在城池里面隐约透出火光,黑暗保护着城墙上值夜的士兵不会成为贼兵冷箭的牺牲品。接近满月的月亮照耀着大地,城墙上的巡逻兵沉默着,警惕注视着城堡外的空旷的地面,为了保证守城部队有良好的视野,马三公子在进攻前命令士兵对城外正面的森林进行了彻底的砍伐,现在地面连一棵树都没有,银色的月光明亮得几乎有些刺眼。进攻的号角和嘈杂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晚之中显得格外刺耳,贼兵的进攻来得比战龙预计的要早了一些。但无论如何,他们确实是已经来了,战龙不得不佩服马三公子大无畏的气概,半夜攻城是一种双刃剑一般的战术,突然,却存在太多的未知,可以想象敌人的哪个首领是以如何的胆识下达了这样的命令。凤凰城虽然兵马不足一万,但是有城墙做依托,尤其是战龙提前三天就做好了防御准备,弹yào和弓箭都十分充足,尤其是士兵以逸待劳。战斗的号角是对死神的邀请,他也必然会应邀而来,不知道这次他的请贴又将更多地洒向谁呢?城墙上,大宋的士兵们严阵以待,守在南城门这里的几千名士兵都是跟随杨家将征战多年的老兵,而禁卫骑兵们更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可以说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他们很清楚将要发生什么,没有人奢望可以当英雄,他们只知道自己有着身为士兵所必须尽到的本分,所以他们选择留在这里战斗而不是弃城逃跑,所以他们都做好了被永远地埋葬在这里的准备。马三公子也是精锐尽出,进攻的队伍最前面的是身着完备的铠甲的步兵,他们手中厚实的盾牌足可以抵挡任何利箭的攻击,这样的重装备部队在土匪的军队中很是稀有,实际上他们是跟随马三公子带来楚国旧部的一部分。城墙下,楚兵的脚步声已经清晰可闻,城墙上,大宋的士兵们紧盯着敌人的来路,刀qiāng已经在手中握得极紧,弓箭的弓弦也已经绷得极紧。军官们的手已经举向空中,只要他们的手一放下,城墙上就将shè出密集的箭雨……围绕着高大墙壁的塔楼上开出的一个个方孔后面,弩pào的弦被绞盘上紧了。粗重的铁箭向外延伸着,直直的指向了外面的楚兵。“用弩pào对前排的敌人进行狙击,同时所有弓箭手准备shè击任何进入shè程的敌人。”战龙大声的命令着。吞没了一切的夜色之中,从城堡城墙上的高大的塔楼里,一道接一道黑色的影子带着划破空气强烈的声音shè了出去!第一支箭急速的发shè了,shè穿了最前面的那个楚兵的身体。他惊讶地倒下了,带着无法相信的神情!自己手中的盾牌竟如纸张一般被那长矛一样巨大的重型弩箭轻易地穿透了,同样倒在血泊中的还有他身后的同伴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