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5 章

第 4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但他依然怀着一线希望,直到远远地看见了一个年轻的男人。

    他扶住了朱砂的胳膊,样子显得极为亲昵。

    江深深呼吸了一下,直到红象那个姓高的VP也上了车,江深才压住了心底的闷意。

    他知道自己自欺欺人。

    他太明白朱砂的魅力,曾经的朱砂都可以让他身心痴迷。

    到如今,江深看着坐进车里的她,隐在窗下,她都光芒四shè。

    怎么会没有人为她动心。

    作为女人,朱砂是很欣赏高露的。

    35岁,事业有成,美丽动人。

    有钱而自由,不婚。

    高露的xìng格很直爽,有时候朱砂喜欢抛开工作和她聊一聊,年龄差距完全不妨碍他们的jiāo流。

    高露今天坐她的车回去,是因为来接她的车坏在了半路,司机没接成她,反而现在站在路边等着她的营救。

    高露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定位,“离这儿不远朱总,今天麻烦你了。”

    “没事。”只不过多带两个人。

    高露给那边打着电话,“拖车来了没有啊,拖走了那你好好站着,行行行马上到。”

    电话那头的人年纪应该不大,高露的语气有点像哄着他。

    到了高露说的地点,朱砂远远地看见路边站着一个男孩儿,高而瘦,晚上的风有一点凉,他的手chā在衣服口袋里,看向他们的车。

    顾廷泽把车停在了路边,男孩儿小跑了两步过来,探头看了看里面,“露姐”

    高露把窗户摇了下去,“上来吧。”

    朱砂在那个瞬间看清了这个男孩儿的脸。

    很年轻,大概和顾廷泽差不多大。关键是,很好看,他比顾廷泽少了一点痞气,多了一点青涩。

    男孩儿上了车,似乎已经得到了高露的指示,很乖巧地向朱砂问了好,“朱总好,我是谢祁。”

    他和高露的关系其实已经昭然若揭。

    朱砂漫不经心地点点头,她并不奇怪高露会有这样的小男友,或者说,包养这样的小男友。

    顾廷泽大概是开车太无聊,和谢祁聊了两句。

    谢祁是个十八线的小演员,有颜无资源。

    朱砂支着头,有一搭没一搭听着,高露算得上不错的大腿,她握着一些影视公司的线。

    高露确实很优秀,她给红象带来了很多了资源,只是,她是朱棠的人。

    朱砂顺着这一点想了下去,直到谢祁的一句话拉回了她的一点注意力,“我不是昌城人,我家在汉州。”

    第88章 转让

    这个地名似乎触动了一点朱砂,她抬起头看着坐在副驾的谢祁的侧脸。

    他的皮肤很白,睫毛很长,在脸上洒下扇子般的yīn影。

    “汉州”朱砂忽然开了口。

    “是的,朱总。”谢祁扭过来回答着朱砂的问题。

    他的内心满是震动,这个总裁的年轻与漂亮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本来觉得高露已经是很理想很理想的了

    “好地方”朱砂感叹了一句。

    这并不像让谢祁回答,谢祁就笑了一下。

    相比他回答问题的拘谨,这个笑确是恣意张扬的。

    朱砂看了一眼,“来昌城多久了。”

    “三年了,朱总。”

    “不容易父母支持做演员吗”

    “我爸不太支持,不过拿我没办法。”谢祁又咧咧嘴。

    朱砂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把高露和谢祁送回家,顾廷泽把车踩得一窜一窜的。

    “怎么了”朱砂放松了背部,靠在后面。

    “你是不是觉得谢祁长得好看。”

    “你这么问,说明你也觉得他长得不错。”

    顾廷泽噎了一下,“那不能,也就一般般。他是你那副总的小情人吧”

    “可能吧。”

    顾廷泽哼唧唧的想了半天惊觉一件事情,“谢祁会不会也觉得我是你的情人”

    “那你觉得你是不是。”

    “当然不是,我是你男朋友。”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你不答应为什么带我一起回来。”

    “那你回去吧。”

    “咱俩生死与共这么多次啊,你就一点触动也没有吗。”

    “不太。”

    顾廷泽气成河豚,过了一会儿又自己扁了下来,他其实知道朱砂在经历过这件事情之后不会有这样的心情。

    他chā科打诨的也不过是想让她放松一点。

    不过他坚信自己是特殊的。

    譬如,出差,朱砂也只带他一个。

    朱砂这个差出的很随心,顾廷泽一开始看不太出朱砂的目的,她带着他飞了许久,再转火车,最后到了一个欧洲的小城里,顾廷泽都几乎没听过这个城市。

    他们在这座城市里找到了一个叫亚当的男人,那个男人在见到朱砂的时候,非常惊喜的和她拥抱了。

    朱砂对亚当介绍顾廷泽是她的秘书,不过顾廷泽也没发现自己到底有什么用处。

    在第一天的谈话里,顾廷泽没发现朱砂的目的,从他们的聊天中,他能听出来,亚当是朱砂的MBA同学,现在执掌着一家小IT公司。

    他们第一天只聊聊天,回忆了一下学习时光,顾廷泽没有获取到更多的信息。

    晚上回到酒店,顾廷泽看着朱砂对着电脑屏幕,不停地在查找和jiāo流着什么,一晚上都没顾得上理他。

    顾廷泽一个人孤单单地去睡觉。

    第二天,朱砂忽然闲了下来,还带着顾廷泽出门去观光。

    但顾廷泽明显的感觉到了朱砂在这一天一夜里在等待着什么。

    朱砂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有的时候甚至没有注意到他停了下来,顾廷泽往往在一个景点驻足一下,一回头就发现朱砂不见了,然后飞奔着到前面找到朱砂。

    到最后他就牵着朱砂的手,让她乖乖的跟着他。

    直到第三天,朱砂重新去找了亚当。

    今天才是戏ròu,顾廷泽发现朱砂最终的目的是和这个男人谈一笔技术转让,男人对朱砂报出的价格沉默了许久,最终点了头。

    顾廷泽在听到这个数字之后也咽了一下口水。

    他们最终签订了协议,约定了在这个技术对另一家公司的授权到期时,进行转让。

    签下名字,朱砂觉得内心的焦虑开始有一点消退。

    但是火气愈盛。

    她和亚当最后拥抱了一下,带着顾廷泽离开了这里。

    明天可以回昌城,顾廷泽也明确地发现朱砂的情绪似乎好了一些,这给了他一点胆气。

    朱砂洗完澡出来之后,他气势汹汹地把朱砂压在了床上,并且满意地发现朱砂没有再略带不耐烦地把他甩开。

    “你三天都没理我。”顾廷泽控诉她。

    他们同吃同睡,但是朱砂显得心事重重,三天里他们几乎没有jiāo流。

    “是吗”朱砂没太意识到这件事,她抬起手搂住了顾廷泽的脖子,“抱歉。”

    顾廷泽被安抚了,他低下头吻住朱砂。

    这个吻很快地热烈了起来,顾廷泽很焦急地扯下了朱砂的衣服。

    朱砂雪白而赤luǒ的身体重新出现在顾廷泽的眼前时,他眼中的yù望已经快要化作实质。

    他的ròu棒从束缚中弹了出来,他扶着ròu棒在朱砂的腿间蹭了蹭,然后想要挤进朱砂的身体,朱砂推了他一下,从旁边抽屉里找到了一盒避孕套。

    顾廷泽快要憋死了,他一边戴一边说,“真的从上次和你做完,我都没有做过爱了。”

    “芭堤雅,克拉克,里约”

    哎我去,顾廷泽要哭,“真的是骗你的。”

    他快速地戴好然后慢慢地挤进朱砂逐渐湿润的小穴里面,顾廷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朱砂也感到了身体被贯穿时带来的酥痒,她下意识地夹紧了顾廷泽。

    顾廷泽被夹得满头大汗,他托起了朱砂的腰,开始了猛烈的抽chā。

    这种温暖一包裹住他,他就什么都忘掉了,什么都比不上朱砂

    朱砂的腿夹着他的腰,仿佛在让他进入地更加深入。

    顾廷泽有力的进出让快感淹没了朱砂的身体,她在不断地放飞意识。

    她开始忘却这一段时间的压抑,焦虑、怒火,沉浸在这麻醉剂一般的感觉里。

    “那里对是那里快一点”她闭着眼指挥着顾廷泽,她要更快速地达到高潮。

    顾廷泽红着眼低下头,咬着朱砂的舌头,向她说的小穴内壁的那一点攻击。

    朱砂的身体里已经充盈着液体,在他的抽chā之中水花四溅,顾廷泽强忍着朱砂的小穴带来的夹击与吸吮的快感,整根拔出再狠狠地chā入。

    这让朱砂的身体越收越紧,朱砂反过来去狠狠地吮吸他,她搂着他的手也在不断用力,她的身体在失控的边缘。

    有铃声响起

    顾廷泽对自己的手机铃声充耳不闻,他的脑海中除了送她去高潮、和她一起去高潮之外是一片空白。

    铃声断了,但很快就重新响起。

    依旧没有人去接。

    顾廷泽头晕目眩,朱砂抑制不住地发出了呜咽,她的身体在颤抖,“要到了”

    顾廷泽紧紧地抱住了她,狠狠地做着最后的撞击。

    终于,高潮的快感zhà裂开来,蔓延到了他们身体的每一处,直到脚趾也蜷了起来。

    顾廷泽喘着气,把ròu棒拔了出来,避孕套里是满满的白浊,“你看我shè这么多怎么可能会纵yù”

    “你手机响了。”朱砂闭着眼,她还在高潮的余韵里,带着微微的颤动。

    “你还能听到手机铃”真是不够专心,顾廷泽把避孕套扔在了垃圾桶里,拿过了床头的手机,看了看号码拨了回去。

    下一秒他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费劲地穿着裤子。

    朱砂支起上身看着他,顾廷泽挂了电话,急急忙忙地套着衣服,声音很焦急,“抱歉朱砂,我哥受伤了,是他的人打过来的,我现在必须回去看一下,不能陪你一起回昌城了。”

    “嗯。”朱砂也下了床,看着急匆匆的顾廷泽,把他的证件和别的东西都收好,在他穿好衣服的时候递给了他。

    顾廷泽在朱砂的额头亲吻了一下就跑出了门,他要从这里赶到首都,然后买最早飞纽约的机票。

    顾廷泽关好了门,朱砂去冲洗了一下,洗掉了刚才的粘腻,但是在推开门的时候,她觉得房间中似乎有了一丝yīn冷的气息。

    随后,她看见了窗前,几乎要与窗外的黑暗融为一体的周昱时。

    第89章 信任

    朱砂把卫生间的灯关上,声音不算惊讶,“来了”

    她走到房间中反应过来一件事,“顾廷泽接的电话,是你授意的吧。”

    周昱时沉默不语。

    他在一个小时以前抵达了这座城市,查询到朱砂的住处,然后发现登记名单里面有一个顾廷泽。

    他站在他们的房间门口,听着朱砂支离破碎的呻吟,压抑住自己的情绪拨通了一个电话。

    然后他听着里面的铃声在不断响起,没有人接听。

    一遍一遍,直到朱砂达到高潮。

    他太熟悉她的声音。

    顾廷泽现在已经奔向首都。

    然后会在十几个小时后才能发现自己的哥哥根本就活蹦乱跳。

    朱砂看见周昱时转过身,一言不发地走过来,他的眼底有轻微的青黑,似乎很久没有休息好。

    周昱时抿住了唇,他握住朱砂的手腕,然后把她向下按在了床上。

    周昱时的力气很大,朱砂几乎无可抵挡的被他按倒。

    空气中还漂浮着若有似无的欢爱气息,她的腰上还有着红红的指印,床边的垃圾桶里扔着一个使用过的避孕套。

    周昱时的眼神晦暗,他拽下了朱砂的内裤,然后一只手解开了皮带,径直从背后进入了她。

    朱砂的身体依旧是湿润的,这让他的进入毫不费力。

    他抵住她身体的深处,然后俯下身问她,“我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

    周昱时的语气很复杂。

    有疼惜,有愤怒,有不甘,有自责。

    “对。”朱砂上半身被全部压在了床上,她的手被周昱时按着背在了身后,只能侧着脸,周昱时的气息就在她侧过来的耳旁。

    周昱时直起了身子,开始狠狠的抽chā。

    朱砂从里到外都紧紧地包裹着他,她的yīn唇如同小嘴,箍在他的ròu棒根部。

    她被干的红肿了。

    周昱时眯起了眼。

    他废了很多功夫抓住了一条私家侦探的线,东西已经销毁了。

    但是金钱是万能的,他从侦探的口中得知的信息足够他拼凑出全部真相。

    他在一瞬间恨dú了朱棠。

    “周昱时”朱砂的声音断断续续,还夹杂着呻吟。

    “你宁可相信顾廷泽”周昱时的声音沙哑。

    他从来没把顾廷泽放在心上过,朱砂明明也没有。

    “局外人。”朱砂在周昱时的撞击下勉强的说出了三个字。

    他比顾廷泽要凶猛,并非他的动作,而是他的气势。

    周昱时这样从背后抓着她,让她动弹不得,她看不到周昱时,只能感觉他的ròu棒在她的体内进出,这放大了她的感官。

    她把脸埋在床单上,咬住了嘴唇,表情却是浅淡的欢愉。

    她确实不够信任周昱时。

    她不会直接告诉周昱时她突然离开的原因,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去找。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东西被烧毁了,原始数据她拿走了。

    但总会有路子的。

    他如果对她真的上心,他一定会想办法找到这条路。

    他会发现,他是如何被朱棠当作了上位的棋子,他想要求婚的人是如何被利用,是如何绝望的离开这片土地。

    恨吗

    去恨朱棠啊。

    他还会发现,她接近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如果不是为了信托基金去首先联系她,下一步,她就会怀揣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的接近他。可是相比他的坦诚,她根本不会透露自己的目的。

    周昱时,你认为我坚持结婚是为了稳住父母么,不,只是一部分,我更想稳住的人是朱棠。

    朱棠是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