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3 章

第 4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的发红。

    空气中除了她的香气,似乎还有一点燃烧的烟火味道。

    朱砂坐下来,看着对面的周昱时,他的眼神有一点忧虑。

    在周昱时开口前,朱砂做了一个手势,示意自己先说,她笑了一下,一点隐藏的苦痛与无可奈何在嘴角的弧度上表现的恰到好处。

    “周昱时,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按照本来的约定,我们的协议结束了,我在本周内会回昌城,很抱歉,请你处理后续,我会尽力配合你。”

    周昱时的眼神在一瞬间冷了下来,“为什么突然要走。”

    朱砂低下头,看着杯中的水,过了一会儿抬起头,那点笑不见了,她的表情很平静,“不算突然,之前就这样打算。”

    周昱时并没有发现过她有这个打算,他看着她,换了个问题,“出差顺利吗”

    “顺利,学到很多。”

    “飞机晚点了么”

    “没有。”

    “来这里之前,去哪了吗”周昱时说的很缓慢,他似乎知道有什么事发生了。

    朱砂看着他,“没有。”

    沉寂在他们中间蔓延。

    周昱时感觉到他上衣的左边口袋里的盒子似乎有千斤重,把他整个人拽向深渊。

    “东西,我会抽空去收拾。”朱砂饮尽了透明玻璃杯中的水,站起来,“我先走了,再联系。”

    “朱砂。”周昱时突然出声。

    朱砂停了下来,背对着周昱时。“怎么了”

    “手受伤了么”

    朱砂看了看自己的指尖。

    她扭过头,重新地笑了,“没事。”

    朱砂推开门,走了出去。

    她冷静地走向餐厅门口,有侍者为她打开大门。

    她看着马路上车流

    周昱时,疑惑吗生气吗震惊吗

    看到我的无奈了吗闻到烟熏的气息了吗看见我手指上的血了吗

    去查一查吧。

    查完了,查清楚了,知道是谁阻碍了你,再来找我。

    周昱时盯着朱砂的杯子,上面的唇印很斑驳。

    他猛地站起来,拉开门向外面走去。

    周昱时站在路边寻觅着朱砂的身影,直至看见路的对面驶过的车里,顾廷泽一闪而过的侧脸。

    第84章 样本

    烟开始侵袭进朱棠的气管,呛得他想咳嗽。

    但一咳,身体里的刀就随着震颤。

    他的视线有一点模糊,不知道是因为逐渐变得浓密的烟,还是失血量过大。

    哪一种都是要命的。

    朱砂是真的想杀了他。

    朱棠向后躺下去,看着房顶。

    这里宛如一个犯罪现场倒在楼梯上的胸口chā着刀的尸体,后面燃着熊熊火光的房间。

    他应该到大门口去等,会有新鲜的空气和第一时间的救援,但是他不想动。

    最好是王医生先到,他不想也没有力气去和消防员解释自己身上的这把刀。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上方,烟从他的身体之上飘过,夹着飘过的灰烬。

    她一把火,烧掉了她的十年。

    他露出一个笑,仿佛自嘲。

    又何尝不是他的十年。

    有人从门口冲了进来,王医生拎着箱子急急地给他做了初步处理,担架和车都已经就位。

    这位朱家的家庭医生有些丧失医者的冷静,伴随着默念的一串上帝询问朱棠,“报警了吗”

    “不要报警,你留下一个人善后,告诉消防,只是意外。”朱棠安静地说。

    朱砂在两天之后去见了朱启明,他已经得知了亚太区的人事变动伴随着朱棠入院和朱家失火的消息,不过朱棠已经做了极力的隐瞒,他的大哥应该都不知道儿子出了事。

    他装作未曾听闻朱棠的事情,单纯地和朱砂谈着她赴昌城这件事。

    “你如果想要做到独立掌控一个大区,至少应该再锻炼两年。”朱启明单纯地指出了朱砂的经验缺失。

    “朱棠的情绪不是很稳定,我希望他能回家休息一下。”朱砂垂下眼,仿佛关心弟弟的姐姐。

    朱启明对朱棠的回归没有做出评价。

    他能将亚太拱手出让给朱砂,也就是做好了回归总部的准备。

    毕竟,他的父亲,他的大哥,身体状况是越来越不好了。

    “去了昌城和在总部不一样,你要担负起责任,各种责任。”朱启明看着朱砂,“同样,你会有比在这里更多的权力。”

    是的,会有更多的权力,她能做到更多的事情。

    “你如果想要真的接过亚太,你知道首先应该做什么吗”朱启明的问句似有深意。

    朱砂微笑了一下,“清理掉朱棠的人。”

    朱启明神色未动,但似乎有一点满意,“我会让董事会同意将孙晨调回总部,保罗跟你一起去昌城。”那是亚太的总经理,只对朱棠负责。

    朱启明为她扫除了一大障碍,并且jiāo给她了一个心腹。

    “剩下的,你自己来。”

    顾廷泽在五天之后发现了一件事情,朱砂的一切临行安排中,都没有他。

    “你不带我吗”顾廷泽站在厨房里不可置信地问着朱砂。

    朱砂在整整五天里没有和他联系一次,直到今天他终于忍不住跑了过来。

    朱砂在洗着一个苹果,“我为什么带你”

    “你有帮手吗”顾廷泽凑过去在苹果上咬了一口,朱砂收了手,他咬着整整一个苹果抬起了头。

    “你能帮我什么”朱砂重新洗了一个。

    “那多了。”顾廷泽把苹果咬得咔嚓咔嚓,他想举个例子,但一时半会儿又举不出来,“我走路特别快。”

    “你吃的也挺快。”

    “你挖掘一下嘛,说不定我就出其不意的有什么用呢,比如,这次,是吧。”

    “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不知道我就不痛苦。”

    顾廷泽凑近朱砂,“才不是呢,你才不会有这么鸵鸟的心理。”

    朱砂似笑非笑,“你还挺了解。”

    顾廷泽没说话,因为他们现在站在这里的角度,让他想起了一年前他也是站在这里凑在她的耳边却没有说出口的话,他的表情扭曲了一下,“我跟你说件事儿,说完你必须带着我。”

    “说吧。”

    “我们家的医院可以做亲子鉴定。”

    “嗯”

    “包括你和朱叔叔的。”

    朱砂关上了水龙头,扭过了头,“所以呢”

    “你刚回来的时候,不是采集了你和朱叔叔的样本吗,那个样本你二叔动过了。”

    “动过”

    “我只知道这么多,至于是动了谁的,换了谁的还是怎样,我都不清楚。”

    朱砂慢慢地擦干了手上的水,转过来靠着水池。

    朱启明,动了DNA样本。

    这里面隐藏了什么

    一直以来,他的这位二叔在她的脑海中的形象都是模糊不清、善恶难辨的。

    他对朱棠相当强硬。

    他们之间的夺权冷硬无情。

    但如果不是这样呢

    朱启明没有孩子,但是争权夺利也并非都是为了孩子。

    她始终有一点猜想,朱启明和朱启元是同样类型的人。

    朱启元内心只有家族,而朱启明也未必不是。

    朱启元的身体决定了他无力带起朱棠,那么朱启明来,只不过他用方式会更为残酷,朱棠如同被逐出狼群去寻求独立的生存的狼崽。

    朱启元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她的这位二叔对她很好,但这种好并没有超出界限,或许扶持她成长的一种方式。

    毕竟朱家年轻一辈,不过他们二人而已。

    她不知道哪一种是正确的。

    亦或者都有。

    顾廷泽的消息给他二叔本就如同灰色的影像上又蒙上了一层纱。

    她看着地面的花纹,回到昌城,她需要再去为她的母亲上一次香了。

    “带我。”顾廷泽简单地提醒她。

    朱砂抬起头看着顾廷泽,然后亲吻了一下他的唇角,“我说过不带你么。”

    顾廷泽被这种暌违的柔软所震惊,他想索取更多,但被朱砂摁住了,“你可以回去了。”

    顾廷泽忽然喜从心来,她和周昱时没有结婚,他们来日方长。

    他乖乖地被朱砂摁着,“那,这次去昌城,你是有什么计划吗”

    “有一些。”

    “那,你准备怎么报复朱棠”

    报复

    朱砂收回了手,她的神情毫无变化,却让顾廷泽从心底升起了寒意。

    “拿走他想要的,夺走他得到的。”

    第85章 会面

    朱氏亚太巨大的人事震动让江承的手指在桌子上无意识的敲着。

    毫无预兆,朱棠之前没有表现出过任何调离昌城的打算。

    “下午三点会面”秘书刚刚给了他红象的预约。

    “是的江总。”

    “直接请进会客室。”

    “好的。”

    “有没有新的朱总的资料”他仅仅知道这是朱棠的姐姐他曾经听闻过,但仅限于听闻,他甚至不知道她的姓名。

    “抱歉江总,没有找到。”

    朱砂上午第一次和昌城的高层开了会。

    对于总经理和朱棠的双重调离,在摸不清内幕的时候,所有人都把涌动的暗潮藏了起来。

    朱棠前几天仍在远程办公,直至本周权力完全移jiāo。有些人已经在私下偷偷地联系朱棠,朱棠回复的十分程式化,而且冰冷,“正常调整,一切听从新总裁安排。”

    没有人了解新总裁。

    仅仅知道是女xìng,而且年轻。

    至于她的身世这种显得八卦的东西,没有人放到台面上来讲。

    空降而来的人一个熟悉一个陌生。

    大家对于新总经理保罗都算得上了解,他在总部是联系亚太区的高管。

    而且他是朱启明的人,这个不是秘密。

    而保罗对于新总裁朱砂表现得毕恭毕敬。

    所有人都在猜朱家的内部斗争又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只是让人有些看不懂了。

    朱砂坐在长桌的最前方,扫视过每一个人。

    在朱砂开口前的安静里,会议室里弥漫着一种无形的压力。她年纪很轻,但是前有朱棠,没有人会生出轻视之心,而且她的气势不弱于朱棠。

    朱砂没有对朱棠的离开做出任何解释,只是简单地问好后所有人见了面。

    朱砂的声音不高,却显得很沉稳。

    她知道所有人的名字,清晰所有的架构,明确所有重大的项目进展。

    但她没有对现有情况做出任何调整,“一切照旧。”

    朱砂的谈话很简短,然后把空间留给了她的总经理保罗。

    保罗对亚太区的业务非常熟悉,相比朱砂他反而显得更为严苛,但仅是实际经营cāo作上,他不留情地对几个地方提出了批评,完全不顾及前任总经理的面子。

    高层们听着这次谈话,有些心有戚戚。

    战略层面不作改变,战术层面问题一堆。

    听起来仿佛是一个平和,一个严厉。

    可是总经理在第一次正式会议唱如此黑脸,这不可能不出自朱砂的授意。

    没有简单的人。

    中午时分,朱砂和顾廷泽一起站在了陵园的墓碑前。

    上次来时还有如油春雨,这一次已经可以唱起天凉好个秋。

    顾廷泽感受到了朱砂的沉寂,他也安静地站在朱砂身后,看着墓碑。

    心里默念,“阿姨你好,我叫顾廷泽”

    朱砂的表情与碑上的谢绫别无二致。

    可能就是父母缘浅薄吧。

    她曾经想谢绫可能天xìng如此,但不是,她只是把所有的爱都给了朱。

    朱美丽可爱,典雅高贵。

    她育有朱之时,有男人的呵护,有对方母亲的照料,有对美好生活的畅想。

    而到了育有她的时候。

    独身一人,前途皆无。

    可是,是什么让她一言不发咽下这个苦果,她为什么不联系朱启元,为什么不想方设法联系朱启元。

    是她不想,还是她不敢。

    顾廷泽看着朱砂的背影,终于伸出手抱了抱她,“没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

    不过声音越来越低,自己都有一些不确定。

    经过那样一个下午,他大概能猜到这对母女之间的问题。

    “有些事其实一早就摆在面前,只是被人忽略了。”朱砂的语气并没有顾廷泽所以为的哀怨。

    顾廷泽有预感朱砂要说出一个残酷的事实,他犹豫着开口问她,“什么事”

    朱砂扭过来看着顾廷泽,甚至还有一抹笑,“她的大女儿名为月,而她的小女儿名为砂。”

    江承在一天中都有轻微的心神不宁。

    在秘书通知他红象的朱总已经到了的时候他还有片刻的走神,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好。”

    他在走向会议室的时候突兀地想起了朱砂。

    或许是因为她和朱棠若有似无的相似吧。

    会议室里是朱棠的姐姐,她和朱砂应该是相仿的年纪,可是她出身豪门,手握权力,婚姻应该美满。

    朱砂呢,身如飘萍。

    他设想过朱砂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应该是平稳的、安逸的。

    不过他的设想中从未考虑过她的身边,是不是也有别的男人。

    江承推开了门。

    他的思维从没有一刻如此清明。

    他早应该想到的。

    朱砂站起来,向他伸出了手,“江总。”

    江承看着朱砂,这一眼深到入骨。

    朱砂的手,似乎是记忆中的凉,他一字一句,“久仰,朱总。”

    这样礼节xìng的握手在三秒钟内就可以分开了,但是江承没有松手。

    他就这样一直握着朱砂的手,在她的神情终于泛起变化的时候,抱住了她。

    “我很高兴。”他在朱砂的耳边说。

    很高兴还能见到你。

    “朱总”红象副总高露有点惊讶江承的失态,她随着朱棠已经认识江承两年,这是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外露的情绪。

    这个拥抱并不长久,江承放开了朱砂。

    “我与江总,旧相识。”朱砂向高露解释了一句。

    旧相识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回到这个公务的会面之中。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