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内穴被管子一点一点撑开戳进,怪异又难受。腹部也渐渐隆起,开始翻涌不休,“你那棕色的液体是什幺!”

    “咖啡。”尺寒专心留意着液体的流动速度。

    绍浪以为自己听错了,大声问道:“你说什幺?!!”

    “宝贝没听过咖啡可以灌肠?放心吧,这是我亲手弄的,很安全。”尺寒关掉开关,抽出导管,手掌开始在他腹部有规律的按摩。

    “唔”此时,绍浪也无暇发怒了,腹部灌满了液体,涨得他非常难受,肠道在排山倒海的蠕动,好想上厕所。

    过了5分钟,绍浪实在忍不住了,脸色潮红地开口:“我…我要上厕所…”接着又补充道:“我自己去…”

    “我先扶你到厕所,然后你自己进去。”

    。……

    等绍浪出来,尺寒立刻冲上去扶住他,“怎幺样?都清干净了吗?”

    绍浪没说话,垂着眼帘,看不清神情。尺寒瞧了瞧,便扶着他到治疗床上休息。

    电车里的七夕夜

    傍晚,绍浪回到家中,就接到一通陌生的电话号。

    “宝贝儿,这是我的手机号,记下来。”尺寒坐在车内,握着手机,仰头看向灯火通明的楼宇。

    绍浪捏着手机,走到窗台,往楼下那辆隐没于黑暗中的车子瞧去,心里五味陈杂,不知是因为今天男人对他做的事还是一团乱麻的心绪,半晌才开口:“晚了,回去吧。”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厚重的窗帘极速滑过窗台,把明亮的光线遮得昏黄暗淡,仿佛那是能隔开人心扉的遮挡物,yù盖而名章。

    尺寒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一点一点磨开那人的心。

    起初在电车上看到他,他也只是觉得那个浑身透着禁yù气息,却又难掩魅色的男人在自己身下纵情放浪的滋味一定不错,于是不计一切后果的在人潮汹涌的电车里把人给上了,味道…唔…比自己预想中的更好更迷人,就像罂粟一样让人yù罢不能。

    光是这样想着,下腹都忍不住蹿起火苗,xìng器半硬了。尺寒无奈又自信的笑了笑,那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晚安,编辑成信息发了出去,才悠悠的开车走了。

    之后的几天,男人并没来找他,只是频繁的给他发起了短信息,或者每晚必打的一通睡前电话。

    当然,这些绍浪都未回过,任那些不断霸占内存的短信息徜在手机里,电话则是能不接的就不接。

    如此过了一个星期。

    直到他鬼使神差的又坐上了那班电车…

    电车里依旧人满为患,今天更是比往常人多,因为七夕情人节。

    满车入目皆是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有的几乎人手一支红玫瑰,妖艳似火,空气里都是浓郁扑鼻的花香味。大家脸上堆满了笑容,熙熙囔囔的有调笑,有幸福,有娇羞,有垂头丧气苦笑打闹,也有像他这种…孤寂落寞形单影只…在热闹非常的电车里显得格格不入的。

    绍浪紧握扶手,神情冷肃。以前大小节日他都是一个人过的,十几年了按理说应该都麻木了,可时至今日他居然觉得一个人是不是有点太无味?

    所以…这就是他今天踏上这趟电车的原由吗?

    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中,眼看电车离自己的站点越来越近,他轻轻吐了一口气。

    “失望吗?”一道声音贴着他的脖子飘入耳内。

    绍浪猛地转头,果然看到了一张刚毅俊朗的熟悉面孔,不禁有些呆愣。

    尺寒环视四周,一只手扣住他的腰,借着人潮的力量把他带进了角落。男人的手掌心像个电力十足的发热源,被紧握的肌肤有种要灼烧的错觉,慢慢的蔓延全身。

    “一个星期不见,想我没?”男人在他的脖颈处细细舔咬,不紧不慢地说:“我可是非常想你啊宝贝,想你白净柔软的身体,想你光滑如脂的肌肤,想你满口精液的小嘴,想你炙热紧致的骚穴,还有粉嫩可口的…小骚浪。”尺寒每说一个地方,就揉弄那一处,指尖似有电流,激起层层汗毛。

    即使不说话,绍浪的身体也诚实的给出了回应,体内浴火蹭蹭点燃,后背贴着男人宽厚的胸膛摩挲渴求。

    尺寒把一切尽收眼底,表面虽不温不热,下腹却肿胀难耐。直想把这勾人的小妖精压在身下坏为止。

    尺寒知道今天是情人节,所以特地开车到绍浪公司附近,远远观望他有没约会。谁成想,只见他孑然一人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最后竟又倒回了电车站。

    看到这,尺寒瞬间勾起嘴角,虽心疼但更多的是止不住的开心,有种引诱多时的小白兔终于走出了洞窟把自己洗净送进狼窝,认宰任吃。

    尺寒把车停好后,便尾随绍浪进了电车…

    “宝贝情人节快乐。”

    绍浪顿时心下一震,眼睫微颤,僵直地站立着。

    尺寒亲了亲绍浪的发旋,手指开始不安分的伸进衣内,轮番拨弄小巧的rǔ头,让它们在指尖上绽放挺立。

    “啊…”绍浪情难自禁呻吟出声,就立刻淹没在了嘈杂中。

    “小骚宝贝,想老公的大ròu棒吗?”尺寒硬挺的硕大沿着绍浪的股缝细细磨擦,火热的掌心一路滑下小腹,解开皮带,伸进内裤里撩拨稀疏的yīn毛,就是不碰早已笔挺的粉ròu根。

    “唔…碰…碰我…”绍浪的手想去抚慰自己可怜的yīn茎,却被尺寒拿开放置嘴边,“咬住了,别叫太大声”说完指尖刮去了他铃口溢出的黏液,探至穴口。

    绍浪咬着食指关节,放松身体,尽量接纳男人的手指,任其一点一点的开拓内穴。手指已经非常熟悉绍浪的身体,准确又精快的触到敏感点,轻柔碾压。内壁倏地收缩痉挛,从尾椎骨升腾起一阵酥麻,快感遍布四肢百骸,血脉喷张。

    “唔……"绍浪死死咬住指关节,眉眼涨红,无人安抚的ròu根吐出了更多的蜜液,沾湿车壁。

    尺寒压低嗓音,说了句:“忍着。”便抽出手指,粗壮的yīn茎一chā到底。

    “唔呜呜!!!!!”尺寒的yīn茎本就非人,粗暴的chā入更是疼得绍浪呜咽抽气,眼角簌簌地涌出泪水。

    尺寒看了眼距离不到几个站的站点,猛然发力,每一记都是重重的深顶,直捣穴心。

    绍浪被这不留余地的粗暴又不伤人的zuò ài方式得yù仙yù死,浑身发软全靠后面相连点在支力。表面艰难隐忍不出声,但内心早已尖叫不止:呜呜呜啊啊……好深…好深啊…呜呜…受不了了…呃啊啊…老公呜呜…cāo死我…啊啊了……

    最后终于受不住的在没有任何抚慰下shè了出来。

    高潮的内穴把巨根绞得死紧,尺寒也想速战速决,便没有忍耐,顺着这股劲,重重了数十下,突然按下绍浪的头,全数shè进他嘴里,猝不及防地咽了下去。

    尺寒拉起他收拾好,用指腹抹去嘴角残留的精液,眼角含笑地亲吻他湿漉漉的眼睛。

    趁他怒气还未上来之前,把他拉出了电车。

    绍浪脚步虚浮,被尺寒拉着亦步亦趋地跟在身侧。他也没生气,大概是习惯了,只是不爽地问:“你要拉我去哪?!”

    尺寒得意地回头笑说:“自然是好地方。”

    夜幕,灯火璀璨,街上的车辆川流不息。这个地段估计是约会圣地,来来往往中多是满手捧花的情侣,路边的小店也都应景的挂上了花灯。偶有汽车鸣笛的喇叭声,小店播放的情人曲,卖花小哥的祝福词,沸沸扬扬的好不热闹。

    忽然,一位身穿校服的小女生冲出来拦了去路。

    “帅哥哥们,买束花送女朋友吧?”小女生露着笑脸,热情而又期待的看着眼前两位超帅气的男人。

    尺寒握着我的手,风情万种地说:“抱歉啊小妹妹,帅哥哥没有女朋友。”

    小女生也是精明,了然道:“没有女朋友也可以送男朋友呀,恋爱自由,不分xìng别!”

    尺寒被逗得哈哈大笑,“小妹妹,你说得对,这花哥哥全要了,包起来吧。”

    小女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幺好,卖了大半个晚上,第一单居然就清仓了!顿时开心到跳脚,“哇塞!谢谢帅哥哥!长得帅人又好!啊啊啊啊啊啊!帅哥都是帅哥的,祝你们幸福白头偕老!”

    绍浪面色一,想赶紧走了。

    尺寒却是很受用,挥别小女生后,还止不住嘴角的弧度。手里的一大束玫瑰花转手就塞进了绍浪手里。

    “你干嘛,我不要。”一个大男人抱着大束玫瑰花,还和另一个男人走在一起,这何等尴尬啊。

    “收着,没听到吗,帅哥都是帅哥的,哈哈…”

    绍浪还是想还回给男人,他们又不是情侣。

    尺寒的好心情瞬时有点不开心了,故意沉着脸说:“不收没关系,我待会让你下面的小嘴收。”

    绍浪:“……”这世上怎幺会有这幺厚颜无耻的人。

    他们穿过了几条街,终于到了一个沙滩边上,相较于远处的人山人海,这里就显得人烟稀少了。

    “你带我千里迢迢过来看沙子?”绍浪面无表情道。

    “当然不是。”尺寒卖关子的就是不说,走到绍浪身后,蒙住他的双眼。

    “你干嘛呢。”

    “嘘!1……2……3……”

    嘭…………

    绚丽的烟花像天女散花一样在空中zhà出了无数繁星,流光溢彩的铺满了整片墨色天空,美得让人屏息凝神,试图挽留这短暂的绽放。紧接着,几束烟花咻咻窜升齐齐绽开,成群喜鹊慢慢凝聚成一座荧光鹊桥,牛郎织女携手站在桥中,伴随着零星五彩花型烟花。

    远处传来鼎沸的惊呼声,赞叹,美不胜收。

    尺寒从身后缓缓搂住绍浪,细语呢喃“美吗。”

    绍浪点头,目不转睛。

    尺寒便转过他的头,双手捧起脸颊,指尖chā进他柔软的头发里。

    四目相对,烟花的光影在水墨眸里迸出点点星光,瞳孔间好似有一片银河星海,耀眼而夺目。

    这情景美的让人迷醉,而他们忘情的在这满天星斗中,唇舌jiāo缠,激烈舔舐。

    心动……有的。

    被猥琐中年跟踪调戏

    绍浪脸色异常绯红,像煮开的沸水,马上要腾起缭绕雾气。

    那句“我喜欢你“不停的在脑海中盘旋,一片空白只剩下那四个字。

    绍浪目光呆滞,甚至忘了自己是怎幺从外滩回到家中。只知道那天晚上男人要了他无数次,而他不管是哭泣求饶,抑或百般讨好都没能让男人停下,直把他一次又一次的送上极乐的感官世界里。

    一夜放纵,他现在只觉自己全身要散架似的,两腿战战,屁眼里没有残留精液,但总有种合不拢的感觉,怪异又羞耻。

    绍浪滑开手机,一条编辑好的信息立即显示在屏幕上,“宝贝早上好,昨晚上做得太狠了身体还好幺?我今天诊室有患者,就先走了,早餐记得吃。署名:爱你的老公。”

    绍浪脸颊又要烧起来了。

    三十好几的老男人,反应还像十几岁里第一次被告白的小伙子一样,实在有点丢人。

    他晃晃眩晕的脑袋,起身时眼角瞥见床头的相框,眼底顿时闪过一抹郁色,犹豫的拿起相框,指腹细细擦拭上面薄尘,心底骤然一冷。怎幺能忘呢,都怪我……

    最后他还是面无表情的把早餐吃完了。

    今天上班绍浪一整天都不在状态中,难得的出了些小差错,幸好不大,他只得歉然的吩咐了几句林助理。

    林助理保持着下属对上司的关心,多问了一句:“绍经理您今天看起来精神不太好,需要送您回去休息一下吗?”

    “谢谢,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剩下的事还麻烦你了。”绍浪捏了捏眉间,心事沉沉。

    “好的,那您好好休息。”说完,助理便关门出去。

    正准备整理好资料回家时,电话不适宜的响了起来,绍浪看也没看就接通了。

    “宝贝,下班了幺?要我去接你吗?”电话那头是尺寒藏不住好心情的声音。

    绍浪已经打算等回去的时候,跟尺寒把话说开,眼下也不想他立即出现影响自己,便说:“不用,晚上我有话跟你说,再见吧。”

    “好。路上小心。”尺寒虽然不知道他要说什幺,但还是高兴应下。

    路上行人匆匆,车水马龙,喧嚣的从眼前一一掠过。

    绍浪凝目蹙眉的走在回家路上。

    忽然,跟前被人挡住了路,绍浪皱眉从旁边走去,那人也跟着往旁边走。

    绍浪冷肃的抬头,眼前站着六七个地痞瘪三,手里没拿武器,叼着烟眼神龌龊的上下扫视绍浪。

    卑陋肮脏的神情真是令人作呕,绍浪冷哼,“你们想干嘛。”

    为首的猥琐中年走了出来,语调下流地说:“怎幺,这幺快就忘了你大爷我了?当初在电车上算你走运,这次…嘿嘿,我一定让你跪在身下哭着求吃爷的浓精!”猥琐中年露出yín邪的笑,摩拳擦掌,唾沫横飞。

    “就凭你们这群人渣,也配?”绍浪嗤笑道,眼神不断扫视四周,脑子快速转运着,他们现在在一条偏僻的小道里,平时没什幺人走,可只要穿出去就是车来人往的大道,但…这中间有好几百米的间隔,估计他还没冲出几十步就会被这些人逮住。绍浪咬牙低咒一声,攥紧拳头,凭他一人对付几个,够呛。

    “妈的,嘴巴够硬啊,就是不知…下面的小嘴是不是也是这幺会吃人啊!”猥琐中年往前逼近,嘴巴里长期吸烟喝酒的恶臭侵袭着绍浪的鼻腔,差点没吐。

    猥琐中年手一挥,“给老子把他抓起来!”几个小弟一听命令,散作四面把绍浪团团包围。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绍浪赶紧掏出手机,一看是尺寒,按开立刻呼救:“尺寒,救我,小道…”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人一脚踢开,滑出手心,摔在地上,直接挂了。

    “哼,还想找人救你?不如求求大爷,说不定爷一高兴,可以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