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60 章

第 6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廊。

    呵,所以江深也最终和他选择了同样的路么。

    江承走到窗口,看见江深坐在了楼下的长椅之上,他的手chā在口袋里,翘起了腿。

    这个角度的确是看山的好地方,还有绵延到远方的路。

    太阳带着一点柔和打在了江深脸上,他盯着路面让那一群男人们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了一圈然后四散开去。

    远处终于有车露了面,他看过去直到最后周昱时的车停在了他的面前,然后看着朱砂从车上走下来。

    她迎着朝阳而来,太阳在她的周身打出了一圈光晕。

    她的头发随意的束了起来,穿着一条棉质的长裙,淡然地走在西装笔挺、面无表情的周昱时身边。

    周昱时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可以直接走上商业谈判桌或者直接暴露在镁光灯下的样子。

    可他们走在一起,他只能看见朱砂。

    他见过太多女人,在时间流转中沦为男人的附庸,装饰在男人的身边,就像一个精致的领带夹,像一粒镶钻的袖扣,然后她们整个人都会在他的印象中模糊起来,只余下XX的女人这种无聊的符号。

    但朱砂不会。

    她永远不是谁的谁。

    哪怕她在极度弱小的时候,他也没有觉得他征服过她。

    被征服的人只有他。

    朱砂向他走过来,他已经能看清她的表情。

    江深渐渐地听不见旁边的声音,他看见朱砂向周昱时摆了摆手,然后周昱时独自上了楼。

    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江深的听觉才开始恢复。

    “我今天下午回纽约。”朱砂在江深的身边坐下。

    江深感觉到朱砂没有上次那种明显的意兴阑珊了,周昱时说的没错,她那时的症状已经很明显了,终究是他疏忽了。

    无可辩驳。

    “你还记得你说过,如果我还能坚持爱你,你就给我一个机会么。”

    “我回去处理一下工作,之后就会常驻昌城一段时间。”

    江深抬起了头,她记得。

    他看着朱砂,然后伸出了右手,示意朱砂把手放在他的掌心。

    朱砂缓缓地把手放了上去,江深握住了她的手,然后十指相扣。

    江深内心的喜悦开始一点一点的泛了出来。

    “江深,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更不会是唯一一个。”朱砂的语气一如既往。

    但江深的嘴角已经压不下去了,“我知道。”

    “你随时可以离开。”

    “如果我不离开,你是不是也不会再离开。”

    这当然不是最坏的时代。

    这再好不过了。

    周昱时走过江深时没有看他一眼。

    还有那么多年,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呢。

    他走到朱砂的房间时,朱棠正抱着手臂站在窗口,看着楼下的人,他盯着江深和朱砂jiāo握的手。

    顾廷泽正在一边打着电话,“什么我送尹演演他爸呢”

    “我怎么没事儿,我忙着呢。”

    “我忙着拯救你儿媳fù呢。”

    “哎呀没空你们换人吧挂了挂了。”

    顾廷泽挂了电话,转过身突然看见了周昱时,“朱砂呢”

    “你要把尹演演送到你表姐身边”

    “朱砂呢朱砂呢”

    “你表姐现在在哪”

    顾廷泽看见朱棠站在窗口,他也窜过去看了一下,正好看见朱砂正在上楼,“他们家岛上呢,怀孕啦,咳,跟我表哥一起养胎去了,带着绮绮,结果呢突然想儿子,我表姐夫又走不开,所以我妈就让我先把尹演演送过去,我哪有这时间。”

    “送,你明天到家,接了孩子去找朱砂,不管她在哪。”

    “我们要回去了”

    “回,下午走。”

    朱棠猛的扭头看向了周昱时,他想到了他在打的主意。

    朱砂走上楼,首先路过的是江承的房间。

    她推门走了进去,江承仍然站在窗口。

    江承觉得内心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他从窗口转过身,指指房间中的两张床,“你知道么,我和江深在一起住了两个晚上。”

    这句话过于荒诞,让朱砂也不禁轻笑了一下。

    江承走到了朱砂的身边,关上了门,他像江深一样握住了朱砂的手,然后与她相扣。

    朱砂看着江承,看着他把头埋在了她的肩窝,“所以我什么都能接受。”

    他要先阻止掉朱砂说的拒绝。

    朱砂的左手拍了拍江承的背,“我会回纽约一下,之后会驻昌城一段时间,我刚才也告诉江深了。”

    “嗯”

    第115章 三角

    谢祁收工回到酒店,朱砂的房间已经是空无一物,连带着那几个男人,一起消失了。

    来无影,去无踪。

    “抱歉我来之前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朱棠握着方向盘。

    一路四辆车,顾廷泽想要跟着朱砂上朱棠的车被他拽了下去。

    “嗯。”朱砂含义不明的回应了一声,低头看着手机。

    “跟江深他们说了什么。”

    “想留就留,不想留可以走。”

    “不和我说么。”

    朱砂没有从手机上移开视线,“你会走么。”

    朱棠笑了笑,“不会,你知道我无处可去。”

    你是我的全部。

    “所以你想让我说什么。”

    朱棠想听的话都是他的奢望,什么唯一,什么独属,更贪心的,什么爱他。

    全都不可能。

    可她也不会让他离开,他们之中始终是剪不断的羁绊,把他们缠在一起。

    谁也走不了,谁也不能逃脱。

    他深处右手握住了朱砂的手,然后朱砂看见了他们的车因为朱棠单手转弯不及时在一个山路的弯道上擦着边缘而过,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所以你是想让我说,干脆死在一起么”朱砂平静的盯着路面。

    “不。”朱棠调整了车身,刚才只是失误,“日子那么长呢。”

    “雾草,朱棠是疯了吧。”顾廷泽从后视镜看见朱棠的车直直的冲向山崖然后在最后的关头拉了回来。

    周昱时瞄了一眼镜面,看到朱棠的车已经恢复了正轨,“他舍不得死。”

    顾廷泽倒不在意朱棠死不死,关键不要带着朱砂一起。

    顾廷泽看了看前面的车,忽地感慨了一下,“你会不甘心么。”

    “会。”

    “我来的时候,一个人,走的时候,五个人。”顾廷泽指了指前后。

    “你现在下车就是四个。”

    “为什么不是你。”

    为什么不是他们。

    所以他们都只能把不甘心咽下去。

    两路人在出了山区之后分道扬镳。

    朱砂又遇见了似曾相识的情况,机场里的飞机左右各一架。

    只是这回没有人再表现团结友爱,朱砂扭头看看顾廷泽,“喜欢哪个”

    “真的假的”顾廷泽受宠若惊,这什么待遇,“那让他们先走吧,我们坐民航。”

    于是朱砂走上了周昱时的飞机。

    朱棠悄然地叹息了一声,做弟弟有的特权,果然什么都不存在了。

    他拉住了朱砂的手,跟着一起上去。

    顾廷泽依然记得朱棠刚才把他拽下车的仇,他跟着上去戳了戳朱砂,“朱棠再想去昌城,就没那么容易了。”

    朱砂坐下来,“怎么了,谁拦着他”

    “江深江承啊,野路子啊,他们都知道了朱棠干的事儿,朱棠还威胁他们如果向朱氏下手就是对董事长您下手,结果人家压根就没准备走这条路,放了话朱棠怎么落地他们就能怎么送他回去,他们限制不了朱棠入境,但是总能让朱棠待不下去。”顾廷泽也是十分幸灾乐祸了,这群人没有一个好人,能看看他们彼此之间下绊子再让人开心不过了。

    朱棠坐下来打开了电脑,呵,无非是彼此限制而已,他们不允许他再去昌城,他们就能降落纽约了么

    朱砂点点头表示听到,但根本不在意他们之间的汹涌暗潮。

    飞行过程很安静,机舱里的三角状态十分稳固。

    朱砂丝毫没有跟任何人聊天的想法,只在让朱棠发给她一些表格的时候才会出声。

    周昱时对着高管们开着一个简单的视频会议。

    顾廷泽枕在朱砂的腿上抱着平板看着电影,在里面的音乐的间隙,他感觉到了机舱里的严肃,自己似乎那么一丁点格格不入。

    人人都在忙公务,只有自己显得游手好闲了些。

    是不是真的有点太弱

    他把电影按了暂停,扬起头看了看朱砂,她盯着屏幕的目光十分专注,但她似乎能感受到顾廷泽在看她,就无意识的伸手揉了揉顾廷泽的头。

    顾廷泽满足地脸埋在了朱砂的腰上,抱紧了她。

    弱又怎么样呢,他们所有人都被朱砂赶走过,除了他,朱砂从来没说过不要他。

    满血复活。

    朱棠处理完了一个文件,看了一眼朱砂和顾廷泽,站起身坐到了朱砂右边,“我直接给你看这个表格吧,比较清晰一点。”

    周昱时开完了视频会议,才发现刚才的三角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全都贴在了朱砂的身边。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思索着怎么解决这个碍眼的画面。

    朱砂抬起头看到周昱时已经结束了工作正在看着她,她随手敲完了最后几个字,看了看时间,该休息了,她把电脑合上,推了推顾廷泽让他起来,“我去洗澡。”

    “我跟你一起。”顾廷泽很积极的说。

    朱砂没理顾廷泽,在机舱内上下看了看,问朱棠,“见行李了么”。

    “被拉上了那一架飞机了。”朱棠回忆了一下,是他的失误。

    “谁有多的衬衣”

    机舱不算大,浴室中的水声依稀可闻。

    隔着一扇门,就是赤luǒ的朱砂,这种幻想似乎更为致命。

    高空一万米,公海之上,密闭的狭小而安静的空间。

    这样的特殊环境似乎催发出了男人更为膨胀的yù望。

    周昱时起身从酒柜倒出了一杯威士忌。

    “加冰,谢谢。”顾廷泽很不客气的提着要求。

    “不加冰。”朱棠需要一点灼烧。

    周昱时顿了顿,还是充当了一次酒保。

    三个人都拿着酒杯安静地坐下来,似乎在看着什么,也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朱砂从浴室里出来,带着湿润的潮气。

    公务机的机舱算不上大,她的香气似乎一下子就充盈了整个空间。

    视觉却是更大的冲击,周昱时白色的衬衣被宽松地穿在身上,松开了上面的两颗扣子。头发上滴下的水珠打湿了她的胸前,布料开始变得透明,一点粉嫩从中间透了出来。衬衣只堪堪遮盖到了朱砂大腿的根部,她细白的双腿完全地露在外面,在行走间似乎是要从下摆看到雪白的隆起的的花丘。

    卫生间里有些闷热,朱砂走出来才背过了身去吹着头发,她举起的手带起了衬衣,圆润而雪白的臀部在她的动作中若隐若现。

    应该去帮她吹一吹头发的,可是没有人动。

    没有人想错过这个画面。

    直到转过来时,朱砂看到他们三个人都是一样的动作,同时靠在椅背上翘起了腿然后注视着她,只不过周昱时的十指jiāo叉放在了大腿之上,朱棠支着自己的下巴,顾廷泽用手撑住了额头。

    每个人的面前都摆着一个空了的酒杯。

    朱砂走到了机舱后段的休息室,爬上了床,“明天降落之后记得把箱子拿过来,晚安。”

    周昱时抓住领带松了松,站了起来,解下了手表,然后一边松着袖口一边走入后舱。

    “晚安”他一条腿跪在床上然后抓住了朱砂的手按在了她的头顶。

    “嗯。”

    “那怎么没有锁住门呢”

    第116章 云端

    “还可以锁的么”朱砂眨眨眼,她闻到了他身上轻微的酒气。

    “可以,就像这样。”周昱时松开了一只手去关门,然后被朱棠一把拽住。

    周昱时这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自己锁进房间么做梦。

    “哪样锁我也看看”朱棠挤进了后舱。

    顾廷泽跟着朱棠站了进来。

    无非是一张床加一个过道的距离,三个男人足够把这个狭小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

    那种轻微的酒气也在叠加之后变得馥郁了起来,还有让人不断升温的荷尔蒙气息,混杂起来足以朱砂感觉到身体发烫。

    这张床不大,挤挤挨挨的不过能睡下两个人。

    似乎空间不足。

    朱砂看着周昱时,“不如看个电影还有酒吗”

    空气是躁动的,所有人都隐约觉得要发生什么。

    可没有人会说出来,暧昧、焦急、胆怯、冲动、酸涩、期待都来回穿梭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

    门被关了起来,投影布被拉了下来,顾廷泽在平板了点了半天找了部动作片放了上去。

    这一部从头到尾都充斥着bàozhà的轰鸣,应该能隔绝开声音的吧。

    朱砂对这部片子的选择没有提出什么异议,她握着一杯白兰地,坐在中间的位置上看着屏幕。

    男人们在电影开始前的无聊时间里去洗了澡。

    只是一个一个都飞快的异常,仿佛缺少了一个人,就会发生什么不够稳定的情况。

    顾廷泽最后一个跌跌撞撞的从浴室里冲出来的时候,周昱时已经关掉了灯,屏幕闪着荧荧的光。

    他们三个人都在黑夜中剩下了一个剪影,只剩手中的酒杯微微反着光。

    前面只有三个座位,他们已经占全了。

    顾廷泽当然不会选择坐在后面,他走到中间径直地抱起了朱砂,然后躺回到她之前的位置上。

    朱砂被顾廷泽忽然的动作晃了一下,小半杯酒都泼到了他的身上。

    有点浪费,她舔了舔顾廷泽的嘴角。

    顾廷泽燃着的弦绷断了,他扯开了朱砂衬衣的纽扣,伸进了衣服抱紧了她。

    周昱时看着屏幕上鲜血四溅的画面,喝了一口酒,他已经能听到朱砂的喘息声。

    怎么能听不到呢,相隔不过几十公分而已。

    “毛毛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