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50 章

第 5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转让给我。”这几乎用尽了周昱时分给她的百分之五的基金,但她会赚回来,会大大的赚回来。“派森这笔授权被搅了,自身难保,却突然有两家大企业争相对他进行收购,所以,他一定会把这一切粉饰地极尽完美。”

    这是朱棠的失误吗。

    是,也不是,猎物,终究是猎物,再精明,也逃不脱猎人的网。

    “朱棠受到了质疑。”周昱时转述了今天的会议情况。

    “那很好啊。”朱砂趴在顾廷泽的胸膛,戳着他胸上凸起的小点。

    顾廷泽有点痒,他握住了朱砂的手,“下面要怎么办啊。”

    “先咬他一口,不会伤筋动骨。”朱砂咬住了顾廷泽另一个小ròu粒。

    顾廷泽吸了一口冷气,夺走了朱砂的电话挂掉,把朱砂压在了身下。

    周昱时听着突然出现的忙音,攥紧了手中的电话。

    许久,他才呼出一口气。

    再等等,快要结束了。

    周昱时告诉自己。

    朱棠的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桌面,这两天初步和浩科沟通了一下,崔一明的态度很强硬,拒绝了朱棠提出的重新签订授权协议的请求,表示一定会控告到底。

    不奇怪。

    这不过是双方一开始的试探,对方总会暴露出底牌。

    他看着桌面上的花瓶,他的秘书不知道什么摆进来几支花,挂着露水,显得粉嫩yù滴。

    他和朱砂已经很久没有联系。

    没有见面,没有谈话。

    但他感觉到与朱砂的隔空jiāo流未曾停歇。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朱氏与江氏的一局。

    可这其实是朱砂和他的一局。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他在明,她在暗。

    他在做出收购决定的时候就一脚踏进了朱砂的圈套,到如今避无可避,只能按照朱砂设定的路走下去。

    这件事发展到现在只剩一个结局,就是再次进行技术收购。

    不然,之前的一切努力都将白费。

    朱砂下手毫不留情,作为初回总部的第一单,在未笼络到足够的拥护之前就让他先失去了大部分董事的信心。

    这是直捅他的痛处。

    随后她开始索取她的补偿。

    可以预见的是,她会指挥着崔一明提出一个天价的收购价格。

    下面要做的又将是一次价格拉锯,慢慢的,磨到朱砂真正的心理价位。

    朱棠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娇柔的花瓣,露珠冰冷的沾湿了他的手指。

    她隐在暗处,而江深和周昱时都受她指挥,为她奔走。

    他的棋子,已经都变成了她的棋子。

    他沿着花朵摸到了枝干上突起的刺,一个接一个。

    他似乎,是放虎归山。

    第98章 病危

    崔一明的强硬态度,在坚持了几天之后。终于开始软化,同意了朱棠提出的技术收购方案。

    不出意料,浩科提出的价格高昂。

    几乎不亚于朱氏收购整个派森。

    朱氏在这件事情上显得十分被动,朱棠在排查了浩科的一切事宜之后,也只能在价格上与崔一明进行了几轮协调。

    崔一明也做好了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的准备,双方有涨有降,最后僵持在了一个价位之上。

    再也没有谈判空间。

    这笔巨大的财务支出被摆上了了董事会的桌面,相当一部分董事都对这个价格表示了不满。

    朱棠坦诚承认,这是目前他们极尽所能谈下来的最低价,浩科态度强硬,没有继续降价的空间。

    董事的不满归不满,形势已经非常的明显,行百里半九十,最后的十如果不收回来,前面收购派森的百分之九十所能带来的收益连五成都不到。

    周昱时率先发了言,他从种种角度进行了分析,随后选择同意这个价格。

    董事们捏着鼻子投票,通过了这个收购案之外的收购。

    朱氏与浩科的协议如期签订。

    朱砂在数天之后收到了朱氏的收购款。

    令人喜悦的、巨额的一笔。

    朱砂轻松的情绪感染了顾廷泽,但也同时让他好奇地询问了她,“这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么”

    不管怎样,朱砂终究是朱家人。

    “这只羊是独属于我的么”朱砂合上了电脑,对靠在她身边的顾廷泽说。

    “呃”

    “羊,只有一个,牧羊人,却那么多,动一动小心思,不是正常的么”

    “对对对。”朱砂说什么都对。

    江深重新回到了朱砂的办公室,,从纽约回来看起来心情不错,私下的任务与明面的工作都进行的不错。

    在他推开门的一刻,朱启元在度假的海岛上,直直的向后栽了过去。

    朱砂对着江深懒洋洋的表示了谢意。

    江深不在意朱砂的这种言不由衷,“朱总是不是该要履行合约了。”

    “好啊,那还请江董确定时间后告诉我。”

    “那不妨,就这个周末”

    还没有应答,朱砂的手机响了起来。

    朱砂看着朱棠的名字在上面跳跃着,一瞬间涌现出了很多想法,她接起了电话,“爸被下病危通知单,已经回纽约。”

    朱砂挂掉电话,站起来飞速地收拾了东西走了出去,同时接连着打了几个电话,告知保罗和其他高管,要暂时离开,保持远程联系。

    “你去机场么,我送你。”江深跟着朱砂走出办公室,他敏感的想到了一些事情。

    朱砂没有拒绝,她沉下面孔,她飞速地思考着种种后果。

    天似乎要变了。

    整个飞行途中,朱棠向朱砂发过两次情况,第一次正在抢救,第二次已经进了ICU。

    很不乐观。

    朱启元的身体真的不行了,这一回,即便不愿意直接去这样想,依旧凶多吉少。

    要收尾了。

    要在这一切结束前,握到主动权。

    直到下飞机,朱砂直接赶去了医院。

    纽约已经进入深夜。

    穿过了有人把守的两道大门,门外熙熙攘攘,朱砂沿着门内寂静的走廊来到了朱启元的病房之外。

    朱棠就在里面。

    朱砂停在门前,她看着门的把手,然后推开了门。

    大门打开的弧度如同一根弦在逐渐的绷紧。

    房间之中一片寂静,只有朱棠一个人,面无表情的坐在休息区,注视着门口。

    他们彼此对视着。

    数月未见。

    剑拔弩张  。

    “现在怎么样。”朱砂打破了室内的平静。

    “还在危险期。”。

    很平和的对话,冲淡了房间中的紧张气氛。

    他们心照不宣的选择暂时把矛盾按下水面,起码,在这间病房里。

    朱砂关上了门,那根紧绷的弦回到了原点,门锁咔的合上。

    朱砂走到了里面的房间的玻璃之前,朱启元闭着眼,浑身chā着管子,他身体的起伏轻到看不见。

    “阿姨呢。”

    “状态不好,让她去休息了,坐吧。”

    朱砂走到了朱棠身边坐下,他们沉寂地看着里面躺着的男人。

    如同再寻常不过的姐弟,在这里彼此依靠,担忧着他们病重的父亲。

    他们守了一天一夜。

    所有的探视都被隔离了,只有郑美琴在第二天出现,只是在看见朱启元的一瞬间她就又要昏厥,朱棠让人扶走了他的母亲。

    除了陆陆续续的医生,再没有人进来过。

    直至第二天的深夜,整个医院都变得一片死寂。

    “你睡会儿吧。”朱砂开了口,朱棠已经三天没有合眼。

    “没事。”

    这里配备了陪护休息室,但是朱棠没有进去的打算。

    可或许真的要撑不住,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的倚靠在了朱砂的肩上,“我靠一下。”

    “嗯。”

    朱棠这样靠了一个小时,忽然换了姿势,他向沙发的另一边挪动了一下,躺了下来,枕在了朱砂的腿上。

    “给你拿个毯子。”

    “不用。”朱棠闭上了眼,突然有不能抵抗的困意袭上他的身体。

    朱砂低下头看着朱棠,他在一瞬间睡着了。

    他向外侧躺着,从这个角度,朱砂可以看到他脖子上的动脉血管在轻微的跳动。

    感觉到朱棠的呼吸变沉,朱砂的手指慢慢摸到了朱棠白皙的颈侧,他的脉搏跳动的很有力,显示出他旺盛的生命力。

    朱砂忽然立起指尖,用指甲轻轻地在他的血管上来回划动着。

    她开始产生了一些血腥的幻想,以这样的跳动,就这样一刀划下去,一定会血溅三尺的吧她舔了舔唇角,仿佛上面沾上了朱棠的血。

    朱棠会死吗

    朱砂又把视线移向出他的胸口。她曾经在那里chā入了一把刀。

    他恢复的怎么样一定会有伤疤的吧

    朱砂注视着朱棠的身体,然后慢慢的把手盖在朱棠的眼睛之上。

    朱棠在凌晨醒来。

    他实在无法抵抗那种突如其来的困倦。

    他在恍惚间觉得这已经是他近来睡得最沉的一觉。

    他没有睁开眼,感觉到有一双手覆在他的眼睛之上。

    是朱砂的手,她为他遮蔽了光线。

    朱棠的眼睛动了一下,睫毛扫过了朱砂的手心。朱砂感到了手心的一点痒,她移开了手。

    朱棠把脸在朱砂的膝上埋了一会儿,缓过了乍一见光的刺目之后,他坐起了身子,“你要不要休息一会”

    朱砂看了看朱启元,与之前无任何差异,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来。

    “不用,有咖啡么。”

    朱棠起来去倒了一杯咖啡,然后拿了一个毯子,给朱砂披上。

    朱砂一杯咖啡没有喝完的时候,就倒在朱棠的怀里睡着了。

    朱棠扯了扯嘴角,他以为她真的那么精神抖擞。

    他搂住朱砂的肩膀,手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头发。

    朱棠知道,这是一种虚假的静谧。

    推开这扇门,一切都将被打碎。

    第99章 分割

    朱启元终于在第四天醒来。

    医生紧急的检查,宣告他仍未脱离危险,只是情况暂时稳定下来。

    朱启元环视了一遍站在他身边的人,他的妻子、儿子、女儿,“让律师来。”

    律师早已待命,他在朱启元的病床前,宣读了他的财产划分。

    中规中矩,没有出人意料的部分。

    不动产被平均的分割了。

    在股份分割时,绝大部分给予了朱棠,但同时留给了朱砂足够她挤进董事会的份额。

    朱启元显得十分疲惫,听完宣读后,就重新地沉睡了过去。

    郑美琴留了下来,替换朱棠和朱砂回去休息。

    推开了病房的门,气氛似乎就发生了陡然的转变。

    一切的静谧都如同镜花水月。

    被暂时按下的剑拔弩张重新浮出了水面。

    朱启元的身体已如风中残烛,没有人能预料到什么时候会熄灭。

    一旦到了那个时候,所有的矛盾都会被尖锐地激化出来。

    他们都要快。

    “我们谈一谈。”坐进车里,朱棠没有发动车辆,而是靠在椅背上对朱砂说。

    “好。”朱砂微笑。

    晚上,周昱时终于见到了朱砂。

    他们从电梯亲吻进了房间。

    朱砂显出了异于寻常的主动,她一边解着周昱时的皮带扣,一边告诉他,“朱棠终于动手了。”

    “今天过后,朱棠和朱启明的股份已经基本一致。”周昱时看到了朱砂的疲惫和她眼里的光,他知道她的内心燃着火焰。

    朱砂把周昱时推倒在了床上,“所以他告诉我,昌城满满的都是他的钉子,如果明天下午我不能按照约定要求将你捆绑签下一致行动人的协议的话,我将守不住亚太。”

    “朱棠作为股份持有最多的人,会在一致行动人协议中拥有话语权,这对你不利。”周昱时看着朱砂,她解开了头发,发丝一泻而下。

    朱砂慢慢地对着周昱时的ròu棒坐了下去,“不,太有利了”

    她俯下身,在周昱时的耳边说,“他会发现,他的协议是怎样葬送他自己”

    周昱时抱紧了朱砂,把她压在了身下。

    第二天的上午,朱砂提前出现在了朱氏的总部。

    她没有进入朱棠的办公室,而是敲响了朱启明的门。

    “很久不见,朱砂。”朱启明把朱砂引进房间。

    “很久不见,朱先生。”

    朱启明听见这个称呼,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不叫二叔”

    他们在桌子的两边坐下。

    “今天来是有事想和朱先生谈谈。”

    “正好,我也有事想和朱砂谈,你先请。”朱启明看起来十分轻松。

    朱砂把一份文件推到了朱启明的面前。

    朱启明打开翻看了几页,里面是一份DNA检测报告。

    他把文件合上,并没有显得吃惊,“我和你母亲,在之前”

    “不用告诉我细节,朱先生,我并没有兴趣。”朱砂打断了朱启明的话。

    “好,在听说朱棠找到了谢绫的另一个女儿的时候,我当时就产生了怀疑,并做了提前的检测,你的确是我和谢绫的孩子,我很抱歉,这么久以来都没有承认这件事。”

    “好的。”朱砂把另一份文件推到了朱启明的面前,“您再看一看这个。”

    朱启明翻开了朱砂带来的第二份文件,里面详细记录了她是如何找到派森的授权方,拿到核心技术授权,又是怎样让江氏假意收购派森促使朱氏入局,最后又是怎样翻转提出朱氏的侵权控诉获取大笔收购款。

    这份文件,朱启明看的要比刚才那份久很多,他细致地一页一页翻过去,直至看到最后。

    朱启明合上文件,这个cāo作不完美,甚至漏洞颇多,可是她确确实实地成功了,“我的确没有想到,你是这件事的背后推手。”他的语气中甚至有赞赏。

    朱砂看着朱启明,”朱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对朱棠没有个人恩怨,所谓权力争夺,不过是你对他的锻炼。你对他并不留情,如果朱棠不能夺权成功,你会继续磨砺他,但如果朱棠真的能拼尽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