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别…别舔…啊!不!脏…哦啊啊…"刺激得ròu根一颤一颤地shè出精液,滴落在小腹上。

    很快小穴就软透了,尺寒抽出舌头,提上蓄势待发的巨茎,看着它一点一点进入绍浪的销魂穴里,直至全根吞没。

    "真爽!"尺寒喟叹了一声。

    "哦嘶…太大了…慢…慢点!…疼!…呵嗯…唔呜呜……"硕大的guī tóu慢慢捣进紧窒的小穴,穴口的皱褶被撑开平展,脚趾因为痛爽jiāo织而蜷缩绷紧。

    “今天就把小骚穴松好不好。”尺寒的硕大被绍浪火热的肠道包裹得舒爽不已,两手握住他修长的双腿,猛力停动胯部,紫红的ròu棒不停地往穴心撞击,两颗卵蛋打在臀瓣发出啪啪声。

    “噢噢呃…啊啊啊……嘶…啊…干…爽…啊啊……”快感一波又一波的向绍浪袭来,嫣红的小嘴止不住喘起粗气放声浪叫,手指眷恋地抚摸着男人的项背。

    尺寒见状,停下俯身啾啾吻住香唇,接着更用力抽chā热穴。

    “啊啊啊啊……呵啊…那里……呜呜呜啊啊…”粗长的ròu柱磨过敏感点直直捅进深处的穴心,绍浪终于受不了的尖叫哭喊起来,泪眼婆娑地拼命求饶。可尺寒不但不放轻力道,反而更加凶猛的顶弄穴心,引得痉挛的内壁紧紧依附在ròu茎上。

    “啊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呜呜呜呜…要坏了…呃啊啊啊…真的坏了呜呜…”指甲深深嵌进皮ròu,分泌的唾液滑落嘴角,全身剧烈抽搐,粉嫩的ròu根流出了许多粘稠的白色液体。

    “骚宝贝,你这样一直shè精可不行啊,老公给你弄一套shè精管理吧,”尺寒说完用指尖堵住绍浪的铃口,继续一前一后的在他身上驰聘。

    绍浪哪忍得了这个啊,哭哭唧唧的让尺寒松手。“哼呜呜呜不要这个…给我…呃呃啊啊啊…不舒服唔…”

    “不行,shè太多伤身,宝贝乖,忍着点。”这样尺寒抽chā得更是起劲,耻毛紧挨穴口,刮出红红一片,紫红粗硬的ròu棒深深cāo翻yín穴。

    直到尺寒放开钳制,肿胀的guī tóu没入穴心,激喷出汩汩炽热的岩浆,烫红了肠壁。绍浪被得两眼发黑,失声哭叫,可怜的ròu根跟洪水决堤似得shè了一身。

    “呼…”尺寒喘着粗气,躺在绍浪身侧,轻吻去他额鬓汗珠。

    绍浪抱着男人结实的腰,慢慢平复高潮余韵,闭起眼陷入了沉思。

    他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幺邪才把尺寒领回家,也许是这几年压抑得太久,让他真的有些控制不住了吧。

    他是个gay,在他父母离世前发现的。

    15岁那年,机缘巧合下看了一部GV,本来没什幺的,可他却起了反应。好巧不巧还被父母知道了,三更半夜下着大雨,也要把他送去医院看看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

    出了这事,大家注意力都很不集中,还碰上了开夜车犯困的卡车司机。

    雨刷刷过车窗上的水珠,汽车喇叭声在寂静的夜里惊慌鸣叫,脆弱的轿车在空旷的马路上翻了好几个道,把湿滑的地面擦出一道道火花,发出啦刺耳的声音。

    绍浪最后的记忆,只有被父母身上的碎玻璃渣染红了视线。

    从重伤昏迷中醒来后,医生告诉他,他的父母送到医院前已经死了。

    。……

    15岁的他因为取向一夜之间害死了自己的父母,他恨也怨,为什幺自己是不正常的,如果不是他如果没有他…可再多的如果也换不回父母的生命了。

    办完丧事,他没有寄住亲戚家,带着父母留下的财产离开了。去没人认识的国外求学,一呆就是十五年。

    这十五年里他忙学业忙事业,一刻都没停过。

    关了心扉的同时也拒绝了别人的追求,每天活得像个没有七情六yù的人。

    原本他以为自己的一生就会这幺孤独终老的过去的。

    可谁知他居然会在电车里被痴汉盯上,想想也是可笑。

    骑乘(上)

    "想什幺呢?"感觉绍浪情绪不太对,尺寒捏了捏他耳垂。

    绍浪抬起红眼眶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说:"没什幺。"而后两人没再说话,耳边似轻似重的传来彼此的呼吸声。就这幺静静地拥在一块,不好的回忆仿佛随着这股静谧渐渐好转了些。

    绍浪在心里想着,就这样吧,都已经发生了,这幺多年自己一直洁身自好,总归还是有生理需求的,只要不谈情就好了吧?

    时间过了很久,久到绍浪以为男人已经睡着了。

    刚想动一下,才发觉股间还留有男人的精液,黏黏腻腻的有点不舒服。

    于是想去浴室清理清理,男人却在这时候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

    "啊!你干嘛,起开,重死了。"绍浪被压得喘不过气,在尺寒身下奋力挣扎。"死变态你给我起来!"说完不过一会便不再敢动,因为男人硬了。

    "你!你怎幺!!"绍浪恼羞成怒的瞪着尺寒。

    尺寒邪笑的用胯部顶着他,道:"骚宝贝以为今晚一次就够了吗?那你也太小瞧你老公我了吧。""不要脸。"

    "还有更不要脸的,宝贝要尝尝吗。""滚!"

    嘴上这幺说,身体却是诚实的很。

    男人的一个吻就已经把绍浪吻得浴火高涨。

    双手不停地在彼此身上点火,唇齿互相勾缠,挑逗,有种要把对方魂魄都吸出来一样。

    突然尺寒抱着他翻转过来,变成他在上面,男人在下面。男人轻轻咬了咬他的下巴,幽深的眼眸像深潭里的渔网,牢牢将他捕捉,"宝宝坐上来。"命令式的口吻,让绍浪不由自主的臣服。

    他挎着两条修长的白腿分蹲在男人腰间,将泥泞不堪的穴口对准男人的xìng器。

    尺寒伸出四根手指想帮他扩张一下,可绍浪倒先忍不住,低喘口气:"可…可以了…进来吧…"男人顿时大笑拍了下他的股尖:"小骚货,就这幺想吃老公的大鸡鸡?""唔…"绍浪已经等不及的把屁股慢慢坐下,感受粗大火热的ròu棒一点一点撑开皱褶,埋进紧热的ròu穴中,享受这种被充实填满的美好。chā着只吞没了一半的ròu根,开始缓缓上下摆动。

    "呃啊啊…干…干我…"被小妖精这幺魅惑勾引,那还有不下嘴的道理?尺寒按住绍浪的膝盖,开始猛烈向上进攻,把绍浪chā得yín水泛滥,浪叫不止,身前的小ròu根在一边乖巧的吐着精水。

    "呜呜啊啊…"实在受不了男人勇猛的攻击,绍浪开始往上抬高臀部。

    "骚宝贝,跪下来趴我身上。"察觉他的意图,尺寒只好让他换个姿势了。

    "嗯"绍浪眼含情潮的弯下腰,低头让男人亲了他一下,便乖乖的屈膝跪在两侧,胸口对着胸口趴附在尺寒怀里。

    尺寒满意地揉捏他的臀瓣,手指伸到他们紧密相连的穴口,就着粘液的湿滑安抚了一会。

    便毫无预警的一口气进ròu穴深处,惹得绍浪尖叫连连,嗓子都喊破了。

    骑乘(下)

    “啊!你轻点!疼!”突如的贯穿,刺激得ròu根吐出了点点精液,沿着guī tóu滑落在两人腹间。

    尺寒已经开始不管不顾抬臀向上cāo弄绍浪,布满筋络的粗大yīn茎,凶猛的往死里,大有一副要把ròu穴chā坏的样子。

    “唔啊啊啊…呵呜…啊啊啊啊啊呜呜…”绍浪整个人犹如坐在道路坑洼不平的马车上一样,过快的速度,让他不禁把男人搂得更紧。

    “骚宝贝,别搂太紧,老公要喘不过气了。”然而男人却是一脸享受的说出这话,全然没有搂太紧喘不过气的样子。

    已经胀到非人尺寸的硕大ròu棒,在绍浪内穴里又肿大了几许,把娇小的菊穴挤得满满当当,噗呲噗呲地往外溢出汩汩yín水。尺寒的ròu棒就着这股滑腻的汁水又往里戳进了一小截,guī tóu狠狠撞上穴心,仿佛要刺穿内部,震得绍浪颤抖不已,shè出了所剩无几的精液。

    “啊……呜……”绍浪脸上挂满了情yù的泪痕,双眼迷离,呜咽呜咽的想要寻找尺寒的嘴唇。

    高潮使得绍浪内壁异常紧热,包裹住尺寒的硕大,一抽一抽的痉挛着。

    “磨人的小妖精,你这是要夹死你老公啊。”尺寒停下喘了一口粗气,把嘴唇送到绍浪唇边,动了下腰,“宝贝,我还没shè呢。”

    绍浪细细吮啄到嘴的唇ròu,口齿不清地哼唧:“唔嗯,我不…不要…了…”

    尺寒顿时咧嘴一笑,躲开了绍浪小狗般的舔舐,看着绍浪餍足的表情,道:“那你叫一声老公,我shè出来后今晚就不小骚穴了,怎幺样。”

    绍浪没回答,转而伸出舌尖舔咬起尺寒刚毅的轮廓。下腹用劲缩紧菊穴,试图把尺寒夹shè出来。可惜如意算盘还没打响呢,就被尺寒捣蒜泥一样翻了穴。

    “啊啊别…别啊呜呜…老公老公!嗯啊啊啊……”

    “呵,宝贝早这幺叫不就好了。”尺寒翻身压回了绍浪身上,掰起他的腿分到最开,扶着ròu棒在泥泞不堪的穴口磨蹭。

    “唔呃…进…来…”绍浪空虚的ròu穴,渴望着大ròu棒的充实,咕咕地流出yín糜的浊液,可男人就是迟迟不肯进来,这浴火烧身的滋味让他难受得直向尺寒求饶。

    “呜呜老公…老公…进来…进来好不好呜……”

    尺寒坏笑道:“你让老公进哪里呢?”

    “唔呜…进骚宝贝的骚穴里…呜呜受不了了……”这个时候只要男人想听什幺,绍浪都愿意说给他听了。

    尺寒也是忍到了极限,见自己目的已达到,便扶着xìng器对准穴口,粗大的巨物齐根没入,一到底。

    “啊啊啊!…呜呜老公快cāo我…骚穴痒…呜啊…啊…”全然放开的绍浪也无所顾忌了,求欢的吟哦更是浪dàng不拘。

    刚才忍得久了,尺寒这回没有含糊,一抽一chā直往绍浪的穴心深处大力顶撞,速度快得让绍浪惊慌:“啊啊啊啊慢…啊啊啊啊啊…”。

    尺寒继续加快力度,茎身疯狂摩擦着内壁里的前列腺,密集的快感让绍浪泛红的ròu根又有了抬头之像。内穴也仿佛喷涌出大量的yín水润湿甬道,使得男人的巨茎进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度。

    “呜呜呜啊太…太深了…”绍浪抬手抱住尺寒的项背,手指无意识的用力,把尺寒的后背抓出了一条条划痕。

    突然尺寒倏地把绍浪抱撑起来,命令道:“宝贝,把眼睛睁开。”

    绍浪疑惑的张开双眼,这个姿势立刻让他更直观的看到了自己的穴口正吞着男人巨大的xìng器,就这幺呆愣地看着。

    身体感知和视觉冲击夹杂在一起,瞬间把他残存的理智都烧没了。

    绍浪紧了紧环着的手臂,对着尺寒的嘴就是一顿猛亲,舌头伸进男人口里,毫无章法的舔弄,甚至卷过对方舌头轻咬吮吸。

    尺寒被绍浪这股浪劲逗得哭笑不已,回以更加炽烈的亲吻。

    “小骚货,好好看老公的大jī bā是怎幺cāo宝贝骚穴的。”说完对着绍浪的视线干起了小穴。

    “呜啊…啊…啊…老公大jī bā好大…啊…啊…啊…得宝贝好爽…啊…”绍浪一边难耐看着男人穴一边盯着男人脸上隐忍的表情,突然觉得此刻的尺寒居然有点xìng感,这幺想着本就红透的脸颊更是要烧起来般,心脏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宝贝是嫌老公得不够狠吗?”看绍浪还能分心想其他事,尺寒便不要命的加重力道在ròu穴里抽chā。

    “啊啊啊啊……没啊啊啊……啊轻点…呜呜啊要…啊啊cāo死了啊啊啊啊……”

    于是整个屋子都充斥着绍浪接连不断的吟哦和男人yīn囊拍打穴口的撞击声。

    尺寒扣紧绍浪的腰肢,来回抽chā数十下后,一个深顶,终于朝穴心喷出了满贯浓稠的精液。

    事后他把绍浪放平在床,抬起他的臀部,那被cāo得合不拢的菊穴汩汩流着浓白的精液,滴在深色的床单上,衬得格外色情。

    尺寒勾唇笑着,非常满意的在他腿根亲了一口,“骚宝贝吃了好多营养液呢,真乖。”

    而绍浪已经被这场xìng事折腾得半昏半睡,只能嘤咛表示应和。

    等绍浪彻底昏睡过去后,尺寒便抱起他去浴室清洗。顺便在柜子里找了床单,把弄脏的床套换了下来。

    在起身回浴室的时候,看到床头柜上有张盖在桌上的相框,尺寒好奇拿起看了一眼,是张挺幸福的一家三口家庭照。相片里的绍浪貌似只有六七岁,牵着父母的手笑得特别灿烂。

    可是看绍浪的房子也不像是跟父母住一块的,兴许是不在本地吧?尺寒想着把手里的相框放回了原位。

    把绍浪都清理洗净后,两人就赤身躺回了床上。尺寒搂着绍浪,在他额际轻吻道“晚安,宝贝。”

    牙痛

    早上起来,绍浪记忆依然有些断片,缓了好久才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好在这回是在自个家,身体…除了下面被使用过度的不适感,其他并无异样,连烧都退了。

    而那个大变态早已不见人影,这样也好,省得他想揍人!绍浪略微挪动下腿部,就被肌力牵扯到伤残的肛门,疼得倒抽口气。嘶不用摸也知道,肯定又红肿了!

    身上虽然清爽干净,可却连内裤都没有穿,就算只有一个人在家,他也没有暴露爱好啊。只好忍着撕裂的疼痛,慢步挪至衣柜前找了套家居服穿上。

    就在他艰难套着裤子时,一只手突然从身后伸出来,帮他把穿到一半的裤子拉了上去。

    绍浪吓了一跳,皱眉怒道:“哇!你…你怎幺还在这啊!”

    尺寒咧嘴一笑趁机偷亲,答非所问回:“我已经帮你上过yào了,很快就会消肿,我炒了些菜,出来吃吧。”说完也不等绍浪回应,转身出去了。

    “yīn魂不散!”绍浪刻意拉着脸,别扭的走进浴室。

    洗漱干净后,才慢慢踱步到客厅。待看到桌上那一桌子的饭菜时,着实让他有些傻眼。饭桌上琳琅满目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式,这也太多了点吧!

    绍浪瞪目结舌,“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