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57 章

第 5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刺激着朱砂的视觉与味觉。

    这个颜色与味道,让她有了一点久违的兴奋。

    朱棠感受了一下舌头上的血口,吐出了舌尖,上面有一道血ròu模糊的伤口,“可惜这个不会留疤。”

    朱棠直起了身子,他用腿压住朱砂然后脱掉了自己的上衣,伴随着他的动作,他精瘦的腰,若隐若现的腹肌,微带着粉红的rǔ头都展现在了朱砂的眼前。

    而最显眼的,就是胸口的那个已经泛白的刀疤。

    它有着不规则的边缘和撕裂的纹路。

    “你知道吗,医生说,只差这么多。”朱棠脱下衣服,看到朱砂的眼神,他比出了一个细微的长度。

    “那很遗憾。”朱砂回想起了那天朱棠胸口大片暗红的血液。

    触目惊心的美丽。

    “是不是很想让我去死”

    “对,你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我要跟你一起死。”

    衣服撕裂时有着清脆的声响,第一下朱棠用了很大的力气,衣服的领口勒住了他手心的伤口上,撕下的碎片还带着星点的血。

    她的rǔ被包裹在小巧的内衣之中,只露出了小半圆润,中间是一条深深的沟。

    她的肚脐小小的圆圆的,在她腰腹的中央。

    她的腰线有及其漂亮的弧度。

    他要看,他要看朱砂的身体。

    朱棠把朱砂的内衣推了上去,她饱满的rǔ跳跃在了空气之中,甚至还轻轻的晃动了一下。

    他曾经尝过它,可这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盛景。

    让他迷醉。

    朱砂抓住了朱棠的手,“你要和我zuò ài”

    朱棠舔了一下朱砂的rǔ尖,“我说了我要死也会和你死在一起,你没用刀送我下地狱,那不如我们一起去天堂。“

    朱棠起身拉开了裤子的拉链,他早已膨胀的ròu棒跳了出来。

    这也是朱砂第一次看到朱棠的xìng器,上次在黑暗中只有触觉。

    朱棠的尺寸不小,带着一点几乎没有被人使用过的青涩的可爱,但男人在勃起的时候还是会显得狰狞,上面有暴起青筋,一点液体已经从上面的孔洞溢了出来。

    朱砂用食指触碰了一下他的液体,然后拉出了一条长长的丝,“很可爱,是不是”

    “不止是可爱。”朱棠抱紧了朱砂去褪着她的裤子。

    “可惜啊。朱砂搂住了朱棠的脖子,然后咬着他的耳垂说,“你根本不就能进入我的身体。”

    朱棠没有理会朱砂的话,他把朱砂剥得精光。

    “不信不信你试试看啊。”朱砂松开朱棠的脖子闲适地躺了回去。

    朱棠分开了朱砂的腿,跪在了朱砂的双腿之间,他并没有急着压住朱砂,而是向下身子向下去了去,直至面对着朱砂的小穴。

    他的手都轻微的颤抖了,小心地分开了朱砂花瓣,仔细地看着这个神秘的地方,上面这个圆圆的小ròu粒,就是会让她身体战栗的小东西吧,现在还完整地被包裹着,一点探出头来的迹象都没有,他尝试着触摸了一下,有点干干软软的,他记得上次是一种硬而滑的触感,是因为还没有水么,他舔了一下它,然后把它含进了口中,用舌尖不断挑弄着她。

    他的手指伸向了朱砂的小穴,试着向里面进入着,可是只进去了半个指节,就被朱砂抓住了头发,“出来”

    里面极其干涩,即便他硬生生的chā入也无法动弹。

    他深呼吸了一下,继续挑逗着朱砂的yīn蒂,可无论他怎么努力,她都连一点水都没有。

    他说的是真的

    她现在就真的对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连生理上的反应都不再给予他

    朱棠的心中忽然充满了戾气,他直起了身子回忆着黑暗中的xìng爱,扶着自己的ròu棒,在朱砂的缝隙上来回摩擦着,他记得那里很快会变得润滑。

    可是没有,摩擦中的感觉是干涩的,来回的摩擦让他自己都疼了起来。

    “放弃吧。”朱砂甚至是笑意盈盈的。

    朱棠仍然在尝试着。

    “你不行的。”

    “谁行”

    “谁都行,除了你。”

    朱棠怒火攻心,朱砂在伤害他这件事上真的做到了极致。

    她太擅长去撕扯他的心了。

    朱棠已经疯了,他不管不顾地对准了朱砂依旧紧闭的小穴,向里面猛地chā了进去。

    “啪。”

    这次是另半边脸,朱砂的指甲同时划过了朱棠,五道血印从朱棠的左脸一直延伸到他的胸口。

    朱棠停下了动作,他安静了一会儿,看着因为这一番折腾重新开始出汗的朱砂,然后放开了她,不再将她禁锢在床上。

    他站起身对朱砂说,“那好,从现在开始,你什么时候对我有反应,我什么时候放你出去,一天不行就两天,两天不行就三天,三天不行就四天。”他把朱砂抱了起来,走进了卫生间,他摸到了朱砂的汗濡湿的床单,她应该不会舒服。

    “四天也不行呢。”突然的腾空让朱砂搂住了朱棠的脖子。

    “五天,六天,七天一个月,两个月,一年,两年。”朱棠的声音已经变得淡漠而平静。

    朱砂冷笑了一声,那就熬吧。

    朱棠打开了卫生间的灯,接着拧开了花洒,他用手背试过了水温之后才把朱砂放了下来。

    水流打在他们的身体中间,水花溅在伤口上激起了朱棠的痛觉,他的脸、他的脖子、他的胸口、他的手心、他的舌尖全部都在发疼。

    但朱棠恍若未觉,他贴紧了朱砂的背,重新抚摸上了朱砂的小穴,有了水的润滑,他似乎多进了一个指节,可再也无法深入了,她根本不接纳他。

    “手出去。”朱砂弯下腰揉着头发。

    朱棠把手指抽了出来,他的ròu棒chā随着朱砂低头的动作正好chā进了她的的双腿之间。

    朱棠伴着水流慢慢的动着,朱砂的身体对于他有无尽的吸引力,只是这样的抽chā就让他有了冲动。

    他停下了动作,扶着朱砂的腰站好,平息着呼吸。

    “怎么不动了。”朱砂的声音在水中显得虚幻。

    “我只会shè在你身体里。”一滴都不会洒在外面,全部,全部shè在她身体里。

    朱砂握着头发直起了身子,她把湿发挽了起来,转过来面对着朱棠,她忽然笑了一下,然后握住了朱棠依旧挺立的ròu棒,“是么”

    她在问他时已经开始了撸动,从ròu棒根部抚摸到了了他圆滚的头部,然后来回动着,左手还轻轻地揉捏着他的睾丸。

    朱棠的身体有些僵硬。

    朱砂发觉朱棠的ròu棒已经开始出现规律的跳动,他的睾丸也开始收紧,于是她加快了速度,更刻意的在ròu棱处给朱棠刺激。

    在朱棠即将喷发的边缘,他用尽了全部的意志抓住了朱砂的手,然后抱紧了她。

    朱棠喘着粗气,“我说了只shè在你的身体里。”

    “只能你动手,不能我动手,不太公平吧朱棠”

    朱棠见了水池上架子上的剃须刀和剃须泡沫,他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把朱砂抱起来放在了洗手台上。

    有点凉,朱砂扭了下身体。

    朱棠放下朱砂,拿过了剃须刀看了看,“谁的。”

    “顾廷泽。”

    朱棠冷笑了一声,把剃须刀仔仔细细的清洗了一遍,然后强行分开了朱砂的腿,拿起了剃须泡沫,挤在了朱砂的毛发之上。

    好在朱砂的毛发本来就不茂盛,不提前修剪影响也不太大。

    朱砂的腿间很快被白色的泡沫覆盖,“为什么”

    “舔的时候不方便。”朱棠蹲了下去,一点一点剃的很小心。

    朱砂有点担心刀片太锋利,但是朱棠很小心,动作很轻,朱砂几乎没有感觉到刀的动作。

    朱棠剃完了最后的部分,把花洒拿了下来,冲干净了朱砂身上剩余的泡沫。

    朱棠看向她的腿间,那里已经是光滑一片,失去了遮掩的yīn唇在白嫩中透出了中间的一线粉红,是极致的挑逗与诱惑。

    他无法控制的亲吻了她的花瓣,那里柔嫩而光洁,他的舌尖在中间的缝隙游走,他的鼻尖充斥着剃须泡沫清凉的薄荷味道。

    朱砂用食指点住了朱棠的额头,然后把他向后推了一下,跳下了台子,把朱棠按在了洗手台上,在他的下身挤上了泡沫。

    朱砂的一系列动作极快,以致朱棠刚从那种极致美丽的景象中脱离出来就已经被朱砂刮下了第一刀。

    朱棠闷哼一声握住了朱砂的手。

    随后他们都看到一缕红色从白色的泡沫中泛了出来。

    朱砂还真的不是故意的,她确实低估了这件事的难度。

    因为朱棠表现的太过轻松。

    她拿起花洒把朱棠的泡沫冲洗干净,就看到贴近ròu棒根部的地方被割开了一条小口。

    朱棠的眼神幽暗,他不知道要不要制止朱砂的动作,这里不同于别的地方。

    朱砂检查了一下伤口,然后重新喷上了泡沫,继续剃,这次她显得有经验了一些,动作变得小心,直至朱棠的下身也变得光洁,也没有再次增添伤口。

    似乎变得更加长了,朱砂握住了朱棠的ròu棒,然后舔了一下他的头部,在朱棠身体的颤抖中,朱砂把它含进了口中。

    朱棠按住了朱砂的肩膀,朱砂吐出了他的ròu棒,像一条赤luǒ的蛇攀附着他站起来,搂住了他的脖子,“不想要”

    “想。”

    “那为什么不让我继续”

    朱棠看着朱砂,她依旧没有动情,她的身体依旧干涸,让他shè出来只不过是想早早的打发掉他而已。

    “等我先shè在你身体里,然后,你身上的每一处能进入的地方,我都不会放过。”

    第110章 yào1

    洗完澡,朱砂的左手就被朱棠绑在了床头上。

    朱砂总能轻易地撩拨的让他想喷shè出来,不能让她动。

    朱砂在挣扎,但她的手臂被朱棠死死地按住了,于是她就去踹他。

    “再踢,脚也会被绑住。”朱棠抓住了她的腿。

    朱棠的唇游走过了朱砂的全身,她的身体跟随着朱棠的舌头细密地起着鸡皮疙瘩,“痒”

    知道痒,总是有用的,朱棠从朱砂的大腿内侧然后亲吻到她的穴口,掰开她白嫩的花瓣,在她闭合的小穴之外来回舔舐。

    朱砂在他唇舌的挑逗下想,朱棠终究是没什么xìng经验的,但凡换一个人,就会知道,她不会在这样的刺激之下毫无反应,她不是针对他一个人。

    可是直至夜深,尽管他们在彼此撕咬的过程中鲜血四溅,终究没能完成一次完整的xìng爱。

    这样的攻防也是体力活,他们在对抗中都已经感到了疲惫。

    “放开吧。”朱砂晃了晃左手上的绳子。

    朱棠看着朱砂的手腕,上面已经因为挣扎有些破皮,他盯了一会儿解开了绳子把朱砂抱进了怀里。

    灯被关上,黑暗中的小镇一片寂静。

    在黑夜中朱棠搂的很紧,让朱砂有一点不舒服,她挣扎了一下。

    朱棠手臂的劲又大了些许。

    或许是真的累了,朱棠连夜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了这里,又和已经爬了大半天山的朱砂进行了搏斗般的一个下午,他们入睡的都很快。

    而到了半夜,朱棠忽然醒了过来,他感觉到怀里的人体温在升高。

    朱棠在迷蒙中想了半天,才意识到是朱砂在发烧,他清醒过来,用额头抵着朱砂的额头,确实是滚烫的。

    她是在高烧。

    朱砂在睡梦中却好像有了一点意识,这里是哪里是在纽约的朱家。

    朱启元是今天的葬礼。

    为什么是黑夜,哦,因为外面的雷电,所以导致了停电。

    这个男人是朱棠,他们已经赤luǒ地贴在一起。

    让她想一想,她明天就会在董事会彻底的拿下他,那么在拿下他之前,她要逼迫他承认,他爱她。

    她要让他正视自己的心思,朱棠以为自己藏得很好么

    不是,爱一个人是瞒不住的。

    从他在那个仓库里抱起她,从他在墓碑前听着她的哭泣,从他在舞会上问她为什么能做到和周昱时在一起,从他说起朱时的刻意,从他参加婚礼时的压抑,从他在以为她怀孕时的yīn沉,从他除夕夜的那个青涩吻。

    从她和江深在户外的温泉池zuò ài的私密照上,他蹭在江深脸上的血。

    他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么

    在她不必要知道的时候,她就不会知道,在她想要知道的时候,朱棠简直就是透明的。

    他将会失去一切,失去他没得到过的,失去她将在今天给他的。

    朱棠忽然心惊,为什么朱砂会突然高烧成这样,是因为下午折腾的太厉害了么,他已经准备放下朱砂去找医生,可是朱砂却突然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声音很轻,“朱棠”

    朱棠想要拽下朱砂的手臂,可是她这样的唤他,让他很想听一听朱砂说什么,“怎么了”

    “你爱我吗”

    朱棠的动作停下了,他的思绪也一路被拉回到了那个电闪雷鸣的黑夜。

    她就是在那样的时刻问他,他是否爱她。

    他在黑夜中看着朱砂,朱砂此时的意识不是很清醒,他猜,她也许梦到了那个夜晚。

    他回答了爱她之后,她给了他世界上最美妙的感受,然后又给了他最惨痛的一天。

    他沉下了眼,贴着朱砂的耳朵说,“我不爱你。”

    朱棠竟然不承认

    朱砂皱起了眉,这么能忍么她似乎给他的刺激不够。

    她把抱着她的朱棠推的仰面躺了下去,然后骑到了他的身上,她顺着朱棠的手臂一直摸到了他的手臂,与他十指相扣。

    朱棠明明就已经勃起了,他的ròu棒就抵在她的小穴外面。

    她轻轻晃动了一下身体,用花瓣夹住了他的ròu棒前后摩擦了一下。

    朱砂低下头去寻找着朱棠的唇,然后咬住,“不爱我嗯”

    朱砂的声音因为高热而显得低哑,可是她的尾音撩拨的朱棠几乎要喷发。

    他在理智上觉得应该让朱砂看一下医生,可是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