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8 章

第 4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会是一个不能消弭的伤疤,永远在出现在他的胸口。

    朱棠忽的笑了一下,并不是所有的都销毁了,这个伤疤,是这十年的永恒的纪念。

    他靠在椅背上。

    周昱时和朱砂的离婚已经不是秘密。

    他们分别昭告了双方的父母,去安抚着他们的情绪。

    周昱时没有明言这件事,他也无法从周昱时的身上看出任何真实的情绪。

    有些事是他始终无法探查到的,譬如朱砂和周昱时结婚的真正原因。

    而他们离婚显得同样扑朔迷离。

    这个时间的宣布非常微妙,朱砂是在公然地向他宣告,她在拿到亚太与红象之后,就会选择毁约,她不再牵制周昱时了么。

    他摩挲着自己的伤口,微微闭上了眼。

    他今天见到了朱砂,在视频会议上。

    他们是并排的两个窗口,出现在屏幕的下方,仿佛他们正亲密地坐在一起。

    朱砂全程都面无表情,只是安静地听着会议内容,不时做着记录。

    她看起来精神还不错,他从她的发丝,看到她的眉眼,看到她的唇。

    朱棠抿了一下唇,仿佛有一种凉而轻软的感觉就在他的唇上。

    会议结束的时候,窗口一个一个的黑了下去,最后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朱砂在低着头收拾资料,在她终于抬起头去关闭窗口时,她停顿了一下,对着摄像头勾起了唇角,随即,她的画面消失。

    朱棠久久的看着那个黑下去的窗口,终于垂下眼,离开了办公室。

    朱棠站起身,走出了书房。

    第94章 博弈

    江深行动的很快,他的团队之前直接开始了和派森的接触。

    这件事做的虽然称不上高调,但也并不隐秘。

    朱氏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朱启明已经尝试xìng地和派森联络过,派森的态度开始变得相当暧昧,他们并不拒绝这次收购,言谈之间表示江氏给出的金额相当诱人。

    朱棠安静地走在通向会议室的路上。

    他已经明确地嗅到了这件事里不同的信息,江深在这个时候出现一定不是偶然。

    高露回馈给他的信息很明确,“江董最近经常来找朱总,非常规律,但是谈话内容保密,我无法获取到具体信息。”

    他仿佛看见了这桩案子后面的那个身影,她藏在暗处,就这样注视着他。

    那么,她想做什么。

    她想让他怎么选择。

    他径直的走进会议室,所有的董事已经就位,收购案足够召开一次董事会议。

    总经理打开了一个pp,开始进行说明背景,pp上面详细地介绍着派森的产品信息,多年来和朱氏的合作关系,以及派森产品在朱氏产品中重要xìng,同时分析了是否具有可替代xìng。

    结果不容乐观。

    最好的办法依然是继续保持派森的供货,但是这个节骨眼非常微妙,朱氏和派森的供货协议即将到期,在即将续签的时候,江氏这样来势汹汹的收购,他们需要把一切想到最坏处,要么,续签并涨价,要么,停止供货,派森转向竞品商。

    所以今天的会议主题是,在这个局面之下,朱氏是否同样做出收购派森的决定。

    灯被重新打开,各个董事之间面色各异。

    这个pp只是一次重温。

    这件事在这一个月里大家都已经心知肚明,彼此之间都有了考量。

    所有董事的意见已经明确,不过是来做一次最后的选择。

    朱启明清了清喉咙,让大家都谈了谈看法。

    如同预想的一般,大家看法各异。

    收购,将这项技术完全攥在手中,朱氏将不会再受到这一项掣肘。

    不收购,派森的重要xìng在优先级里并不算极为靠前,突发的收购案对财务有极为苛刻的要求,如果江氏在收购成功后能够通过谈判方式继续供货,就没有收购的必要。

    没有发言的人,只剩下朱启明、朱棠、周昱时三个人。

    周昱时环视了一遍,看到朱启明和朱棠暂时没有开口的打算,他jiāo叉着手指开了口,“我的意见,不收购,理由刚才大家都已经提过了,我就不再赘述了,我只想提一点,江氏在市场接触了很多家企业,而且他的业务范围和派森的jiāo叉不多,这一点就十分令人生疑。”

    朱启明点点头,转向另一边,“朱棠呢”

    朱棠摩挲着手指,周昱时说得很诚恳。

    而且过于诚恳。

    假定江氏的收购完全出自朱砂的授意他不会怀疑朱砂对江深的影响力。

    周昱时在这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是出自本心地反对收购

    这可以理解这是出自一个股东对于资金流向的担心。

    是朱砂要求他阻止这次收购

    那么几乎可以预见,江深此次收购不安好心,朱砂要狠狠地咬他一口。收购成功之后的涨价与勒索已在其次,产品上的手脚会让人防不胜防,随便的事故对于朱氏都会是毁灭xìng打击。

    不过这样做,朱砂本身很难会从中间获得什么收益,朱砂会使用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式么。

    朱棠思索了一下,并没有答案。

    “我同意收购。”许久,朱棠开了口,他讲话的分量与其他股东不可同日而语。

    朱启明环视了场中,一锤定音,收购。

    周昱时没有表现出异议,只是在推举负责人的时候举荐了朱棠,“朱总在这方面经验丰富。”

    似乎颇有深意。

    没有人反对,朱棠也没有再推却,他深深地看了周昱时一眼,离开了会场。

    周昱时在朱棠看过来时很轻松地点了下头示意了一下,随后给朱砂发了一条信息。

    江深近日是朱砂办公室的常客,来去频繁。

    关起门来暧昧非常,实际说的都是公事。

    朱砂正坐在沙发上,用手支着头听着旁边的江深说着目前的报价。

    手机震了一下,是周昱时的信息,“同意收购,朱棠负责。”

    “好。”她动了动手指回了一个字。

    周昱时在这场会议里就是推波助澜,朱棠对江深的动机是一定会有怀疑的。

    而周昱时在此时做出不收购的回复会加剧朱棠认为是她在其中搅局的想法,那么,朱棠大概率会反其道而行至之。

    抬起头,朱砂眼角的一抹流光晃过了江深的眼,“感谢江董这个阶段的配合。”

    “看来,事情顺利。”江深的桃花眼微微眯了起来。

    朱砂笑了一下,“接下来,还要劳烦江董,抬抬价格了。”

    朱砂换了一个姿势,她翘起了腿,显得更加闲适,细细的鞋跟在空中随着朱砂的话语轻轻的一下一下地晃着,戳着江深的眼和江深的心。

    江深看着朱砂微微翘起的唇角,他的内心终于燃起了火,他伸出手握住了朱砂的脚踝。

    朱砂保持着支着头的姿势,侧着头看着江深,“江董,是有在办公室发情的癖好么”

    江深的办公室,留下太多过往。

    江深也随着朱砂状似回忆了一下过往,但并没有就这个发情的问题说下去,他抚摸着朱砂纤细的脚踝,“朱总,我们来考虑考虑,价格要怎么抬吧。”

    “好的江董。”

    “我目前给出的价格您很清楚。”江深从朱砂的脚踝抚摸到她的小腿,她的小腿触感很莹润。

    “嗯哼。”

    “我的价格,会泄露给朱棠,在他们报价后,我的加价,会是”江深做了一个手势,然后从朱砂的小腿,抚摸到她的膝盖。

    “很好。”

    “朱总预估,对方会能忍受几个回合的拉锯呢。”接着是朱砂的大腿。

    “两个,到三个。”

    “后期,加价幅度会降低,会显得更为真实,大概为上次加价幅度的一半。”江深坐在了朱砂的身边,触摸到了朱砂的大腿内侧。

    “江董十分厉害了。”朱砂看着江深,他的手停留在她的腿间,带着烧灼的热度。

    “我的办公室里再没有进过别人。”江深突然地又转回到了之前朱砂的问题,他的手没有再向前进发,在触及到朱砂的内裤边缘的地方停了下来。

    迂回而狡猾。

    “是么赵总,王总也没有进过么还有张总,李总”朱砂一个一个数着江氏的高管们。

    “没有。”江深一本正经。

    “那,江董自己打扫卫生么”朱砂似笑非笑地看着江深,他的手指在内裤的边缘摩挲着,似进非进。

    “是”江深靠近了朱砂,轻轻亲吻在了朱砂的唇上。

    隔了太久的吻。

    江深的激动的舌尖在颤抖,他着急地寻觅着朱砂口中的香甜。

    在他的记忆即将全面复苏时,朱砂却握住了江深在她腿间的手,“江董,下班了。”

    桌子上的时间显示已经过了五点。

    江深看着尽在咫尺的朱砂的眼,里面一片清明。

    他心有喟叹,“下班了,朱总有没有意向一起吃个晚饭。”

    “恐怕不行了,家中有人在等。”

    江深想到了晚宴结束时那个来接她的年轻男人,忽然间生出了种岁月不饶人的悲怆。

    第95章 强弱

    朱砂和江深离开了办公室,下电梯时,遇到了同样下班的高露。

    “朱总,江董。”高露伸手挡住了电梯,让他们先进。

    高露看着朱砂和江深,两个人表情严肃,朱砂微微地蹙眉,似乎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高露的心思转了几转。

    一同走到地下的停车库,朱砂远远地看见高露的车前靠着一个正在玩着手机的男孩儿,依旧年轻,阳光,青涩。

    但不是谢祁。

    看来高露的小情人换人了。

    高露没有半分遮掩,但也没有向朱砂介绍,不值得摆上台面的人,上次不过是场合问题。

    在两条车道上分了手,高露向朱砂和江深告别之后坐进了车里,那个男孩儿乖乖的坐进副驾,高露没有急着开走,而是给朱棠发了条短信,她告诉朱棠,今天朱砂和江深的情绪不是很好,似乎遇到了什么问题。

    背过高露,朱砂和江深的神色便收敛了起来,从严肃变回平静,朱砂放松了蹙起的眉头。

    朱棠留下一个钉子,那再好不过。

    她会把她想要展示给朱棠看的,一一展示出来。

    你一定怀疑我是不是真的在阻挠你收购。

    那我就把我的焦虑表现给你的钉子看。

    “江董戏不错。”朱砂夸赞。

    江深却恍然觉得这句话所要描述的时间跨度有些长。

    似在说他刚才表演的愁苦,也在说他曾经演过的拙劣戏码。

    他们中间有太多问题。

    走到车边,朱砂在开门之时,被江深压在了车门之上。

    “江董,这里四处都是摄像。”朱砂善意的提醒他。

    江深俯下身亲吻她,吻得持久而缠绵。

    “江董,现在还不是庆祝胜利的时间。”朱砂被圈在江深怀里狭小的空间,凉凉的说。

    江深注视着朱砂。

    慢慢来,问题再多,总是能够解决的。

    他相信。

    江深放开了朱砂。

    纽约是凌晨。

    朱棠的睡眠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变得很差。

    很难入睡,也会时睡时醒。

    在一条短信的提示音之后,他再也无法进入睡眠状态。

    他回复了高露,“知道了。”

    这并非对朱砂的私人监控,高露的信息或许更应该被称作“小报告”。

    从明面看,他们所谓的棘手或许就是朱氏正式启动了对派森的收购,这是对江氏不利的消息。

    这也符合朱砂授意周昱时阻挠收购案的想法。

    一片迷雾。

    朱棠披上衣服站起来看着黑漆漆的窗外。

    朱砂始终在成长,始终在成长。

    直到,他也看不清。

    朱氏和江氏对于派森的收购在一夜之间到达了白热化。

    双方势均力敌,价格与条件都极为让人眼热。

    派森管理者表现得待价而沽,并不特别偏袒某一方,也不抗拒哪一方,办公室如同公共场合,欢迎着双方投资者的来来往往。

    已经到了江深出马的关头,董事长的露面将让这份热闹再上一层楼。

    江深直飞纽约,去为这个沸反盈天添上最后一把柴,做戏就要做到位。

    顾廷泽在这儿乖乖的做了许久的家庭煮夫,在他父亲生日的时候终于被不情不愿地召唤回家。

    “我很快回来。”顾廷泽临走时拉着朱砂的手。

    朱砂接连送走了两个人,给江承发出了邀约。

    朱砂看着水坐在火上,里面泛着细密的气泡。

    她在初次的见面之后,没太理会江承,在承衍董事会也几乎没有jiāo流,江承的邀约更是一直没有回应。

    她晾了江承许久,江深的戏已经接近完成了,江承将要派上用场了。

    用完江深,再在他的背后捅上一刀的感觉分外令人愉悦。

    她恨江深么,不恨。

    在知晓大家都行走在同一张网里时,她甚至为此而唏嘘。

    爱吗,更加不爱。

    当时不爱,之后,也不会。

    只不过,世间的事情都是有来有往的罢了。

    有做,有偿还。

    才是公平。

    水咕嘟嘟的烧开,朱砂把壶端了下来,给江承沏上了一杯茶。

    江承时隔许久终于踏足了朱砂在昌城的住处。

    他近来时常碰壁,但他能感受到朱砂的忙碌,而这种忙碌又似乎与江深相关。

    “你最近,和江深走的很近”江承喝了一口茶,他的语气很平静。

    “恩,他帮我一点忙。”

    “我不可以么”江承看着朱砂。

    朱砂笑了一下,她靠在桌边,给江承解释,“这件事和朱氏有关,承衍本身就是朱氏参股,所以你去并不合适。”

    江承握着杯子,朱砂或许说的是实情,但也许,是他没有这个实力。

    承衍一路走来境遇都不错,上市之后股价也是一路走高。

    可朱氏与江氏,都是庞大的集团,他与他们相比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