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番外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来年入春之时, 傅老爷子的病情得到了控制。

    傅沉慢慢的把业务搬到了巴黎来处理,给予两人更多的相处时间, 更多的是害怕她胡思乱想。

    虞归晚被傅沉压着吃了半年之久的中药, 每天一日三餐,不可缺一。

    又是一年的圣诞节来临了,她把房间里布置成随处可见的圣诞气息, 到处都充满着喜悦和欢快。

    傅沉穿着居家服, 正在厨房低头认真煎药,涩涩的药味从厨房慢慢弥漫出去,充斥到每一个角落。

    虞归晚在客厅正摆弄着圣诞树上的红袜子,一股深入骨髓的怪味传过来,一霎间蹙着秀气的眉毛, 撅着嘴巴, 顿时对手上的小玩意提不起丝毫兴趣,转身慢吞吞地走向厨房, 身子轻靠在门边上,看着那抹熟悉的身影,会心的笑了笑。

    看着他手里的动作,却再也笑不出来。

    又要吃药。

    她捋了把额前的头发,而后双手插兜, 笑意吟吟,吞了吞口水清喉咙, 甜腻腻地发音, “傅叔叔”

    “我今天不要喝药嘛, 可不可以嘛?”

    又一年时间的沉淀,傅沉越发沉稳,气质非凡,此刻说话眉宇间都带着厉声,言简意赅地拒绝,“不可以。”

    轻飘飘的三个字,却重重的砸在她的心里。

    虞归晚一想起那个药的味道,瞬间鼻子发酸,眼泪自个就溢出来了,带着哭腔道,“你无情你欺负人”明知道吃药是对她好的,可内心还是拒绝的。

    一拳又一拳不见停歇的落在他的胸口处。

    傅沉关了小火,无奈的笑笑,捉住她的双手放在自己腰上,把她的头按到自己怀里,轻拍着她的后背,哄着,“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虞归晚猛地抬起头来,“好看又不能不喝药。”

    “好看有什么用?我才不要好看,呜呜呜”这药,她是真的怕了。

    傅沉低敛着眉眼,用手指轻轻擦拭着她眼周的眼泪,心疼地呢喃着,“怎么能不喝呢?”

    “乖,我们就把今天的先喝了好不好。”

    她泪眼婆娑地看着他,“你每天都这样说。”

    傅沉:“”可是,慢性胃炎是一种很严重的隐形病,如果不好好注重生活习惯,不喝药加以控制的话,后果还是蛮严重的。

    那段时间,经常早上起来看她去卫生间干呕,呕得眼泪花花,身子像是被抽空了般浑身乏力。

    他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

    “晚晚乖,吃了我给你买糖好不好。”

    闻言,虞归晚忘记了她正在哭泣博取同情,怔愣了一下,抬头呆呆着看着他。

    这是哄小孩呢还是哄小孩!!!

    傅沉看着她一系列地动作,轻笑出声,端了一个小碗过来,大半碗,黑漆漆的全是中药,递到她嘴边,“乖啊。”

    “呕”虞归晚看了一眼,身体瞬间的自然反应,强烈性的拒绝,赶紧转身跑向卫生间。

    一只手撑在洗手台边缘,另一只手捂住胸口处,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紧接着又是一阵一阵的干呕。

    又让眼泪花了脸。

    傅沉顿了两秒,放下药碗,大步流星走过来,把她心疼的揽在怀里,递了个水杯过去,“漱漱口。”

    虞归晚无声接过,漱口完又是一番干呕,反反复复。

    在巴黎的夜晚,从晚上七点半到八点半。

    厨房那碗药从滚烫到冰冷,始终没等来人。

    傅沉把她公主抱起来往卧室走去,轻轻放在床上,看着她脸色苍白,眼睛轻闭着,眼睫上还残留着泪水,他唇线紧紧抿着,一言不发地低头为她脱了鞋子。

    然后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间,约莫两分钟又折回来,手上多了根湿毛巾。

    轻轻给她净脸,像是在对待一副稀世珍宝的样子,弓着背,弯着腰一个浓浓的吻落在她的额头,眉间,眼睛,唇瓣处。

    替她盖好被子,然后出了房间。

    傅沉再次回到房间已经是十一点过了,掀开被子,轻手轻脚的躺进被窝里,凑过去轻声问:“好些了没?”

    黑暗中,虞归晚“嗯”了一声。

    “都好得差不多了,怎么这几天突然又这样吐了?”傅沉确实是不解的,“明天早上我陪你去趟医院。”

    “好。”

    翌日。

    两人睡到自然醒起来,收拾片刻就往医院赶去,排队挂号找科室流程走完,已经是中午的事情,结果要下午三点半才可以拿到。

    下午五点半,虞归晚坐在返程的车上,还没能缓过神来。

    刚刚医生说说什么了???

    啊啊啊啊啊她说我怀孕了。

    天呐,告诉我,这肯定不是梦。

    傅沉正在开车,也是喜上眉梢,抽空看了眼面目神情转换很是丰富的虞归晚,忍不住开口叮嘱道:“医生说了前三个月情绪波动不能太大,要保持心情良好。”

    虞归晚闻言,猛地点了点头,双手轻轻抚摸上平坦的小肚,一脸温柔,沉浸突如其来的喜悦中不可自拔。

    一旁的傅沉笑得很温柔,无奈的摇摇头。

    回到家,虞归晚就迫不及待给虞妈妈打了电话报喜,虞妈妈激动得不行,连说:“你好容易才怀上,赶紧把学校的课程什么的都停了,赶紧的赶紧给我回盛城来,平时三餐搭配一定要均匀,不能玩电脑,少看点手机,不能吃辛辣的,多吃点水果”

    “听到没有?赶紧的回家里来。”

    她一个劲的点头,“妈我知道了,你别激动。”

    晚上,两人一致决定回盛城养胎,毕竟有个有经验的贴心人肯定是最好的。

    元旦节回到盛城,两人把虞爸爸和虞妈妈都接过来一起住了。

    全家人都把虞归晚捧在手心里,生怕一个不小心磕着摔着。

    比如她半夜两三点要吃东西,傅沉觉得二话不说翻身就起来去厨房弄,没有丝毫怨言。

    比如她因为一点小事发脾气了,傅沉绝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安静受着。

    毕竟她是大宝贝,肚子里还揣了个小宝贝,身子金贵着呢。

    年后一晃就入夏了,虞归晚的月份大了,肚子也跟着大,人都长胖了好几圈,小腿,脚背都出现浮肿,行动不便,每天胃口很好,吃得很多,脾气也跟着大。

    晚上,傅沉应酬回来,喝了少许酒,脸色略显疲倦,身上烟味酒味浓郁,便不去虞归晚边上转悠,自个拿上睡衣去浴室。

    却被她一声吼住,“你站住。”他不明所以地转过身看着不远处的虞归晚。

    虞归晚困难地移动步伐,抬头一字一句地说:“现在你回家是不是看都不愿意看我了?我长胖了?我不好看了?”

    傅沉扶着她,觉得好笑,怀孕的女人情绪怎么会变得这么奇怪呢,含情脉脉地看着她,温柔地责备道:“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在我眼里都是最美的,永远都是我的大宝贝。”

    “哼,说得好听,那为什么进门后看都不看我一眼?”

    “你闻闻,我身上的味道是不是很难闻,害怕熏到你跟宝宝,正准备去洗个澡再来跟你和宝宝打招呼呀,别乱想。”傅沉还是一如既往的细心解释,没有一点幽怨或者不耐烦。

    虞归晚:“”就这样被降伏了,闹不下去了。

    两个人最好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样吧!一个人无理取闹了,另一个人懂,并且作出相应的退步,一个人心情不好了,另一个人懂,并给予最大的包容和理解。

    婚姻中,两个人,爱是前提,更多的是要学会去经营,才能健康的走下去。

    可谓,遇到一个成熟的爱人,是有多么的重要。

    虞归晚的预产期是六月底,正是酷暑炎热之时,弄得人人心惶惶。临近预产期,某天深更半夜她肚子疼,送去医院后,大家都怕了,便一致建议在医院住着。

    6月26日,凌晨一点十五分,虞归晚的肚子开始微疼,羊水破了被送进产房,虞父虞母和傅沉被留在门外,焦灼地走来走去。

    “啊啊啊”

    “用力点,再用力点,快看到头了”这种对话断断续续地从产房传出来,虞归晚歇斯底里的声音听起来都揪心,傅沉好几次想不顾一切的冲进去,都被拦住。

    指针就这样滴滴答答的溜走,五点刚过不久,天微微亮。

    须臾间,里面传来婴儿洪亮的哭声,不一会儿,产房的门缓缓打开。

    护士抱着小孩出来,“恭喜,恭喜喜得千金。”结果几阵风从她身边擦过,却没一个理她的。

    傅沉待产房打开,跑进去看着脸色极差,无精打采的虞归晚,心疼不已,连连说:“晚晚幸苦了。”

    “老婆辛苦了,以后我们再也不生了。”这几个小时简直就是度秒如年。

    虞归晚闻言,闭上的双眼徐徐睁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当听到孩子啼哭声的那一刻,她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虞妈妈和虞爸爸迟两步跑进来看到这一幕欣慰的笑了,转身回去接过护士手里的外孙女。

    抱着那么小一个,脸蛋皱巴巴的不好看,还有点红,可能是刚才使劲使劲的哭造成的,皮肤细腻,浓眉大眼。

    因为虞归晚是顺产,一个星期就出院了。

    亲朋好友都来探望,宝宝很热情,看到人多的时候就开始手舞足蹈,嘴巴动个不停,都舍不得睡觉,没人的时候就使劲睡,让新晋妈妈虞归晚担忧,后面发现了这个规律,才将整颗心放下来。

    虞妈妈说:“这孩子喜欢人多,虽然不会说话但一双大眼睛咕噜咕噜转着东张西望,对什么都十分好奇,长大了性子活泼,肯定喜欢到处跑,喜欢人际交往。”

    虞爸爸拍着手说,“这样好啊,别人不容易欺负得到,做什么事都是主动出击的性子。”

    虞妈妈抱着宝宝一边哄着,一边给了个白眼给虞爸爸,说:“好个屁好,女孩子还是娴静温柔些好,学学钢琴舞蹈,或者画画书法都是很好的选择,不能太要强。”

    虞爸爸悻悻地摸摸鼻子,“”明智的选择不说了,反正说什么都是错的。

    虞归晚怀着宝宝最重的时候145斤,整个身体略显浮肿又特别笨重,连她自己都嫌弃自己,现在坐月子,不能吃辣椒,姜蒜等之类的佐料,二十来天就瘦到了两位数,不能轻易洗澡洗头,都快把她逼疯了。

    一旦她开始反抗,虞妈妈就开始长篇大论地开始谈做了之后的后果,每一次都成功的把她吓退了。

    直到出了月子,虞归晚洗澡洗了四五遍,洗头至少洗了七八次,终于畅心所欲了。才恍然大悟宝宝似乎没有大名,刚开始大家都叫宝宝,宝贝,后面慢慢开始叫宝儿。

    这小名也是真土。

    晚上,虞归晚埋怨着问傅沉,“你都没有给我们闺女取名字啊?”

    傅沉把她揽在怀里,埋在她颈间吸了口气,很好闻的清香味,某个地方开始蠢蠢欲动,哑着声音说:“这个特权留给你,你是大功臣。”

    虞归晚在他怀里随意的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抬眸问:“真的。”

    他亲上去,封唇,片刻后左右摩挲着,“真的。”

    她调皮地眨了眨眼睛,“跟我姓也可以?”心底没那个意思,不管跟谁姓都是她的宝贝女儿,就是忍不住想恶作剧。

    傅沉认真地看着她,“嗯”了一声。

    “还是不要了。”他一副认真得不能再认真的模样,她这玩笑也开不下去了,笑着说:“刚刚跟你开玩笑的。”

    “还是姓傅好一点,不然别人说我霸道。”

    “你好好想想?咱们女儿叫什么名字?很重要的,会伴随她的一生,一定要很好听的那种。”

    傅沉说:“傅家的女孩就明月一个,是明字辈,象征着有个明朗的未来,虞,玉,要不然就叫明玉,傅明玉,谐音虞,你觉得如何?”

    “明玉这个名字听起来也很大气,希望女儿以后能过得开心,洒脱,也代表是我们的掌上明珠。”

    虞归晚盯着天花板想了想,拍手道好,又说:“再想个亲昵点的小名呗,我爸妈他们一直叫宝儿,我觉得好土。”

    “你说叫什么好就叫什么?”

    虞归晚低头呢喃着,嘴角微微上扬,“傅明玉,明玉,玉儿,小鱼儿,小鱼儿我觉得挺好的,亲切又好听,希望宝贝能像鱼儿般自由自在,如鱼得水。”

    “挺好的。”傅沉的语气略带敷衍,呼吸急促,手越来越不安份,数月不碰她,不是不想,只是隐忍着,如今没有隔阂,又软香温玉在怀,他可不愿意盖着被子纯聊天,就连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刚刚不过是给予她缓冲的时候罢了。

    她惊恐的声音在房间突兀的响起,“傅、傅沉,你干什么呢?”

    傅沉不说话:“”直接用行动证明,数月的互不干涉,她的敏感点依然一找准准。

    窗外月色温柔,室内一片旖旎。

    ――

    宝宝的心理活动,“我现在终于有名字,是粑粑给我取的名字,很好听特别好听,麻麻说是个很大气的名字,外婆说长大了是个能做大事的名字,我叫傅明玉,粑粑麻麻都很爱我,我很幸福。”

    “麻麻说我还有个名字叫小鱼儿,嗯听着没有粑粑给我取的名字大气,是不是麻麻没有粑粑那么喜欢我?我很疑惑?不过麻麻说这个是个很好的名字,希望我快快乐乐的长大,不受任何牵绊,虽然我也不懂,不过听着麻麻好像也是很爱我的样子,应该只比粑粑少一点点吧”

    “总有人问我喜欢粑粑多一点还是麻麻多一点,我都会说喜欢粑粑多一点,因为粑粑给我取了好听大气的名字,每次麻麻听到都会不高兴,麻麻不高兴粑粑也就不高兴,粑粑不高兴就会说我,我喜欢粑粑没有错,我也很委屈。”

    “外公外婆喜欢叫我玉儿,说我是他们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的剔透白玉,就是好喜欢好喜欢我的那种意思。”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