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身子,浴血奋战,为了保护我们突围,被敌将的弓箭shè中她浑身是血,委托我保护你们兄弟杀出重围那天晚上,就是雷雨之夜啊”

    战龙这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自己小时候受了惊吓,所以才会害怕打雷。

    揉了揉湿润的眼睛,四娘说“六郎,你要记住这个血的仇恨,将来出人头地,为你母亲报仇。”

    战龙热血升华,道“四娘,仇人是谁?我现在就要杀了他。”

    四娘摇摇头说“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们,不过总有一天,我们杨家将会有一位顶天立地的英雄站出来,手刃那个恶贼。”

    战龙迷惑地问“四娘,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们?是不是因为我们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你生怕我们去找仇家寻仇吗?”

    四娘眨了眨明眸中的泪水,“六郎,相信四娘,该告诉你们的时候,我自然会说的,不该说的时候,你们问也没有用。”

    战龙懂事地点点头,“四娘,从现在开始,我会更加努力练功,听你的话,出人头地,掌控天下,将来为母亲报仇。”

    四娘破涕为笑,忍不住抱住战龙在他的额前亲了一口,“真是懂事的好孩子,六郎,四娘没有看错你。”

    战龙享受了这一吻之后,心中久久激dàng不能平静,望着面前这位有着慈母般温柔的小姨,他的心中一片混乱,有个贪婪的思想在促使自己爱上她,也有另一个思想再说,她是你的姨妈,又是你的继母,你不要胡思乱想啊,四娘对你的爱,并非男女之间那种爱。战龙被两个混乱的思想搅得脑子也混乱起来。

    四娘不声不响地脱掉鞋袜,躺倒战龙身边,她脸上挂着和蔼的笑“六郎,四娘今天晚上再陪你一晚上,不过事先说好,你可不许跟四娘捣蛋哦。”

    她明眸中的似水柔情像一把利剑,深深刺中了战龙,如同一把有dú之剑,四娘原本纯正无暇的善举,却被战龙扭曲误解,“四娘一定是也喜欢我啊,要不然的话,她怎么对我这样好?我焉能放弃今天这样好的机会?”

    战龙对自己说“你是穿越者,就算占有了她,也不算乱了人lún,她是杨六郎的小姨,又不是你的小姨,这样一个倾国倾城,慈爱贤惠的极品女人,要是不要,自己就是这世界上最笨蛋的穿越者。”

    第9章 情动今宵

    “六郎,你冒着生命危险,从南城外龙觉山上采回来的野蜂蜜,四娘还没舍得吃,六郎四娘心中真是好感动啊,以后你再也不要做这傻事了。”四娘用纤滑的玉手,温柔地爱抚着战龙的脸庞。

    战龙顺势倒入她怀中,“四娘,只要你能开心,再危险我也不怕。”

    两个人的身子慢慢地紧贴在一起,战龙将受伤的右臂轻轻地搭在四娘腰间,那平滑的要不没有任何衣物的阻隔,冰凉柔滑,泌人心脾,“四娘身上好凉啊,盖上我的被子吧。”战龙将被子拉过来,四娘没有拒绝,今天是雷雨之夜,确实有些凉爽。

    她身上只有两件小衣,浑身一片冰凉,战龙火热强健,极富男子气息的身子靠过来,尽管四娘有心理准备,但是战龙赤着身子,男女之间的肌肤接触,又想起今天下午战龙喷发在自己手帕上的男子象征,四娘心中突然突突跳起来。

    她开始后悔答应战龙留在这里陪他过夜,有心想现在离开,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毕竟战龙还没有对她非礼,以为防止意外发生,四娘个将身子侧过去,但是战龙那受伤的手臂,还是搭在她的腰间。

    战龙的角度只能看到她脸庞的轮廓,鬼斧神工、精致得无可挑剔,婀娜多姿的身段亭亭玉立,姿态优雅,那月白色的肚兜包裹着她的饱满双峰,从好从肚兜的侧面暴露出来。将美妙的身姿展现无余,小腰盈盈,不堪一握,薄薄的轻纱绸裤下的肌肤投给战龙一股凉丝丝的美好感觉,她腰间晶莹洁白的羊脂白玉凝聚而成,如同杨柳枝条一样的柔软。

    轰的一声雷声,正好给了战龙一个机会。

    四娘正好也在走神,两个人同时不约而同的又靠在一起,战龙哎幺一声,原来四娘翻身时候,弄疼了他的手臂。四娘也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急忙将战龙受伤的右臂舒展开,口中连声道歉“真该死,六郎,都怪四娘不小心。”

    “没事,我不疼,四娘,刚才的雷声好响啊。我害怕。”战龙再一次躲入她温暖的怀中,娇颜上的那一丝淡淡的笑意,却驱走了她的清冷,如一朵娇娜柔美的出水芙蓉。那清冷中流露出来的一丝暖意,形成一种无与lún比的奇特魅力,“六郎,不怕,四娘在这里啊。”

    战龙搭在四娘腰间的胳膊虽然不能乱动,但是手却是不老实地抚摸着四娘腰间滑腻的肌肤,而且还悄悄滴划入那月白色的肚兜中,慢慢地朝上面摸索

    四娘并没有答话,一双凤目直在战龙身上游dàng,直打量得战龙浑身发毛,不由心下发虚,轻轻呼道“四娘?”

    “小坏蛋,我就知道你一定要摸的”四娘口语竟如此的温柔暧昧,让战龙始料不及。

    说着,四娘居然将自己那件撩人的月白色肚兜朝上掀起来,一双雪bái fěn腻香峰顿时呈现出来,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十分娇挺诱人,黎挺挺的丝毫没有下垂和松弛的迹象,尤其峰顶的鲜红樱桃,更是少女般红艳诱人。战龙一下子呼吸紧促起来,四娘如此大胆的动作和话语,他没有一点心理准备,居然愣在那里。

    四娘拿起战龙完好的那只左手,放在自己饱满的香峰上,“小坏蛋,人家主动让你摸,看你,反倒害羞了,难道你忘了,去年你是怎样缠着我的吗?”

    战龙一半会儿想不起那么多事情,不过手掌覆盖在那一只嫩滑的香峰上,那种柔软滑腻的感觉让战龙身下怒不可竭,试探地问句“四娘,我以前如何你了?”

    四娘娇笑着说“还不承认?每次你都缠着要偷吃几口才罢休,我真后悔当初nǎi八姐九妹的时候,连你这小坏蛋一块喂饱了,八姐九妹都断nǎi七八年了,可你这小坏蛋呢?到现在还不肯罢休,哎!我真是拿你没办法。”四娘对着战龙嫣然一笑,百媚横生,嘴角微微上翘,眼中透出一丝戏谑,道“还算你有良心,不顾自己死活,也要采野蜂蜜给我,其实四娘十分需要那个野蜂蜜的。!”

    战龙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小时候是这样的,看着四娘那对圣洁的,口中生津“四娘,给我吃吧。”

    “小坏蛋,终于承认了吧?我就知道你要吃的”

    四娘咯咯直笑,花枝乱颤,胸前那一双凝霜堆雪的香峰随着笑声上下抖动,在空中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那一双妙目直在战龙身上转,眼中那无可掩藏的得意分外明显。

    “四娘?”战龙再也经不起诱惑,自背后搂住这美丽姨娘的纤腰,手放在她平坦结实的上,那是无一丝赘ròu的光洁,轻轻的在上面揉搓。大嘴已经含住了那红艳的蜜桃。她的身体一阵轻颤,口中发出一声甘美呻吟,战龙紧紧抱着四娘,拨开她拦着我的手,左手抓住那一只手掌都容纳不下的丰满坚挺,大力搓揉起来,弄得她柔软的香峰不断变形,另一只手则在她柔润的腰腹之间四处抚弄,在她耳畔低声喃呢“四娘!你的身子好美!好甜。”

    四娘满面红晕,俏脸上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娇声喘道“讨厌,你这个小坏蛋就知道欺负四娘。”蓦地身子一颤,却是战龙吻上她的颈项,舌尖巧妙地吞吐,轻点颈后白皙的皮肤,嘴唇微微触过,那麻痒的感觉令她浑身酥软,心中一阵悸动。嘴唇缓缓从她的颈后上移,到了她的耳后,用舌头几下她白玉柔软的耳垂,她羞得满脸发烫。战龙突然张嘴咬住她的耳垂轻轻的吮吸,她顿时浑身一震,不由轻吟起来,声音微带颤抖。

    yù念促使着战龙,一边亲吻着怀中的四娘,受伤的那只手顺着裘裤滑了进去,立马触到一从刺手丛林,四娘一声惊呼,被战龙搂着她,她起初并没有在意,但他后来进一步抚摸她的禁区,她再也不能坦然,终于发现了战龙对自己的不良意图,“别,六郎,别这样!”她却没想到她那并不怎么坚决的反抗,却是更能激起战龙的。

    战龙大嘴含着樱桃,在她耳边呵着气,让她不禁全身发热,始终凝聚不起半分力气,整个人都躺在那里,娇喘吟吟,“六郎,别,现在别碰我。不要摸那里”战龙的手,被四娘从腰带里面拉出来。搂着她纤腰的大手在她肆掠,继续作恶。

    第10章 怒yù喷发

    被战龙一阵玩弄,四娘目如丝,伸手抱住战龙的脖子,上半身微微后仰,一头瀑布般的秀发乌云般散开,那完美的弓形身段展现无余。对战龙的侵犯,她本就半推半就,他突然的侵袭甚至是她心中隐隐的期盼,只是害羞的她对战龙的过于亲近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是以表现得似拒还迎。如今被他挑拔起埋藏心底多年的,她不由挺起连自己也为之骄傲的,让他整个头都藏在自己之间,就像在喂自己的孩子一般。

    四娘喘了口气,樱桃朱唇微启,浮现出动人心弦的笑意,抿着嘴唇轻声道“小坏蛋!四娘的美吗?”声音极是柔媚动人,直腻到人心里面。话一说完又羞涩的扭过头去,的玉脸粉颈都浮现起动人的红色,那迷人的模样让战龙不禁直想一口将她吞进肚中。

    “美!四娘就是天下最美的人。”

    战龙两眼发直,发涨,低头向她的唇上吻去,舌头很快便窜进她的口中,肆意翻搅。她那滑腻腻的丁香小舌也主动吐了出来,被战龙一阵,香津暗度,两条舌头不停的在一起缠绕翻卷。她琼鼻轻微的翕动,不时发出醉人柔腻的哼声,凤眼中shè出迷离的艳光,一双白玉莲臂紧紧的搂住战龙的脖子,春葱玉指轻轻刮划背后脊梁。

    战龙将上半身紧紧压在她身上,让她的与自己的胸膛贴在一起,让自己坚实的肌ròu挤压着她丰挺圆滑的,酥麻的感觉登时由此传遍全身。四娘满面潮红,浑身酸软无力,如棉在战龙的身下,时而发出一声娇吟。

    战龙微微挺起上身,眼中放光的盯着四娘洁白娇嫩的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无比骄傲的挺立着的,随着她那带喘的呼吸,微微的跃动着。,柔软,无暇,整个香峰却是丰润,完美无暇。那芳香而腻滑的让战龙心神摇曳,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入鼻是浓烈的rǔ香,夹杂着沐浴后淡淡的清香。

    四娘感到战龙火热的嘴唇印到自己娇嫩的上,发出激情的娇吟,她痴迷地抱住他的头,让他尽情地吻着自己也为之骄傲的。战龙抬起头来,嘴唇不住地摸挲着她光滑的,吻着她柔软的香峰。伸出舌头仔细的舔着上的每一寸,好象在找什么宝藏。

    四娘只觉身体里的快感浪潮汹涌、波涛澎湃,从胸口一波一波扩散到四肢百骸,浑身火热难当,涨的满满的,好象要冲破一般直直立着,她的心里不由升起一股空虚难耐的感觉,娇声喘道“你个小坏蛋。”战龙吻她香峰的力道越来越重,开始用牙齿轻吻那高耸的峰峦,四娘轻皱柳眉,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嗯、嗯”的喘息。

    战龙突然一张嘴,将她右峰的樱桃噙入嘴中,一只手又挤又捏的捻着另一颗樱桃。这突袭令她的掀起不小的波动,娇躯一震,全身的力气似乎都不翼而飞,一声娇呼,侧过头,乌发披散开来,肩膀不住颤动。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趁着她意乱情迷之际,再次向下滑过她玲珑分明的雪白腰身,摸到了她的股间秘境。

    四娘身体上下同时受到夹攻,几乎心也酥了,她的玉颊滚烫,绵密的气息忽然有些急促,灼热的情焰在她心中熊熊燃烧,颤声道“小坏蛋,告诉你了,不要,你、你不听话?”

    删!!!

    四娘已是失魂落魄,头脑一阵空白,柳腰扭动,只能连声娇啼。如遭电击般张大了小口却没有呼出声音,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一时间被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神智渐渐丧失。撑bào了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眩晕,滚烫的快感一从股间传遍全身,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凤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四娘无力地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批在肩后左右飘dàng,整个身心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娇美的在战龙身下挤压磨擦着,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逢迎着强烈的冲击。此时的她星眸蒙胧,媚入骨,脸上身上泛出靡妖艳的桃红色,一双猛的伸得笔直,脚趾间亦紧紧的并在一起,膝盖弯回,小腿再次伸直,如此来回往复个不停,最终无力的在落下去。雪白的微微打颤。

    激情之后,战龙的神志也清醒了一些,想起自己的过分动作,不由有些害怕,赶紧将手手里面抽出来,身子也从四娘身上滑下来,闭上眼睛靠在她的身侧,不敢看她。

    等了一会,见四娘没有动静,战龙悄悄睁看眼,只见她星目微闭,长发披肩,婀娜多姿的在灯光下下美妙绝lún,随着轻微的呼吸而上下起伏,扣人心弦,那一张绝世容颜此刻少了两分妩媚,多了三分清丽和娇艳,像是月下女神,美丽、优雅而神秘。她身上那淡淡的清香传入鼻中,身下柔软身子的滑腻传到神经。

    看到战龙偷看自己,四娘娇嗔道“小坏蛋,不让你摸,非要摸,你以后要总是这样不听话,我就不理你了。”

    战龙羞愧地说“四娘,对不起啊,我可能是喝多了酒,刚才是不是冒犯你了?”

    “小坏蛋,你还说,刚才你太过分了。以后不许这样了。”四娘娇柔地批评道。

    战龙心中嘿嘿一笑,“原来四娘并没有怪罪我啊。”

    “小坏蛋,你现在长大了,越来越不老实了。今天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