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62 章

第 6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全的柔情,她接过绮绮在她的脸上亲了亲。

    绮绮有点坐不住,所以思韵还是叫了宋思寒进来。

    朱砂看到那个和思韵有着几分相像的男人,进来抱走了绮绮。

    绮绮趴在他的身上,叫爸爸的声音依旧甜软如糖。

    宋思韵和朱砂的谈话十分深入,大概是因为他们在某种角度上来说是相似的。

    宋思韵能看出来,他的表弟,根本握不住这个朱家踩着所有人上位的女孩儿,她也没有避谈她的两个男人,这并不是秘密,她也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只有在提到孩子时,她的声音才柔和了下来,“孩子的父亲其实根本不重要,不管是谁的孩子,他们终究是我的孩子。只有他们才值得我付出一切。”

    晚上的海风吹过阳台,顾廷泽从身后抱住朱砂,“你们今天聊了很久。”

    “女xìng话题,你也要参与吗。”朱砂感觉到顾廷泽似乎又长高了,他的胸膛也变得硬实。

    “那道不是,我跟着我表哥去玩孩子了,还别说,小孩子超好玩。”

    第118章 遗嘱

    朱砂听见了直升飞机的轰鸣声,降落在岛屿的另一端。

    “这个时间谁会过来?”

    “肯定我表姐夫,哎他晚上就过来还让我送他儿子,遛我呢。”顾廷泽抱着朱砂很快就心猿意马起来,“肯定是想着我表哥一个人在这里吃醋吃的不得了,差出完了赶着也要回来。”

    说起别人吃醋顾廷泽自己的牙都无止尽的酸了起来,不仅酸还委屈,“在飞机上我都没进去。”

    被抢了啊啊啊啊。

    朱砂感觉到顾廷泽的手已经覆盖上了她的胸,她握住了顾廷泽的手,“那我咽进去了什么?”

    顾廷泽本来就是一撩就着,这一下就受不了了,他直接打横抱起了朱砂,踢开了阳台的门把朱砂放在了床上。

    “好想要你好想要你……”顾廷泽低声的说着然后俯身去亲吻朱砂。

    等这种单独相处的时刻简直等的想哭了。

    “你是不是长高了?”朱砂躺下去看着顾廷泽这种感觉似乎更明显了一点。

    “不仅长高了我还变长了。”顾廷泽的语气有一点得意,似乎是抓住了最后的发育机会,他又向上窜了窜,自我感觉高大勇猛,至于长不长的先吹起来再说。

    “是么?”朱砂扬了扬眉,手指从顾廷泽的胸口一路滑到了他的ròu棒上,握住了他,“什么变长了?腿?”

    “不止是腿,不能用手感觉啊,要用这里……”顾廷泽说着对准了朱砂的小穴慢慢的chā入了进去,一直进入到了深处。“有没有感觉到。”

    “有,很长。”朱砂一本正经地夸赞。

    顾廷泽声音很沉稳,“宝贝,他会带给你别样的体验。”

    声音是沉稳,动作已经迫不及待了起来,朱砂也颇有一点受到了顾廷泽言语的暗示,他在她的体内确实膨胀了起来,填满了那一点空虚,他在每次狠狠的撞进来时都直直地顶上了她的敏感点,这或许就是他说的别样体验?

    顾廷泽感觉到了朱砂在他的怀中变得柔软,能给朱砂带来高潮的快感似乎超过他自己高潮。

    整夜顾廷泽都沉迷于为朱砂带来至高无上的感受,直到朱砂连手指都不愿意再动一下的时候,顾廷泽才终于喷shè了出来。

    洗刷、洗刷了他总是秒shè的耻辱啊!顾廷泽在最后喘着气趴在朱砂身上时感动的想。

    朱砂在总部处理好了近期的工作之后即将飞赴昌城,她开完了在总部的最后一次会议走进了朱棠的办公室。

    “定期汇报,具体事务保罗会和你jiāo接。”朱砂坐在了朱棠的座位上jiāo代她的执行官。

    “一定是远程的么,不能是我去找你?”朱棠靠在了朱砂旁边的桌子上。

    “如果我没记错,有人在昌城给你下了禁令。”

    朱棠冷哼了一声,但他没否认那两个人说到做到的能力,“他们所谓禁令只不过是你的一句话。”只要朱砂同意,没有什么不可以。

    朱砂显然是没打算给朱棠行这个方便,“那我说他们可以随时进出纽约,你觉得呢?”

    朱棠咽下了这点不甘,“什么时候回来?”

    “定时,不会很久。”

    “每隔一天?”

    朱砂懒得理会朱棠的异想天开,“我不在的时间你大可以谋划如何篡权夺位。”

    朱棠笑了笑,抱起了朱砂把她放在桌子上,一颗一颗地解开了他的董事长的衣扣。

    他认真的褪下了朱砂的丝袜,然后脱下了她的内裤,然后抱住了朱砂用ròu棒抵住了她的入口,“权力,无论是我的,或是你的,最终都只会是一个人的。”

    谁?

    朱棠在进出间吻住了朱砂的唇。

    “朱砂,我们要一个孩子吧,我会把我的所有都给他,会带着他学习,带着他成长……”

    朱砂搂住了朱棠的脖子,“那么,你会失去一切。”

    朱棠抱着朱砂的腰,让他们贴的更紧,“不,我是得到了一切。”

    朱砂,与孩子。

    他不会再奢求什么。

    朱砂回到昌城再一次见到江深与江承还是在商务桌上。

    朱砂这次回来一直考虑产业转移,重新布局昌城市场,这个过程中需要本地企业作为合作伙伴,兜兜转转中,江氏成为了不二人选。

    朱氏亚太已经提前和江氏进行了几轮接洽,朱砂甫回昌城,就约了江深就合作意向进行一次深度的洽谈。

    这是战略xìng的合作,会议桌上,大部分江氏的董事都出现了,包括江承。

    几位资深董事见到朱砂时还有轻微的迟疑,他们隐约觉得似乎在很久以前在这间会议室里他们同样见过这位朱氏年轻的董事长。

    但他们所有人都只是想了想就抛之脑后。

    那个江深身边昙花一现的秘书,又怎么可能是这位朱董呢?大概是眼花。

    江深在会议室里显得十分公事公办,他很认真的和朱砂探讨了种种条款,并且就部分他认为不够合理的部分进行了驳回。

    但整个jiāo谈过程还是顺利地推进了下去。

    会议结束后,江深收拾着东西,“朱董,到办公室坐坐?”

    随后他看了一眼江承,江承也并不客气,“一起?”

    朱砂重新来到了江氏大楼的85楼,隔了这么久,重回故地,朱砂走出电梯时也不免有一点感慨。

    门口的桌子还是那张桌子,只是后面已经没有了人,江深说过在她离开之后他就撤销了这个职位。

    推开江深办公室的门,里面是同样的布置,同样的摆设。

    他们三个人这是第二次同时出现在了江深的办公室。

    而上一次在这个办公室里的场景是江深与江承至今不愿意回忆的噩梦。

    朱砂看着窗口看着外面,昌城是一片车水马龙的繁华。

    “江董今天相当强硬。”朱砂评价了一下今天的江深。

    “我自己不介意一切让利,但总要为股东们考虑,比如江承董事,朱董如果介意不如将气撒在我身上。”江深简直求之不得,但他知道朱砂并不是生气,这样的场合无脑地退让才是对她的侮辱,顺便黑一黑江承。

    “不,江董很专业。”

    朱砂扭头看了看江深的座位,“江董,我能试试你的位置么?”

    江深拉开了座位,“您有需求可以打内线电话,我就在门口。”

    真的是十分贴心的助理了。

    朱砂坐了下来,看着门口,仿佛能看到当年的她,不算太好的回忆,不过在她的心里也掀不起什么涟漪。

    她看着面前的办公桌,她和江深无数次在这张桌子上纠缠,这里见证了太多事情。

    桌子上的一张纸吸引了她的视线,最上面醒目地写着遗嘱两个字。

    第119章 终章

    朱砂看着这张遗嘱,已经被公证过。

    江深与江承在上面把他的一切留给了孩子。

    “问题是,你们的孩子呢?”朱砂指了指这张纸,遗嘱是未雨绸缪,即便他们还这样年轻,也不奇怪。

    只是里面的含义深刻。

    “随缘吧。”江承笑了笑。

    他们没有拿这个逼迫朱砂的意思,只是一个表态。

    有些事情,得之幸,无之命。

    朱砂把这张纸叠好,放回了原位,似乎在一夜之间,她就被孩子这两个字包围了。

    周昱时、朱棠、江深、江承,以及她亲生的父亲。

    他还没有出生,就已经获取了大笔的财富。

    孩子相比于她是幸运的,他,或者她,朱砂相信会被人真切的爱着。

    朱砂知道,如果她不同意,没有人能去强迫她,这会是她自己的决定。

    她之前说她会想一想,但始终没有真切的去考虑过这件事。

    可现在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叫绮绮的小女孩,想起了她身上带着nǎi味的香气,她圆鼓鼓的脸颊,和她叫妈妈的声音。

    叫得她的内心似乎都跟着一起酥了。

    办公室的里面仍是那间休息室,是同样一成不变的摆设。

    江深重新的亲吻了朱砂时已经觉得恍如隔世,尘封的回忆在跟着一起复苏。

    他对她是如此食髓知味,每一次亲吻与抚摸都挠动了他的神经。

    三个人的床本就荒谬,更勿论是这样一对相杀的兄弟。

    可遇到朱砂已经是世界上最奇妙的事情了,一切的仇恨似乎在床上都可以消弭。

    江承从后面进入了朱砂,他躺了下去,让朱砂躺在了她的胸膛之上,江深握住了朱砂的脚踝分开了她的双腿,进入了她的小穴。

    身体的满足让他们都发出了叹息。

    江深和江承这辈子第一次的兄友弟恭,他们彼此尝试着先后进出着朱砂,感知着她的呻吟,调整着进出的频率与速度。

    江深吻住朱砂的唇,江承吮吸着朱砂的脖颈,他们叠在一起却似乎又分工明确。

    江深与江承一起把朱砂送上了高峰。

    在她的颤动中,他们也在模糊地想,就这样下去吧。

    周昱时在朱砂到达昌城两个月之后也抵达了这里。

    朱砂去机场接了周昱时。

    周昱时坐上车亲了亲朱砂,“受宠若惊。”

    “这次来昌城也会很久?”

    扎根北美近百年的周家,开始重新涉猎国内市场,周家的先头部队已经驻扎昌城,周昱时过来开始向实质xìng推进。“是,重回故里,会呆比较长一段时间。”

    并非是因为朱砂这段时间都会在昌城,只是市场的优点所有人都看得到,资本会做出自己的判断。

    他们已经两个月没有见面,朱砂直接将周昱时带回了她在昌城的住处。

    门被关上他们关于昌城商业现状的分析就戛然而止,周昱时抱起了朱砂走进了卧室。

    他一边亲吻着他一边褪去了朱砂的衣服,最后贴身的上衣因为实在太难脱直接被周昱时撕裂开来。

    “受不了了……”周昱时在朱砂的耳边喘息。

    周昱时埋进朱砂的体内时太阳穴都满足地跳动,他轻轻地缓了一下才开始动,他对朱砂的思念快要把他逼疯。

    其实也不太久,却已经要了他的命。

    他们缠在一起彼此激烈的抚慰,他们对于彼此的敏感点都太过熟悉,轻易地就挑动着对方向着高潮而去。

    他们在床上追逐同时逃避,xìng爱是始终玩不厌的游戏。

    在把朱砂带上了三次高潮之后,周昱时终于喷发了出来。

    “我带了个东西。”周昱时平息了一下呼吸,坐起来从扔在床边的衣服中拿出了一个盒子。

    朱砂把深蓝色的天鹅绒盒子打开,一枚精心打造的钻石戒指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很久之前想给你,结果没有成功。”周昱时在出发前,犹豫着从抽屉里拿出了这个盒子,他为这个费了很多心血,然而却成为了他永生的遗憾,可是最终,他还是想给朱砂看一看。

    朱砂拿出了这枚戒指,她摩挲着里面刻着的名字,“你亲自设计的。”

    “你发现了。”周昱时叹息了一声。

    “嗯,你的保密工作并不够强。”

    他们都轻笑了一下。

    “给我戴上吧,不过什么都不要说。”朱砂伸出了左手。

    周昱时的手指有轻微的颤抖,他拿起了戒指戴在了朱砂的无名指上。

    他的心中默念,朱砂,你愿意嫁给我吗?

    但这始终是一句无法再说出口的话。

    他们倚靠在一起,朱砂伸出手,从指缝中倾泻出的光中看着这枚戒指。

    “周昱时,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让我穿过婚纱。”

    三年后。

    公墓。

    依旧是明媚的春天,春光柔软的倾洒在这片如茵的草地。

    朱启明的葬礼被局限在了家人的范围内,他在离世前拒绝了一切声势浩大的悼念。

    教堂中的追悼已经结束,送葬的人们来到这里,棺木已经放在了墓地的架子之上。

    所有人都穿着深色的礼服,来送他的人生最后一程。

    该是沉重的场合,却也萌发着希望。

    死亡,同样对应着新生。

    牧师念完了祷告词,朱砂牵着女儿的手,和她一起把花束放在了棺木之上。

    “外公。”小女孩的声音柔软甜糯,生命与死亡还不在她的认知范围内。

    朱砂摸了摸她的头发,在朱启明最后的时刻里,想想给他带去了最大的欢乐。

    朱砂第一个放下了花,然后抱着想想站在了一边。

    随后,在朱棠放上了花束之后,祭拜的人轮流将花束放在了棺木之上。

    周昱时行完了礼,走过来把想想抱在了怀中,她已经长大了,有一点重,会压到朱砂。

    “爸爸。”周想想抱住了周昱时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江深与江承依次把花放在了棺木之上,

    他们三年没能踏进纽约,就如同朱棠三年没能去过昌城。

    只是在这个时刻,他们与朱棠彼此都默认与妥协,终于前来送朱砂的亲生父亲最后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