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玄幻魔法 > 情欲超市 > 婶婶平原凉子母女

婶婶平原凉子母女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龙刚本来也想和大哥二哥一起跟着五天信雄和龙劲冬去的,可是他还没走几步便觉得腹部的伤处有些隐隐作痛,在日本学医的龙至清一看便扶住了他,龙刚生怕母亲知道自己受了伤,于是对她说道:“别说话,扶我回房去休息一下就好了!”龙至清也不管多声张,悄悄扶着龙刚进客房去休息,刚一进去,龙刚突然反手一把搂住美少女堂妹的细腰,吻住她的樱桃小嘴狂吸起来,龙至清开始还被吓傻了,任由男人狂吻着自己,慢慢随着男人色手不断侵扰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后便开始了稍微象征性的挣扎,龙刚淫淫的将美少女压倒在柔软舒适的大床之上后,双手按着她的双手,看着她绝美的脸蛋淫笑道:“好妹妹,哥哥想死你了!”龙至清羞红了脸娇嗔道:“你坏死了,干嘛装成一副受伤的样子,讨厌死了!”龙刚淫笑道:“好妹妹,不然的话,哥哥什么时候才能和你好呢,哥哥都想死你了,来,让哥哥好好疼疼你!”龙至清摆弄着螓首不让男人得逞,这可更加激起了男人汹涌的欲火,特别是昨晚刚刚淫弄了处子之身的美少女之后,龙刚便非常怀念美少女堂妹的诱人玉体,尤其是当他刚回家的时候,看到她和美艳的婶婶凉子站在一块的时候,内心深处便涌发出一种强烈的xx,所以他才会故意在龙至清面前装作受伤了,把她骗进了客房,为的就是能够一亲芳泽。龙至清终究摆脱不了龙刚有些野蛮的侵犯,樱桃小嘴再次被他狂野的吻住,男人身上那股强烈的阳刚气息仿佛又把她带入那个和五天由美姐姐一同xx于他的那个夜晚,少女喘息的呻吟声,刺激着男人体内狂放奔流的血液,一双色手不停的用力的揉搓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感受着她的美丽玉体与那少女美琳不同的风味。龙至清体内的欲火逐渐被男人的爱抚挑逗所暴发出来,娇喘的呻吟声让她觉得自己的体内好象被无名的欲火烧得难受极了,极度渴望被男人再次占有和征服的感觉充斥着她的大脑,异乎寻常的主动伸出醉人的小香舌滑入男人的嘴里,任由他吸吮着芳香的口水。龙刚只觉得自己的胯下巨龙又一次的开始胀痛起来,昨晚才刚刚临幸了一个美艳诱人的处子玉体,现在又因为亲堂妹的丰满玉体而坚强起来,仿佛他就是一个铁人一样,永远有用不完的力气,只要是碰着了美女的玉体便会非常自然的雄伟自然的坚强起来。龙刚有些迫不急待的想要再次得到美少女亲堂妹的雪白玉体,所以在动作上稍微有些粗鲁,他几乎是用咬的将美少女的衣裙扒了下来,看着她里面粉红色的蕾丝胸罩和粉红色的真丝内裤,那阵阵传来的少女玉体幽香便更加刺激了他体内雄雄燃烧的欲火,雪白晶莹的玉体在男人狼吻之下已经开始泛起粉红色的晕潮,傲然挺立的蓓蕾更加如同一道电流一样刺激着男人胯下的巨龙暴胀起来。龙至清已经知道男人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了,他不但喜欢美女而且很喜欢淫虐美女,尤其是象自己这样年轻的美少女,更是他发泄兽欲的绝美肉食,一想到即将受到男人疯狂的挺撞,她那桃花蜜洞之内便不停的往外涌泄着花心蜜汁,迅速将她那桃花蜜洞幽径滋润透了。')dot.write("<paligerstyle='FONT-SIZE:13.5pt;font-family:宋体'><b><aname='5_048'>第三卷:龙霸黑道第二百零五章章激情母女第2章

    平原凉子始终关注着龙刚的一举一动,当她看到女儿扶他进入客房之后,她的内心便涌起万丈巨浪,一幅幅女儿与男人激情接触的画面在她脑海里快速播放着,刺激着她体内因为男人而汹涌澎湃的热血。不知是受了鬼神差遣还是本能反应反为,平原凉子有些魂不守舍的来到女儿至清和龙刚进入的客房门外,她徘徊着,好象有些着急又好象不敢去打扰,当房内隐约传出女儿淫媚的呻吟声时,她体内的欲火便腾得一下窜至最高,一种想要当场抓住她们尾巴的心里催使着她敲响了房门。房内,龙刚正贪婪的吸吮着美少女堂妹雪白娇嫩的玉女峰,感受着她青春鲜嫩玉体带给自己的无穷刺激,而美少女龙至清也被男人极富挑逗的爱抚和吸吮弄得娇喘不断,淫媚的浪吟之声也从她那红润的樱桃小嘴里不断的发出来。突然的敲门声把龙至清吓坏了,娇躯不自禁的一颤抖一哆嗦,紧紧抱住男人宽厚的虎背,眼睛盯着房门,而龙刚也吓了一跳,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来敲门呢,自己的那些姐姐妹妹们都已经出去了,难道是母亲发觉了不成,想到这也不禁产生一丝怕意。因为不管怎么说,此刻正被自己淫弄的美少女可是自己的亲堂妹,这怎么说也不能让母亲原谅自己。龙刚和龙至清都沉默了一刻,可敲门的声音却越来越急了,龙刚压低了声音对身下的美少女说道:“好妹妹,你先躲一躲,我去看看是谁!”龙至清羞涩万分的点点头,因为紧张连衣服都忘记了穿就躲进了衣橱之内,龙刚也光着上身走到房门口,看着美少女堂妹躲好之后,才慢慢打开房门,一看呆了一呆。平原凉子粉红的脸蛋无限娇媚,一双美目盯着他看,好象有千言万语一样,虽然未曾开口,却已经将她那份春情尽显于她那绝美娇嫩的脸蛋之上。龙刚先是一呆后是一声淫笑,“凉子婶婶,找我有什么事吗?”平原凉子没有理会龙刚,而是轻轻推开他结实的身体径直进入房内,龙刚又是一愣,然后有所领悟的迅速的将房门关上,从后面直接搂住美艳成熟婶婶的细柳之腰。平原凉子虽然感到惊讶,可是当男人那身上强烈的阳刚之气不断冲击着她的嗅觉刺激着她浑身上下的感官之时,她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酥软下来,任由男人搂着自己的细腰。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头,龙刚的一双手色迫不急待的攀上了婶婶胸前丰满坚挺的双峰,温柔而带有技巧的揉搓起来,同时淫声笑道:“好婶婶,是不是想刚儿了!”平原凉子听了男人的话后,芳心更是大乱,本来是xx在先,后是男人色手爱抚双峰,再听了男人的淫话,隐藏在她体内原始的xx的血液便不由控制的在全身迅速的奔流起来,她仰着头靠在男人结实的胸膛之上,从她的樱桃小嘴里发出了和美少女龙至清一样夺人魂魄的淫媚的呻吟声。女人不说话就等于是默认。龙刚自刚才看见美艳成熟的婶婶之时,便回想起和她还有美少妇袁衣紫痴缠激情的一夜,是他把成熟的美妇人从同性之爱的深渊拉回了正常男女的快乐世界,可以说是他改变了平原凉子的一生第一身章虽然男人爱抚女人的技巧让平原凉子无以回答他的淫话,但她灵台仅存的一丝清智非常清晰的告诉她,就在这个男人的房间里,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还有另外一个女人,而且那个女人还和自己有着非常亲的血缘关系,因为那个女人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可不想在女儿面前表现出自己淫浪的一面,所以虽然她的身体非常渴望也非常愿意任由男人爱抚淫弄,可是她还是要作出象征性的反抗来。“嗯,刚儿,不要,不要,快放开我,嗯,啊!”平原凉子虽然竭力的想要摆脱年轻男人对自己xx的侵犯,可是那股出于身体本能的快感让她在这种差综复杂的伦理面前表现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一面,一是她不想让男人当着女儿的面淫弄自己,一是她想让男人尽情的淫弄自己并让自己再次攀上那xx的最巅峰,女人说到底就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龙刚却不是这样想的,此时的他再次陷入成熟美艳婶婶的xx漩涡之中,好象忘记了这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一个美少女在等着他去爱抚去滋润,当他的双手握住婶婶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之时,那种感觉便好象电流一样刺激着他忘却了一切,只想要得到怀中成熟美妇人的玉体,尽情的淫弄她,看着她在自己胯下巨龙的挺撞下所表现出来的无限淫媚春情。虽然婶婶在反抗着,可是他明显的感觉到她只是在假装的作着反抗,因为在她的反抗之下,龙刚非常顺利的将成熟美妇亲婶婶的外衣脱了下来,雪白娇嫩的玉体呈现在面前之时,更加刺激了他体内野兽一般的xx。龙刚将成熟美妇亲婶婶的雪白玉体按倒在舒适宽大的软床之上,一边吻着她雪白光滑的肌肤,一边将她身下穿着的热裤扒了下来,黑色的蕾丝胸罩配上黑色的真丝内裤,在那娇美的玉体之上呈现出的一种让男人看了就觉得性感觉得美艳觉得兴奋,强烈的占有欲直冲大脑,特别是男人胯下的巨龙已经比先前爱抚美少女之时更加的胀痛了。平原凉子非常惶恐不安,虽然到现在她还没有看到亲生女儿的面,也不知道她躲在什么地方,可是她知道此时此刻亲生女儿正在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身为人母的尊严感被男人无情的剥夺之后,让她产生了极强烈的羞耻感,特别是当男人扒下她的外裤,已经是三点毕露的雪白玉体在男人爱吻及爱抚的刺激之下,发出了淫媚的浪吟声,正是因为男人坚强无比的雄伟巨龙彻底征服了她的身心,才使得她不惜背叛丈夫,违背伦常,与年轻侄子做出那爱的快乐事,才使得不惜夺走女儿的爱人,用娇艳的xx刺激着年轻男人野兽一般的心灵,挑拨着年轻男人体内无穷无尽的欲火。龙刚有些喘息了,每当与成熟美妇人在一起做那爱的快乐事之时,他就格外的兴奋觉得异常的刺激,美少女的xx虽然能够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欲火,可是成熟美妇人的xx更加能够刺激他体内狂野的兽性,当他扯断成熟美妇亲婶婶下身的黑色真丝内裤之时,他那暴痛的坚强的巨龙便滑进了那成熟美妇人雪白浑圆的xx之间,龙首轻轻顶触着那已经因为春情而泛滥的蜜洞花瓣,火热刺激的感觉让成熟美妇平原凉子忍不住发出了更加淫媚的呻吟声。自从在日本xx于年轻侄子的那一刻起,她的身心便已经完全被年轻男人雄伟坚强的巨龙所占据,年轻男从带给她的快乐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是年轻男人让她知道了什么才是女人应该享受的快感与xx,是年轻男人让重新回到了正常的男女欢爱之中,虽然当她看到女儿走进男人的房间,也很清楚的知道女儿已经是男人的女人了,可是她仍旧不能抛弃这份占据身心的快感与xx,身为女人,她的绝美玉体同样可以让男人享受快乐,同样可以任由男人肆意淫弄,同样可以伺候得男人快乐似神仙。龙刚有些急促的呼吸声表明了他迫切要求进入成熟美妇人身体的愿望,一手轻按住成熟美妇人的娇躯,一手扒开美妇人雪白浑圆的xx,腰身一挺,坚强的巨龙终于再次进入美妇人那温暖湿润娇嫩紧窄的蜜洞幽径之内,感受着那鲜泽肉壁紧紧包裹坚强巨龙带给他的无限快感与刺激。“啊,刚儿!啊!”平原凉子是真心奉献出自己的xx给年轻侄子享用,当年轻男人那雄伟坚强的巨龙挺入自己娇嫩花心深处之时,那份饱满感和被征服占有的感觉便让她觉得格外的兴奋与激动,因为这是年轻男人第二次淫弄自己的身子,也是让年轻男人以这样的姿势淫弄自己的身子,那种强烈的快感便浇灭了她心灵最后一块尊严的净土,随之而入的是那无边无际的快乐欲海。一直躲在衣橱内的美少女龙至清当听到亲生母亲的声音之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可当她听到母亲在男人的淫弄之下发出的无限淫媚的呻吟声之时,她的芳心便更加狂跳不已,虽然她知道男人是个贪花好色的男人,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庄重无比,温柔可人,贤惠之极的亲生母亲尽然在男人的爱抚与挑逗之下能够表现出如此淫浪的一面,简直就象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同时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一向看重贞节的母亲竟然会背叛父亲与男人发生如此超越伦常道德的事来,尤其是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爱人,这个男人还是母亲的侄子,在这伦理与刺激的边缘,美少女的芳心彻底的错乱了。在忍受不住巨大诱惑之下,美少女龙至清慢慢打开了一道衣橱的门缝,只见平日里端庄贤惠的亲生母亲此刻竟然xx娇躯被男人从后面直接挺入她那成熟透了的桃花蜜洞之内,淫媚浪态尽显出一个女人在爱的快乐世界里最真实的流露,丝丝乌黑秀发随风飘荡,雪白晶莹的玉体随着男人一下快似一下,一下重似一下的凶狠挺撞而前后纵动着,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看到亲生母亲xx裸的玉体,雪白娇嫩的玉体好象散发出无穷诱惑力和刺激的芳香,让她沉迷于那活生生的春宫之中,体内本就汹涌的春情更加不可抵挡了,沽沽蜜洞花心淫汁源源不断的从那花心深处往外奔泄着,而她的纤纤玉手也情不自禁的摸向自己那湿透了的桃花蜜洞,纤纤玉指轻轻扣弄着那娇嫩无比的蜜洞幽径,好象在享受那快感的同时,与母亲一同进入了那错乱的爱欲世界,一同遨游在那无边无际的淫欲巅峰,一同坠入那充满爱的欢乐的极限深谷,兴奋与快感,激情与xx同时淹没了她稚嫩的身心。')dot.write("<paligerstyle='FONT-SIZE:13.5pt;font-family:宋体'><b><aname='5_049'>第三卷:龙霸黑道第二百零六章章激情母女第3章

    龙刚有些疯狂的挺撞着身下绝美成熟婶婶的娇嫩玉体,雄伟坚强的巨龙如狂风暴雨似的凶狠征伐着成熟美妇人花心,肆意淫弄着她雪白晶莹的玉体,摧残着她的身心同时也摧残了一个身为人母女人的尊严,从她那樱桃小嘴里不断传出的淫媚浪吟之声在整个房间内久久回荡着。已经有些魂不守舍的美少女龙至清已经忘却了一切,从衣橱内走了出来,她羞红的粉脸,春情激荡的表情让男人看在眼里更是发出了兽性的色光,美少女本就几乎是xx裸的了,只是她身下还穿着那条湿透了的粉红色真丝内裤,更加将她那微微凸起的蜜洞花瓣映衬出来,刺激着男人体内xx的毒血快速的流动着。成熟美妇人平原凉子虽然在极乐的男女快乐世间里享受着,浪吟着,可是当女儿从面前的衣橱里几乎xx裸的走出来之时,她那身为人母的自尊心便让她感到无比的羞耻,在自己的亲生女儿面前被年轻侄子如此淫弄还发出几乎浪妇般的呻吟声,这种羞辱的感觉让她觉得无颜面对亲生女儿,几乎是用哭泣的声音说道,“啊,清儿,不要,不要看妈妈!啊,啊!”龙至清虽然羞红了粉脸,可是当她看到母亲充满无比享受的表情之时,她知道母亲此时此刻是快乐的,能够看到亲生母亲得到快乐不也正是自己身为女儿应该高兴的吗,更何况她已经有过与别的女人共同伺候男人的经历,她知道男人喜欢这样,于是她便壮着胆子悄悄爬上了大床,轻轻抚摸着母亲那雪白光滑的肌肤,虽然有些颤抖,虽然有些激动,但她还是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平原凉子原本就是一个女同性恋,从美少妇袁衣紫的身上她也曾经得到了无比的快乐,她也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还是喜欢美少妇美少女的新鲜xx,那种病态的同xx抚与性戏能更加刺激她内心深处淫暗的一面,能更加刺激她热衷于xx的xx,只是这一次的刺激远远超出了她所能接受的,因为现在抚摸自己身体的女人不是别的普通女人,而是她自己亲生的女儿,这种与男人本身就超越的伦常道德刺激更加让她浑身颤抖不已,随着身后年轻男人那狂野的挺撞和亲生女儿纤纤玉手的爱抚之下,前所未有的快感与xx让她迅速攀登上那极乐的爱的巅峰,从那蜜洞花心深处狂泄而出的蜜汁汹涌的向体外喷泄着,娇软无力的玉体也瞬间崩塌,瘫软的趴在舒适无比的大床之上,樱桃小嘴里发出了最为淫浪的呻吟声。龙刚充分感受着成熟美妇亲婶婶的娇嫩花心大量的蜜汁浇灌着自己的巨龙,本就紧窄的蜜洞幽径更加收缩的包裹着自己的巨龙,那种超出以往的快感让他差点就狂暴而出,连忙深吸一口气,强忍住想要暴发的欲念,将雄伟坚强的巨龙死死的顶在成熟美妇亲婶婶的娇嫩花心深处,默默承受着那一xx热浪蜜汁浇灌巨龙所带给他的极限美感。美少女龙至清也被亲生母亲淫浪的呻吟声刺激的浑身血液狂流不止,芳心加速跳动,呼吸明显急促,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因为呼吸急促而快速的上下起伏着,好象也在感受着快乐xx一样,龙刚一看她的浪样,便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狂吻着她的樱桃小嘴,猛吸着她的诱人小香舌,同时一只色手狠狠的用力的抓着她胸前丰满双峰揉搓抚捏着,虽然他的巨龙仍旧顶在成熟美妇的蜜洞花心深处,可是依然能够感觉到美少女娇躯狂颤不止想要自己坚强巨龙的欲念。已经无力支撑的成熟美妇瘫软的倒在大床之上,急速的喘息着,仍然沉浸在刚才年轻男人和亲生女儿带给她的巨大刺激之中,龙刚将胯下巨龙抽离美妇人的身体,改而将美少女压在身下,依旧是贯用的手法,一把扯断美少女身下的粉红色真丝内裤,急急的将自己那沾满了成熟美妇蜜洞淫汁的坚强巨龙挺进美少女的娇嫩幽径之内,只觉得那份紧窄感又加重了,娇嫩肉壁层层包裹巨龙的快感让他觉得舒爽无比,不由低低的怒吼一声,开始了沉稳有力的挺撞。美少女只觉得自己的下身一凉,当男人那雄伟坚强的巨龙进入自己的蜜洞幽径之内时,那份超乎寻常的饱满感和肿胀感让她一时还不能适应,娇媚无限的浪吟一声,“啊,轻点!”龙至清羞红了粉脸,感受着男人坚强巨龙贯穿自己身体所带来的强烈快感,一双玉手紧紧抱住男人的颈脖子,美目微闭,欲眼迷离的看着俊武帅气的男人沉醉在淫弄自己娇嫩玉体之中的快乐表现,她的芳心也随之感受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亲生母亲的身边任由男人如此淫弄自己,羞涩感和耻辱感让她更加快乐,也更加兴奋,更加刺激。娇美浪吟之声所形成的淫糜氛围越来越浓,慢慢形成一个超大的气球笼罩着床上的男人和女人,男人充分感受着身下母女不同雪白xx带给自己的强烈快感,虽然他不是第一次同进享用亲生母女来伺候自己,在幸子和晴子的身上,他就已经感受到了那种刺激和强烈快感,现在此时此刻正一同伺候自己的两个女人则完全超出了幸子和晴子同时伺候自己之时的感觉,因为身下这对母女一个是自己的亲婶婶,一个是自己的亲堂妹,那种至亲的血缘关系和刺激的伦常道德让男人感受着那格外强烈的穿越伦常道德的刺激,强烈的占有感和征服感让他觉得无比的兴奋。成熟美妇平原凉子羞辱之极的趴在大床之上,耳边不断传来亲生女儿娇媚淫浪的呻吟声,她不敢去看年轻侄子和亲生女儿在自己面前上演的激情画面,可是从内心深处却又极度渴望参与到他们的快乐之中去,就象刚才女儿抚摸她的身子一样,那种强烈的同性之间的快乐感觉好象又让她回到了和美少妇袁衣紫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在这种幻境之中,她慢慢将散乱的秀发拨到脑后,看着清纯之极的女儿在男人身下娇喘承欢的淫媚浪态,好象此时的女儿竟然变成了袁衣紫,在这种错觉之下,她不由自主的揽过美少女的螓首,吻住她那娇喘不止的樱桃小嘴,滑嫩的小香舌伸进她的檀口之内勾住那同样发出醉人芳香气味的小香舌吸吮着,甜美的同性之吻让美少女更加兴奋与刺激起来,因为她欲眼迷离的看着亲生母亲正在有些狂野的与自己进行着缠绵的同性舌吻,这种感觉,这种刺激,让她无法抵御,随着男人那坚强巨龙不断凶狠的挺撞,大量的蜜洞淫汁狂泄而出,在享受快感xx的同时紧紧勾住亲生母亲的雪白颈脖,主动奉献出自己的小香舌,任由她吸吮着自己檀口内的芳香口水。龙刚看着身下绝美的母女两人缠绵悱恻的同性舌吻,刺激着他体内的淫毒极速上升,已经被淫毒侵占的心房化作万道淫流进入自己的血液之中,在全身上下快速的流窜着,强烈想要暴发的念头迅速占据大脑和心房,一股股无比浓烈的熔浆狂暴而出,狠狠的洞穿美少女那娇嫩无比的花心,感受着那强烈刺激的淋漓尽致的发泄快感。美少女龙至清也被男人那滚烫之极似万道火箭一般的狂暴而烫得身心一颤一颤,如果不是因为她的樱桃小嘴被亲生母亲正贪婪的吸吮着,那无限淫媚放浪的呻吟声一定会穿透整个房间,让外面的人都能听到。平原凉子也感受到了亲生女儿的娇躯在颤抖着,她知道那是女儿快感xx暴发的表现,在这禁忌与刺激的同一时刻,那淫液蜜汁也随之从自己的蜜洞花心深处奔泄而出,实在想不到母女两人在同一个男人的淫弄之下竟然能够同时达到快感xx,这种超乎寻常的刺激让男人也激动不已,他的一双手色手分别在身下娇美母女的身上游走着,在感受着成熟美妇亲婶婶丰满玉体的同时,感受着美少女诱人玉体所带来的无限激情,男人沉重的喘息声和母女两人淫媚的喘息声形成一道淫糜之极的乐意在整个房间内回荡着。龙刚淫淫的爱抚着身下绝美的母女花,看着她们同样娇羞红润的脸蛋,知道她们这一生都不会离开自己了,不由情爱横生,俯下身去爱吻着成熟美妇婶婶的樱桃小嘴又去亲吻吸吮清纯美少女诱人的小香舌,在她们娇羞的粉脸之上来回的品尝着人世间绝美的醉人娇颜,感受着她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成熟美妇人特有的芳香和美少女特有的幽香,沉迷于厮,乐乎哉也!美少女龙至清有些害羞的看着母亲,娇声说道:“妈妈,你好浪哟!什么时候和哥哥好上的?”成熟美妇平原凉子羞涩万分的娇声道:“乖清儿,不要羞妈妈了,”一边的龙刚听了淫笑道:“好妹妹,在日本的时候我就已经和你的凉子姐姐好上了,呵呵!”美少女龙至清一听愣了一下,“什么凉子姐姐?”龙刚淫笑道:“就是你的妈妈凉子姐姐呀!”平原凉子一听则更觉得羞涩了,娇媚的对男人怒嗔道:“刚儿,你坏死了,我可是清儿的妈妈也,怎么成为清儿的姐姐呢!”龙刚淫笑着将身下绝美的母女花搂进怀里,说道:“凉子姐姐,你已经和清儿妹妹一起共同伺候我了,日后我娶了你再娶了清儿,你们不就变成姐妹了吗?呵呵!”平原凉子一听顿觉羞辱之极,淫媚呻吟道,“刚儿,我不要了,那你让凉子日后如何面对清儿呢?”美少女龙至清明白男人的意图之后,也是羞红了粉脸,娇嗔道:“哥哥好坏,娶了清儿还想要娶妈妈,真是个小坏蛋大色狼!”')dot.write("<paligerstyle='FONT-SIZE:13.5pt;font-family:宋体'><b><aname='5_050'>第三卷:龙霸黑道第二百零七章章激情母女第4章

    龙刚将母女两人搂得更紧了,淫笑道:“我就是要你们母女变成姐妹,日后你们一同伺候我的时候我才好称呼你们呀!呵呵!来,乖清儿,叫一声凉子姐姐!”龙至清一听男人竟然要逼自己叫亲生母亲为姐姐,害羞的将粉脸转过去,娇嗔道:“坏死了,清儿才不要叫!”龙刚一看美少女不肯,便对成熟美妇婶婶笑道:“凉子姐姐,那你就叫一声清儿妹妹!”平原凉子更是不敢叫,也将粉脸转过去,娇嗔道:“刚儿你坏死了,人家母女都已经把身子都给了你,可你怎么还要这样羞辱人家呢!不要了!”龙刚一看她们都不肯叫,内心里便更痒痒了,于是他突然转身压在成熟美妇婶婶的雪白娇躯之上,他那胯下坚强的巨龙便快速无比准确无比的挺入她的蜜洞幽径之内,狂野之极的挺撞起来,同时淫声说道:“好婶婶,乖婶婶,以后你不要再叫我刚儿了,要叫我老公,快,叫我老公!”成熟美妇凉子被年轻侄子突然这么强行挺入,而又被他如此狂野的挺撞一番,本来就因为欲火未灭的玉体被他再次挑逗起来,强烈的快感更加让她不能自己,在年轻侄子的淫弄之下,只好无限淫媚的浪声说道:“啊,好,刚儿,啊,老公,老公,凉子的亲老公,啊!”龙刚一边狂风暴雨似的挺撞着成熟美艳的亲婶婶,一把将清纯无比的美少女堂妹龙至清搂进怀里,狂吻着她的樱桃小嘴吸吮着她的小香舌,一只色手用力的揉搓着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淫声说道:“好妹妹,乖妹妹,你也要叫我老公,快叫!”美少女龙至清受不了男人那用力揉搓自己胸前玉女峰的色手,看着亲生母亲淫浪的不顾羞耻的在自己面前叫着这个男人为老公,于是也淫声娇嗔道:“好哥哥,老公,你是清儿的好老公,亲老公!”龙刚非常满足的点点头,可是仍旧是狂野凶狠地挺撞着身下成熟美艳的亲婶婶,仍旧是狠心用力的地揉搓着怀中清纯美丽的亲堂妹,好象没有要放过她们的意思,淫淫笑道:“真是两个好老婆,”说完便将怀中的美少女的螓首转过去往成熟美妇的螓首上按去,美少女一看羞涩之极,可是也显得兴奋之极,张开樱桃小嘴便吻住了母亲的红润双唇,两条滑嫩的小香舌便再次紧紧的缠绵交织在一起。龙刚看着身下娇美的母女两缠绵悱恻的舌吻一番后,便将美少女的螓首拉回自己面前,狠狠的吻着她的樱桃小嘴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檀口之内还残留着成熟美妇亲婶婶樱桃小嘴之内的芳香,深深一吻之后便淫淫说道:“乖清儿,现在可以叫你一声凉子姐姐给老公我听听了吧!”美少女龙至清一听既觉得羞辱又觉得刺激的点点头,转过头去看着被男人狂野淫弄的亲生母亲淫淫的说道:“凉子姐姐!”成熟美妇平原凉子一听亲生女儿竟然真的在男人面前称呼自己为姐姐了,顿时觉得芳心一颤,那隐藏在体内的兽xx火腾的一下就暴发出来,情不自禁的“嗯”了一声,同时随着年轻男人雄伟坚强巨龙贯穿蜜洞花心带来的极限快感,再次攀上那xx巅峰,达到了一次心满意足的xx。龙刚一听美妇人亲婶婶“嗯”了一声,知道她已经承认了自己的女儿变成了自己的妹妹,这种淫虐成熟美妇身心的快感让他觉得体内xx的血液狂涨不止,当他感觉到美妇人再次达到xx的时候便更加尤如一头野兽一样疯狂的挺撞着亲婶婶那娇嫩的蜜洞花心,好象要穿透她的蜜洞花心直接刺入她的心房一样,同时淫淫的说道:“好凉子,你也要叫一声清儿妹妹给老公我听听!”成熟美妇平原凉子在男人无语伦比的坚强挺撞和亲生女儿一声娇媚的“姐姐”称呼之下,已经彻彻底底的忘却了作为母亲的尊严,已经完完全全的投入到男人对自己的无情淫虐之中去了,伴随着她的快感xx,在无我的意识之下,脱口而出,淫声叫道:“清儿妹妹,好妹妹,啊!”美少女龙至清听到母亲叫自己“清儿妹妹”之后,也是觉得自己的蜜洞花心一阵抽搐,在这xx的氛围刺激之下,在忘却了伦常和道德的环境之中,感受着那成熟美艳的亲生母亲变成自己的亲姐姐一同伺候男人,成为男人的爱妻之时的姐妹情谊,那刺激那兴奋便汇聚成一道汹涌的巨浪冲击着她的身心和蜜洞花心,那淫湿的蜜汁源源不断的从花心深处喷泄而出。龙刚听到身下娇美的母女花互称姐妹之后,那股淫虐的快感和兴奋之情难以言表,可是这并没有让他完全得到满足,因为刚才成熟美妇亲婶婶的一句话勾住了他的心,那就是“我们母女的身子已经全部给了你”到现在他还没完完全全的得到这对娇艳母女花的身子,最起码她们的樱桃小嘴和最后处女地还没有经过自己胯下巨龙的开垦,只有将她们完完全全的占有之后,她们才会在自己面前心甘情愿的以姐妹互称,所以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利用今天这个时机,完完全全的得到她们的身心,让她们永远也离不开自己。心念一到,龙刚便淫淫的笑道:“两位好老婆,今天老公就要为你们一同开胞,哈哈!”说完便将美妇婶婶和清纯堂妹的娇躯同时翻转过来,让她们一同翘起那雪白浑圆的xx。美少女龙至清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感觉到男人那沾满了母亲蜜洞淫汁的坚强巨龙穿透了自己的娇嫩玉门,那比处子贞结被破还要痛苦的经历让她忍不住失声痛叫起来,“啊,哥哥,不要,好痛,啊,不要呀!”成熟美妇平原凉子一听年轻侄子的话后便芳心乱跳,她知道男人想要得到什么,可她那从未经历过男人巨龙开垦的娇嫩玉门如何能够承受男人如此雄伟坚强的巨龙贯穿呢,在她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的时候,耳边便传来亲生女儿痛彻心肺的惨叫之声,那颗芳心更是狂跳不止,同时又被那异样的刺激折磨得她那娇嫩的玉门麻痒不止,好想要男人立刻用坚强巨龙来替自己止痒,于是便安慰的对女儿说道:“清儿妹妹乖,忍一忍,就不痛了!”美少女听了母亲的话后,果然紧咬银牙,忍受着男人那坚强巨龙在自己娇嫩玉门之内的快速挺撞,晶莹的泪花也不断的从眼眶内流出,看得成熟美妇是一阵心痛,爱怜的抱着她的螓首亲吻着她的樱桃小嘴,舔弄着她粉脸之上的泪花。龙刚则兴奋的一手搂紧美少女的纤细柳腰,一边狂野的挺撞着美少女娇嫩的玉门,感受着自己那坚强的巨龙在紧窄无比的玉门之内被娇嫩肉壁层层紧紧包裹所带来的无限快感,同时一手抚捏着成熟美婶婶雪白浑圆的xx,抓着那两片雪白的xx揉搓着,感受着那与她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一样质地的肌肤。占有美少女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让龙刚兴奋不已,当他感觉到美少女已经无力再承受自己坚强巨龙的挺撞而娇躯酥软欲倒之际,便改为搂紧成熟美婶婶的纤细柳腰,将自己那雄伟坚强的巨龙顶在她寻紫红色的娇嫩玉门之上,腰身一沉,也是快速无比的贯穿了她那娇嫩紧窄的玉门,占有了她身上的最后处女地,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感充斥全身,更加刺激着他疯狂的挺撞起来。成熟美妇虽然在安慰女儿的时候做好了被年轻男人坚强巨龙贯穿娇嫩玉门的心理准备,可是随着年轻男人那沾满女儿淫汁的巨龙野蛮的刺穿自己娇嫩玉门之际,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还是让她发出了淫艳凄惨的叫声,“啊,痛死我了!”龙刚只觉得成熟美婶婶的娇嫩玉门竟然会比清纯美少女的娇嫩玉门还要紧窄几分,自己的巨龙穿透玉门之际还产生了一丝痛意,在这种痛苦的刺激下,让他更加凶狠的挺撞起来,一边享受着占有亲婶婶身上最后一块处女地带给自己的巨大刺激感,一边感受着淫虐亲婶婶的娇美玉体带给自己的巨大征服感,同时对她的娇嫩玉门产生了强烈的报复感,比那野兽还要野兽的兽性一发不可收拾,直挺撞着成熟美妇是泪花不断,哭声不止,肆意蹂躏亲婶婶的绝美玉体带给男人的感官快感超出了以往所有淫弄美女之时所产生的刺激。美少女龙至清虽然还未从男人野蛮淫弄玉门之时所带来的痛苦之中走出来,可当她看到母亲如此凄惨的模样,不由也是芳心乱颤,情不自禁的安慰道:“好姐姐,让妹妹亲亲你!”或许是因为刚才被男人淫弄玉门之时母亲亲吻她给她的痛苦带来减轻的作用,此时的美少女也想用爱吻去安慰亲生母亲此时所受的痛苦。成熟美妇痴缴的和亲生女儿舌吻着,感受着那女儿香甜醉人芳汁对自己身心所受痛苦带来的安慰,同时也感受着患难姐妹的深情厚谊。而龙刚却被身下绝美母女花互相爱慰的同性舌吻而弄得欲火高涨,一边狂野的挺撞着成熟美婶婶娇嫩紧窄的玉门,一边俯下身去同时握住她们母女两胸前丰满坚挺的玉女峰揉搓着抚捏着,感受着在淫欲海洋之中的尽情畅游所带来的无限舒爽感觉。在听着身下娇美母女花发出的淫媚浪吟声中,龙刚不禁一股强烈想要暴发的欲念涌上心头,双手紧紧搂住成熟美婶婶的纤细柳腰,一阵快速无比的挺撞,然后死死的将坚强巨龙顶在她的娇嫩玉门深处,仰头低沉的怒吼一声,大量的熔浆狂暴而出,享受着那发泄快感之后所带来的无限舒爽感。而成熟美妇平原凉子也随着年轻侄子那坚强巨龙在自己娇嫩玉门深处狂暴而出的滚烫熔浆而迅速达到一次xx,大量的淫液蜜汁从蜜洞花心深处狂泄而出,娇柔的身躯也因为那滚烫的熔浆而一颤一颤,同时与亲生女儿痴缴的同性舌吻让她不仅从身体的深处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也从心灵深处感受到了那年轻男人赐予自己的极大满足。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