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6 章

第 4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用,她又何尝不是欺骗。

    我把这一点暴露给你。

    那么,你会不会觉得我们是一丘之貉。

    周昱时不来找她,证明他要么不曾真心,就不会深入去查找,要么连她一起厌恶。

    没关系,她不再需要他,她可以自己来。

    可周昱时终究来了,他已经完整的知道发生了什么,却只问她,她为什么不信任他。

    周昱时的抽chā毫不留情,次次撞击在她的身体深处,后入的姿势进入地太深,周昱时能感受到朱砂随着他的进出的每一次震颤。

    他看着她的背,她的身体里是那样温热,可她心里极尽凉薄。

    他以为这一年,至少她也能动一动心。

    起码,在受到伤害的时候能想到依靠他,而不是一走了之。

    但终究是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他的眼中有一点暴戾,他拽着朱砂的手腕将她的上身向上拉起,然后,一只手搂紧了朱砂的腰,一只手伸向前面揉捏着朱砂暴露于空气中的rǔ。

    他们的xià tǐ紧紧地贴在一起,朱砂的头向后仰着,弯成了一条完美的曲线,周昱时狠狠的吮吸着她的脖子,他的手指在她的rǔ头上拧着,另一只手慢慢向下,分开了她合拢的腿,拨开了她的花瓣,在她的yīn蒂上开始揉捏。

    这种刺激让朱砂的腿开始发抖,她的手无处可放,她向后搂紧了周昱时的脖子。

    周昱时从她的脖子,亲吻到她的耳垂,直至吻住了她的唇。

    他揉捏她的珍珠的频率愈发的快,朱砂无助地挂在他的身上,她身体的一切敏感都被他掌握着。

    她在这个时候变得柔软,她眼中没有绝情,只有迷离。

    “啊”朱砂忍不住在亲吻间急促地呼吸,甚至咬住了周昱时的蛇。她搂紧了周昱时,因为腿间的酸胀已经蔓延地她要站不住。

    周昱时加大了揉捏她的rǔ头与yīn蒂的力度,他的抽chā也变得更狠更深入。

    朱砂死死地咬住了他,一道水柱从他的手间喷shè了出来,在床单上打出了一条湿痕。

    朱砂在他的手中颤抖着,仿佛弱小而无助。

    周昱时的暴戾在散去,他终究不可控制地心疼朱砂。

    他不应该责怪她的凉薄,她没有选择。

    她把一切想到最坏也并没有错,如果不是这样,她大概已经崩溃了无数次,她的苦难已经太多。

    该被责备的只有元凶,而不是受害者。

    朱砂的颤抖许久之后才平息,可是体内的坚硬没有丝毫地变化,他在朱砂缓过来之后开始了新的一轮冲刺。

    朱砂几乎要刷下去,但是周昱时紧紧地抱住了她,这次抽chā比刚才还要猛烈。

    刚刚高潮过,应该说高潮过两次的身体,此时敏感的简直无法碰触。

    一波一波的快感重新侵袭着朱砂的身体,让她向着第三道山峰攀登。

    周昱时已经无法再抑制自己的yù望,他抱紧朱砂,复又重重地顶弄了几下之后,一股一股地喷shè在朱砂的体内。

    朱砂被滚热的精液冲击着,身体重新的开始颤抖。

    周昱时安静地抱着朱砂,直至他们彼此都变得平静,他才抽出了他的ròu棒。

    精液从朱砂的腿间一涌而出,顺着她的腿缝流到了地面。

    五感回到了身体,他们终于发现了房间内的不寻常顾廷泽抱着手臂靠在大门上,脸色yīn沉,已经不知道看了多久。

    顾廷泽盯着地下慢慢聚起来的那一滩精液,然后看着周昱时,“我哥知道你说他快死了么”

    第90章 三人床1

    顾廷泽是打了车走的。

    他哥的电话确实无人接听,他也不敢给吴安琼打电话,刚才他哥的人明确告诉他这事儿没有告知他父母。

    顾廷泽心急如焚,但隐隐地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一咬牙还是拨通了他妈的电话,准备旁敲侧击一下,但同样是无人接听。

    顾廷泽连着打了两个,在他确信是出了事的时候,电话却突然被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顾廷泽熟悉的喧闹声,“二筒碰了碰了,怎么了儿子”

    “没事儿,闲聊,你们都在家呢。”

    “在呢,顾廷恩你打的哪张八万胡了。”

    顾廷泽血冲脑门,被人骗了。

    出租车一个甩尾,在出城的路上掉了个头,重新奔向了酒店。

    顾廷泽很清楚是谁看他不顺眼到要把他支走,他翻了翻那一堆证件,发现房卡还在里面夹着,他气势汹汹拿着卡刷开了房门。

    即使有心理准备,房间内的景象还是让他一下子攥紧了拳头。

    那是纠缠在一起的男女。

    他们背对着他。

    朱砂浑身赤luǒ,而周昱时衣衫完整,仅仅只解开了裤子拉链。他的身体遮蔽了朱砂,只能看到朱砂向后搂住周昱时脖子的手臂,和她在索吻时扭过来的侧脸。

    他们完全没有听到他开门的声音,他们依然在忘情地、凶猛地zuò ài。

    顾廷泽沉下了脸。

    他自诩朱砂的男友,怎么能容忍这种明晃晃的出轨。

    他想分开他们。

    可是他看到朱砂已经在高潮边缘了,她露出在周昱时双腿之间的细白的腿已经有轻微的颤抖。

    可是那终究只是自诩。

    他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砂在周昱时的冲击中到达顶点,看到她喷shè出了一道水柱,然后看着她和周昱时水rǔjiāo融。

    周昱时把朱砂先抱到了床上,“等我一下。”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走到了门口,拿过了顾廷泽手里的房卡,然后打开门把他推了出去。

    顾廷泽眼疾手快地扒住了门,“凭什么让我走,为什么不是你走。”

    周昱时没理会他,继续去关着门。

    “我们有区别么”顾廷泽发出了灵魂的质问,“你们根本就没有结婚,朱砂和你的关系已经结束了”

    周昱时的动作停了下来,这句话刺了他一下。

    顾廷泽说的没错,朱砂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他们的关系结束了。

    她把一切放在了他的眼前。

    是他抵挡不住,依然来到这里。

    从这个角度来讲,他和顾廷泽,没有区别。

    他看着顾廷泽,忽然间发现,他其实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只会跟在他和顾廷恩身后的小男孩儿了。

    他已经长大了,长得足够大了。

    周昱时忽然露出了一个带着戾气的微笑,顾廷泽生出不好的预感,然后他的衣领就被周昱时拽住了,他被拖离这个房间。

    顾廷泽死死地抓着门和周昱时抵抗着。

    有房客从电梯出来,远远地看着他们的动作,然后转身又进了电梯,似乎准备去寻找保安。

    周昱时沉了下眼,反过来把顾廷泽拽进了房间。

    朱砂自己进了卫生间,毫不在意他们的结果,爱谁谁。

    卫生间里是哗哗的水声,周昱时关上房门打给了前台,准备再订一间房。

    顾廷泽翘着腿坐着,“订吧,订了你去。”

    “我和你。”周昱时对着顾廷泽说了三个字转而和前台开始jiāo谈。

    这么狠

    但是前台很抱歉的回应了,今日满房。

    朱砂裹着浴巾推开了门。

    她看见周昱时和顾廷泽一左一右地坐在沙发上看着手机。

    像是不得不达成了某种妥协。

    床单已经换过了,上面那道喷shè的水印已经没有了。

    周昱时站起身走进了浴室。

    朱砂上了床,顾廷泽扑过来趴在她身边,“为什么周昱时不用戴套。”

    他倒不是纠结自己戴或者不戴,他也不愿意伤害朱砂,但周昱时的待遇不同就让他有点不满了。

    朱砂在那一瞬间无法反抗周昱时,而且,这种强迫带给了她隐秘的快感,但她不准备告诉顾廷泽,“他在这一段时间内没有拥有过xìng伴侣。”

    顾廷泽气死,“我也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

    “嗯。”朱砂说的很敷衍。

    顾廷泽的火无处可泄,并且打定了某种主意。

    周昱时从浴室出来把趴在朱砂身前的顾廷泽拎走,他带着湿润的水汽躺在了朱砂身边。

    顾廷泽窜进浴室决定洗一个飞快的澡。

    周昱时把朱砂抱到床的里侧,然后躺在了床的正中间。

    “来找亚当”

    朱砂抬起头看着他,“你知道亚当”

    周昱时握住朱砂的手亲吻了一下,“他曾经约你吃晚饭,并且在圣诞晚会上请你跳舞。”

    朱砂眨眨眼,她记起和周昱时在无意间提过,“你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

    但是周昱时想不到朱砂在这个时候来找亚当的意义。

    朱砂沉默了一下,趴上了周昱时的胸膛上,看着周昱时的眼睛,“因为派森。”

    派森是朱氏的一个供货商,是一个细分领域的顶尖小企业,提供朱氏支柱产品的某项核心技术,是长期的战略xìng的合作伙伴。

    周昱时的眉头皱了起来。

    顾廷泽急吼吼从浴室里冲出来,满意地看见朱砂和周昱时只是在谈话,但是谈的方式让他有点看不下去,朱砂趴在周昱时的身上,周昱时搂住朱砂的腰,他们紧贴在一起声音压得很低。

    顾廷泽跑过去也挤在了朱砂的身边,听到他们似乎准备终结这段对话。

    “如果朱棠不这样打算呢”

    “他会的。”朱砂微笑了一下,“但是如果有了问题,还请周总,从中协调。”

    周昱时看着朱砂含笑的眉眼。

    她要自己做这件事,但终究留下了他来做内应。

    她终于有一点信任他。

    顾廷泽基本没听懂,他爬上床躺在了朱砂因为压在了周昱时的身上而留出的缝隙里。

    周昱时抱着朱砂把她放在了另一边,“今天满房了,所以没办法把顾廷泽弄出去。”他亲亲朱砂的额头。

    顾廷泽又翻过来躺在了朱砂的另一边。

    朱砂在被挪移了两次之后,终于腾起了一丝火气,“再动都出去。”

    灯被关上。

    Kngsze的床躺下三个人并不显得拥挤。

    他们彼此分离。

    顾廷泽内心很丧气,他可以闻到朱砂身上的香气,可是他不能动。

    不能动。

    不能动。

    不能动。

    顾廷泽猛然间惊醒,他刚才好像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床在动。

    第91章 三人床2

    黑暗激起了人心中最yīn暗不可告人的东西。

    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深夜也变得似乎能让人接受起来。

    周昱时难以平静。

    他在听到顾廷泽的呼吸逐渐变得平稳时就贴上了朱砂的后背,把她揽进怀中。

    他一开始只是想抱着她,而没有准备在这三人的床上做些什么。

    可这种情潮难以控制。

    他的手从朱砂的睡衣下摆伸了进去,握住了她的rǔ,只是轻轻的揉捏就让她挺立起来。

    她的身体今天太敏感。

    朱砂扭过头轻声说,“顾廷泽还在”

    “他睡着了”周昱时的声音同样低不可闻,他吻住朱砂。

    这种感觉有一点刺激。

    他们亲吻的水声在深夜里清晰可闻。

    周昱时抓着朱砂的rǔròu,rǔ头被揉捏的酥痒在朱砂的全身蔓延开来。

    她感觉到周昱时已经硬了起来,顶在她的身后,她夹了一下腿,觉得自己好像在期待什么。

    明明已经做了两次了。

    可是身体里却越来越觉得空虚。

    周昱时的呼吸愈发粗重,他终于放开了朱砂的舌头,然后举起了朱砂的一条腿,侧着身子从背后挤进了朱砂的穴。

    他们动作的幅度很小,周昱时chā到了深处之后,开始缓缓的抽动,只是轻微的抽出就再度抵在深处研磨。

    这种缓慢让朱砂更加清晰地感觉到了那根ròu棒是怎样顶在她的花心,是怎样刮着她的内壁,怎样袭击着她的每一处敏感。

    朱砂咬住了手背克制着自己的呻吟。

    她有点想叫出声。

    可是顾廷泽就睡在她的面前。

    她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这样陌生却莫名刺激的场面。

    周昱时也并不好过,这种心理上的刺激感并不能抵消他想用力的飞快的去chā她的想法,在他想要拔出来把朱砂放在地面上再进入她的时候,顾廷泽的呼吸声消失了,然后他猛地坐了起来。

    顾廷泽看到那对jiāo叠的男女在黑暗中只有一个剪影,但是能发现周昱时扶着朱砂的腿从背后进入了她。

    所以床才在这样震颤。

    周昱时眼神幽暗,已经被发现了么,那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yù望已经充填了他的身体,他不再克制着自己的动作,掐住朱砂的腰开始开始猛烈地抽动起来。

    朱砂直接地呜咽出声,她的快感在不断蔓延,她想去亲吻周昱时,可是这个体位让她无法直接转过去。

    她需要有什么去分担那份猛烈的快感。

    顾廷泽充斥着气愤与后悔,气愤周昱时不讲任何信用,后悔自己为什么就那么睡了过去。

    朱砂突然掐住了他的胳膊,她的呻吟在不断逸出,那种撩人让顾廷泽瞬间坚硬了起来。

    但这是周昱时带给她的呻吟。

    顾廷泽压抑着内心纷繁的情绪猛的俯下身去吻住了朱砂,把她的呻吟吞了下去。

    这个吻来的恰是时候,朱砂一瞬间就缠上了顾廷泽的舌头,把他的舌头吸出了啧啧的声音。

    顾廷泽拉着朱砂的手,让她握住自己的ròu棒,带着她在上面撸动着,在朱砂的手法熟练起来之后,他拂上了朱砂的rǔ,去揉捏她的rǔ头。

    朱砂的rǔ房被两个人掌控着,他们手温度不同,力度不同,两种感觉在一起jiāo织。

    顾廷泽的ròu棒在她的手中膨胀着,气势汹汹,顶端溢出的液体沾湿了她的手指,润滑了她的动作。

    身体里的那根是滚烫的,手里的这根也是滚烫的。

    她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他们抚慰着、充填着她的身体。

    朱砂的意识变得迷乱,周昱时如何顶的她颤抖,她就如何用力的去捏着顾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