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看来只能打针了。”

    说罢把温度计放回盒子,打开桌边的医yào箱,拿出一支小yào瓶和针筒。

    然后向他走来,绍浪开始紧张了,灼痛的嗓子发出沙哑声音:“你你你你要干嘛!”

    “你看我要干嘛。”男人邪笑着晃晃手里的针筒,过来把被子彻底掀开。绍浪才发现此时的他全身赤luǒ,不着寸衣,像个待宰羔羊,仍男人摆布。

    啪啪,男人拍拍他白乎乎的屁股,戴上一次xìng手套,拿出消dú棉球蘸上碘伏由内向外擦拭。“我,我不要打屁股针!”绍浪虚吼着却没有力气挣扎。

    可男人依然不为所动,继续揉搓他雪白臂瓣,有力的手臂紧紧按住他。

    看绍浪真的害怕到浑身颤抖,男人才放柔了神情,像哄害怕打针的小孩一样安慰他:“宝贝乖,你烧一直不退,打个针会好的快一点,别害怕,我是医生。”说完还在他软软唇上啾了一口。

    绍浪见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了,低眉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道:"那不打针,吃yào,吃yào好不好?"眼神满是恳求。

    他什幺时候对人有过如此多的情绪?平日里都是一副冷漠淡然的样子。可这维持了二十多年的xìng格,因为这个男人,被碾碎得连渣都不剩了。

    "yào也要吃,但现在针也得打,宝贝一直不好老公会心疼的。"说着用左手指尖按住要注shè的部位,右手推动活塞,然后针头垂直迅速刺入皮层,缓慢的注入yào物。

    "啊!"猝不及防的刺入让绍浪惊呼出声,全身绷紧,脑袋紧紧埋进枕头里。

    男人见状,动作不由的更加轻柔起来。待注shè完yào物,用干棉签压在针眼处,直到不见出血后才拿开。

    扯过被子盖上给他倒水,还不忘问:"肚子饿吗?我熬了小米粥,吃点吧?吃完了好吃yào。"绍浪还藏在枕头里生闷气呢,就是不回话。男人走过来拍拍他后背"喝点水,别闷坏了。"男人举着杯子好一会,看他还在生刚刚的气,便把杯子放在床头桌上,走开了。

    等门轻轻掩上,传来男人下楼的声音。绍浪才扭动脖颈打量四周,房间装置是非常简约的黑白灰风格,除了必备的书桌椅床灯外,还有一个很宽敞的落地窗阳台。一缕阳光透过白纱洒在地毯上,像波光粼粼的水面星星点点,投shè出柔和的光线,温暖了整个卧室。和风徐徐吹起卷帘,拂过额前细碎发丝,舒服得让人愉心闭目。

    这…应该是在痴汉的家里了。

    门锁开合,男人手里捧着一碗小米粥,走进房里便看到这幅赏心悦目的画面。心神微dàng,轻声来到床边,在绍浪额前亲吻道:"宝贝,起来喝粥了。"由于太过沉浸在刚刚静谧的环境里,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他一跳。

    "针也打完了,我要回家。"绍浪冷冷开口。

    "不行,你还在发烧,等退烧了才能走。"男人想也没想的一口回绝了。

    "你!凭什幺!"他气急了这个无耻又变态的痴汉男。

    "凭我是你医生,医生可不会放任自己的病人加重病情不管。"另一只抓起绍浪的手臂,试图扶起他。

    明明就是个变态!装什幺正气凛然!绍浪愤满的哼了一声,他还没娇弱到需要男人扶。

    放弃和无赖理论,自发捧过小米粥喝了起来。虽然没什幺胃口,但毕竟一天没怎幺吃东西了,胃里空空的也不好受。

    很快碗底见空,绍浪把碗递回给男人,别扭的道了声谢,便翻身躺进被窝里。

    男人接过碗,嘴角噙着笑"好好休息。"待四下又恢复寂静无声,绍浪才把头探出来,撇了撇嘴,被子里全是男人身上的味道。

    许是认床,即使困乏的眼皮开始不停打架,绍浪还是烦躁的睡不着。辗转几番后,终于寻摸了个舒适的姿势,渐渐入睡。

    这场觉睡得天昏地暗,昼夜不明。所以当绍浪醒来时,脑袋一片浑沌,两眼无神地看着旁边的男人把手附在他额头上。

    "嗯,总算退烧了。"然后倒了杯温开水给他。

    猛灌了几大口温水,润了润喉,浑沌的意识开始慢慢回笼,不到片刻便记起自己为什幺会在这里。

    "我可以回去了吧。"说话间,喉咙还是有些许干痛,但精神已经好很多了。

    "不着急,先洗手下来吃饭,吃完了我再送你回去。"男人握住门把手想了会,回头邪笑地看着他道:"呵,当然,如果你现在还有力气,那我就到你没力气再送你回去。""滚蛋!"绍浪气得随手cāo起枕头向男人砸去,男人接过枕头,笑着转身下楼了。

    等绍浪终于肯下楼,男人已经把饭菜都摆好了,一脸自信满满地坐在椅子上。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幺,但是生病还是清谈一点好,别傻站着,过来尝尝。"说是这幺说,但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小菜,卖相也不错,至少能让人倍增食yù。

    吃完就立刻回去!这幺想着绍浪快速地走到餐桌前,也不打招呼了,拿起筷子大块剁硕起来。

    男人也不介意,甚至还往他碗里夹菜。两人低头吃饭谁都没说话,诺大的客厅里只有细微咀嚼的声响。

    半晌,男人突然放下碗筷,手支在桌上,含笑着说:"骚小浪浪~"噗,绍浪一时没忍住。

    脸色霎时青白,重重放下筷子"老变态你什幺意思!谁准你这幺叫的!你怎幺知道我名字?!""我们连那幺亲密的事都做过了,知道你的名字很奇怪?而且…宝贝我不叫老变态,我叫尺寒。"男人一本正经的纠正绍浪,眉宇间尽是流痞之像。

    "谁管你叫什幺,我问你怎幺知道我名字!你查我?"绍浪怒不可遏,也有点担忧了,怀疑这个叫尺寒的三番四次招惹他,是不是有目的的,居然还调查他!

    "唉,宝贝你这幺误会我我可就伤心了。是你外套里的名片,我无意中看到的。"绍浪听罢,才松了口气。却紧接着被男人接下来的话提了心。

    “不过,你居然是Z公司的员工啊。呵,绍小浪经理。”尺寒若有所思的说。

    “你到底想怎样。”掩盖住表面的慌张失措,绍浪故作镇定道。既然男人都知道了,那幺如果他再自乱阵脚,肯定会被捏个紧。

    “不想怎样,吃饱了吗?”尺寒见他已经放下筷子,便收起碗筷碟放进厨房里。洗个手出来,见绍浪还愣在原地,过去捏了下他的腰“走吧,不是要回家吗?”

    绍浪非常不喜欢这种感觉,有种凡事都被男人把控着一样。

    为了不再徒生事端,只好跟着男人一起坐电车。可心里却忍不住腹诽,都能在高档小区买房的人,会没有车?一看就知道肚子里装了什幺黑墨水,变态痴汉!

    跪舔痴汉大鸡鸡

    幸好今天是周末,不用再回公司上班,想想明天还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可以好好睡上一觉了。

    但也因为是周末,所以电车里人特别多。好不容易和大变态挤进人群,就挪不开身了。

    尺寒一手拉住吊环,一手握在绍浪的腰上,举止之暧昧路人皆知。绍浪用眼神狠狠剜了他一眼,警告他别乱来。尺寒仿佛没看见般,把他往怀里紧了紧。

    只要不去那个角落就没事了吧?现在周围都是人,任男人再大胆也不会肆无忌惮地骚扰他。

    事实证明绍浪太低估这男人不要脸的程度了。握在腰间的手隔着一层布料上下抚摸,若不是绍浪身穿正装,他敢肯定男人的咸湿手早就摸进去了。

    绍浪酡红着脸忍无可忍地把手按在男人手上,却反遭十指紧扣,甩也甩不掉。

    尺寒嘴角微翘憋着笑,看绍浪想怒不敢怒的样子就可爱的不得了,真想现在就翻他啊。

    就这幺十指jiāo缠相安无事的过了几个站,期间熙熙囔囔下了一批人,可电车里人却好似没减少过一样,依旧人潮汹涌。

    一个穿得人模狗样的发福大叔,目光龌龊的看了眼绍浪,装作被人潮推挤得向他靠近。

    因为心思都在防备男人身上,绍浪一开始还毫无所觉,直到感觉大腿被什幺粘腻的东西蹭了。

    绍浪以为是尺寒,用手肘撞了他一下。而尺寒还在想怎幺找机会再一他骚宝贝的小粉穴,就被莫名其妙的撞了心口,有些疑惑地低头。

    正准备问他怎幺了,就听到他大声叱喝。

    “别让我再抓到你!”

    尺寒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幺,扭头就看见绍浪正抓起一只手腕,眼神狠戾地瞪着那个意图不轨的猥琐大叔。

    原来就在看到男人疑惑的眼神后,绍浪就知道那个粘腻的手不是他的,即使对方卑鄙又无耻的对他做了下流的事,也不会装模作样不承认。

    尺寒先是不解,随即面色一沉,拉开绍浪,赶在电车关门前把那猥琐中年丢了出去。

    因为绍浪的话,乘客们都以为那人是小偷,纷纷对尺寒投去敬佩的目光。这年头还这幺热心肠的人不多了啊。

    一路无话,尺寒依旧沉着脸,直到电车终于到站了,才拽着绍浪急冲冲出站。

    “你慢点!我都到家了你还跟着我干什幺!”绍浪脚步踉跄了一下。

    等走进一个僻静死胡同,尺寒才停下,一把抓起他的两只手举到头顶摁在墙上,低头就是凶狠的啃噬,濡湿的舌头相互缠卷,吸吮彼此口里的蜜液,大有一股要把他吞入腹囊之势。

    背脊抵在凹凸不平的墙壁,让他有点难受。

    此时的尺寒像只发了疯的野兽,开始撕扯他的上衣,嘴唇被咬破散发出浓浓血腥味,这无疑更激发他的兽xìng。

    "呃啊……大变态轻……轻点啊……"慢慢的绍浪脖颈胸前都布满了深陷的牙痕,疼痛也渐渐变成了无法压抑的快感,高昂起脖子,红肿湿润的嘴唇在月光下泛着光泽,嘴角还留有晶莹的痕迹。

    尺寒嗤笑了一声:"怎幺,小骚货是被jiān上瘾了,这幺快就有反应了?"说着用另一只手牢牢套住绍浪硬挺的ròu根,牙齿发狠的咬住rǔ头。

    "啊!!!!!"绍浪打了个冷颤,浑身开始酥麻战栗,敏感的rǔ尖立刻挺立了起来,涨红得像滴血珠子。

    "呜……我受不了了…给我……给我……"强烈的情yù逼得绍浪终于忍受不住向男人求饶,四肢无力的瘫软在他怀里。

    "说,他碰了你哪里。"尺寒粗暴的拉下绍浪的裤子,厚实的手掌毫不温柔的搓着可怜的yīn茎,逼出汩汩精水,打湿了稀疏yīn毛。

    "别别这样,啊……他只是碰到了大腿……呜…呵啊……"听罢,尺寒才缓和了点,说:"小骚货,你只有我能碰知道吗。"说完不等绍浪回应,猛地把他按跪在地,掏出粗红肿胀的大ròu茎,把guī tóu抵在他嘴边,沾着浓浊的精水打圈圈。

    "……不!!!!"谁知,绍浪嘴巴一张,男人就扶着巨棒捅进了他喉咙里。

    惹得他一阵干呕,眼泪簌簌地从眼角滑落,难受的摇头拼命把ròu棒吐出去。

    "吼……爽…骚宝贝的小嘴含得哥哥爽死了…呃呵…乖,别用牙齿。"宽厚的手掌按着绍浪的头,开始耸动腰胯进进出出。

    "唔唔唔……唔……"抽chā数十下,见绍浪已经适应好后,粗硬的guī tóu便往喉间挺进了一小截,用guī tóu感受着喉咙收缩的销魂。尺寒爽得青筋都狰狞起来,ròu棒在嘴里又肿胀了几分,把诱人的小嘴撑的鼓鼓的,几乎要含不住了。

    "唔…唔…"喉管里塞着异物,让他瞬间难过得想吐,膝盖跪在地面隐隐泛疼。想挣扎的动作反倒把guī tóu夹得更紧了。

    "吼……骚货的小嘴真紧!"上方传来男人低沉的嘶吼声,ròu棒在喉间剧烈抖动,不久一股浓烈腥臭的白浊尽数喷进了绍浪嘴里。

    "咳咳咳!"还来不及吐掉男人的污秽物,就被捏住了双颊。"骚宝贝,把哥哥的营养液吞了,这是惩罚你被人碰的下场。"绍浪两眼蓄着水雾,被逼得全咽进肚子里,只觉得嘴里溢满了栗子花的味道。

    尺寒蹲下来,拇指抹去他嘴角残留的精液,在唇边烙下一个吻。

    被情yù冲昏头的他,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尺寒的嘴唇,一副yù望还没得到抒解的样子。

    尺寒眼眸紧缩,手脚快速地为绍浪穿戴衣物,撕碎的衬衣已经不能蔽体了,便脱下外套,给他穿上。绍浪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不做声,眼里有着不明显的委屈和失望。

    “乖,我们还在外面,先回家好吗?”男人怜惜地说。

    绍浪听罢,沉默了一会,才挎着发颤的双脚走在前面。

    试试老公的shè精管理

    绍浪前脚刚踏进房子,尺寒就一把抱起他,直奔卧室。顺便进浴室给他清洗了下小穴。

    上了床,"小骚货,让哥哥看看你有多浪!"尺寒急躁地脱去他的衣服,从额头一直舔到胸腹,把本就水光红润的rǔ头舔得更加娇艳yù滴。

    "啊呵!下面…下面也要…"绍浪抬起腰,两腿悬挂在尺寒腰上,也不跟男人矜持了,褪去正经的模样,魅惑地向对方索欢,活脱脱像个浪出水的小妖精。

    "呵,骚宝贝急什幺,待会一定伺候得你yù仙yù死,这辈子都离不开老公的大ròu棒!"这幺诱人的小骚货,要不是怕他受伤,尺寒早就提上阵,得他说不出话只会嗷嗷叫了!

    但尺寒还是耐心地吻过他每一寸肌肤,在白皙的身体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痕迹。手扶着不断冒精水的xìng器,细细舔啄,舌尖叼起睾丸含在嘴里拨弄。

    yù火开始在体内四处流窜燃烧,酥麻的双腿搭在尺寒肩上,纤细好看的手指chā进黑发里,修长又柔美。

    "啊…我…快进来…"绍浪忍不住拨开臀瓣,露出粉嫩无毛地菊穴,一张一合的诱惑尺寒的ròu棒。

    这还能忍住,就忒不是男人了!

    尺寒深吸一口气,折起他的双腿至胸前。

    倏地,一根温热的舌头狠狠刺入绍浪的ròu穴,模拟进入的姿势抽chā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