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9 章

第 49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大概还是弱了。

    “你觉得自己是弱小的么”朱砂坐在了桌子上,她的腿悬在空中,她仿佛能听到江承内心的话。

    周末,朱砂没有像平日一般的公务而庄重的打算,她松松的绑着一个丸子头,穿的很休闲,她这样侧着头看他,一时间让江承想到了他在初遇朱砂时的样子,倔强,却掩不住的青春的气息。

    江承的眉眼都柔和下来,至于弱小,他表现得很坦诚,“相比江氏,承衍的实力远远不够。”

    “江承啊”朱砂忽然唤他。

    “嗯”江承看着朱砂,她的腿在空中轻轻的晃着,有些俏皮。

    但她说的话,却满含深意。

    “你为什么要用别人的错误,来限制自己”朱砂目光灼灼地看着江承。

    江承迎着朱砂的眼神,他隐约意识到她在说江明森。

    朱砂侧着头,“你认为我一直没有父亲,就会对朱启元,哦,就是我的父亲,很孺慕么”

    “不会。”江承很明白,他们是相似的,有些父亲,并不值得拥有。

    “可是,我会因此而少拿他的钱么”朱砂笑了,她跳下桌子,靠近了江承。“不,应该我拿到的,我一分钱不会少要。”甚至,更多。

    他们兄弟的长得三分相似,不过江深更为骄矜,江承更显得英挺。

    他们的生长环境本就不同。

    江承想要说什么,却被朱砂按住了唇,“你凭自己挣得钱是你努力的成果,江明森给你的钱是你应得。”

    江承沉默下来,他这么多年一直将自己与江家泾渭分明的划开。

    于他而言,江明森,在绝大多数时间与他毫无关系,他从未考虑过江家的一切。

    “那是江明森犯的错误,你为什么要替他承担呢江承,你明明也是受害者。”朱棠贴近了江承,江承甚至能看清,她瞳孔里,他的倒影。

    “还有江深,你什么都没有做,你对于江家没有一点染指的yù望,他却偏偏要针对你,要破坏你。”朱砂的声音带着蛊惑,她的眼神却很柔和,她看着这个豪门的私生子,他贫苦成长,艰难求学,从程序员到上市公司的总经理,不可思议的是,他始终保持着一种对于人xìng的坚持。

    一种让人想撕碎了的天真。

    她仍旧在贴近江承,“江深是江明森的儿子,你就不是么。江深生来就拥有着权力,而你靠自己艰难的打拼才有今天,你认为这是你的努力么不,这明明就是你的挫折与苦难,你根本就无需这样的艰辛。”

    朱砂看着江承的眼,她看到他的眼中有着挣扎,“你不愿意接受江明森的钱,你认为它肮脏。”她与江承的唇只隔着自己的手指,“金钱才是最纯净的,只有抵抗不了的人xìng才肮脏。”

    她把食指放下,他们的唇只有一线之隔。

    “江承,你觉得你弱小吗可是强大的机会就在你的眼前啊。”

    第96章 螳螂

    他们相隔得很近,江承只要向前一公分就可以吻到朱砂。

    就如同,他向前一公分,就可以触摸到大笔的财富。

    他们都不属于自己,或者说暂时都不属于自己。

    可是都近在眼前。

    朱砂的气息就在江承的唇上。

    “吻我。”朱砂说。

    江承搂住了朱砂的腰,这一公分的距离似乎被轻易地抹除了。

    他的收获足够美好,美好的如同梦境,很久了,他只在梦里吻她。

    他们在分离时嘴角还有着扯不断的银丝。

    “去看看你父亲吧江承。”朱砂告诉他,“他一个人,需要安慰。”

    江承看着朱砂的眼睛,她毫不掩饰对他的鼓动,毫不掩饰对权力与金钱的yù望。

    进而强,退而弱。

    他似乎没有选择。

    朱棠和江深同样近在咫尺,但未曾碰面。

    无须碰面,双方的团队都已经驻扎在派森,他们不过是在各自坐镇,远程提出着自己的条件。

    这么久以来你来我往进行了几番加价,最终价格已经高于朱氏计划的20,不过朱棠已经是骑虎难下,这桩收购案已经吸引了各方视线,无论是稳定股东还是保证地位,朱棠都无法再收手。

    江深的加价很有策略,似乎是真的铁了心和朱氏扛一抗。

    一夜的会议之后,朱氏给出了最终的条件,成败不过再次一举。

    天明之后,江深宣布放弃,派森全面同意朱氏的收购条件。

    这桩突然而来又极速白热化的收购案在经过几个月拉锯之后,以朱氏收购派森100股份的结局告终。

    这个消息传来的时候,朱砂正在办公室里看着电视屏幕,上面播放的是一些网剧的片段。

    朱砂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传来的信息,把手机放在了一边。

    “这些,是全部了”她问正拘谨地坐在一边的谢祁。

    “是的朱总。”谢祁的声音有一点泄气,高露对他的兴致没有保持多久,甚至没有带给他哪怕一有用的资源,他在为失去这条线而烦闷难当时,朱砂却突然联系到要求他带着自己的作品到办公室找她,他脑海中闪过了那个夜晚,隐在黑暗中,却气场极强的女人的面孔。

    他深知自己要抓住这次机会,但他的作品太少,盘算来盘算去,也只能带着这些看一眼就尴尬的网剧过来。

    不过,朱砂隔了这么久还能记得他,足以让谢祁燃起无尽希望。

    无论如何,他要抓住这个机会。

    朱砂点点头,演技平平,资源平平,只有一张脸的谢祁,在圈子里实在再寻常不过。

    不过有脸已经足够了。

    “有什么目标么”屏幕上已经切换了下一部片子,这一部穿越古装剧,谢祁演的男五号,一个类似于男宠的角色,妖妖娆娆,不过谢祁抓不太到精髓,显得有些搔首弄姿。

    谢祁抿了抿嘴唇,“大屏幕。”

    “恩。”很寻常,“还有么,再进一步。”

    朱砂在鼓励他,谢祁吸了一口气,“想红,想拿奖,想做影帝。”

    朱砂终于扭过来看着谢祁,“那你觉得,你现在差在哪里。”

    似乎放飞了一下,谢祁说话顺畅了许多,“缺乏科学系统的学习,表演上还有很多问题。演的太少,经验也很不足。”

    “资源也不足,机会也太少。”朱砂补充了谢祁没说完的话。

    谢祁低了下头,然后重新抬起来,他鼓起勇气问她,“朱总,您会给我机会么”

    倒还有一点胆气,朱砂和谢祁聊起了家常,“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老师,中学老师。”谢祁没明白为什么话题突然转到这个上面,但他乖乖回答着。“教龄很长一直没升,xìng格比较古板,所以不太喜欢演员这个行业。”

    “爷爷nǎinǎi身体怎么样”

    “爷爷不在了,nǎinǎi还好。”

    “都在汉州么”

    “对。”

    “家里有没有亲戚在昌城”

    “没有,我父亲是独子,我们家人都是汉州本地人,只有我来到昌城了。”谢祁想了想,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也不是,我还有个姑姑,不过我也没见过,就听说过,我爸也不提,就我nǎinǎi有时候说过两句,只知道和家里断绝关系了,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

    一说出口,谢祁觉得自己好像鸡毛蒜皮说的有点多,有点尴尬的闭上了嘴,但朱砂看起来并没有露出什么不耐烦的表情,他又笑了一下。

    朱砂看着谢祁,他笑起来的那份张扬,像极了谢绫的那张照片的恣意。

    而汉州,正是谢绫的祖籍。

    她只是随手的查了一下,就发现人与人真的是有缘分。

    从谢祁对父亲的描述,大概也想得到,谢绫为什么不选择回家。

    “我会为你联系表演课程,结束之后,会给你成立一个工作室。”

    “谢谢朱总。”谢祁激动地站起来,何止意外之喜,他知道,朱砂一句话能带来的能量,会远比他跑一年通告还来得高效,“我会努力,不辜负您的栽培。”

    激动之余,谢祁有一点忐忑,他不知道是什么让朱砂看中了他。

    他自信于自己的外表,但他都无法说服自己是朱砂看中了他的脸。

    朱砂不准备和谢祁多说什么。

    她既没有替谢绫重回故里的想法,也没有替她多认回一个为她上香的人的打算。

    朱砂没有在意谢祁的感谢,挥了挥手,让谢祁离开了。

    签署jiāo易协议后,朱氏的收购开始顺利进行,派森在这个过程中非常配合。

    朱棠的团队已经在庆祝这桩案子的胜利,争夺成功的快感其实远胜过一桩普通的收购案的完成。

    前期尽调已经完成,按照协议要求,款项被陆续支付。

    预算超标,但在可接受范围,朱棠的这次cāo作看起来干脆利落,而且不管如何,朱氏完成了这次收购,过程激烈结果优异。

    董事们在会议上宣布了收购案成功后,一起为朱棠鼓了掌。

    “江深是不是还没有离开纽约。”所有人都在庆祝,只有朱棠面上看不出高兴,他询问着他的秘书江深的动向。

    “是的朱总,江深开始接触其他的企业。”秘书通报了新的情况。

    “想办法,找到江深接触的企业名单。”朱棠挂掉了电话,揉了揉眉头。

    这张名单很快地摆在了朱棠的桌子上,朱棠一个一个的看下来。

    这些企业有一些共同点,他们的领域相近,江深的目标看起来很明确。

    但是最大的问题,这里面没有一家和派森是领域jiāo叉的。

    朱棠盯着这些企业名称。

    江深收购失败,转眼就投向别的领域毫无停顿。

    他嗅到了陷阱的气息。

    周昱时当时也说的很明确,江深的目的很可疑。

    不,周昱时也很可疑,他所谓的诚恳或许只是为了搅乱这一池水。

    朱棠的眉头皱起。

    江深、周昱时,这两个人,无论如何也不是会携手的伙伴。

    他们背后那个身影已经明显到呼之yù出。

    可她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让江深哄抬价格使他在这个收购案中多付出一笔钱么

    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是。

    “重新查一遍派森。”

    第97章 黄雀

    事情发展迅速到朱棠的人无需再去对派森做新一轮调查,在投入生产之后,问题自动地bào发了出来。

    昌城的一家名为浩科的公司对朱氏提出了侵权控诉,在出示了技术所有证明之后,控诉派森核心产品技术的原始版本来自于浩科的授权,授权协议已经到期,朱氏在收购派森之后没有与他们续约还依旧在新产品中继续使用该项技术。

    就此对朱氏提出了高额违约赔偿要求。

    侵权这种事情对于朱氏来说不啻丑闻,开盘股价应声下跌。

    紧急董事会的会场如同平时一般的安静,但明显的气氛浮躁了起来,几位当初就不曾支持收购的董事说话已经不算很客气,“对于收购的缘由我不想再谈,但是对于侵权问题,这明确的是我们收购团队在尽职调查时出现了巨大失误。”

    在巨大失误上加了重音。

    这直指朱棠。

    朱棠在最后关头支持了收购,同时主导了整个收购案的进行。

    所谓朱氏的收购团队,就是朱棠的团队罢了。

    在几位董事发言结束后,始终保持沉默的朱棠开了口,“这件事我负责。”

    他没有推卸责任。

    大家说的都没错,这的确是他的失误。

    浩科的公司信息完整的出现在了屏幕上。

    “这家公司成立时间不久,法人只是傀儡,总经理崔一明,出身江氏明森资本。”朱棠一句话概括了这家公司的信息。

    董事们一片哗然。

    所以这是江深有备而来哄抬价格,令朱氏忙于价格忽视尽调,结果在这个时候再反手一击

    会场中,唯有朱棠和周昱时保持着平静。

    周昱时看似也随着其他董事表示惊讶的扬了下眉,朱棠知道,不过是周昱时的戏。

    崔一明出自明森资本没错。

    可他太清楚,这个人和朱砂的关联。

    他太清楚,崔一明当初是怎样在万人的舞台上向朱砂告白。

    “看起来,是江深做的局。”周昱时轻飘飘的说。

    周昱时的声音暂时遏制了场内的喧哗,可是冷静下来的人都会想,江深的局又如何,如果朱棠的团队不出现失误,又怎么会碰到这样的局面

    “我来处理这件事。”朱棠的声音很沉稳,安抚了场内的质疑。

    但董事中充斥的不信任情绪不会因为朱棠的一句话而消弭。

    这对于根基不稳的朱棠来说是一次危机。

    一直冷眼旁观的朱启明开了口,“既然朱棠想要处置,我没有意见,各位有意见么。”

    没有,没人替朱棠收拾烂摊子。

    “那,希望朱棠董事,给我们一个好的处理结果吧。”

    “派森就等着朱棠的自投罗网,只会把他们技术原始版本来自授权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朱砂在床上翻了一下身,翻进了顾廷泽的怀里,和电话那头的周昱时说着,“亚当的这项技术授权是他妻子在世的时候和派森签下的,那时候,派森也是小作坊,条件给的很一般。”

    “这是亚当告诉你的”周昱时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是,读书时候无意间说的。”朱砂假装没听懂周昱时的意思。

    但是顾廷泽就说的十分露骨,他搂着朱砂问她,“那老男人当时是在追你么”

    “也许吧。”事实上亚当没有明说,在知道她已婚之后就选择了回避。“我去找亚当的第二天,就是派森的人去和亚当谈续约事宜的时间。”

    顾廷泽想起了那天朱砂的心不在焉,她似乎笃定这笔续约谈不成,但又难免显得有些焦虑。

    “派森试图使用当时的价格和亚当续约,同时用亚当的妻子和他打感情牌,于是谈崩了,第三天,我给出了亚当他无法拒绝的条件,让他最终同意将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