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59 章

第 5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照顾她呢那些人能指望的了谁呢

    他什么都能想到,可他仍然想去探寻一下朱砂的想法,哪怕很残忍。

    周昱时走到朱砂的背后,摸了摸她的额头,体温是正常的。

    朱砂按住了额头上的手,发现是周昱时,于是她拉住了他的手,“这么早。”

    周昱时反握住朱砂,“昨天晚上烧起来了么”

    “没有,前天退下去就没有再烧了。”

    “现在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起码觉得世界还是挺美好的。”朱砂停了一下,“谢谢。”

    她知道是周昱时找来了朱棠。

    很有用,不是么。

    周昱时自嘲的笑了一下,朱砂至少还知道他做过什么,他弯下腰,“如果我这会儿没有看到你,你是不是又想自己离开,把所有人都扔下”

    朱砂听到周昱时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内里的含义并不平静,只是终究是病了一场,她的心态也不太一样了,“同样的事情不会做第二次,总要说清楚的。”

    “很好。”朱砂看起来多了一点人气,周昱时走到了长椅前把朱砂打横抱了起来,走到了车前,把她放进了车里。

    “要带我去哪。”朱砂扣上了安全带。

    “去个安静的地方。”周昱时看着远处的深山,那里有太多人迹罕至的地方。

    朱棠猛然惊醒,他的瞳孔紧缩了,床上、房间中空无一人。

    这仿佛是在重演那噩梦般的一天。

    这间房间小的一眼可以望穿,他站起来套上了衣服,环视了一遍,朱砂所有的东西都还在。

    她人呢

    朱棠推开门却正正的和抬着腿准备踹门的顾廷泽打了个照面,顾廷泽有点收不住力的在地上蹦了两下才站好,他遵循着周昱时的说法,在今天早上准备把门踹开看看这两个人到底怎么样了。

    顾廷泽看着满脸yīn沉的朱棠,他的样子未免也太惨了一点,脸上是五道已经结了痂的伤口,一看就是指甲抓出来的,从领口蔓延了进去,不知道有多长,“你这还挺有艺术感的。”顾廷泽虚假又愉悦地赞叹了一下。

    “朱砂呢”朱棠皱着眉。

    “你问我”顾廷泽暴走了,“你跟朱砂门一关理都不理人,现在还问我朱砂呢朱砂呢”

    房间左边的门也忽然打开了,朱棠看着那两个男人,眉头皱的更紧了。

    江深看了看朱棠身后的房间,没有朱砂的身影,“周昱时呢”他问着顾廷泽。

    “不知道啊,一醒来就没人了。”都问我我知道

    江承走到顾廷泽房间门口看了看,“他们应该在一起,没走远,周昱时东西都在。”

    应该不是偷偷带着朱砂跑了。

    朱棠咬住了自己的口腔内壁,他已经发现了一点问题,周昱时、顾廷泽、江深、江承都出现在这里,顾廷泽还找来了他。

    看来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第113章 朝阳2

    周昱时把车停在了一个无人的山坳,这里除了鸟鸣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

    朱砂闻到了周昱时身上的一点烟味,“你开始吸烟了么。”

    周昱时打开了车窗,有风从外面进来,“因为太难熬。”

    怎么能不难呢

    简直度日如年的两天。

    她和朱棠无论怎样,都会让他心如刀绞。

    江承昨天在车里找到了最后半包薄荷bào珠,这个小镇买不到,他散了烟,所有人颇有仪式感的吸了最后一根,江承告诉他,“朱砂就是用这个教会我吸烟。”

    周昱时这两天对这个清凉的辣味已经渐渐熟悉,尼古丁穿过他的肺的时候确实给了他一种镇定。

    他在吞吐间已经感受到了那种烟瘾的袭击。

    有些东西似乎不能轻易触动,一旦碰了就会被缠上。

    周昱时在深夜中看着远处对江承说,“其实朱砂根本就没有烟瘾。”

    江承捏着烟头想了想,最终点点头,“是。”

    烟于朱砂不过排解,为喜悦助兴,为烦躁舒缓,仅此而已。

    她只让别人上瘾。

    “你怎么和朱棠描述谢祁的”朱砂忽然想起来朱棠初到时的愤怒。

    “什么都没有,只是朱棠自己的想象。”

    只有想象才能发挥最大的效用,才能让朱棠陷入他最需要的情绪里。

    “嗯。”或许朱棠不止在她的眼中是透明的吧。

    周昱时看着朱砂,她在提到朱棠时,已经是完全的平和。

    “接下来,准备做什么”

    “今天会回程,去看看二叔。”朱砂已经习惯这样的称呼,也没有改口的必要,“然后回公司处理一下工作。接下来我会考虑驻昌城一段时间,亚太的人事安排之前做的比较草率,会重新处理一下,还有主要是会考虑一些产业布局问题,昌城的市场确实是非常优越的,朱氏以前的步子迈得太小了。”

    朱砂刚才看着群山就在心中列着种种计划。

    “除了工作,就没有别的。”周昱时感觉到了一点苍凉,朱砂的内心不会变的东西终究不会变。

    朱砂看着前方,“别的什么”

    “我。”

    这件房间里充满了xìng爱过后的气息,有被揉的乱作一团的被子,滴在床上的不明液体,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这足以证明过去的时间里这里的战况是多么激烈,也足以让进来的三个男人被妒忌撕咬。

    朱棠坐在椅子上,听到顾廷泽描述着朱砂的心理是怎样一点一点出了问题。

    他的脸色随着顾廷泽的讲述而苍白,朱砂不是针对他,她只是已经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他们已经没有办法了,除了让他来,让他带着愤怒来,去刺激朱砂。

    可是忽然,他的内心zhà裂了一朵小小的烟花,他们终究成功了不是么

    他在这里用各种姿势贯穿了朱砂,而朱砂的回应是热情而激烈的。

    他可以拯救朱砂的对么

    “所以,她和谢祁根本什么都没有。”朱棠的声音有些沙哑。

    “应该是吧,反正我没见过。”顾廷泽靠在墙上抱着手臂,“看来你是成功了,不过我想告诉你,做弟弟你是特别的,做情人,你跟别人都一样。”

    朱棠看着房间里的人,他们都是朱砂的情人,而且是他亲手把朱砂送到了他们的床上。

    良久,“那又怎样呢”

    世间事环环相扣,如果没有他们,或许他与朱砂,一辈子也将止步于姐弟了。

    他做够弟弟了,哪怕做情人的代价是分享,他也不会再退回这一步。

    “好了小朱总故事听完了,不妨我们聊聊另一些事。”江深的声音低沉。

    “承衍的事江董是想向朱氏下手么您但来无妨,我们董事长也会十分乐意与您切磋。”朱棠微笑了一下。

    “不,这件事说起来我似乎还要感谢你把朱砂带到了我的面前。”江深满意地看见朱棠的脸色沉了下去。

    车里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周昱时问了她第二个问题,“那栋酒店里,还有四个追随你而来的男人,你打算怎么做。”

    朱砂的手指放在窗户的上沿,感受着风从指间流过,“我赶走过所有人第一回,可是你们都回来了,所以我不会再赶第二次,你们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下来吧。只是感情这种东西,我真的给不了。”

    这其实也是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朱砂叹了口气,“抱歉。”

    她感谢周昱时为她做的一切,可也只是感谢。

    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明白什么是爱情。

    “那唯一呢”

    朱砂扭过头看着周昱时。

    周昱时微微笑了,“好了,不用说了,是我当初先放弃的,不能怪你。”

    周昱时宁可自己做恶人,也不想听见朱砂说出什么更残忍的话。

    在没有听到最终的结果之间,他总会抱着幻想,不过事实永远是残酷的,他真的没有什么不一样。

    “如果我找到了另一个女孩,我们结婚,然后生子,你会有什么感觉。”周昱时问了她最后一个问题。

    “祝福,也会有一些遗憾,可能多少会有一些占有yù在作祟。”

    周昱时放下了椅背,把朱砂抱到了怀中,“仅此而已”

    朱砂搂住了周昱时的脖子,“是。”

    她知道他希望能得到什么答案,可是那始终不是真实的。

    周昱时吻住了朱砂的嘴唇。

    怎么办呢,她连狠心都这么让他心动,不狠,她也就不是朱砂了。

    他始终是输,怎么样都是输。

    还好,他还能拥抱她,还能拥抱正常的她。

    她在说出她对他有着占有yù的时候他还在不争气的窃喜。

    周昱时撩起了朱砂的裙子,却在她的双腿间触摸到了不同的手感。

    她的两腿之间一片光滑,所有的毛发都被去掉了。

    周昱时的眼睛幽暗了下来,“很有情趣。”

    朱棠与她还能饶有兴致的玩着除毛的游戏。

    他应该先下手的。

    周昱时拉开了拉链,他的ròu棒弹了出来正好抵在朱砂的穴口,他在上面摩擦了几下,很快就感受了润滑,他向上挺了下腰进入了朱砂,低低的呼出了一口气。

    周昱时托着朱砂的腰上下轻轻的动着,她的里面湿润滑嫩,每一次夹着他的头部退出和进入的感觉都让他发麻,“朱砂。”

    “嗯”朱砂夹着周昱时上下的动着,周昱时身体要比朱棠更加成熟,相比朱棠的莽撞,周昱时的动作更加沉稳。

    xìng爱真的太美妙了。

    “你不是机器人,所以你的情感总是要宣泄的。那个人可以不是我,但是你有没有考虑,生一个孩子。”

    朱砂抱紧了周昱时,她发现周昱时其实也十分狡猾,甚至于他今天的铺垫可能都只是为了引出这句话。

    但朱砂不由自主的顺着他的话思索了下去,有一个孩子会是什么样的

    她从来没有想过孩子的事情,她自己就是父母缘很薄的人,她没有从谢绫那里得到过什么母xìng的关怀,真正的母爱应该是什么样的

    周昱时拖着朱砂的臀,他们在狭小的空间里纠缠,周昱时的声音在这时听起来十分蛊惑,“也许是一个小姑娘,她很可爱,又贴心,她的手小小的,可以完整的包裹在手心。她会开始学说话,第一个单词是妈妈,第二个单词是爸爸,她的声音一定娇气极了。她的爸爸在她出生时,就会为她准备好一份信托基金。在她长大以后,她爸爸的一切,都会给她”

    第114章 之一

    “那她叫什么呢”朱砂在周昱时的耳畔问。

    “已经想到了几个,你要听么”

    朱砂把脸埋在周昱时的肩膀上笑了,她的动作都暂时停了下来,“你盘算了多久。”

    周昱时扶好了朱砂防止她滑下去,他在以为一段新生活开始的时候,早就计划了之后的若干年,包括孩子的名字,她要去哪所学校。

    想一下也是有一点好笑。

    “很久了。”

    朱砂止住了笑,她的声音在周昱时的肩上显得闷闷的,“我会想一想。”

    周昱时摸了摸她的背,“好。”

    周昱时缓缓地向上顶了顶朱砂,顶的她轻哼了一声,然后夹紧了他。

    这换做周昱时闷哼了一下。

    他们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了,周昱时已经太久没有和朱砂zuò ài了,他们经历过半途中止,经历过无法进入,现在还能在这里水rǔjiāo融,这足够让人暂时放下一切。

    周昱时亲吻着朱砂,她舌尖的美味都让他yù罢不能。

    朱砂一颗一颗解开了周昱时的扣子,她脱掉了裙子,他们赤luǒ的上半身贴在了一起。

    在上下的律动间,朱砂的rǔ头刮过了周昱时的胸膛,带来了特殊的痒。

    “喂我。”周昱时咬了咬朱砂的舌头,低下头去。

    朱砂挺起了身子,把rǔ送进了周昱时的口中,他吸吮着抱紧她,不断地向上顶着腰去配合着她的动作。

    朱砂的情绪逐渐高昂起来,她的动作幅度变得大了起来,直至忽然将ròu棒抽离出了身体。

    周昱时重新扶起了ròu棒,却抵到了朱砂后面的穴口,他带着朱砂的液体,竟然进去了些许。

    “疼”毕竟没有真正的润滑与扩张,进入还是有点困难

    周昱时的动作顿住了,确定自己进入的是后面,并且朱砂是真的疼痛之后,他暂时选择拔了出来。

    但是这足以让他的妒火熊熊的燃烧。

    “刮毛还让他进后面”

    “一种尝试。”朱砂搂住周昱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一点,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危险。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尝试”

    朱砂亲吻住了周昱时,“回去呀。”

    周昱时咬着朱砂重新chā入了她的小穴,然后狠狠的在她体内顶弄起来。

    有的yào太有自己的想法,让人生出了酸涩的不甘。

    江深与江承和朱棠进行完了友好的jiāo流离开了朱砂的房间。

    江深接了个高管的电话,挂完了才看见江承也没有进到房间里,同样靠在门上看着他。

    他们刚才在那间房间里共同的做了一个决策,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过的默契。

    “怎么,需要给新的江董汇报一下工作”江深挂掉电话问江承。

    江承刷开了门,“朱砂今天回来,可能一些事情就会有结果。”

    “所以呢”

    “所以那边还有三个男人,你要怎么办”

    没有一个是善茬。

    江深知道江承毫无好心,无非是让他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而主动退出。

    “现在是我们面对过最坏的局面么”他笑了一下。

    江承看着窗外,“不是。”

    最坏的局面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朱砂去了哪里,不知道她和谁在一起。

    眼下的情况,比那时要好的太多太多。

    无非,就是做一个“之一”。

    他们都经历过生离死别,人海茫茫。

    不过是分享,只是怕,连那样的资格都没有。

    江承说完这句话却发现江深却没有一起进来,他走出去看了看,已经是空空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