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7 章

第 4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廷泽。

    顾廷泽一遍亲吻她一边嘶嘶的吸着冷气,“轻一点朱砂轻一点”

    周昱时一边抽chā一边放下朱砂的腿,让她变成跪着的姿势,朱砂猝不及防的趴了下来,但很快顾廷泽磨灭了周昱时不让他碰朱砂的想法,他扶着朱砂让她直起了身子,搂住自己,朱砂的rǔ贴着他的胸膛,他亲吻着朱砂,他的ròu棒在朱砂的小腹上摩擦着,磨出了一片液体。

    周昱时狠狠地撞击着朱砂,每一次都让她贴的顾廷泽更紧。

    朱砂和顾廷泽的亲吻没有停止过,周昱时贴住朱砂的背,亲吻住了她的脖子。

    这种刺激让朱砂已经变得微微红肿的小穴还在不断的收紧,夹得周昱时难以坚持,他听着朱砂和另一个男人亲吻的声音,感受着那个男的手就握在朱砂的另一个rǔ上,他的ròu棒就抵在朱砂的小腹之外磨蹭,周昱时眼底是看不见的血红,嫉妒与刺激在蒙蔽他的神智,他的动作不断加快,直到朱砂的身体跟随着他颤抖,不可控地叫出声之后,他终于咬着朱砂的耳垂,全部喷shè了出来。

    朱砂感觉自己漂浮在云端,她感觉着周昱时抽离出自己的身体,很快另一根ròu棒就侵入了进来。

    她的气息仍未均匀就进入了下一场欢爱。

    周昱时和顾廷泽调换了位置。

    顾廷泽感觉到了朱砂的体内那充裕的液体,但他已经不能抵抗,他在那种别样的润滑间不停地进出着。

    朱砂连呻吟都变得虚弱,她挂在周昱时的身上,然后听见周昱时在她的耳边问他,“是不是我更厉害”

    朱砂在意识模糊间也能感觉到周昱时在设不怀好意的陷阱,她咬着周昱时的肩膀没有出声。

    顾廷泽听见这个问题仿佛受到了更大的刺激,他拽着朱砂的腰,大开大合的进出,寻觅着那微硬的一点开始猛烈的撞击。

    朱砂“啊”地叫了出来。

    顾廷泽勾起了嘴角,他在黑暗中贴近了朱砂的耳朵,“是我,对不对。”

    周昱时向下躺了一点,噙住了朱砂的rǔ头,开始含吮挑弄,他的手指在朱砂湿淋淋的腿间寻找着她的珍珠开始揉捏。

    朱砂深呼吸了一下。

    这个夜晚太过漫长,漫长到她的yù望与快感仿佛变成了无止尽,一山更比一山高。

    她的每一处敏感都被人掌握,她在他们的口中、手中体会着从未有过的新奇体验。

    她不记得自己最终高潮了多少次,直至顾廷泽终于shè出来,他们混合在一起的体液涌出她的小穴时,她已经困倦到毫无力气。

    她闭上眼,趴在周昱时的身上睡过去。

    第92章 之前

    朱砂在清晨醒来,感觉到身体是清爽的,他们替她清洗过。

    但是她一点印象也没有。

    她躺在周昱时的怀里,顾廷泽从背后把手搭在她的腰上。

    在她醒来时,周昱时也随之醒来,朱砂看到他眼下的青黑已经消失不见,他眼中的焦虑也消散了,整个人如同之前一般的平静。

    周昱时看着朱砂,然后在她的唇上印下了一个早安吻。

    顾廷泽一觉醒来发现朱砂和周昱时已经穿戴好了,正在坐在沙发上翻着今天的报纸,行李箱也整理好放在旁边。

    他捂着下身从床上蹦了起来,“你们醒了怎么不叫我。”

    不过转瞬又觉得,干嘛要捂,于是大方地赤luǒ着走进了卫生间。

    黑暗被阳光覆盖,三个人在去往首都的路上都没有提及昨夜发生的事情。

    不过终究还是有了一点不一样。

    进了机场,他们准备在不同的登机口分别,朱砂和顾廷泽回昌城,周昱时回纽约。

    “买三杯咖啡。”周昱时看着不远处的咖啡店扭头对顾廷泽说。

    “为什么是我。”顾廷泽不大乐意。

    “美式。”朱砂同样扭过头对顾廷泽说。

    好吧,顾廷泽不情不愿地去了。

    周昱时和朱砂相对站着,在朱砂无意识地扶了一下稍显酸痛的腰之后,周昱时抬手摸了摸朱砂的头,“在你了结这件事之前,有些事我们可以暂时先放下。”

    了结朱棠,暂时放下他和她的事。

    他把酸涩咽了下去,朱砂要自己去面对,他不会阻碍她,也不会去出手。

    否则朱砂始终会意难平。

    这一次,他默认了顾廷泽跟着朱砂,他只是不想朱砂在昌城,连一个可以和她分担的人都没有。

    朱砂点点头,表示听到。

    周昱时无声地叹息了一下,他抱住朱砂,在她的耳边问她,“还会有别人么。”

    他之前不想探寻朱砂的过去,但这一次朱砂的全部过往都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知道她在昌城发生了什么,他知道那里还有两个男人。

    “不知道。”朱砂回答的很简单。

    周昱时沉默了一下,“了结之后,我希望我们能重新考虑一些事。”

    未完成的事。

    “到时,再说。”朱砂的语气中听不出情绪。

    他们在登机口相拥,看起来如同分离的情侣。

    顾廷泽拎着咖啡回来,冷静地提醒周昱时,“纽约已经通知登机了。”

    周昱时放开朱砂,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之后,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顾廷泽,向着自己的登机口而去。

    “不喝还要买三杯啊。”顾廷泽挑挑眉看着周昱时的背影,再见您呐。

    顾廷泽愈发粘朱砂,整个飞行过程中都拉着朱砂的手贴在她的肩头。

    朱砂用另一只手的食指戳着顾廷泽的额头,“你很重。”

    顾廷泽被戳离一下又贴回来,轻轻咬住朱砂的耳垂,“腰酸吗。”

    “还好。”

    “我刚才看到你在揉腰我昨晚是不是太用力了。”

    朱砂睨了一眼顾廷泽。

    顾廷泽的情绪有一点复杂,如果可以,他根本不愿意和周昱时分享朱砂。

    但他的想法,朱砂根本不会在意。

    朱砂从来没有在意过。

    可是,朱砂也不在意周昱时。

    朱砂谁都不在意。

    想到这一点顾廷泽的内心得到了抚慰,并且迅速地自我安慰,起码,我是最独特的。

    朱砂感觉到了顾廷泽的情绪在不停晴转yīnyīn转晴,然后重新贴着她开始絮絮叨叨地说点有的没的。

    朱砂抬手揉了揉顾廷泽的毛,“真的应该把你托运了。”

    “汪。”

    江深的心情同样复杂。

    他在约定好的时间到了朱砂的办公室。

    推门进去的时候只觉得时移世易。

    朱砂抬起头看见江深,很客气地微笑了一下,起身示意了一下和江深坐在了旁边会客区的沙发上,“坐,江董,如果不是你先约我,我这几天也得去拜会一下您。”

    “不敢劳动朱总。”江深也客气地笑了一下。

    秘书送进了茶,龙井的香气在两个人中间弥漫开来。

    朱砂看着热气中的江深。

    他并无太大变化,比之前稍显瘦了一些,桃花眼中已无太多多情之感,整个人看起来冷清了不少。

    离开昌城时,她心中封着对江深的恨意,是他的算计,让她见不到她母亲的最后一面。

    如今再相见,却有一种宿命感,不过都是一张网上挣扎的猎物。

    江深当初的做法其实是一种必然,那是朱棠算准的人xìng。

    朱砂轻轻吹散了一点白雾,“不知道江董前来是有什么事呢”

    “身为友商,拜会一下朱氏的新总,而且,许久不见,和朱总叙叙旧。”江深看着朱砂,仿佛要把过去的时光弥补回来。

    “我跟江董有什么旧可叙的”朱砂没有抬头,轻啜了一口热茶。

    江深笑了一下,朱砂已经太符合一个企业掌舵者的形象了,冷静、犀利、无情,“既然如此,那不妨朱总说一说,您想要找我,又是想说些什么。”

    朱砂放下了茶碗,单刀直入,“想跟江董谈一笔生意。”

    “生意”

    “江总曾经离拿下承衍只剩一步,被朱棠狙击了,想必心有不甘吧。”朱砂仿佛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毫无干系的事情。

    江深看着朱砂,他知道从根源来讲,这是朱砂的狙击,而非朱棠。但他没有反驳朱砂的意思,只是露出一个颇为玩味的笑,“朱总不依然是在跟我叙旧么。”

    朱砂微微笑了,和江深这么久没见,他表现的与之前大不相同,他收敛起了他的yīn沉、狡猾,只捧出了苦涩、后悔、深情放在她的面前。

    有一点腻味。

    但是看着江深的这个笑容,朱砂又重新找回了一点那个狐狸一般的江深的感觉,这这让他们的谈话变得顺畅,“那很好,我们彼此拜会的目的就融为一体了。”

    “朱总是想让我对朱棠做什么”江深沉吟了一下问了出来。他有一点心痛,他以为朱砂回去会过的很好,她会有家人,会有爱人。

    但不是,他知道朱家内部的权力斗争,眼下,朱砂已经是明明白白的卷了进来。

    她需要他的帮助,不,她只是选择了用他。

    第93章 有用

    朱砂微微挑起了眉,江深的思维确实很快,“我听闻江董有意向在北美收购一家X领域的小企业。”

    江深的身子微微前倾,“朱总还是很关心我的动向。”

    朱砂并不介意江深的话,她确实有意识地关注了一下,“我认识一些私募的负责人。”

    江深承认了这件事,他确实有这方面的意向。

    “请问江董有听过派森吗”

    “派森”江深听说过这家企业,但严格来说业务方向不完全一致,“朱总是希望我收购派森”

    朱砂思索了片刻,便直接的说了出来,“我希望江董能够去收购派森,无论你想或是不想,请你做出一个,势在必得的样子,也请江董放心,中间一定会有人接手,不会让您骑虎难下。”

    江深飞快的思索着这之间的关系,他对派森并不了解,他需要回去查一下这家企业背后的利益关联,但他预感这家企业一定与朱氏相关。这件事cāo作起来有些麻烦,但并不算太困难,朱砂的话显然只是让他做一个幌子,她想要搅乱某一池水,而且势必与朱棠相关,甚至最后的接手人就是朱棠。

    “事成之后江董有什么需求可以提出来,我在北美的私募关系也可以为江董的其他收购业务提供最大的帮助。”

    江深喝了一口水,茶叶的香气在他的口中蔓延出来,香且苦。

    需求

    江深放下了杯子,他起身贴近了朱砂,他的手臂撑住了朱砂的沙发两边的扶手,把朱砂圈进了狭小的空间中,“朱总并没有和周昱时结婚。”

    朱砂向后靠在了沙发的背上,“结了又如何没有又怎么样”

    江深却是苦笑了一下,他换了称谓,“朱砂,你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支撑了我多久。”

    朱砂看着江深,他刚才的精明与现在的深情融为一体,有一种奇异而和谐的矛盾感。

    她并不太想和江深谈论自己的婚姻,但如果真的能促成什么,她也不介意和他谈一谈。

    “我已经和周昱时离婚。”明面上的。

    江深呼出了一口气,他直视着朱砂的眼睛,“朱砂,其实只要你想,你吩咐的事情我都会去做。”

    他不会提出什么需求。

    朱砂把手指放在江深的唇上,“江董,情感的捆绑,我并不信任。”

    江深明白,并非是不信任情感捆绑,朱砂只是不信任他,他们之间横亘着太多谎言。

    那最好用朱砂可以接受的方式去与她沟通,江深亲吻了朱砂的指腹,“朱砂,你能否作为我的女友,去见见我的父母”

    “江董这么久还没有jiāo往过女友。”

    江深扯了一下嘴角,没有一个人是她,“我的父母开始忧心这件事,我希望你能去吃顿饭,一顿饭就好,后面的我会解决。”

    朱砂的手指从他的唇下移到了他的胸膛,然后向后推了江深一下。

    江深顺势坐回到了沙发上,他看着朱砂,你要合理的jiāo易,好的,那我提出来。

    带着私心,却也光明正大。

    “那请江董安排时间。”

    江深离开了朱砂的办公室,相比来时的苦涩,总归前路有一丝丝光明。

    只要他对于朱砂还有用,那就还有希望。

    在下电梯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个没有想到的人。

    “江董。”崔一明微微躬身示意了一下。

    “你现在,在朱氏”江深的声音有一点滞涩。自从崔一明职位调整之后,他的辞职报告不会再经过他的审批。

    “是。”崔一明回答。

    崔一明没有想过还能见到朱砂,也同样不会想到朱砂的身份会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在之前的某一天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陌生的号码,却让他心头颤了一下。

    是朱砂。

    失去踪迹很久很久的朱砂。

    朱砂向他递出了橄榄枝,问他有没有兴趣加入一家刚刚成立的投资公司,她会给与他最好的机会。

    他没有任何犹豫地同意了。

    他相信朱砂。

    他在三天内办理好了一切辞职手续,加入了这家新的公司。

    资金来源是美国一个信托基金,倒了几次手,注入了这家公司,他几乎是唯一的员工,直接向朱砂汇报。

    他对朱砂已经没有什么男女之情,或者说他已经完全地把这份感情藏匿了起来。

    只余仰望,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朱棠的书房已经更换了房间,空旷,宽敞。

    他无意识地刷新了一下某个邮箱的收信,空无一物,他看着屏幕,把这个页面关上了。

    这条通道已经全部的废弃了。

    所有的通道都废弃了。

    他遵守了承诺,撤走了一切监控,他不再知悉朱砂的一切动向。

    只是十年如一的习惯,会让他不自知的去做一些事。

    关上电脑,他在深夜中抚摸着自己的伤口,那里已经基本愈合,等待着痂的脱落。

    可以预知的是,那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