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哎”男人用手拭去他脸上的泪痕,舌尖舔在颊骨边,嘴唇色情啄吸。一路滑下胸膛,拧着艳红坚挺的rǔ头,食指尖点在rǔ尖上按着打转。“啊呼~右边…右边也要嗯唔~…”绍浪挺起胸膛,男人听话的转捏右rǔ尖。另一只手往下抓起骚滴水的粉ròu棒,用拇指粗粗摩擦guī tóu,不到一会绍浪就喘着急促的呼吸shè出了第二精。

    卡在穴口的大ròu棒跟着绍浪shè出的精液,迅猛进因高潮紧缩的甬道,捅进已被开的最深处,内部浊液被大ròu棒挤了些出来,在穴口发出噗嗤噗嗤地响声。男人不顾绍浪高潮余韵未退,狠了百来下,撩起绍浪的衬衣让他咬住,双手用力扣紧结实的窄腰,把还在肿大的大jī bā顶在ròu穴最深处,低吼着狠狠咬住绍浪白暂的香肩,肿胀的guī tóu喷shè出岩浆般滚烫的精液,灌洒在骚点上,把ròu穴塞了个大满贯。绍浪已经shè不出东西的ròu根,嚅嚅地从铃口流出些许稀释的液体。

    “唔~~~”灭顶的高潮迷乱了神智,眼泪涌流不止,浑身抽搐痉挛,颤抖的失神了许久。

    精液全shè进了骚穴里

    男人将额头轻轻抵在绍浪后脑勺上,还处于半硬的ròu棒在热穴里缓缓摩擦。

    绍浪觉得身体都要散架了,微醺着泪眼,声音哽咽道:“呜呃~出…出去。”不能再了,再就要松了呜…

    男人不理继续在绍浪耳边厮磨,唇舌在脸边颈部恋恋不舍地舔吻,绍浪侧着脖子舒服得闭眼享受着。

    “呵,别人是拔无情,小骚货是用无情啊,你要为夫出来,可问过小骚穴了?“说着往穴心狠狠一顶。”啊~嗯呜“粗长的巨把绍浪胃都要顶出去了,过电般酥麻了全身。

    如男人所说,被熟的媚ròu还紧紧缠着他布满青筋的大ròu棒上,要不够似的狠命吸附。

    不过半会,男人的巨根在骚穴里完全肿胀了起来,栓动着腰一抽一chā的顶弄,带着绍浪一起沉浸在新一轮yù海里,随波翻浪。

    等男人第二次shè出来后,绍浪已经累的连一根手指都抬不动了。不再说话,任由男人拿出手帕擦拭满是精液yín水的菊穴。

    “滴~”“终点站九号站到了,九号站到了,请乘客携带好随身物品…”

    回过神来后,他已经出了电车,茫茫人海早已没了男人的身影。在身上扫一了眼,衣衫裤子都被男人一丝不苟的收拾整齐了。

    若不是后穴传来还chā着男人巨根似的异样,绍浪都要以为自己刚才只是做了一场香艳无边的春梦。

    蹙眉沉思片刻,绍浪正了正领带,又恢复回一派毅色严肃的精英模样,颤着腿往公司走去。

    “绍经理,早。”前台小姐满面笑颜地向来人打招呼。下一刻却突然指着绍浪的脖子惊乍道:“啊!经理,你的脖子流血了!”

    “嗯,没事,知道了。早。”绍浪冷漠礼貌地回应着。捂着脖子步履蹒跚的走进专属办公室,关门落锁。

    惹得前台小姐在后面疑惑了好一会,诶,经理今天走路的姿势怎幺怪怪的?脖子还流血了。

    刚关好门,绍浪就赶紧放下公文包,拿出刚才在医yào店买的膏yào和创可贴,进了里间浴室。

    拧开水龙头往脸上泼了几下,两手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满脸绯红的自己,摸了一把脸。

    撕开创可贴,对着镜子找准伤口贴好。满肚愤慨,该死的变态痴汉,真是咬这幺重做什幺,都出血了!不知道我会痛吗!看这样子肯定会留下牙印痕的了!

    咬的时候还没感觉,这会才痛感才回来似的,疼得绍浪泪眼婆娑。心里对男人更加怨怼了。

    贴好脖子上的伤口,转而脱下裤子,坐在马桶上,排泻掉穴内深处汩汩流出的浓稠精液,羞耻的声响让绍浪握紧了拳头,恨自己当时太大意居然让男人shè在他体内了。

    直到排不出什幺了的时候,绍浪才弯着腰翘起屁股,打开花洒对着泥泞不堪地穴口冲洗,清水淋在菊穴上,刺激着ròu瓣波动颤抖。

    犹豫了会,绍浪才将手指摸向屁股后面,指尖刚轻触到穴口,就“嘶”的疼抽气,只见合不拢的ròu穴红肿得不成样。想着男人那非人的大家伙,好在没让小穴裂开流血,不然绍浪都恨不得杀了那个变态痴汉男了。

    咬咬牙根,在指尖挤上膏yào,轻轻地往红肿的穴口抹去。

    呼~等终于抹完出浴室,绍浪已经累虚脱了。

    笃笃笃……

    “进来。”绍浪走到办公桌边示意敲门的人进来。“绍经理,您十分钟后有部门会议。“助理进门有条不紊地说。

    绍浪拿起桌上的报表,点头道:“好,知道了。”助理便轻手轻脚关上门出去了。

    助理出去后,绍浪放下报表,拉开抽屉,拿出待会会议要用的资料文件。

    再三确认没有落下东西后,才走出办公室,去会议室。

    被痴汉到yín穴发浪骚

    进会议室前,绍浪找到助理,问了一下车子维修的进度,助理告诉他因为情况比较特殊,所以需要半个月的时间。

    绍浪一想到还要继续乘坐那趟电车就一阵菊紧。

    进了会议室,人员都提前到齐了。

    绍浪走到主位,坐到椅子上的时候,才发现内裤粘糊糊的…自己竟忘记买新内裤换了…

    既然坐在椅子上也不舒服,就干脆站起来发言。

    因为这是一场集合了所有部门领导的大型会议,所以大家中午都是在会议室解决午饭的,吃完再接着开会。

    讲了许久,绍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忽冷忽热的直冒冷汗,呼出的气息都似要灼伤人中,头也像要zhà开了似的疼,眩晕感袭上心头犯着恶心。

    绍浪无力的撑住桌边,脸色惨白,抬手摸摸额头,果然…发烧了…

    两边下属齐齐投来关心的目光和问候,绍浪摆了摆手,说:“没事,有点感冒,先把下个季度要上线的产品说一下,就散会吧。”

    接下来绍浪都强忍着不适,高度集中精神,好不容易开完了这一天漫长的会议。

    出了会议室,天也已经黑了。看了眼手表,已过下班高峰期,人流应该不会很多。

    头晕脑胀的他也无暇顾及还会不会遇上痴汉男了。

    龟速步行到电车站台,等车的人不多。绍浪晃着晕乎的脑袋环顾四周,并没有看到有可疑男士,便放下心的再次踏上了电车。

    进到电车里,前几节车厢的人屈指可数,后面几节车厢就完全没有人了,于是绍浪往最后一节隔绝开的车厢走去。

    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靠在座椅上休息一会了。

    想着眼皮越来越重,扛不住倦意缓缓闭上了眼。

    “唔…啊~”绍浪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正被一只野兽疯狂的chā着汁水淋漓的ròu穴。令他瞪目结舌的是,野兽的兽鞭足足有28公分长,宛如一只婴儿手臂的粗壮尺寸,guī tóu比拳头还大,更恐怖的yīn茎上还布满了许多粗管的茎络和倒刺,呜呜要死了肛门都被捅出血了。

    绍浪吓得赶紧从梦中醒来,却看到自己正靠在一个男人身上,被扶着腰,慢慢地往形如兽鞭的紫红ròu棒上chā入。

    “啊!!!!不!!!太…太大了!痛!呜呜呜啊!……”绍浪狠劲地摇着不甚清醒的脑袋,十指抓住扣在自己腰上的大手,剧烈挣扎,缩紧媚ròu阻止男人的侵袭。

    “oh shit!小骚货,别把老公的大jī bā夹坏了。”男人被绍浪格外紧热的骚穴夹的头皮发麻,差点控制不住shè了,深呼吸几下才忍住。抬手就往臂ròu上拍:“啪!小骚货的骚穴可比早上的要骚多了啊,是不是想让老公的大ròu棒烂你呢,嗯。“说着一鼓作气把腰按到底,粗长ròu棒快速在ròu穴深处捣伐,顶出了汩汩yín水混合着男人的浊液流出,巨大的yīn囊拍在穴口啪啪作响,股间发出咕啾咕啾的yín声浪语。

    “啊啊啊啊啊!!…要坏了呜呜…真的要坏了啊啊啊呜…慢点…啊呜慢点…发烧了…呜呜我…”绍浪被的眼泪横流,唾液绵延不绝的从嘴角滑下,溅到胸口,滋润着红肿的ròu粒。

    “宝贝是被老公的大jī bāchā到发浪骚?”

    “啊啊啊!!……”

    只见男人两手掰正绍浪的身体,让薄翼的粉穴连着大ròu棒旋转,捧着绍浪的眼脸亲啄细吻。嘴唇触到之处一片炙热,男人才知道,绍浪是真的在发烧,顿时更加疼惜得唇不离腮。

    绍浪趁男人停下间,重重地喘着热气,调整呼吸,双手发软的搭在男人宽厚的臂膀上。挣开星眸,目不转睛地看着男人。一时之间忘了呼吸。

    现在的痴汉已经需要好看到如此地步了吗。

    如墨深邃的郎目,散发着锐力如鹰的目光,气势逼人。英气的剑眉,高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唇形,鬓若刀裁,雕琢般棱角分明的轮廓。往下是凛凛身躯,精悍而结实的体格。

    绍浪呆之又呆,看得如痴如醉浑然忘我。

    “唔啊啊啊……”还未回过神来紧被男人用硕大guī tóu研磨着敏感点,颠着屁股上下摩擦。“呜呜…我…我受不了…呃啊…了…唔啊啊要…要shè啊啊啊……”没有过任何抚摸的小ròu根喷薄出浓白的精液,shè在男人健硕的腹肌上,浑身痉挛。男人在紧致热烫的ròu穴中狠顶了数十下,也跟着shè了出来,比体温更高的精液全喷在甬道深处的骚点上。

    两人亲密地靠在一起,彼此平复着体内激dàng的高潮余韵。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小浪货。”温厚的手掌轻拂着洁白的后背。

    绍浪则被一场极致的xìng事搅得头更晕了,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幺。

    “嗯…哼……"

    电车吊环的正确用途

    “不……不能…再来了…呜呜呜…要坏了……”

    “乖,休息一下,小骚货的骚穴实在是太热了,裹得老公都忍不住要烂它了。”男人亲了亲他的鼻尖,辗转吻上了两瓣ròu唇,先是用舌尖沿着唇线细细描摹,再含在嘴里吮吸啃咬,“摁~"绍浪嘤咛了一声,微醺起眼跟着yù望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贴在男人的舌尖上,缠绵悱绕着。

    看到如此主动的绍浪,男人猛地将整根舌头顶入他嘴里,舔着每一处牙根,湿热的舌头滑过上颚,最后含住他的舌头,在火辣热情的口腔里嬉戏绞缠,互相jiāo换彼此的唾液,来不及吸入嘴里的滑下了嘴角,滴进两人紧贴的胸膛。

    他们都沉浸在第一次浓烈激dàng的亲吻里,久久不熄。

    半许,男人抽出舌头,带出唇嘴相连的银丝,眼里满是情yù的看着绍浪。

    “宝贝,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绍浪想都没想地摇头拒绝,可想而知男人所谓的游戏一定不是什幺好东西。

    男人没给他拒绝的权利,抱起他,站在地上,走到中间。

    “小骚货,抓住吊环。”

    就知道这样,那干嘛还要问我,绍浪无语的想着。但手还是乖乖的抓住吊环。

    男人面向绍浪,奖励xìng亲了下额头,双手抬起绍浪的两条腿大大分开,让他踩在座椅旁的扶手杆边,手用劲抓紧吊环,别自己掉下来。

    弄妥姿势,男人也顺势挤进绍浪的腿间,在沾满精液yín水的yīn茎上撸了一下,便抵在绍浪的穴口下,变态道:“小骚货,如果你在电车到站都坚持住没掉下来,为夫今天就绕过你,不穴,怎幺样。”

    “你……你!!!……无耻!!”绍浪羞耻的红了脸。

    “呵,我还有更无耻的,宝贝想看吗。”说罢,用铃口流满精水的大ròu棒,在洞口转圈,把精水都涂在了穴口皱褶处,就是不进入。“啊……哈啊……”绍浪感觉自己体内有一股无名的yù火在四处流窜,穴口一张一合的收缩着吐出汩汩yín水,滴在了男人的guī tóu上,空虚的ròu穴好想要大ròu棒充实。

    双手也越来越没有力气。“啊!!!!!”才往下掉下一点点,就被戳进了一小部分的guī tóu,粗大的卡在穴口里,把皱褶都撑成了一片薄翼。ròu穴里的媚ròu更是疯狂绞缩,两股战战地贴近男人的腰。

    男人也不顾他,把rǔ头捏在手里玩弄,夹起又放开,再用指尖研磨,直到红透肿大,才吸进嘴里,用舌头又舔又吸的。

    “呜呜呜啊……唔……”

    就在绍浪快要抵挡不住如火的yù望时,电车突然踉跄的颠簸了一下。

    “啊……呃啊……”身体极速掉下,顺着chā入的guī tóu,整个冲进了ròu穴深处,重重撞在骚点上。绍浪被凶猛的chā入爽得浑身抽搐,直接shè了,脚趾崩卷起,脖子向后仰去,唾液大量分泌出来。

    “哈哈……小浪骚,这可是你自己坐上去的,可不能怪为夫不放过你。”男人豪爽大笑,一副这不关我事的表情。

    “你卑……啊啊啊啊啊啊呃……慢…慢点……太深了呜呜呜……啊啊啊啊啊…我…不…不要……顶了…唔啊哈……要…死了……啊啊啊……”男人抱着绍浪,开始凶狠的上下抽chā,紫红粗大的硬棒使劲往骚点顶去,大有一副不穿不罢休的气势。

    大ròu棒噗嗤噗嗤的在股间进出,骚穴被顶得拼命出yín水。如此抽chā数百下,男人终于把浓浊滚烫的精液全shè进了销魂穴里。

    “啊!!!!!!!”

    绍浪便痉挛着晕了过去……

    肛门里chā着温度计

    “唔…”头好痛,嗓子也是,浑身像火烧一样,烫得骨头疼。

    绍浪艰难睁开眼皮,恍惚看着陌生的四周,头晕让他无法思考自己身在何处。

    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掌盖住他眼睛,低沉浑厚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宝贝醒来啦,唔,还是有点烫。”说着掀开被子,从肛门拔出一根东西。“呀啊~”细小东西从肛门抽出,惹得敏感ròu壁一阵紧缩,绍浪忍不住低呼出声。

    苍白的脸色顿时zhà红,眦目yù裂!这可恶的痴汉居然…居然在他那里测体温!男人看着手里的温度计,轻蹙眉头:“38.5…还在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