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4 章

第 4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他和朱砂坐了下来。

    “日后由我负责红象的一切事宜,这次是提前来和江总见一面,做下沟通。”朱砂的语气公事公办。

    “小朱总”

    “调回总部。”

    江承想苦笑,朱棠与他演戏演了一年。

    他不会不知道的,但他一句话没有对他提过。

    是朱砂不愿意再见到他吧。

    他曾经离她那么近,只要朱棠在邀请他的时候,他答应

    “你结婚了”江承脱口而出。

    “我这次前来只是希望和江总做一下工作对接,没有谈隐私的打算。”朱砂的语气没有变化。

    “今晚能否请朱总吃个晚饭”江承的回应很迅速,好,我们不在工作时间聊这个。

    他看见朱砂的嘴角慢慢弯起,“可以。”

    第86章 结果

    顾廷泽噼里啪啦地给朱砂发了一串微信,朱砂给他打了个电话。

    江承把车里的音乐声关小。

    他听见朱砂的声音很柔和,“我晚点回去,你自己吃。”

    那边似乎没有结束通话的准备,仍在说着什么。

    朱砂没有过多的回应,但是每一个“嗯”都让江承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一分。

    朱砂挂掉了电话。

    江承觉得酸涩就漫在自己的喉咙处,脱口而出的话也带着酸意,“他吗”

    “不是。”

    车窗打开了一条缝隙,风呼呼地灌了进来,吹走了一点江承的如梦似幻。

    从下午第一眼见到朱砂起,他的内心就是漂浮的。

    但意识深处也提醒着他,她不是以前的朱砂,他们中间已经相隔了太多。

    从时间到身份。

    他们曾经那样亲密,但他现在甚至踟蹰地无法问出口,你的丈夫呢。

    “我离婚了。”朱砂仿佛能猜到江承的想法,“下班时间可以聊聊别的。”

    一点震惊之后卷上心头的是狂喜,江承看着前方没有抑制住的咧了咧嘴,但随即他定了下神,“是他对你不好吗”

    朱砂看了一眼江承,他首先关心的是她是不是在这段婚姻里受到了什么伤害。

    “没有,他对我很好。”

    那就是有别的原因,她不想说。

    但他知道她是单身,就好了。

    “对不起。”

    “怎么突然说这个。”

    “很多。”这个对不起在江承的心头盘旋了很久很久。

    包含很多,他的犹豫与等待,那两通没有接到的电话,

    朱砂的声音云淡风轻,“过去了。”

    这个点儿出去吃晚饭很多店都需要等位,朱砂和江承在这条昌城有名的食街上从街头溜达到街尾,只有一家店还有空位。

    朱砂看着店的招牌,“我记得这家很难吃是不是”

    他们同时在记忆深处翻出了曾经难得一起出来吃饭却盲选失败的惨痛记忆,这种共同的痛苦仿佛消磨了他们之间的距离,气氛忽然变得轻松起来,江承看了看街上的人群,又扭过来,“要不要再给它一个机会。”

    江承说出口,恍然觉得这句话还有别的含义。

    他有点忐忑地等着朱砂的回复。

    “好。”朱砂说的很简洁。

    菜比记忆中的冰冷油腻有了不小的进步。

    他们聊了聊这一年,朱砂说的很简单,回家了,读书了,结婚了,离婚了。

    但江承知道这不是几个字能概括完的。

    里面种种情绪都被朱砂掩盖了。

    “中间没有再回来过么”

    “清明回来了一次。”

    江承想到了那墓碑前多出的花束与祭拜品。

    “还遇到了江深,他没有告诉你么”朱砂喝下了一口茶。

    没有,当然没有。

    他当时还质问了江深,江深却一言不发。

    江深那时就知道朱砂在哪里

    这么久,他还做了什么

    “说到江深你和你父亲,还是这么僵硬么。”朱砂把杯子放下。

    江承不是很习惯于“你父亲”这种字眼,朱砂感觉到了江承的压抑,“我理解,其实我和你的处境很相像。”

    她抬起头看着江承。

    我们都是私生子,我们的母亲都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我们的父亲都有着正室子女。

    这触动了江承,他知道这种生活多艰。

    朱砂看着江承的神色愈发复杂起来,然后她微笑了一下,“不过我不如你,你可以凭自己建立承衍,而我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

    “不,你很不容易。”江承说的很真心,他只是自己不想选择这条路,但完全不认为朱砂这样是错误的。

    很多时候是没有选择的。

    相比他,朱砂会更艰难。

    他们碰了碰杯,敬命运。

    吃过晚饭,江承把朱砂送回了她的住处。

    这里离名邸国际并不遥远,高端盘在地段上总是集中的。

    江承刻意把车开的慢了一点,但路程依旧在不断缩近。

    车子停在了小区门口,沉默了一下,江承伸出手握住了朱砂正解安全带的手。

    “是你当时发现了王辉的问题,对么”江承扭过来看着朱砂,虽说是问题,但是语气坚定。

    “对。”

    朱砂看到江承的眼睛是异常的发亮。

    在江承俯身过来之前,朱砂打开了车门,“江总,董事会见。”

    江承重新坐正了身体,并没有显得遗憾,有持续了很久的yīn郁从他的体内清扫出去,他的笑显得轻松而快意,“好的,朱总。”

    朱砂推门进去的时候,顾廷泽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的倒时差方式是一天只醒来两个小时。

    朱砂站在沙发边看着顾廷泽的睡脸,然后压在了顾廷泽的胸膛上。

    她把脸贴在顾廷泽的心口,感受着这个大男孩儿的胸膛一起一伏。

    她对于今天有一点不满意,稍微显得着急了一点,在提起江明森这件事上,应该更循序渐进一些。

    但也不算特别急,毕竟他们在出身这件事上是如此的有共鸣,这也不会显得突兀。

    慢慢来慢慢来她感受着顾廷泽绵长的呼吸。

    顾廷泽突然的睁开眼,他在睡梦中觉得越来越喘不上来气,觉得有什么压在自己的胸口。

    有点生气。

    不过在睁开眼的瞬间,他看见了自己胸膛上的女人,所有的起床气都化为虚无。他看着趴在那里,仿佛也要睡去的朱砂,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头发。

    朱砂她并没有睡着,在感受到顾廷泽呼吸变化时,她就睁开了眼,“结果出来了”

    这是顾廷泽在电话里里嗦想要告诉她的事。

    “出来了出来。”他一只手抱着朱砂,一只手在沙发的缝隙里面摸了摸,把手机摸了出来。

    这是一份加密的报告。

    朱砂滑了几下滑到了最下面,“99.99支持样本A为样本B生物学父亲”

    “检材没有问题吧。”朱砂对这个结果并不惊讶。

    “绝对没有,我的人跟了好几天,取到好多样本。”顾廷泽的声音还带着一点刚睡醒的慵懒,但是完全不容置疑的坚定,“你二叔,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叫算了还是你二叔吧,你知道我在哪里拿到他的血液样本吗,牙医诊所啊他的牙龈肯定有问题”

    朱砂看着手机屏幕,她在知道朱启明动过DNA样本的第二天就授意顾廷泽为她做这件事。

    而且一定要隐秘。

    并不出人意料。

    “还有带着毛囊的头发,还有唾液,能想到的我都收集了。”

    “做的干净么。”

    “要是能被人发现,我就”

    朱砂向上挪了一点,“就怎么样”

    她吻住了顾廷泽。

    顾廷泽已经忘掉自己要说什么了,他的舌头激动地去缠着朱砂。

    他好久没有吻过朱砂

    朱砂闭起了眼。

    蒙在朱启明身上的纱被揭开,这团原本灰色的影像却是完全的黑了下去。

    他和谢绫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夜情强迫

    但总归不会是什么情感jiāo融,不然不会招致谢绫对她这样的冷漠。

    他应该也没有想到会造就出一个她。

    那么她和朱启元的亲子鉴定结果,其实是他把他大哥的样本换成了自己的。

    才会出现符合的结果。

    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的客气表现地真是淋漓尽致。

    他没有流露出一点异样。

    朱家人的戏,真的都太好。

    这让她也不得不演一演。

    她推开了呼吸已经变得粗重的顾廷泽,顾廷泽穿着宽松的运动裤,中间凸起的ròu棒已经顶在了她的腿间。

    顾廷泽还想吻她。

    “你的时差倒得怎么样了。”朱砂用手指按住了顾廷泽的嘴唇。

    他一下一下舔着她的指腹,“还行。”

    “下周和我出个差。”

    “恩。”顾廷泽也没问去哪,眼睛水汪汪的,“朱砂,可以吗。”

    我想要你,嘤嘤嘤。

    “不可以。”朱砂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

    顾廷泽跟着坐了起来,头发有点乱,朱砂顺手把最上面的几根顺了顺。

    “为什么。”顾廷泽抓住了朱砂的手。

    “没为什么。”

    “你今天跟谁去吃饭了。”

    朱砂似笑非笑,“怎么”

    好吧,顾廷泽被朱砂的眼神震慑的不敢查岗了,“那什么时候可以”

    朱砂抽出了手,没有理会顾廷泽的问题。

    第87章 预约

    周昱时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抚过去。

    他和朱砂的照片很少,即使有,大多也是一眼看过去的虚假。

    还好有这张,照片中的她甚至还有一点狼狈,她刚刚爬上了遗址的祭台,出了轻微的汗,有一点头发粘在她的额头。

    但她的微笑是真实的。

    他站在她的身边面无表情。

    可只有他知道自己在那个时候心里是转着的是多么龌龊的想法。

    周昱时放下了手机,他双手合十抵住了额头。

    朱棠的书房经历了一次失火,他已经查过了记录,并非意外失火,有多处汽油的痕迹。

    朱棠受了伤,一把刀chā进了他的胸腔。

    但这诡异的地方就是,朱棠把这一切都掩盖起来了。

    他如果不是刻意去查了朱砂在那个下午的行动轨迹,根本察觉不到朱家一片风平浪静之下发生了什么。

    朱棠甚至照常的出现在了会议上,只是表情苍白,来去匆匆。

    朱棠和朱砂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朱砂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火场,她手上的血,是朱棠的么

    是她伤了朱棠

    是什么让朱砂这么决然地离开这里,离开他。

    或者说,从看似亲密无间的姐弟,到拔刀相向,朱棠到底干了什么。

    而顾廷泽,又在里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他想到他站在餐厅的门口,对面的车里闪过的顾廷泽的侧脸。

    周昱时把抽屉离开,重新拿出了那个没有送出去的戒指。

    他打开盒子认真的看着。

    他曾经觉得他握住了神父的手臂,是让他们有机会重新走入教堂,带着一切美好与真心。

    但他突然有了一种预感,机会只有一次,握不住,就随风散了。

    江深在一周前就听闻了朱砂归来的信息。

    他有一瞬间握不住手机。

    他无法获取到任何朱砂的私人联系方式,在预约的时候,朱砂的秘书会抱歉的告诉他,“江董事长,总裁的预约排到了下周五,下周六总裁要出差,您看往后推迟一下可以吗”

    可以吗

    无非是朱砂不想见他。

    他也不知道朱砂如今的住处,只要她想,即便他们的距离从一万公里缩短到了十公里。

    他依旧见不到她。

    他告诉自己,会有机会,会有机会的。

    机会来的很快,江深重新见到朱砂,是在一周后的一次晚宴。

    这是朱氏亚太的总裁第一次出现在公众眼中。

    她并不是这次会议的主角,却仿佛在人群之中发着光。她身上带着诸如“神秘”“美丽”“年轻”“豪门”之类的标签令人为她侧目,但在看到她的时候,这些标签就都不重要了。

    她应该是人群中心的那一个。

    江深远远地看着他。

    曾经,他因为她站在年会舞台的镁光灯下而感到不虞,他觉得台下的人窥探到了她的美丽。

    现在他一点这种心思也生不出来。

    他也不过是一个台下的人。

    他和她之间隔着无尽的人群,他需要穿过记者,穿过试图和这位新的掌权者接触的创业者,穿过朱氏林林总总的合作伙伴,穿过如同保镖一般的朱氏高管。

    才能触碰到她。

    曾经她是他触手可及的,她在他的办公室外面,他只用按一下电话键,就可以听到她的声音,只要拉开门,就可以看见她坐在桌子后面。

    他可以肆意地拥有她。

    他们在他的办公室里亲吻,zuò ài。

    她走了,他的办公室里再也没有去过别人。

    现在他想见她,只剩了预约这种冰冷而拒人千里的方式。还见不到。

    直到会议开始前,江深没有找到任何和朱砂jiāo流的机会。

    但是在所有人落座后,他看着朱砂款款地走到了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主持人已经在台上讲话。

    江深的背脊有些僵硬。

    “听说江董想要见我。”朱砂看着台上。

    “朱总的行程已经排到了下下周。”江深试图陈述这件事,但话一出口就觉得似乎太过哀怨。

    不过也收不回来。

    “抱歉,初来乍到,事比较多。江董不介意的话,等我出差回来,我们聊一聊”

    “好。”

    江深扯了扯嘴角,无声地笑了一下。

    至少,他能见到她了。

    不知道朱砂在哪里的时候,似乎内心还有一些期待。

    清明之后就彻底失去了希望。

    那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江深不想再尝试一遍。

    好在纽约的婚姻备案信息并不对外公开,想查,却总能查到的。

    接下来,朱砂没有再和江深jiāo流的打算,直至晚会的结束。

    江深知道朱砂不可能没有司机接送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