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你胡说,马三公子是好人,不许你侮辱他。”战龙冷哼道:“他要是好人,会让手下想法设法地强抢民女?”林熙蕊哪里知道金顶寺那些事?“你是血口喷人,我不信。”战龙冷笑:“信不信没关系,反正你现在被我抓住,刚才你也见了,我四姐对待敌将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你们俩这样执迷不悟,明天只有死路一条,不如这样,你们俩干脆都投向大宋算了,六爷我现在正好还没有老婆,就将你俩一并填了房,咱们成了一家人,也就没事了。你们林家违抗圣旨,和大宋做对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们遮掩一下,你俩意下如何?”孟姜粉脸羞得通红,没有说话,林熙蕊骂道:“混蛋,无耻,亏你还是名将之后,居然说出这种无耻下流之事来?”战龙眼睛一瞪,“不但能说出来,我还能做出来呢。”林熙蕊看到战龙那喷火的眼睛,吓得一凛,“你要干什么?”

    第57章 女俘女俘

    四小姐一袭密扣织锦的纯白劲装、银丝绣滚,衬得她的身段分外紧致,浑身上下的姣好身形都呈现无遗,修长而又丰盈,英姿飒爽站在月光下更是耀眼。四小姐让士兵高举点亮松明火把,派人过去给林熙蕊一副弓箭和一壶箭。林熙蕊试了一下弓弦,不动声色的结果弓箭,丹田并发力量,轻轻拉开弓弦,然后猛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那张弓竟给她拉断了。四小姐皱着眉头心说:“这丫头跟我还卖弄一下,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来人,再给她换一副。”四小姐吩咐道。“你们大宋的弓箭太糟糕了,有没有好一点的?”林熙蕊故意说话刁钻。四小姐耐着xìng子说:“再换一副。”战龙心中好笑,看林熙蕊接过弓箭后,依旧用刚才的姿势拉开弓弦,然后又是喀嚓一声,再次将弓拉断。四小姐冷哼一声说道:“这是最后一幅弓箭了,你要是再不小心弄断的话,我这儿可没有弓箭给你使用了,我shè死你,你就是输了。”又有士兵送过来一副弓箭,林熙蕊这次不再卖弄了,接过来试过了弓弦,眉毛一扬,“这幅还差不多,我们开始吧。”四小姐微微一笑,又板下面孔道:“我们都是箭道中人,而箭道最高境界就是‘对箭’!这一场我就与你对箭,每人十二支箭,看谁先躺下。生死由天。”林熙蕊脸色一变,心道:“对箭乃是一决生死的比箭方式,她用这样方式跟我对决?看来是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战龙不知道对箭的含义,嚷道:“快些比!谁怕谁?四姐教训一下这丫头,替我出口气。”林熙蕊不声不响的接过箭壶,斜挂到身上,四小姐面沉如水,也接过箭壶,微星般的目光划过林熙蕊的面庞,”小丫头,看我好好教训你。”眼看二人剑拔弩张,已经进入白热化之生死对决,战龙也看出气氛不对劲,但见四小姐和林熙蕊面对面站了,各自后退了三十步,然后双双拉开弓箭,瞄准对方。战龙这才知道二人用的是玩命的对决方式,不由心中担心害怕起来,可是眼下这种局面,当着自己的数千士兵,也不能一句话扭转局面啊。四小姐更是心知肚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眼下已经是骑虎难下,若不是战龙刚才jiāo代,四小姐就打算让林熙蕊死在自己箭下。想至此,她心若止水,竖起耳朵聆听着对面林熙蕊的声音,但听到一声弓弦响,四小姐也毫不犹豫的shè出一箭。“当!”的一声脆响,两支箭撞出一溜火星,折断后掉在地上,不容众人的嘘声发出,二人的第二只箭又已经shè出,同样是当!的对在了一起。从箭法上看,二人显然是半斤八两,没有什么明显差距,但是力量上四小姐略胜一筹。技术相等,出箭的速度一样,因为力量上的偏差,林熙蕊在第六箭的应对上时候已经明显感到吃力,那对在一起折落在地的箭支距离林熙蕊越来越近。第十支箭已经压迫到她面前不足十步的地方,林熙蕊有了一些慌乱,导致第十一支箭掏箭的动作有些迟缓,这一箭竟未能发出去,就被四小姐的箭堵在了弓弦上,啊!林熙蕊一声惊叫,手中的弓箭竟被四小姐的这一箭shè断。林熙蕊娇颜失色,“你……”四小姐弓箭搭在弓弦上,“小丫头,希望你能说话算数。”林熙蕊好歹也是将门虎女,叹息一声,自己也知道绝难杀出重围,将断了弓弦的弓往地上一扔,双手往前一伸,眼睛一闭,“要杀要剐,席请尊便。”四小姐喝道:“绑了!”战龙见孟姜和林熙蕊全部被抓,心中高兴得了不得,此时已经过了三更天,战龙还是决定夜审二女。审了一会儿,见林熙蕊和孟姜都是一语不发,四小姐,宝日明梅和司马紫烟都开始瞌睡起来,四小姐伸了懒腰说道:“六郎,这两个女的嘴巴严实的很,不要跟她们费劲了,推出辕门斩首算了。”战龙站起来说:“四姐,你们都累了,就回去先睡觉吧,我再跟她俩磨一会,要是还不说,明个一早斩首!”四小姐就招呼宝日明梅和司马紫烟回房睡觉去了。只剩下了战龙一个人,他将房门关好,回过头来冲孟姜和林熙蕊邪恶一笑,“两位,你们招还是不招?咱们可是老相识了,不要跟我说你们是楚国余孽,你们分明是南唐水军都督林凯华的儿媳和女儿,怎么,这阵子没见想六爷了?”林熙蕊呸了一口,孟姜却是脸红,心道:“原来这个看上去一表人才,暗地里贼坏的男子就是大宋名将杨令公的六公子,前些日子他居然化装成郎中,混进我们江陵城,正好赶上我和林东虎怄气,让他给我看病,结果……被他对自己肆意侵犯,连羞处都被他摸过了,要是他守着小姑说出那件事来,我的脸可往哪里搁啊?”林熙蕊也心中有些恐慌,想起上一次自己在水中被战龙好一番调戏,最后连肚兜都被他抢走了,今日这个小坏蛋要是存心羞辱我,提起那件事来,被大嫂知道了,岂不要笑话我?这个杨六郎真是坏透了。但愿今天他不要难为我们。孟姜道:“不错,你既然认识我们,就下令将我们斩首吧。”战龙摆摆手道:“南唐李璟帝现在正在主动想大宋求和,听说使臣都派到汴京城了,可是你们俩,却公然与大宋为敌?我要将这件事情,奏明唐王,让李璟好好管教一下林凯华。”孟姜急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这件事和我公爹没有任何关系。”林熙蕊也道:“是啊,是我与你有私仇,我这次来就是来报仇的。”战龙哈哈一笑,走上前来,伸手托起林熙蕊精致的嘴巴,看着她绑绳下高高耸起的双峰,“私仇?我们俩有什么私仇?私情还差不多,林妹妹,你是不想六哥了?”战龙说着,就将大手伸到林熙蕊的胸脯上,抓住一团软绵绵的ròu,揉动起来。林熙蕊又羞又气,“你干什么?放手,你放开我。”战龙哪里肯听,笑嘻嘻看着林熙蕊生气的小模样,解开了林熙蕊胸前的麻花扣,但是战龙并没有解开她绑在手上的绳索,“林妹妹,当初在江陵,你一箭差点将我shè死,但是我并不记恨你,可见六哥这人有多大度?我要是想报仇,黑鲨渡口就让你沉在水底喂鱼了,我劝你还是迷途知该,大宋和南唐还是不要开兵见仗的好,这样老百姓也不会遭殃,可你非要联合什么马三公子,妄想恢复南楚政权,痴心妄想不说,我甚至担心,马三公子根本就是在利用你。”林熙蕊骂道:“你胡说,马三公子是好人,不许你侮辱他。”战龙冷哼道:“他要是好人,会让手下想法设法地强抢民女?”林熙蕊哪里知道金顶寺那些事?“你是血口喷人,我不信。”战龙冷笑:“信不信没关系,反正你现在被我抓住,刚才你也见了,我四姐对待敌将从来不会心慈手软,你们俩这样执迷不悟,明天只有死路一条,不如这样,你们俩干脆都投向大宋算了,六爷我现在正好还没有老婆,就将你俩一并填了房,咱们成了一家人,也就没事了。你们林家违抗圣旨,和大宋做对的事情,我也可以帮你们遮掩一下,你俩意下如何?”孟姜粉脸羞得通红,没有说话,林熙蕊骂道:“混蛋,无耻,亏你还是名将之后,居然说出这种无耻下流之事来?”战龙眼睛一瞪,“不但能说出来,我还能做出来呢。”林熙蕊看到战龙那喷火的眼睛,吓得一凛,“你要干什么?”战龙又对孟姜说:“孟姜,你认为呢?愿不愿意跟六爷?”孟姜气得浑身颤抖:“你……你休想。你杀了我吧。”战龙嘿嘿一笑,邪恶地说:“要死还不容易,我这就让你死。”说着大手一伸,抓小鸡一样,就将孟姜提了起来。“你放开我大嫂。”林熙蕊还真以为战龙要杀孟姜,却见战龙提着孟姜来到大床前面,然后将孟姜狠狠地摔在床上,战龙甩掉外衣,露出一身古铜色的精壮健ròu,孟姜知道不好,全力挣扎,战龙哈哈笑着,将身上负着绑绳的孟姜压在身下……孟姜美眸蒙上了一层湿气,恨声怒喝道:“你这个禽兽,快放开我。”“今夜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放过你的,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你。”战龙双眼shè出yīn险狠辣的冷光,嘴角挂着yín浪的笑容,“你……”孟姜羞愤yù绝,愤怒、羞窘、悲哀、绝望的复杂情绪一同袭上心头。战龙压在她柔软的娇躯上,看着那随着呼吸而急速耸颤的丰挺玉峰,战龙的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眼中满是yù与xìng的光芒,双手猛的抓向那饱满的酥胸。“你这个禽兽,你不是人……啊……不要,不要碰我……”孟姜娇靥铁青,浑身禁不住地微微发抖,娇音颤颤,泣不成声道:“滚,滚开…”“小美人,你不要闹啊,这几天脾气见长啊,上次我摸你的时候,你可是乖的很啊。”战龙的手已经握住了柔软娇嫩而又弹xìng极佳,使劲的捏弄着,笑道:“小美人,你这里圆挺丰润,手感滑腻,好,简直是太好了。”孟姜想要挣抗,可双手被绑住,使不出半分力气,只能任由战龙蹂躏欺侮自己坚挺的丰盈,两串晶莹顺着眼角流下,泪眼迷蒙中。战龙看了默默流泪的孟姜一眼,嘴角露出yīn冷残忍的笑容,解开她的外衣,松开腰带,跟着就是月白中衣,将几条绳结逐一解开,衣襟往两边一分,露出翠绿色亵衣,两座高耸将亵衣高高撑起,裂衣yù出。看着那柔嫩的肌肤,挺硕微颤的双峰,战龙心底升起一股炽热的情yù之火,双手动作粗鲁,但却极为快速的一把将亵衣扯落。粉嫩的耸挺刺激着战龙的兽yù,战龙道:“真是美啊!不愧是南唐名将之后,六哥会好好疼惜你的,嘿嘿……”看到大嫂受辱,林熙蕊恼羞成怒,愤恨地冲过来,要想和战龙拼命,她一头撞向战龙的后腰,战龙早有准备,双手一抱,就将林熙蕊拦腰抱住,也按倒在床上,“林妹妹,不要着急,我先好好疼爱你大嫂一回,让你看看眼界,还是六哥心疼你吧?我要是先给你开苞,还怕你受不了那痛苦呢,好好学着啊。”战龙低头一口含住孟姜那娇嫩的粉色rǔ珠,贪婪的吸取那浓郁的芬芳,哈哈笑道:“真是世间难觅的鲜美滋味,你真美,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凝视着孟姜柔情似水的眸子,战龙低下寻着她丰润腻湿的xìng感芳唇狠狠吻了下去。战龙双手也不慢,紧跟着动做起来,解开孟姜腰带的绳结,战龙的大嘴铺天盖地压下里,堵住美fù的樱桃小口,此时的孟姜虽然极力抗拒,但是内心却迫切期待战龙的热吻,她本就是一个dàngfù,但故作矜持的她还是紧闭樱唇,不让战龙的舌头进入她的芳口。战龙还是耐心地轻舔她的樱唇,没有进一步行动,孟姜情yù难熬,她已被战龙挑逗得娇哼细喘,胴体轻颤,美眸迷离,桃腮晕红如火。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主动和丈夫之外的男人接吻,这种暧昧禁忌刺激越发使她有些情不自禁,甜美滑腻的玉舌和战龙硕大的舌头紧紧缠绕着,翻卷着,两人互送津液。战龙再次亲吻住孟姜的樱唇,色手不停地上下梳弄着孟姜的丝光水滑的飘逸长发,顺着晶莹的耳背,滑过天鹅绒般柔美的秀颈,爱抚着孟姜粉嫩的香肩,同时逐步向内向下游移,一边上下其手抚摸揉搓,极尽挑逗撩拨之能事,肆无忌惮地骚扰猥亵少fù丰腴圆润的玉体。删节!★☆★☆★☆★☆★☆★☆★☆★☆★☆★☆★☆★☆★☆★☆★☆★☆★☆★☆★☆★☆★☆★☆★☆★☆★☆★☆★☆★★☆★☆★☆★☆★☆★☆★☆★☆★☆★☆★☆★☆★☆★☆★☆★☆★☆★☆★☆★☆★☆★☆★☆★☆★☆★☆★☆★☆★☆两个疯狂jiāo媾的男女渐渐进入亢奋的jiāo欢高潮中,战龙觉得自己已经濒临bào发边缘了,准备让她达到xìng高潮的冲刺。战龙虎吼一声:“我要你永生永世都做我的女人!”就在刚在,战龙在自己即将bào浆之前,已经运起了七元真气,幻,迷,昏,晕,乱,醉,痴。战龙默念口诀,就听一声龙吟之声,孟姜的娇躯在龙吟中浑身一颤,在她雪白的肚皮上,萦绕闪现过三字真经。“我的七元真气已经练到第三层了。”战龙满心欢喜将龙qiāng拔出来,看着孟姜身下的林熙蕊,邪恶地笑道:“林妹妹,你都看到了吧?我将你嫂子弄得多舒服?现在轮到你了。”被扒掉了外衣,林熙蕊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丝绸外衫,遮蔽着自己柔美娇嫩的绝美胴体,两只肥硕圆滚的挺耸饱实,两点傲人的嫣红高高突起,受到亵衣勒紧束缚住的丰满玉峰不甘的被紧紧收拢,挤出一道无比诱人的深邃rǔ沟,随着她略渐急促的呼吸,微颤颤,晃悠悠,rǔ浪翻涌。白色的亵裤,轻柔的覆在她丰满的娇躯上,掩蔽住最令人神往的美妙春景,隐约可见一抹幽黑,衬着雪白的肌肤,真是描不尽的绮丽春色,绘不出的勾魂dàng魄,引人yù狂。林熙蕊光洁柔嫩的玉背粉脊贴压在温暖舒适的床上,一开始她还是全力挣扎,又骂又咬,企图用以抵抗战龙对自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