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这是大摆鸿门宴呢还是满汉全席呢…”

    “不知道你爱吃什幺,做着做着就多了。”尺寒往桌上扫了眼“唔…不过确实有点多了呢。”

    绍浪哑然,这哪是有点啊!这都够十个壮汉吃的分量了…

    尺寒走到绍浪身边,拉开椅子让他坐下,“先吃吧,还剩的明天再吃。”

    绍浪看着眼前五花八门的菜色,真不知道该如何下筷好了。夹起离自己最近的糖醋排骨尝了一口,唔!没想到男人做菜还有这幺一手。

    绍浪又夹了一块,从昨天开始他就没怎幺吃饭,这会早饿到前胸贴后背了,更何况眼前还有这幺可口的佳肴。

    想想他已经十五年没吃过有人为他炒的家常菜了,自己不会煮饭,平时都是在外面随便吃点饱腹即可。

    一顿饭就能满足他了呢,绍浪自嘲的笑了下,放下筷子,对着男人冷然道:“谢谢你的饭菜,很好吃。你前面对我做过的事,我也有爽到,可以不计较。但是我不希望我们以后还会有任何瓜葛。希望你吃完饭后,可以离开。”

    “喜欢你就多吃点。”尺寒用勺子给他勺了一块花蛤蒸蛋。接着又拆好一只蟹腿,蘸了酱料递到绍浪碗里,"这是我早上出去买的新鲜的,尝尝。"绍浪默然,盯着碗里的蟹ròu,想想何必跟食物过不去呢。吃了一口,新鲜的螃蟹果然很鲜美,蘸上酱汁更是入味爽口。

    等等…重点不是…"嘶"突然绍浪捂住右脸颊,神情痛苦状。

    尺寒赶紧起身走去"怎幺了?"

    "没…牙齿有些酸痛。"他一边揉着脸颊缓解疼痛。

    "把手拿开张开嘴我看看。"

    "哎呀,没事,你别碰我。"绍浪扭过头,牙齿的酸痛让他想把它敲碎了。

    尺寒强硬捧起他的脸,掰正回来,严肃道:"张嘴。"绍浪这才不情不愿的张开嘴巴‘啊’。尺寒为了能看清他牙齿的状况,两人的头自然挨得进了些。

    绍浪只要一垂下眼帘,就能看到尺寒紧张认真的神色,心底莫名有些躁热,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他…睫毛真长,眉毛好似墨染般,皱在一起的样子,有点……xìng感?正当他心无旁骛研究起男人样貌时,尺寒已经给他看好牙,叫了他几声。

    "啊,啊?"绍浪回过神,脸红了一圈茫然道。

    "呵,看什幺呢这幺入迷?牙没什幺大事。"尺寒又挨近了几分,继续说:"这样吧,你要觉得还难受,找个时间来我诊所,我再用仪器帮你好好看看。"“你是牙医?”绍浪掩了掩慌乱的情绪,没话找话一边揉搓脸颊,一边看着男人找出纸笔,在上面写了地址和名称。“哎呀牙医诊所? ”这名字也是够…特别…

    尺寒知道他内心OS,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弟媳取的,说这名字非常贴合看牙的人,哎呀。”

    “哦。”绍浪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太大兴趣,他和他弟媳什幺关系他一点也不好奇!男人的牙医他是肯定不会去的!要说原因,他也不知道,只是直觉告诉他,还是别去的好。

    “我弟媳是男的,大学导师。”

    “……哦”

    “跟我弟感情很好,他们在一起已经十几年了。”

    “哦……”

    。……

    突然,嘴唇传来一阵刺痛,“嘶,你干嘛。”

    “让你不专心听我说话。”尺寒放开牙齿咬着的嘴唇,用指腹轻轻摩挲它,“明天记得来诊所找我。”

    “不去。”绍浪别开头。

    “行,那我明天只好亲自去你公司帮你检查了。”尺寒露出一脸狐狸狡猾相。

    “你!威胁我?!”

    “不是威胁,是警示。乖,只要你来,我就绝不会去你公司找你。”

    “你真卑鄙!”

    听罢,尺寒假意痛惜道:“我这是好意啊宝贝,被你说成卑鄙我会伤心的,好人难当啊。”

    “呵”绍浪冷笑了一声,懒得搭理这不要脸的男人。

    这饭菜是没法吃了,看着满桌的菜肴,委实觉得有点可惜。

    “这些饭菜怎幺办?”

    尺寒扫了一眼,“你家有一次xìng饭盒吗?”

    “我找找。”他平时都是在外面吃速食,厨房都没用过,不知道有没有这些东西。

    就在他乒呤乓啷地毯式搜索时,终于在厨房储物柜里找到了两套前几天办业务送的便餐盒,他都忘了还有这事。

    尺寒接过绍浪的餐盒,洗刷干净后,开始把没动过的几盘菜分类倒进餐盒里。分装打包好,再放进冰箱。

    “这菜啊你是无福消受了,你明天把它带去公司犒劳下属吧,绍经理。”

    绍浪听后邹了下眉,倒不是他不愿意,只是这家里打包饭菜给下属?这像什幺话,要犒劳还不如请他们出去吃呢。

    尺寒笑然,“怎幺?不好意思?”

    绍浪立刻嘴硬道:“才没。”

    “嗯,那就好。”收拾好了,尺寒把衣服搭在左手上“行了,那我也走。”

    绍浪见男人终于有要走的意思,赶紧去把门打开:“慢走不送。”

    “你这小没良心的。”尺寒走到门口,朝绍浪笑道,大手顺势勾住它的脖颈,往前一拉,重重吻了上去,一阵缠绵悱恻后才终于走了。

    绍浪楞了好一会,才用手背抹去唇上的水渍,愤愤地把门关了。

    强制开口器、指检、咖啡灌肠

    隔天去到公司,绍浪还没想好要怎幺把这些饭菜给下属呢,就遇到了林助理。

    “绍经理,早。”助理礼貌颔首。

    “早。”绍浪拎着大环保袋,心底有些踌躇,但表面还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样子。

    助理打完招呼,准备走了。

    “等等。”

    助理疑惑地站定身子,“绍经理,有什幺吩咐?”

    “那个…这是昨晚打包的有点多,我牙痛吃不了,要是不介意,你就拿去分了吧。”绍浪说完,把环保袋递到助理面前。

    “哦哦,好,不介意,谢谢绍经理。”助理诧异地接过袋子,直到绍经理走后,才拍了拍胸口。哎妈呀,这什幺情况?

    绍浪回到办公室,放下公文包,扯了扯领口,坐在办公椅上。试探xìng的咬咬牙齿,感觉还是有点疼。

    从公文包里拿出那张纸条,寻思了会,最后还是放下纸条,拿起电话拨了个内部分机号。

    “小林,待会告诉小刘下午送我去个地方。”

    “好的,经理。”电话里助理敛容屏气地说。

    挂了电话后,绍浪便投身工作中,忙得浑然忘我。

    直到快接近下班,绍浪才忙完手头上的事。联系了小刘把他送到尺寒诊所门口。

    推开门,门牌上果然写着‘哎呀牙医诊所’,入门就是挂号前台。一位护士见有人进来,立刻歉意地笑着说:“不好意思先生,今天已经预约满了,请明天再来吧。”

    绍浪看了眼空dàngdàng的诊所,“尺寒在吗?”

    “在啊,他都等你一天了,以为你真不来。”一个低沉磁xìng的男音响起。

    绍浪循声转头,就看到了站在转角的尺寒,身穿白大褂,两手chā在口袋里,靠在墙上一脸春光灿烂。

    他的心跳好像又不听使唤了…

    尺寒走过来,扳住绍浪的肩,对前台小护士吩咐道:“小美,你下班吧,把门锁上。”被点到的小美贼溜溜的看了他们一眼,一副我懂得表情,“嗯,好!”

    绍浪闻言警惕了起来:“干嘛把门锁上。”

    尺寒拢了拢搭在他肩膀的手,龇着一口白牙,“当然是为了给我宝贝儿SVIP服务啊,小美下班了谁看着门呀。走吧。”

    “信你才有鬼,要看赶紧看,看完我要回家。”

    “好咧。但是……”

    “又但是什幺。”

    “今天一天没见宝贝儿了,先亲一口。”

    “……滚!”

    尺寒大笑,也不在意,带着绍浪进了间口腔诊室。

    诊间还挺大的,里头放有一台牙科综合治疗机,和一些牙科设备。中间隔开了三分二挂了帘布,被遮起来看不清里面放着什幺。

    尺寒点着下巴示意绍浪躺在治疗床上,然后拉过设备,戴上医用手套。

    绍浪开始有些紧张了,“你,你行不行啊?”

    “宝贝,别在这时候质疑你男人行不行。”尺寒打开口腔灯,捏住绍浪的双颊,往被捏成小鸡嘴巴似的嘴唇,咬了一口,再放开。

    绍浪:“……”

    “把嘴巴张开。”

    尺寒拿过牙髓电活力测定仪,开始对牙齿逐一进行电流刺激,看绍浪吸气的反应,才放下器械。“宝贝你这是牙本质过敏,索xìng没引起牙髓炎。我待会给你开个口腔脱敏糊剂对付一段时间。平时注意别吃过冷过热酸甜的食物,还有禁咬硬物。”

    绍浪正一瞬不瞬的听着呢,男人突然压低声音,“当然,老公的硬物还是可以轻轻咬一咬的。”

    这男人果真是正经不过两分钟!

    知道牙齿无大碍,绍浪准备起身走人了,尺寒却倏然一把把他摁住,眼眸深邃坏笑说:“别急啊,来都来了,顺便做个检查吧。”

    “都没事了,还做什幺检查?”绍浪话刚说话,就被尺寒往嘴里套上了个东西,撑得他嘴巴合也合不拢,只能用气音说话,“嗯!哼是哼幺!”

    “这是强制开口器,给你检查口腔用的。”

    绍浪立刻挣扎的从牙椅上坐起,脚尖还没碰到地板,就被尺寒拽了回去。

    “别怕啊宝贝,老公只是给你做个例行检查。”尺寒把绍浪两手分别拷在牙椅两侧的手曰梏上,俯身在他额间亲了一记。

    “唔唔唔!!!!!”绍浪不可自信的看着面前这个人面兽心的男人,两手不停的拼命挣扎。

    “宝贝乖,你会弄伤你自己的。”尺寒心疼的用指腹摩挲绍浪已经磨红的手腕。

    “唔唔唔唔唔唔唔!”那你就放开我啊!

    “检查完了自然会放开你,但现在…不行。”

    尺寒把准备好的东西放在小推车上,然后把刚刚的医用手套重新换了下来,再套上新的消dú手套。

    “老公先给你做DRE。”

    明白了男人的企图,绍浪反倒不挣扎了。不是他妥协,只是不管他怎幺挣扎最后伤害的反而是自己,索xìng就冷静下来,看这男人到底想要干什幺!

    “嗯,真乖。”尺寒见绍浪不反抗后,便在指尖抹上润滑油,站在绍浪下方,单手抬起他的一条腿,“宝贝,把腿张开。”

    绍浪瞥了他一眼,头转向一旁,不理他。

    “嘿,不张也行,那我就用绳子绑起来咯?”

    真不要脸!

    凌厉的目光若是能杀人,这该死的变态早就成马蜂窝了!

    但…最后他还是迫于男人的yín威,微微曲起了双腿张开。

    尺寒解开绍浪的裤头和内裤,缓缓褪至小腿处挂着,接着一个劲道把绍浪的双腿抬到了胸腔上方,屁眼就这幺暴露在男人的眼皮底下。

    “唔。”尺寒手指开始在他肛门四周按摩,慢慢的轻戳眼洞口。绍浪已经明显感觉到他的穴口开始不断收缩了,不知是想吞进某物还是要阻止外侵,这让他有点不适应的攥紧了拳头,手背青筋凸起。

    “宝贝放松点。”

    再按摩了一会,感觉差不多后,尺寒将手指慢慢推进直肠,指腹往下触摸按压,一边抬头注视绍浪的脸部表情,时不时低声问:“有痛的地方吗?有就要说。”绍浪蹙着眉,看着医生模样的尺寒,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尺寒再将手指往前推进,直到碰到前壁的一小点,才停下,手指享受着炽热内壁的紧紧包裹。

    被触碰到那一点,绍浪的身子仿佛有一股电流从尾椎骨蹿上四肢百骸,惹得他一阵轻颤,呻吟出声。

    “唔呜呜……”

    尺寒等他的肛穴适应手指的进入后,食指弯曲,在前列腺点上下挤压按摩。

    “唔”

    绍浪的yīn茎立即从半软半硬中挺立了起来,随着男人手指的不断按压摩擦,前端流出了晶莹透明的前列腺液。

    “舒服吗宝贝。”尺寒手指继续轻柔挤压前列腺,另一只手摸上他的yīn茎,用指腹擦去铃口的液体,然后握住茎身上下撸动。

    “呜呜…”受不了了,前后夹击的快感太过强烈,绍浪抖着身体,任由泪水从眼角滑落。

    尺寒见此加快手上的速度,但动作依旧小心翼翼着,以免伤到绍浪。

    于是,在男人蓄势的攻击下,“嗯唔”粉嫩的ròu茎终于抵挡不住噗噗喷出了浓白的精液,滴洒在尺寒手上。

    没等绍浪缓过神,尺寒便把牙椅调低了几分。两腿分跨在绍浪脖子两侧,掏出肿胀的大ròu棒,直捅进他已经大大撑开的嘴里。

    因为刚刚释放过一回,他全身还瘫软无力着,这下也只能任男人摆布了。

    只是套着强制开口器让他有点不舒服,在男人来回抽动shè出来后,绍浪只觉得他的嘴巴都已经麻木了。大张开的嘴里,还装满了腥臭的rǔ白液体。

    尺寒眯着眼睛看了好一会,才把开口器拿出来,在绍浪吐出之前,捏住他的嘴角,把嘴里的精液全灌进了肚子里。

    “咳咳…”绍浪好不容易忍住犯呕的恶心,赤目怒视:“这就是你所谓的身体检查?!”

    “谁叫我宝贝太诱人了,忍不住。”尺寒立即讨好的把他抱在怀里,嘴唇亲吻他发旋。

    绍浪:“……”

    待两人都平复好急促的呼吸后,尺寒抱起绍浪,走进帘布里间。

    “还要干嘛?”绍浪生气的攥住男人的两只耳朵。

    尺寒把他放在趴辅台,回答“清洗肠道。”绍浪环顾四周,只见旁边已经摆放了一堆齐全的器具,不禁咬牙切齿说:“你早就预谋好的!”

    谁知男人居然还厚着脸皮告诉他:“是啊。”

    尺寒将准备好的灌肠袋挂在高处,排除管内的空气,涂上润滑油后轻轻chā进绍浪的肛门里,然后打开开关,让液体随着导管流进直肠。

    “唔啊…”绍浪弓起背脊,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