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都市言情 > 潜规则教皇 > 第九章(完结www.biquge.com.tw)

第九章(完结www.biquge.com.tw)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兵分过后,秦小败身边的人们只剩下了千余人,因为骑兵的优势在于冲锋掩杀,在第一轮冲锋过后,秦小败压根就不给太原党人有打胶着战的可能,他立马率领千余骑兵撤离,就在太原党人要包抄秦小败本部之时,西面骤然袭来了千余骑兵,这是八路骑兵的其中的一路

    这路骑兵在帮助秦小败撤出骑兵所需的缓冲步距之后,立马就退了出来,而秦小败这个时候就趁机冲杀回去,这种战法就是秦小败最擅长的骑兵战,兵分八路,各路互补,连绵不息

    第一轮战法冲锋过后,太原党人的伤亡难以估量,不能坚持再战的人们达千余人,这简直是一件骇人的事情,要知道这些太原党人并非老弱病残,而且军备称得上精良

    在第二轮冲锋时,秦小败没做任何保留,肆意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他很清楚这个时候让太原党人看到他的强悍,那就会让对方显得更为怯弱

    秦小败信心满满,单骑深入到数百太原党人的包围网之中,面对着太原党人密不透风的围拢,秦小败心中杀意涛涛,环视了一眼欲取自己姓命的太原党人,“哈哈”他仰天猖狂的大笑着,这一份豪迈的气概竟然还把太原党人感染了,很多人都不自觉地向后退了几步

    很快,秦小败就提枪向太原党人杀去,因为他并没有太多时间和太原党人对峙

    秦小败的反扑刚一展开,立马就将十几名太原党人们扫杀当场,断首竖南宫遍野;很多太原党人还是明知秦小败的凶悍依然义无反顾地向他冲去,在密集的包围圈里面,秦小败犹如怒海翻江,蛟龙吞天那样展开了雷霆万钧的扑杀,除了强横无比的苍之芒接连被他挥出,他所使的长枪亦是不停地捅破他人的心腹

    太原党人每每靠近到秦小败的身边,结果都是被他发出的苍之芒阻挡,或者是给他沾满血水的银枪夺了姓命,在秦小败的四周,倒下了三百多名的太原党人,这些人全都是被他一人杀伤,这种惊世骇俗的武力,即便太原党人再怎么无畏生死,他们心中亦不由为之心悸

    秦小败看到太原党人有了松懈的迹象,瞬然策马向外突围,他的冲势仿若狂卷的暴风,太原党人哪能阻止得住,被这股冲势震伤掀飞的人倒有不少

    秦小败和北地人刚一会合,部队的士气更为激昂,人们都以秦小败为灵魂中心战斗着,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绝对是非比寻常,许多人们即便做不到秦小败战前所说的以一敌十,但以一敌五还是没问题,北地的男儿们,正在上演着属于他们的奇迹

    有战神一般的秦小败领导,外加战法的协助,斗志高昂的北地人完全不像是弱势的那一方,随着时间的漂移,他们逐渐把太原党的前线杀得溃散,恐怖不用多久,就会出现散兵逃窜的情况

    在太原党人后方压镇的辰铭,这时俊朗的面容纠在了一起,他从人们的战情汇报里面,听不到一丝对己方有利的讯息,假如交战的形势再这么蔓延下去,渡河过来的几万太原党人难保不会溃散,现在辰铭亦想不到太好的方法应对面前的危局,毕竟他从来就没有碰到过这种战法以及是如斯骁战的部队,他只有用求助的目光看去身边的黎青,“上首,如今这个形势,你认为该如何应对”

    黎青心里纵使是不满这个人,但他还是不会纠结于这种事,把战机耽误,他说道:“敌人只出动了一万骑兵,终究是战力有限,由我去掩杀他们的主力,必可解此危机”

    辰铭闻言褶起的眉头立即松缓,说道:“上首领所言甚是,那我就将刚渡河过来的五千骑兵委派给你,还望上首能够立下此战头功”他兵书倒是读得不少,胜仗同样打了不少,可问题就是熟读兵法却不能灵活运用,更加做不到随机应变,他所打的胜仗都是小打小闹,在大战里面根本就没经验可寻

    秦小败的骑兵战法经过六轮的席卷之后,杀伤的太原党人足有五万余人,如今太原党人的前部士气低沉,战意沦丧,如同待宰的羔羊,散兵的逃窜已然不可避免

    就在秦小败冲垮掉太原党人最后一支先锋重甲步兵之时,黎青已经率领三万骑兵杀到此地,他的兵锋直指秦小败的方向,现在谁都看得出哪个人是这支野兽部队的灵魂

    望着大遍骑兵杀来的方向,秦小败血迹斑斑的脸庞露出了邪魅的笑容,他早就预料到太原党人的骑兵会来增援,而这场大战的胜负关键就在于自己能不能把这支骑兵击溃

    即便是五千骑兵增援太原党人,秦小败也不打算放弃现在的骑兵战法,他现在的信心绝对是空前的高涨,毕竟实在有太多的太原党人们饮恨在他的枪下

    一直往秦小败袭去的黎青,很快就把对方的去路拦截住,这一刻,两人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黎青很有大将风度的说道:“我是太原党黎青,小子,何不束手就擒”

    在厮杀声四起的战场,他并不响亮的言语却传到了众人的耳中,这自然就包括了距离他二十步之遥的血衣少年

    听到黎青的名字,秦小败心中不由一怔,他听闻过黎青的名号,此人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强者,在战场上眼光独到,魄力惊人,而且和他一样,同样拥有苍冥之力

    秦小败血蒙蒙的双瞳死死盯着面前那个手执锋刀,身躯魁伟,捲髮如狮,高鼻阔口,不怒自威的夏国上首,只有击毙了他,才能击溃这支骑兵

    “北地秦小败”

    率先动手的人是秦小败,只见他缰绳一抽,银枪迎前,英姿勃勃

    如果换了太原党里面的普通将领决然挡不下秦小败这一招蕴藏着大地之力的杀招,黎青面对少年的突袭丝毫不显慌乱,手中横地一挥,铿锵一声,他把面前的枪刃轻易地挡开

    一招失手的秦小败顿觉手臂微微发麻,纵然如此,他依旧没有怯意,因为他相信对方的手臂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很快,秦小败对黎青的攻势接踵而去,两人不断使用苍之芒和大地之力对抗,一时之间竟然杀得高低不分,羸弱难测;而他们的对决甚至波及到周边的士兵,很多人被两人对战时的余势震伤

    秦小败是首次和苍冥强者对战,可他就是抱着没有退路,唯有死战的信念往黎青发动猛攻

    本来黎青的苍冥之力比起秦小败要强上半筹,可他却没有秦小败那种无所畏惧的信念和冲劲,一时间竟然被秦小败的攻势打得束手束脚,在外人看来,黎青似乎是难以招架凶猛如虎的秦小败

    事实上,秦小败在先前频繁使用苍之芒,现在体内的苍冥之力已经慢慢枯竭,如果黎青敢和秦小败死战二十个会合,那么秦小败必会沦为强弩之末

    秦小败在取得交战先手之后,没给黎青有任何喘息的机会,骏马步伐快捷灵巧,配合落英残星的枪法,把黎青压迫至更为窘然的境地

    有两个太原党的偏将欲要舍命支援黎青,却同时被秦小败回势挑落马下,倒于血泊当中

    都到了这个时候,我还能有退路吗无论你有多强,我都要斩下你的头颅

    “啊”秦小败夺过一杆长枪,竖枪立地,使枪刃以离弦之势在地面滑动,倏然地向前一挑,他是竭尽全力使出这一招的,银枪的去势也着实慑人,不仅刮起刀锋般的风势,在枪头上还霜起一蓬黄金焰芒,四周的空气在这时似乎都要凝固,压抑感丛生

    在危急关头,黎青当机立断地选择弃马躲闪对方的招式,他的动作极快无比,但在脱离马背时还是避免不了用锋刀和秦小败的枪刃猛击一下

    锵,金属接触的声音很是醒耳,不过这一次黎青握着锋刀的手臂,麻痹得使不出力气来,手中的锋刀亦掉落在地,而站落在地面上之后,黎青的身体就像是被人束缚住,动也不动;其实这是由于秦小败刚才的那一枪实在太过强横,冲劲的余韵在黎青的体内难以平伏,使到他全身上下的肌肉出现了短暂的僵硬

    秦小败本能地往黎青追杀而去,银枪熠熠生辉,骏马快意长嘶,在这个时候,夏国的上首领,杀人无数的黎青,是他的猎物,是他的盘中餐

    “杀”随着少年的一声怒喝,嗤嗤的声音下一秒钟就在他的耳畔响起,依然站立在原地的黎青就这样死在了少年的枪下,头抛血尘中

    这一刻,秦小败喘着粗气,鸷目布满血丝,他全身的铠甲已经被血水浸湿,血丝在他握着枪柄的手腕流淌而过,他唯一没有被血水沾染的地方就是那一头乌黑的长发,不过这只是由于他在杀死黎青那时,头带掉落在地面

    苍冥强者又怎么样,几万部队又怎么样,我今天就要让这一切,彻彻底底地败在我的手上

    秦小败心中的豪迈之气把他身体内每个细胞都渲染了,他从来没有试过像现在这么自信,自负,自傲,他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哪怕这是不可一世

    邱河兵锋,一时辉煌

    “黎黎上首”

    “上首”

    看到黎青丧命的太原党,很多都发出了哀嚎

    太原党的主心骨一除,军心就更为散乱,在秦小败连续的战法冲击下,哪怕新添了五千骑兵,太原党的左右两侧已经出现了明显的散动,不少士兵都丢盔卸甲般地往左右两个方向逃离,战情发展到此时,秦小败首步的战略目的终于是达到了

    在分配了半数士兵继续在战场厮杀之后,秦小败就率领着余下两千人撤离,他下一步就是要动用后方整装待发的骑兵,先前他率领部队冲锋主要还是想要冲散敌人的部队,要做到大规模的杀伤,还是力所不及

    秦小败在后方骑兵当中,抽调了两千骑兵之后,立马就辗转回原来的战场,从新回到战场上的他,瞬间就把苦苦鏖战中的北地骑兵解放出来,他同时下令,让这些拼杀多时的士兵撤到后方待命

    太原党的后方,辰铭的手中还是有两万士兵没有调遣,可辰铭的想法就是,如果把这两万士兵派遣到前方作战,那在太原党左右两侧动机不明的骑兵突然发难的话,他的姓命不仅堪虞,这场仗也会落到个兵败如山倒的下场

    辰铭在得知黎青被敌方的一员天神猛将斩杀后,心里面是战心全无,换做是常态下的他也许还会下几个有些作为的命令,比如说收敛被对方骑兵冲散的士兵,与后军合纵在一块,盘作根据,严阵以待地和北地军展开僵持式的对峙,这种方略并不高深,但非常适合现在的战情,这还会令到秦小败的骑兵战法无所适从,不攻自破

    没有大将魄力的辰铭,如今唯有抱着前军和中军兵力优势极大的希望,期待着北地军付出沉重的代价,最后他率领两万步兵前去掩杀,决定最后的胜负

    往左右两方仓惶逃散的太原党人,心中除了畏惧那些玩命冲锋厮杀的北地军,也害怕后方的太原党,按照太原党的军律,一旦他们向后撤的话,那么就会沦为怯敌罪人,其罪之大甚至能夷每个士兵的一族人,本来这条军律很有独到之处,能够激发士兵们的战心,现在却变成了莫大的法规漏洞,秦小败也是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才会安插两支骑兵在太原党的左右待命

    因为战事的形势对北地军大为有利,秦小败没有再去参与过多的厮杀,毕竟他在之前硬碰硬的对战当中消耗了极多的苍冥之力,现在正需要憩息,而且即便是击溃完太原党的中前部队,可后面还有两万敌人虎视眈眈,他当然想把自己的身体状况调整到一个最佳的状态

    对方的大军瓦解后,我军所消耗的战力或者不多,可还是不能立即就与剩下的两万太原党硬拼啊

    秦小败心里也有他的难处,他手中的士兵相比起太原党还是太少了,哪怕他能笃定秦雄和郭布能够取得大捷,可北地军最终还是会成为疲惫之师,仓促之间是吃不下剩下的两万太原党,而且还要随时对这两万人有足够的警惕,哪怕这是步兵

    另一边,各领一万骑兵游弋在太原党两侧的秦雄和郭布,这时候已经在掩杀逃散出来的太原党,他们给予这些太原党的杀伤都是极大的,可是因为太原党的数量实在太庞大,如果不给他们缓气的时间,也很难一下子就把局面控制住,秦小败在后面留下了一千没有动用过的骑兵,就是给予他们的援助,等他们厮杀了半个时辰之后,就分别换生力军上去,等到换上去的生力军累了,再换喘过气来的士兵上战场,这种战略的意图无非就是要令到北地军的战斗力能维持对太原党的优势,并且把这种优势一步步拉大

    太原党的后方,神情阴郁的辰铭在一辆车子里面,踌躇着接下来军情的部署,在这个宽敞的马车里,还有一个衣着紫衫的少女背伏在轿侧,她有着超凡脱俗的容颜,一头柔软秀美的长发被窗外刮来的轻风浸润着,飘摇得乌云漫卷,美不胜收

    如果秦小败看到了这个拥有倾国容颜的少女,一定会极为惊讶,因为这个人就是不久前被秦小败在北地东南军营撵走的南宫莺

    “莺儿,你应该还不知道,我现在面对的北地军,他们的统领秦小败真是太可怕,是他亲手杀了上首黎青,如果不是十几个人都是说同一番话,我真不会相信有这种事,这个人真是可怕,可怕啊”

    “那又如何”

    “二十岁,二十岁,他二十岁就拥有了苍冥之力,连上首黎青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是多少的震撼啊”

    南宫莺黛眉闪过一丝悦色,给她惆怅的脸容带来了别样的灿烂,然而,这一下的朝气很快就消弭

    辰铭是捕捉到南宫莺的那一丝变化,心里冷然一笑,他要的就是这个

    “不过,这一次大军能够渡过邱河,全都依赖了你的指引,立下这样的大功,你也应该得到安慰,哎,只可惜我不能抓住你赐予的良机”

    “这个跟我并没有关系”南宫莺说完,星眸里流溢着深深的悔疚,她觉得自己对不起那个在浴血奋战中的少年

    “我怕这一场邱河大战,我会一败涂地,我折了这么多人,太原党的干部一定不会饶恕我,我想他不仅会罢黜我的头衔,把我处死也不是没可能”

    他颓废的语气,令南宫莺不免有点为他担心,虽说她对这个人谈不上有好感,可是一直以来对方都对自己彬彬有礼,谦逊相待,没有任何的架子,她并不愿意看到辰铭走上绝境

    现在辰铭对秦小败是又嫉又恨,嫉妒他的惊世之姿,还有南宫莺对他的爱意,恨他成为了自己进军北地的拦路虎

    辰铭当然是很想把秦小败除掉,可如今军事的手段是行不通了,唯有用些阴暗的手段才有机会逆转形势,而这个手段就需要南宫莺的再次配合

    “对了,你跟秦小败相恋的传闻恐怕也是真的吧”

    “我”

    “好了,其实我真是羡慕那个秦小败,天纵英姿,美人倾慕;如果,如果我把你送到他的身边,你会愿意么”

    南宫莺的秋眸蓦地闪过一抹悦意,道:“如今双方正在交战当中”

    辰铭露出了温和的笑容,道:“你不用担心,无论战情的结果是如何,我都可以将你遣送到秦小败的部队;一旦太原党追究下来,我会对他们解释,这是我的主张,目的是想让你去跟北地军谈判”他说这话时把儒雅的气息充分地扩张开来,很容易就让人觉得他散发出一种凛凛的正气,致使别人不去怀疑他说的话有假

    南宫莺再睿智,也无法洞悉出辰铭的别有用心,她现在心里考虑的是辰铭的话可不可行,和辨析真假没有关联

    接着,两人详洽了这件事的细节,过程是聊得越来越欢,南宫莺不时还绽放出明媚动人的笑颜,就在两人响杯对饮过后,无论有多少阴谋暗算在里面都好,南宫莺会见秦小败的事已经敲定了,就在前面的鏖战结束之后动身

    辰铭凝视着袅袅步姿,身段婀娜,倩影寐然撩人的南宫莺徐步离去,心里升起了一丝来源于阴深处的快感

    就在刚才南宫莺对饮的米酒里面,辰铭特地给她添加了一种叫做断冥散的药物,这种药散是专门用来对付苍冥强者的冥之魂,普通人喝下这种断冥散,少则全身乏力,身体出现各种异常,最后因为魂力枯竭而亡,重则就是当场魂散人亡;因为辰铭恰到好处地控制了断冥散的分量,并不会令到南宫莺即时暴毙,一具美人的尸体是改变不了战局

    睡觉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