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52 章

第 5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救。

    晚到她说她恨他。

    晚到她将要彻底离去。

    他以为这就是结局。

    可是现在他的全身都在发烫。

    这个情景只出现在他最隐秘、最隐秘的梦境之中。

    她不再是虚幻的。

    他切实的触碰到了她。

    他吸吮到了她的舌,他触摸到了她的rǔ,他膨胀的yù望就抵在她的小穴之外。

    他的感情与他的yù望已经到了喷发的边缘。

    “我爱你。”朱棠对朱砂说。

    他们都在黑暗里。

    就如同朱砂看不见朱棠因为心中激dàng而潮红的脸。

    朱棠也看不见,朱砂的表情是如何戏谑。

    朱砂慢慢的坐了下来,仅仅只进了一个头部,朱棠的身体就绷紧了。

    “放松一点。”朱砂安抚他,她继续向下吞着他的ròu棒。

    朱棠的ròu棒一寸一寸地挤开了朱砂穴内的嫩ròu,他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销魂。

    他的额头与手心都开始出汗,这样陌生的快感让他口干舌燥。

    朱砂终于把朱棠全部吞进了体内,她在发出呻吟之前就被朱棠吻住了。

    他学的极快,他已经明白舌头要用怎样的力度,要怎样去舔她的口腔,要怎样去吸她。

    她上下动了身体。

    猝不及防的巨大快感让朱棠的全身都在发麻,朱砂从朱棠的口中抽出了舌头,“第一次”

    “嗯。”

    “放松,不要太把注意力集中在上面,不然会很快shè。”朱砂在朱棠的耳边轻声说。

    可是朱棠做不到,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但是他已经无法思索。

    朱砂挺起了腰,朱棠的唇蹭过了她的rǔ尖让她有一点痒,“你要尝一下吗。”

    要。

    朱棠撩起了她的上衣,他在黑暗中含住了她,他吸食着她。

    朱砂不断地加快了动作,朱棠搂住她的手臂愈发的紧。

    在朱棠的感觉到他已经克制不住身体的冲动时,朱砂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他哑声问她。

    “你要缓一缓。”朱砂感觉到了他的ròu棒已经有了shè精的征兆。

    这个夜晚,要长一点,再长一点。

    一道闪电让屋里有一瞬间亮如白昼。

    朱棠看见了衣衫凌乱的朱砂,和通过她的肩膀,那张黑白的相片。

    他的父亲正在看着他。

    看着他和朱砂是怎样的结合。

    他已经坠入了罪恶的国度,他的罪孽已经无法藏匿。

    朱棠抱着朱砂站了起来,他轻声说,“不要回头。”

    如果有惩罚,请只降临在他一个人身上。

    他与朱砂保持着结合,走到了供桌之前,他伸出手,把他父亲的照片,扣在了桌面。

    朱棠把朱砂放在了沙发上,他单腿跪在沙发上,分开了朱砂的腿,重新开始了顶弄。

    “不要一直这样猛烈的chā,可以变换一下深度。”朱砂指导着朱棠。

    这样没头没脑的撞击除了加速他的高潮速度毫无快感可言。

    朱棠听话的放慢了速度,开始寻求深浅之中的韵律。

    他仔细地感受着朱砂的呼吸,直到朱砂突然的呻吟了一下。

    “碰到这里你会有感觉对不对”他轻声问她,然后又撞击了几下。

    朱砂抓住了他的手臂。

    朱棠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开始对着这个点猛烈的攻击。

    朱砂的呻吟随着他的撞击起起伏伏。

    “傻孩子”朱砂在呻吟的间隙中说,他的猛烈,只能是提前终结他自己。

    “什什么”伴随着他的问题,快感极速地攀升,没有朱砂帮她缓和,他已经不能自控地开始做最后的冲刺,然后天地都化为虚无,只有他怀里的她,他喷shè在她的身体里。

    如果这是梦。

    他不想再醒来。

    第102章 夺

    朱棠睁开眼时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

    他迷蒙的看着房顶,记忆忽然如潮水涌进了他的脑海。

    他想起来那触手的柔软,抵死的缠绵。

    朱砂。

    昨夜的第一次结束之后,他把她抱回了房间,他不知餍足地去索取着。

    从开始的毫无技法,到最后带着她一起升空。

    他似乎什么都忘却了,只沉溺在她如春水一般的身体里。

    他猛地坐起来,他在最后抱着朱砂入眠,可是朱砂并不在他身边。

    他站起来打开卫生间的门,朱砂不在,他走到房间的门口,拉开了房门,外面一片寂静。

    静的可怕。

    朱棠犹豫着,最终拨通了朱砂的号码。

    只嘟了两声,朱砂就接了起来。

    “你在哪”他的话出口是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柔情。

    “已经到公司。”她的声音听不出昨夜的缱绻。

    朱棠沉默着听见朱砂挂掉了电话。

    朱棠看着手机,一点寒意从地面蔓延进了他的身体。

    他刚刚想起,今天是董事会。

    如此重要的会议,在刚才已经被他遗忘了。

    朱棠踩着时间进了会议室。

    他环视了一遍,看到所有人都已到齐。

    朱砂坐在朱启明与周昱时的中间,听见有人进门,她抬头正好撞入朱棠的眼睛,她毫无反应地然后又低下头去看着文件。

    朱棠按了一下心口。

    有些事情一旦说出口,就再也做不到原来的云淡风轻。

    朱棠入座后,会议由一位独立董事主持,“根据委托,由我来主持今天的会议。我们今天有两项议程。”

    朱棠看着坐在对面的朱砂,有些事情,压在他的心底已经太久太久,曾经他以为,这会一直陪伴他进入坟墓。

    可是她终究知道了。

    或许他的心思根本就藏不住,他只是试图瞒过自己。

    “第一项,经公告,任命一位新的董事会成员,朱砂女士。”

    朱砂站起身,示意了一下,然后重新坐了下来。

    她只在不经意间,扫视过朱棠。

    朱棠看着她的妆容,十分精致。

    她早早的起来了甚至于,也许没有睡。

    他最后一次拥着她到达顶点的时候,窗外似乎已经有了朦朦的亮光。

    然后她把他抛弃在床上,独自离开。

    “第二项,董事会进行新一任董事长选举。”

    他看到朱砂轻轻的咬了一下红唇。

    那种柔软,他昨天尝到了。

    不止是唇他尝到了她的全身。

    只是在黑夜,他还没有看过她,他想在光亮里,去仔细地看,她的身体。

    他发现他没有问朱砂一个问题。

    她呢她对他是什么样的感情呢

    朱棠的呼吸有些急促,她其实已经说了,她恨他。

    可是,他能不能有一些别的不切实际的幻想

    “原提名人选为朱启明先生、朱棠先生。”

    朱棠内心苦涩。

    他的胜利,只是印证了他对她的算计与胁迫。

    她怎么可能不恨他。

    “朱启明先生已宣告退出,人选变更为朱砂女士。”

    朱棠猛地抬起头看向朱砂。

    朱砂欣赏了一下朱棠突然变白的脸色,和朱启明jiāo换了视线。

    朱启明向她点了点头。

    朱启明那天告诉她,自己已经是癌症晚期。

    “我也有私心,朱砂。无子不是我刻意的选择,只是顺其自然,我之前从来没有觉得没有孩子对我是一种缺憾。但是也许人之将死,我知道我有一个女儿的时候,我很激动,很激动。”

    “感情与责任让我摇摆着。我想过认回你,但是我要对我的大哥负责。”

    “最少,在朱棠上位之后。”

    “我一直在观察你的资质,我也选择了手把手去带你,你去亚太,我没有阻止,因为那也是一条不错的路。”

    “你干的很好朱砂,我看了你在亚太做的几个案子,不谦虚的说,有我的风范。”

    “但是对于是否让你顶替朱棠,我是犹豫的,可朱棠这次栽的这个跟头,让我开始考虑这件事。”

    “我没想到,这件事是你做的。而且你竟然已经和朱棠水火不容到这种地步。”朱启明在这几个文件上重新点了点,“还送我这么个礼物,你的成长真的非常迅速。”他指的是那份充斥了恶意的方案。

    “我时日无多了朱砂,人在这个时候会变得及其自私起来,我开始想,我会很高兴在有生之年看到我亲生的女儿,接管下这个耗尽我半辈子心血的公司。”朱启明叹了口气,这是他最后的对于大哥的恶意,他会自己去和他的大哥说。而这也是他对于亲生女儿最后能做的了。

    “我会为你寻求到最多支持,除了最低限额,剩下的股份,我会全部给你。”

    他与周昱时在朱启元过世之后,完成了与朱砂的jiāo割。

    周昱时握了握朱砂的手。

    他划给朱砂部分股份,不多不少,让她高出了朱棠百分之一。

    这是朱砂不能拒绝的礼物。

    他同意了朱砂的jiāo换,但他告诉朱砂,不是金钱。

    “在投票前,大家还有什么问题”

    “请稍等,我有些话想和朱棠先生讲一下。”朱砂举手示意了主持人暂停。

    主持人征求了所有人的意见后点头同意。

    朱棠看着朱砂微笑了一下,然后她将一份协议推至他的面前,“还认得你的签名么”

    朱棠出其的平静下来,他感觉到这间会议室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张巨大的网,正在不断收紧、再收紧,他是这里面,唯一的猎物。

    这份一致行动人协议,一式三份,属于他的那份,现在还躺在他的抽屉里。

    “这份协议约定了我们三个人在行使权力时将采取共同行动,很明显,我们现在出现了分歧,朱棠,这里同时规定了,在有不同意见时,将遵循持股数最多的人的意见。我想,你对于这个应该都十分清楚了。”朱砂陈述xìng的描述着。

    “所以呢。”朱棠的声音低哑。

    “在过去的几天里,我进行了几次jiāo易,这是目前我的持股数量。”朱砂又递给他几份jiāo易凭证,“高于你持股数,正好百分之一。”

    朱棠看着朱砂的红唇在动,她的声音却在逐渐消散。

    他的眼前一阵发白,脑海中确是出奇的清明。

    原来是这样。

    她逼迫着他直面了他的内心,她给了他最梦幻的的一夜,只是为了更好地把他踩进谷底。

    他看着凭证上朱启明和周昱时的名字,他已经不想去想他们之间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又是怎样拉拢到了所有人。

    他只需要面对这个结果。

    他的父亲去世,在他一心cāo持葬礼的时候,她却从容不迫地把自己变成了朱氏最大的股东。

    朱砂是真的恨他。

    他昨夜期盼这个梦境不要醒来。

    她亲手打破了他的幻想。

    她脱离出了他编织的网,转而就将他视作了猎物。

    他浑然不知地一步一步走入了她的陷阱。

    可她做错了吗

    没有。

    会场中是长久的安静。

    朱棠直直的注视着朱砂,她的眼中只有快意。

    “我,退出。”朱棠最终开口,不再挣扎。

    没有人再提出任何异议。

    全票通过,只等待着通告的发布昭告朱氏新一代掌门人的诞生。

    旧的时代结束,新的时代来临。

    在掌声中,朱砂坐到了长桌的最前方,发出了第一条人事任命,“朱启明先生卸任CEO一职,改由朱棠担任。”

    你的工作,从此将向我汇报。

    那时顾廷泽问她,她要怎么报复朱棠。

    她是如何回答的

    拿走他想要的,夺走他得到的。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想要成为朱氏的董事长。

    那么她会坐上这个位置。

    他以为他在过去的一夜,得到了她

    不过,梦幻泡影。

    第103章 特别

    会议室的大门打开,朱砂率先的走了出来。

    所有的董事跟在前面那个年轻的女人他们新的董事长的身后走出了房间。

    他们资历极老,身家丰厚,却没有一个人会超前朱砂一步。

    在走向董事长办公室的路上,朱砂后方的人一个一个的变少,直至最后剩下周昱时与朱棠。

    朱砂的脚步在朱棠办公室的门口停下,她转过身,看向周昱时,“到我办公室等我一下。”

    “好。”周昱时低下头轻吻了一下朱砂,他不需要再掩饰什么。

    门关上,朱砂就被朱棠抓住了手臂按在了门上,他们对视着,朱棠的眼里已经收回了刚才的颓唐。

    “董事长。”在朱砂开口前,朱棠率先在称呼上承认了失败,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朱砂打得他措手不及,防备不够、经验不足这些都是理由,但输了就是输了。

    他栽在了朱砂的手里。

    她夺走了他的位置,夺走了他的心。

    被他视作囊中之物的东西被朱砂毫不留情的摘走,他在会议室里的确有一瞬间是绝望而茫然的。

    但他没有愤怒,始终没有愤怒。

    从会议室里出来,他紧跟着朱砂,他看着这个走在人群最前面的女人,她纤细,她气势凌人。

    她坐拥巨大的财富,手握巨大的权柄,她是金字塔顶的女人。

    他的步伐变得坚定起来。

    他是输了,但他是输给了她。

    他甚至为她的胜利而骄傲。

    朱棠的视线从朱砂的眼而下移。

    朱棠的力气很大,朱砂抽了一下手,没有抽出来,“朱棠。”

    她已经完全是上位者的语气,冷静却带着无形的压力。

    朱棠置若罔闻,他定定地看着朱砂的脖子,那里有一枚若隐若现的吻痕,他用另一只手解开了朱砂的第一颗衣扣,把那枚吻痕完整的暴露了出来。

    鲜红,令人遐想。

    不是梦。

    朱棠勾了一下嘴角,松开了朱砂的手。

    朱砂平静地系上了衣扣,“朱启明会和你jiāo接工作,重大项目实行月报告,其他你自己考量,明天我会按照原计划离开,有事情通过邮件联系。”

    “你去哪。”

    “不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