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不坏你呢。”猥琐中年拽起绍浪的手,把他拉至嘴边,还没亲下去呢,就哼唧的蹲了下去。

    “嘶……我草你妈个死骚货,居然敢…踢老子…”猥琐中年痛呼抱住腹部,后退了几步,身边的手下见老大被偷袭,立刻上前轮了绍浪一拳。

    绍浪被人一拳揍到腹部,疼的抽气,当下也不管不顾,一个人对五六个,激烈扭打一起。

    而这边的尺寒,在听到绍浪电话里的求救声后,立即往绍浪家方向开去,车速在仪表盘里极速提升。一边不断拨打绍浪的手机号,没人接,没人接!尺寒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凸起,牙龈紧咬,目光杀气尽显。

    渐渐地绍浪体力越来越不支,身上和脸上都挂了彩,他不会打架,没办法只能拼点条件反shè的自卫能力,但现在明显不是这些地痞惯打的对手,他们人多势众,再这样下去,自己铁定吃亏。

    绍浪一手撑墙,喘着粗气,妈的,全身又累又疼,尺寒…尺寒到底能不能找到这啊。

    “别做无畏的挣扎了贱货,留点力气在老子身下快活不是更好?”猥琐中年拨开小弟,掐住绍浪的脖子,yīn狠道。

    “我呸!”绍浪呼吸困难,皱着脸,吐出一口唾液。

    猥琐中年愤怒的抹掉脸上口水,一口咬上绍浪的嘴巴,狠命吸吮,牙齿在嘴唇咬出了血迹。

    绍浪咬紧牙根,不让恶心的舌头伸进嘴里,被掐住脖子,呼吸越来越困难,脑袋有了缺氧的眩晕。

    “把他衣服给老子扒了。”猥琐男依旧掐着绍浪的脖子,吩咐小弟。

    “你敢!!”

    突然,一道怒不可遏的声音响彻小路。

    听到熟悉的声音,绍浪终于放下心。

    “你是谁?别他妈来坏老子事儿!赶紧滚,否则老子连你一起打。”猥琐男松开绍浪脖子,转过身,看到站在小道口一脸yīn霾的男人。

    尺寒目光森冷,瞧见不远处鼻青脸肿的绍浪,登时眦裂发指。甩开膀子,一步一步逼近那些地痞,瞬间加速,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前,飞起腿狠狠把猥琐男踢出了两米外,只听到一记肋骨断裂的声音,人就晕过去了。

    那几个小弟,见来人是个厉害角色,开始小心翼翼后退,提防警惕。

    尺寒上前扶起绍浪,心疼又焦虑的问:“宝贝我来晚了,你感觉怎幺样,疼不疼?”

    “我还好,报警吧。”绍浪挨着尺寒的肩膀,安心道。

    那帮人一听他们还想报警,立刻慌了,老大还在地上躺着,他们只是听命行事,可不想坐牢啊。

    就在他们都准备跑的时候,其中有人气不过,拿起刚才蹲点时喝的可乐玻璃瓶,反手重重的敲在尺寒头上,便火速逃走了。

    “啊!尺寒!”绍浪没想到还有人偷袭,等他看到时,尺寒已经狠狠的挨了一记。

    尺寒瞬间软了半个身子,殷红的鲜血从额头大量涌出流下,滴落进干涸地面,在夜色渐浓的月光下显得可怖狰狞。

    他的面前仿佛又出现了十五年前那场车祸,也是像今天这样,眼前全都是腥红的血,染满了视线。

    绍浪彻底慌了,手臂颤抖的抱住男人,心口像被什幺东西狠狠揪住,一直蔓延到喉咙,火烧一般梗着噎着,发不出声。

    “别…别怕,叫…救护车。”尺寒捂住不断渗血的伤口,拽了拽绍浪的手臂。

    绍浪才恍惚的从可怕回忆中回神,赶紧掏出尺寒的手机,手指颤颤巍巍按下号码,语无lún次的叫了救护车。

    挂了电话。

    “你……”一声你字出口,绍浪再也忍不住,眼睛酸涩,泪水溃堤而出。

    尺寒心尖都疼了。

    不顾头上的伤,把绍浪扯进怀里,“宝贝…别哭啊,我没事…就是…有点…晕……”

    尺寒说话声音愈来愈低,最后还是撑不住的晕了过去。

    医院play

    夜晚。

    皎月如玉,窗外的树被风吹得沙沙作响,月光穿过布帘洒在室内两具赤luǒ缠绵的身体上。

    只见一个精瘦白嫩的身躯伏在另一个壮硕男子身上,此起彼伏。

    绍浪咬牙缓缓往身下的巨根坐入,guī tóu刚进去一点,他就有些受不住的顶起膝盖,哀怨的看着身下的男人。

    男人勾起唇角,有力的双手握住他毫无赘ròu的腰部,慢慢地往下按。男人的yīn茎实在太过硕大,即使刚才明明已经过一轮的ròu穴,还是无法轻松接纳它。

    绍浪无力的趴回尺寒身上,全然jiāo由男人自己想办法塞入。

    这人害自己担心了好半天,结果还好只是皮外伤,额头缝了几针,就被送到楼上单人病房了。

    而绍浪怀着歉意和内疚留了下来,但显然这是错误的决定!没成想都躺在病床上的大痴汉,居然还色心不改,逮着机会就对他上下其手,里里外外吃个遍。

    绍浪不乐意,他就不要脸的借伤强上,搞得最后怕他真又受伤,只好躺平任了。

    “啊!你轻点!”绍浪搂住尺寒的头,仰起脖颈,隐忍低吟。

    尺寒见他回过神,才渐渐放缓力道,粗大的茎身细细磨过敏感点。然后捧起绍浪的脸,轻啄舔舐,舌尖色情的勾勒着每一处感官,柔声道:“宝贝,在床上别想其他事,不然我会想晕你的。”

    绍浪哼了一声,夹紧ròu穴里炽热的硬物,扭动腰肢。

    “呼…唔动一动。”

    男人朗声笑出:“小骚货。”

    说完便扣住绍浪的细腰,疯狂向上顶弄。

    “嗯啊啊啊…啊啊啊…唔啊……”

    ròu棒在泛红的穴口时轻时重的抽chā,之前留在穴内的精液被带出沾湿了男人的耻毛,外头还露出一小节yīn茎没全chā进去,绍浪不满哼唧道:“再…啊…再深点…”说着臀部不自觉向下坐去,直至全根没入,guī tóu完全抵到最里面的骚点,才满意的夹紧男人的腰,摆动臀瓣,扬起头,泪珠从眼角滚落,爽得全身痉挛不已。

    尺寒任绍浪cāo控起自己的ròu棒,随心所yù的在底下欣赏他满脸情潮的神情,越看越觉得自己的小宝贝可爱的不行。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把人到合不拢腿?可尺寒就是想日日夜夜无休止的干他,永远都要不够似得。

    最后绍浪实在没力气了,尺寒才拉着他手臂,一个翻身把人禁锢在身下,低头咬住对方的嘴唇狠狠吮吸,舌尖舔过齿贝,勾起舌头相互绞缠,混在一起的唾液沿着嘴角流下,呼吸急促又炙热。

    一个接一个亲密无间的吻一路下滑,吻至xìng感的锁骨,再戏弄胸口两点红肿rǔ珠,手指也不清闲的把玩早已yín水泛滥的粉嫩ròu根,一点一点的把绍浪推到yù望中心,沉迷其中。

    就在绍浪濒临shè精时,男人却一把堵住他的铃口,挺起腰胯,死命往G点戳刺,硕大的guī tóu顶到最深处,享受肠壁上媚ròu排斥xìng的包裹,直到深处喷薄出暖流濡湿guī tóu。

    “唔啊啊啊啊啊啊…太深…太深了…老公太深了…啊啊啊要shè…shè了…让我呜呜啊啊啊…shè…”绍浪终于忍受不住如此刺激抓心的快感,脚趾痉挛蜷缩,哑着嗓子呜咽哭出了声。

    “想shè吗宝贝?”尺寒一边戳刺穴心一边问。

    “呜呜呜啊啊…想…想shè了…老公啊啊啊……”绍浪无论如何摆胯扭腰都甩不开男人的手掌心,心口像爬过无数蚂蚁一样抓心挠肺。

    “那还想要离开我吗?”

    “不了…不了…这辈子都不离开老公…呜呜呜让我shè好不好?”

    绍浪迷瞪着泪眼,渴求的望着尺寒同样在隐忍的脸色,他现在被yù望烧得神志不清一心一意只想要shè出来,哪还管男人说了什幺,答应便是了。

    刚才在病房里尺寒无意问了绍浪是想跟他说什幺,结果听到他其实是要跟他撇清关系,不再往来了,尺寒登时心底一冷,气急攻心把他摁在床上狠狠cāo了一顿。虽然他们的接触是从ròu体关系开始,但是慢慢相处中尺寒却有了想跟绍浪过日子的念头。他在做这个决定时,找过他弟弟了解了绍浪的家庭情况,知道他的遭遇后,尺寒心疼之余更多的是想好好珍惜疼爱他。

    这会听到绍浪非真非假的应诺,尺寒才逐渐放下心,在他耳边诱哄道:“宝贝儿一起shè好不好嗯?”

    绍浪用脸颊蹭了蹭尺寒的嘴唇,胡乱点头。

    尺寒便加大速度的往穴心冲刺,几十个勇猛抽chā后,两人都低吼着shè了出来,久久间只剩下彼此满足的喘息声。

    尺寒倒头把绍浪抱在怀里,亲昵的吻上眉心。

    “你刚可是答应不离开我了啊,不许反悔。”

    绍浪撅着嘴,声音沙哑说:“无耻…”手臂却自然而然的回搂住尺寒,头还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

    尺寒笑了笑,觉得自己这回真是伤的太值得了,不然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把这别扭的宝贝儿收住呢。

    一阵暖风从窗外灌了进来,吹散开一室浓郁的气味,尺寒把被子拉至绍浪的肩头盖实。看着朦胧月色在他潮红的脸颊上铺了一层柔光,清风徐过,羽睫微颤,眼底笼着一层小扇子似得yīn影,嘴唇晶莹红润。

    这一切看在尺寒的眼里,满满都是无可挑剔的精致美感。

    “宝贝,别睡着,里面的精液还没清洗呢。”

    “唔。”绍浪困顿的应了声。

    “对了,我弟是尺武。”

    “嗯。”

    “他明天估计会来医院。”

    “……”

    尺寒等了一会,没听到绍浪的回应,低头一看,人已经睡着了…

    家属会晤

    如果不是昨晚那个痴汉男把自己做到昏睡过去,他也不会漏听他最后说的那番话,也不至于他现在尴尬的想当场刨洞钻缝了。

    早晨,绍浪睁开眼就发现病房里来了两个人,那位本该躺在病床上的伤者正在对面跟来者窃窃私语,偶尔发出低沉克制的笑声,像是为了不打扰到某人刻意控制着音量。

    绍浪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整个人僵在床上,不知道该醒好还是装作依然熟睡的样子,但不管是哪种,都让他恨不能立即chā翅逃离现场。

    然而在陷入这般窘境时,一道清脆的声音骤然响起:“咦,床上的人好像要醒了哦?”

    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聚了过来,绍浪简直羞愧到想杀人!

    “醒了?”罪魁祸首的声音愈来愈近,直至一双宽厚的手掌抚在他脸上,绍浪才装作刚刚睡醒,一脸四顾心茫然的模样,实则手心都捏出汗了。

    “诶,我怎幺在你床上睡着了?我记着我昨晚明明在椅子上坐着的啊?”绍浪困惑地问道,眼睛牢牢盯着尺寒。

    “哦,你昨晚照顾我太累在椅子上睡着了,我于心不忍把你抱上床的。”尺寒一本正经说,眼神调侃意味十足。

    绍浪瞪了尺寒一眼,咬牙切齿回道:“那真是谢谢你了!”这才起身掀被下床,敛容看向来人:“抱歉……”待看清来者是谁后,绍浪楞了一会:“尺总?”

    其中一人正是绍浪所在公司的总裁尺武。遂隐约想起昨晚临睡时确听到尺寒说,是他弟弟?绍浪很快收住惊讶神色。

    “邵经理。”尺武若有所思的看着恢复如常的绍浪,并不惊讶,早在他哥尺寒问起绍浪时,已经知道他们的事了。

    但这不代表他身边那位看着像高中生的俊秀青年也如此淡定啊。

    “诶!这位是??”青年瞪大双眼疑惑问。

    尺寒走到绍浪身边,扳着他的肩,对青年介绍了一番,再转头看着他的眼睛笑说:“你先去洗漱,我今天出院,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待会一起出去吃饭。”绍浪木然的点了点头,逃走般冲进卫生间。

    旁边的青年一听要去吃饭了,高兴地蹿到尺大总裁身上,眼睛发亮的说:“深南大道附近有家餐馆,我们再去那吃!好不好?”

    尺武宠溺的摸了摸小吃货的头,习以为常道:“好,但是暂时不能吃ròu,医生说你有轻微血稠,要多吃纤维素食,这两天禁ròu。”

    青年立刻嘟起嘴,委屈道:“可是医生没说禁ròu啊!”

    “不行,以其只吃一点,还不如不让你吃,乖,过两天就可以吃一点了。”

    青年可怜兮兮转向尺寒:“哥……”

    尺寒无视青年哀求的眼神,道:“你啊,早该禁了,以你这常年暴饮暴食的状况,只是轻微血稠已经很好了。”

    青年是尺武的合法伴侣亓元圆,大学导师,两人是师生关系,在尺武大学里相爱至今十年,长相清秀可爱,大眼睛扑闪闪的十分惹眼,经常被人以为还是个高中学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吃吃吃,有个无底洞似得胃口。

    所以等绍浪出来后,就看到了原本潮气蓬勃的青年,现在却扒拉着脸满是哀怨的抱着尺总的手臂。

    尺寒笑了笑,示意绍浪别在意,拎起行李:“走吧。”

    一行人,出了医院,便往亓元圆口中的餐馆驶去。

    餐馆。

    亓元圆一边翻看菜牌一边问绍浪:“这家的脆皮BB猪不错你尝尝看,我不吃,还有瑶柱桂花炒米粉、片皮鸭、葡汁响螺、羊城雀笼点心、鲍汁凤爪、鲍鱼挞、菠萝包、东星鱼饺、金钱肚、101鲜果拿破仑、鲜磨豆浆浸星斑、叉烧、肠粉…这些都要!”

    尺武和尺寒已经习惯了亓元圆的点菜方式,只剩绍浪有些汗颜,默默的配合着点头。

    随后在尺总继续点了两道蔬菜后才算完。

    亓元圆终于心满意足坐在一旁烫洗碗碟,好心情的顺带把尺武的也烫了,笑吟吟地说:“嘿嘿,我就只吃青菜,这些菜都是给小浪点的,小浪啊,你别客气啊,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随意随意哈。”

    接下来,亓元圆不愧为老师,大大发挥了本身的职业病,滔滔不绝地问了许多他和尺寒的事,直到菜上桌了才停住。

    亓元圆看着自己碗里的绿色蔬菜,又看看桌上金黄香脆的BB猪,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大武哥,好吃啵?”

    绍浪顿时被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