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54 章

第 5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了一个前哨,但是后续的发展让他逐渐明白了朱砂的意图。

    他不太清楚这对姐弟为何反目,但朱砂的手段有些令他心惊,这样想一想,她最后生生的压下了朱启明与朱棠上位,似乎也并不奇怪。

    而当她宣布这种手段落在他的头上时,江深的第一感觉竟然是好奇。

    “等等看吧。”朱砂重新带上了耳机。

    第105章 了结

    江深在第三天的深夜就离开了,形势紧迫让他甚至等不到白天。

    连再见都没说,可能是顾不上,也可能不想说。

    朱砂面无表情地看着江深的车尾灯在漆黑的小镇公路上甩出了一条红色的线,然后拉上了窗帘。

    他们住的是小镇上唯一的酒店,毫不奢华,好在还干净。

    朱砂不想去看新闻,她数着时间,数到第三天的深夜,在这个小镇上的酒店里见到了江承。

    他似乎赶了很久的路,应该是从会议结束就奔向了这里。

    许久没见,江承看起来似乎又有了些不同,他的天真在不断减少。

    他又掌握了一些这个社会的规则,比如金钱与权力,除了自己勤勤恳恳的去挖掘,总还有别的来路。

    例如欺骗与威胁。

    这总会反应在他的气质之上。

    朱砂看着江承,在想这算不算带他进入歧途。

    “看来,是要说一声恭喜了。”江承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结果。

    “还没有恭喜朱董。”江承还没来得及亲口祝贺朱砂,朱砂在朱氏打的这场战役从某种角度上刺激了他,他仅仅只是进入了江氏,出现在了江深的眼皮之下,而朱砂,是把所有人踩在了脚下。

    “彼此。”

    朱砂和江承在酒店的房门外彼此客套的微笑,但这种客套所蕴含的深意,也只有他们能明白。

    他们很久没有zuò ài,久到江承的尾椎都为了朱砂而痒了起来,他抱起了朱砂,把她放在床上。

    “江总,请问您准备套了么没有的话我的包里有。”朱砂躺在床上看着江承。

    江承俯下身看着朱砂,忽地笑了出来,因为这是朱砂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那时候他也在酒店里,刚刚把电脑合上,转过头才想起来,房间里还有一个小姑娘,正等待着他去享用。

    他看着朱砂,她已经安静地在床边坐了一个多小时,没有露出一点不耐当然,他是付了钱的,但她也没什么别的情绪。

    他走到她身边时,才看到了她似乎有非常轻微的颤抖,她还是紧张的,然后她抬起头对他说了这句话,“江总,请问您准备套了么没有的话我的包里有。”

    那时他说了什么

    “不戴呢”江承说出了当时的话,自己都感觉有一点不是东西,他低下头去亲吻朱砂,她的唇已经没有了那时的颤抖,却美好的令他的内心在颤抖。

    朱砂闭了闭眼,似乎有轻微的叹气,“那我明早会吃yào。”

    她学的与当初别无二致。

    “我会戴”这已经不是当初的台词,江承讲出来已经几近温柔缱绻。

    朱砂搂住了江承的脖子,“不是,你当时说的是,嗯。”

    “那是你的语气让我觉得仿佛我会对你造成多大伤害,我才会随口那么讲,最终我还是戴了啊。”江承咬了咬朱砂的嘴唇。

    “可能是吧。”朱砂努力地回想了一下。

    这次的体验远远好过他们的第一次,那时候朱砂毫无经验,她知道要放松,但是很痛,痛的她不自觉地收缩着身体,导致江承也被她夹得很痛。

    他那时候抚摸着她的脊背让她放松下来,她就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然后摇了摇头,没有办法放松。

    于是江承停下了动作,等待着朱砂平息痛苦,但是他记得朱砂似乎低声的说,”你停下来我会更痛“

    其实这样想来也觉得好笑,尽管那不是一段愉快的经历。

    江承抱起了朱砂,他有意识地避开了他们第一次使用的体位。

    那种最传统的姿势谈不上居高临下的凌辱,但那时候他们的关系的确是不堪的。

    他把她抱在怀里,他们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一起。

    进入朱砂身体的一刹那江承觉得头皮都在发麻,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极致的体验了。

    她吮吸着他的致命快感在一瞬间唤醒了他的全部记忆。

    “朱砂”江承呢喃着呼唤她。

    “嗯”朱砂在起起伏伏间气喘吁吁的问他。

    没有事,他只是有不可抑制的欢愉。

    他亲吻着朱砂的脖子,然后一路向下含住了她的红樱,她颤动的rǔ在他的口中静止下来,他用力的含吮着,直至朱砂开始夹他。

    “轻点乖”江承亲亲她的rǔ尖,那样久没有做过,朱砂只是稍稍动一下就让他想缴械投降。

    朱砂就放松了身体,缓慢地吞吐着江承,“可以了么。”

    江承又觉得这似乎是对他的否定,他托住了朱砂的腰,开始向上顶弄她。

    朱砂的头向后仰着,她也在找回熟悉的感觉。

    他曾经带着她领会了xìng爱,带着她攀上了高潮。

    天色微熹,他们结束了最后一次,江承站起身开始穿衣服,“我要回去了。”

    一夜未眠,但这半天也是他挤出来的。

    她曾经问他是否觉得自己弱小,所以当他拥有了更大的力量的时候,他只想第一时间就去告诉她。

    “嗯,路上慢点。”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

    “不用了。”朱砂没有动,“我会直接离开。”

    “不回昌城么”

    “我的总部并不在昌城。”

    江承系上了袖口的扣子,看了看朱砂,然后走过来重新坐在床边,“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不会。”

    江承捧住朱砂的脸,看着她,她的眼中毫无波澜,他的背脊在清晨中开始发冷,他问她,“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吗”

    然后他看见她摇了摇头,“不可以。”

    “你说过”

    “我没说过。”

    昨夜的缱绻仿佛给了江承无尽的力量,他按照她说的做了,他以为,他们会有未来。

    而事实永远就只是这么残酷。

    “我就只是,你捅向江深的一把刀么”江承低哑着声音问她。

    “江承,这件事情里获取到利益的是你,不是我。”

    朱砂站在窗口,看着江承在晨光中离开。

    所有事都在了结。

    朱棠输了,江深被她从背后chā上了刀。

    周昱时走了,江承也走了。

    一个接一个的离开。

    再好不过。

    从江承开始的,那也从江承结束吧。

    她也可以离开了。

    她觉得身体一片轻盈,除了头似乎有轻微的疼。

    第106章 烧

    今天一天朱砂都没有出现在片场,谢祁觉得一点轻松之外却产生了惶恐。

    他不知道朱砂为什么会屈尊来到这个片场,每天就在那里看着他,可是这说明朱砂还是对他有兴趣的。只要她愿意看他,那就再好不过。

    可是今天她没来。

    到了晚上,朱砂的门被人小心翼翼的敲响了。

    朱砂拉开门,看到的是穿着睡袍的谢祁,“朱董,我的房间空调坏了,想来看看你的是不是正常的”

    他穿的仿佛很随意,但是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尽管这会暴露出他不单纯的目的,但是这个理由本来也就傻傻的了,所以也不必太在意。

    朱砂看着谢祁,他是来,自荐枕席的吧。

    朱砂转身进了房间,谢祁跟在朱砂的身后也走了进来。

    “坏了么”朱砂坐下来,看着有些拘谨的谢祁。

    谢祁的睡袍打开的空隙似乎也很有讲究,露出了那种介于少年与男人之间的身躯,似乎还是有一点诱人的。

    只是,朱砂完全升腾不起对谢祁的yù望。

    明明看起来也还是可口的。

    谢祁对于自己的脸还是挺自信的,但朱砂看起来毫无回应,这让他有一点尴尬,“没有,这边的空调正常。”

    谢祁尬聊了几句之后,问朱砂“我是不是演的很不好。”

    “你应该问导演,而不是我。”

    谢祁似乎下定了决心,他起身坐在了朱砂的身边,握住了朱砂的手,“我看到江董已经离开了”

    “所以呢”朱砂挑挑眉,谢祁倒是敏锐,他是觉得自己有了什么机会吗

    谢祁握着朱砂的手,刚想说话却突然感知到了一点不同的温度,他摸了摸朱砂的额头,“你发烧了朱董。”

    是么

    朱砂今天确实感觉到自己的昏沉。

    “我去给你找点yào,这种小镇不知道这个时间还能不能买到。”朱砂看着谢祁拢了下衣服不再玩色诱,很快的跑了出去。

    门被敲响的很快,朱砂疑惑着谢祁去哪里买的yào然后站起来打开门,却不是谢祁

    顾廷泽皱着眉头站在门外,“你怎么不再藏得严实一点。”

    “你怎么过来了。”朱砂转身进了房间。

    苍天呢,真是寒心,顾廷泽委屈的要跳楼。

    朱伯父病危,朱砂直接从昌城回了纽约,jiāo代好了一切工作,唯独没有告诉他,好吧他自己回去。

    朱伯父去世,朱砂踩着朱棠那个畜生爬上了顶峰,没有接受他一声祝贺,好吧他自己偷偷在家恭喜朱砂。

    上位了,终于能有空搭理他了吧。

    人跑了。

    真是得亏他东奔西跑了一年才没迷失在这重重大山里啊

    然后她问他,“你怎么来了。”

    顾廷泽把包丢在地上,跳进了屋里,左右环视发现没有人,才说“我怎么不能来。”

    “嗯,能来。”在谢祁说出来她发烧之前,似乎头还没有这么疼,一旦意识到自己在生病,一切虚弱感都浮现了出来。

    顾廷泽看见朱砂撑着额头,感觉到了一点不对,他刚拉住了朱砂的手,门口就传来一个声音,“朱董,场务那儿有感冒yào我先拿了一板,这儿是热水”谢祁看着屋里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尾音消了下去,他记得他。

    顾廷泽眼睛眯了起来,这不是红象那女的的小情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廷泽很沉稳的走过去,拿过了yào和水杯,然后用脚踢上了门。

    顾廷泽把yào放在桌子上,用额头抵了抵朱砂的额头,确实在发热,哎,顾廷泽叹口气,“没有我你是不是都不会好好照顾自己了。”

    他刚才是有那么点生气,但是朱砂生病了,所以他大方一点,原谅她好了。

    朱砂说的很敷衍,“是啊。”

    这安抚了顾廷泽,他看着yào上的说明,喂朱砂吃了两粒,“赶紧睡觉,山里是不是太凉了,昨天没睡好”

    “可能吧。”

    朱砂的脸已经眼见的开始变红,顾廷泽把她抱到了床上,“你先好好睡一觉。”

    顾廷泽洗了个澡出来,就看见朱砂已经睡了过去。

    他爬进了被窝把朱砂抱进了怀里,欣喜之余不忘炫耀,然后给周昱时发了一条信息,“我现在和朱砂在一起。”

    发完这一条,门又被敲响了,顾廷泽钻出了被子光着上身去开了门,是一个他几乎没见过的男人。

    顾廷泽拼命地思索着这张脸,他想起来了,他叫江承。

    江承还保持着敲门的姿势,看着这个莫名出现在了朱砂房间里的男人,他的眼睛眯了起来,“你是谁”

    江承已经接近了昌城。

    他一路都在想,一路都在思考,他这是跟谁赌气

    是刀又如何

    总归chā向的不是他自己。

    那种失去的痛苦还历历在目,他是要再经历一遍么

    这回不会再有这种运气,他一走,就彻底不能挽回了。

    他在最后一个出口开了出去选择了掉头。

    但是眼前的这个情况,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顾廷泽眼疾手快的去关门,被江承直接顶住了房门,两个人对着顶了半天,朱砂在床上翻了个身,顾廷泽稍稍分了下神,于是被江承推进了房间里。

    “江先生夜闯别人房间,合适么”顾廷泽套上了大短袖,光着身子有点气势不足。

    “你认得我”江承皱着眉走到了床边,看见了朱砂发红的脸还有床头上的yào,他摸了摸朱砂的额头,果然是在发烧。

    还好他回来了。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相当了解。”这个人在当初朱棠的书房里,至少盘踞了一百个文件夹。

    江承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所以,怎么称呼”

    “我姓顾。”啊啊好他妈想换西装啊,这人为什么穿这么正式。

    “顾先生。”

    “江先生看完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

    “她从什么时候开始烧的”

    “不劳江先生cāo心了。”

    “昨天晚上房间里似乎有凉风,是不是窗户没有关好。”

    顾廷泽盯着江承,他昨夜就在这里

    顾廷泽本来压下去的委屈又迸发出来,凭什么,人人都知道朱砂在哪里,只有他不知道,他千辛万苦找过来,朱砂好像压根就没记起来他不说,这个明明早就出局了的男人为什么昨天还是和朱砂一起过夜的。

    真想接着一走了之让朱砂后悔算了。

    但不能走。

    走了这是便宜江承。

    他要等朱砂醒了再讨回公道。

    顾廷泽活生生的把这口血咽了进去,但是他不能一个人难受,于是他又给周昱时发了条信息,“这个叫江承的也在这里。”

    周昱时看了一眼手机上浮现出得连续两条信息,没有理会,重新握住方向盘把视线投向了前方。

    这是他这些天来第一次得到朱砂的消息,可又怎样呢

    他甚至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

    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笑朱砂,或者是笑那两个男人。

    这个笑容一闪而过,他总是不习惯于这样的表情的。

    接下来的一天顾廷泽如同现场直播,“这儿风景还是不错,我跟朱砂去爬山了。”

    配图,山。

    “就是吃的是真难吃。”

    配图,饭。

    “朱砂睡着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