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2 章

第 4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中间不听话的江深带来的危机,她和周昱时结婚了,她为你带来了朱氏第二大股东的保障。”

    “你真的厉害,朱棠。”朱砂甚至拍了拍手,以示赞叹。

    “你,终究还是发现了。”朱棠缓慢的开口。

    “是,你认为,唯一知道这件事的,凑巧出现在昌城,与你一起听到了事故电话的人,我与他将不会有机会相识。可是事情总有意外,顾廷泽作为这件事情里唯一的变数,与我偶然相遇了。”

    “我和顾廷泽的相识太过偶然,你或许现在都不知道,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是在哪里。你留下了这个隐患,他最终bàozhà了。”朱砂一语双关的讲着。

    朱砂拍了拍顾廷泽,“把这个房间的电源打开吧。”

    顾廷泽的眼睛动了动,他已经从极度的震惊中回了神,他起身去打开了电源。

    墙上的屏幕亮了起来,视频开始出现在里面,年少的朱砂,大学时的朱砂,与江承在一起的朱砂,走路的,上课的,超市里,马路上。

    顾廷泽的神色在不断变换,终于,他回过头一拳打在了朱棠的脸上,“畜生你就是畜生”

    第82章 秘密3

    顾廷泽的这一拳用尽了力气。

    朱棠没有抵抗,他被打得踉跄了一下,直至扶住了已经变得破碎的门边才站稳。

    鼻血直接涌了出来,朱棠感觉到唇上一片温热,他用手背擦了一下,半张脸都染上了鲜血。

    他没有理会顾廷泽,只是直直地看向朱砂。

    朱砂在讲述时,语气冰冷,她使用了“我”这个人称,但更像是讲述别人的故事。

    她除了在赞叹时露出的一点笑容之外,别无表情。

    朱棠感觉到口中也开始出血,铁锈味蔓延到了他的整个口腔,他咽下了一口带血的唾液,血中如有刺,扎地他整个食管都在发疼。

    朱砂没有在意这边的动作,她专注地看着屏幕。

    她走到桌子后面,模拟着朱棠坐在这里看屏幕的样子,感知着他的感受。

    视频有偷拍的,有拷贝的监控,不是很清晰,但足以看到她的人生轨迹。

    一个人的十年,就这样挂在这面墙上。

    这仿佛是拥有了上帝视角,可以四十五度向下观看着别人的人生,而且手中还握着遥控器,可以向前、向后,跳跃,改变剧情。

    朱砂甚至能感觉到这种快感,cāo纵的快感。

    还能有什么感觉,能比成为上帝更能给人快意,简直,飘飘yù仙。

    朱砂闭上了眼,复又睁开,看向朱棠,“是因为你喜欢朱”

    朱棠的眉头似乎动了一下,随后他听见自己说,“是。”

    朱砂点点头,“你为了维护她,维护她的一切心思,一切想法,不让第二个私生女出现破坏掉这个完美的假象,所以你开始了对我的长期监控。”

    “是。”

    他们彼此对视着,眼中涌动着相似的情绪,直至朱砂弯起了嘴角,“用情至深。”

    “她不应该受到这件事的困扰,她天生,就该是公主。”朱棠似乎找到了某种开口的思路。

    “你是她忠诚的骑士。”朱砂用手支着头。“那么,还有什么可以补充的么。”

    朱棠也露出一个笑容,带着血色显得愈发可怖,“你认为,至少在高中以后,你上学、生活的钱来自哪里”

    “勒索朱或是被朱收买”在朱砂的印象中,谢绫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没有工作的,她曾经有过疑惑,但最终保持了沉默,眼下似乎有了答案。

    朱棠的眼神yīn郁,并没有否认朱砂的猜测。

    朱砂叹口气,站起来走向朱棠。

    “所以你恨我母亲,恨她摧垮了朱的心理与意志。”

    她在不断逼近朱棠。

    “但是朱用自己的生命解决了这件事,你只能把这种恨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她已经站在了朱棠的身边,他们离得极近,朱棠甚至能看清朱砂眼中的自己。

    朱砂在轻声地质问他,“可是,我做错了什么朱棠,你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朱棠看着chā入自己身体的利刃,只有朱砂握着的刀柄还露在外面。

    他隐约感觉到了朱砂携风而来的杀气,但他没有动,眼睁睁地看着那抹银光进入自己。

    第一歌瞬间是没有痛觉的,下一秒尖锐的刺痛才铺天盖地地袭来。

    朱棠的嘴唇开始发白,他舔了一下嘴唇,“想杀了我”

    “不,你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朱棠。”朱砂慢条斯理地松开手,然后拿走了他身上的通讯物品,在整个过程中,她的表情没有变化,似乎她没有把一把刀chā进了朱棠的胸膛,“不过只是暂时,如果失血过多,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她点了点旁边的电脑,看向没有阻拦她的动作的顾廷泽,“把他的资料全部带走。”

    “想用这些,威胁我什么发给警察,然后投靠我的二叔”朱棠觉得身体有轻微的变冷,但他似乎变得放松下来,他把手chā进了裤子的口袋,然后倚住了墙壁。

    “有道理,但我们可以谈谈别的。如果我们能达成一致,十分钟后,我会为你打通王医生的电话。如果不能”朱砂没有再向下说。

    “好。”朱棠点点头。

    “撤走全部的监控。”

    “好。”

    “除去我带走的,销毁你的全部记录。”

    “好。”

    “履行你的承诺,把亚太和红象给我。”

    朱棠看着朱砂,这个要求相当致命,他们曾经的协议未说出口的时间限制是在朱启元过世、他掌权之后。

    而现在,这是朱棠的全部。

    履行承诺

    朱砂似乎在意指他们的协议仍旧有效,只是单方面的履约被提前了。

    朱棠感觉热量从自己的身体里在不断流逝。

    “一周。”朱砂给出了她宽限的时间。

    朱棠开始感到寒冷,“你并不是在和我谈,你只是在提出你的要求。”

    “可以这样理解。”

    “所以我也没有拒绝的空间,对么”

    朱棠签下了协议,血已经把他的胸口全部染红。

    他走出了房间坐在门外的楼梯上等待着。

    王医生会在十五分钟内赶到。

    顾廷泽把按照朱砂的要求取来的汽油泼在这间房间内。

    “自己想好,怎么和警察说。”朱砂微笑着,把一只打开的打火机扔在了房间之中。

    在火光与消防的警报声中他们驶离了这座房子。

    顾廷泽显得愈发消沉,他不是没见过黑暗,只是撕裂的真相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他看了看朱砂,作为局中人,她在最初的震颤之后,迅速地恢复了冷静,比他还要冷静。

    她平静地挨个翻阅文件,冷静的思索,然后把一把从厨房拿来的水果刀从中间崩断,缩短了刀的长度。

    朱砂在自己的身上比划着,确保着能造成伤害,又不会在第一时间致命。

    她的动作让顾廷泽有一瞬间觉得不寒而栗,但转瞬又觉得理所当然,如果是他,他会杀了朱棠。

    “朱棠为了朱,实在”顾廷泽简直不知道怎么去形容朱棠的罪恶。

    朱砂正在看着一张纸,是她从那些文件夹里抽出的一张纸,那是一张照片,边缘有一些血迹,似乎是割破了朱棠的手指,然后他把流出的血,擦在了照片上某个人的脸上,“你觉得,朱棠完全说了实话”

    “恩,不是么那他还隐瞒了什么”

    朱砂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她把这张纸叠好,放了起来。

    顾廷泽握着方向盘的手在微微出汗,他看着前面的红绿灯,“我们现在往哪里去”

    “去找周昱时。”

    顾廷泽猛踩了一脚刹车,他完全忽略了朱砂已经和周昱时结婚的事情。

    “对你们结婚了”顾廷泽心中忽然寂寞如雪。

    “没有。”

    “什么”

    “我们没有结婚。”

    第83章 戒指

    周昱时端详着这个戒指。

    设计改了三稿,直至最后才能让他满意,项圈里刻着两个人的姓氏,有一种仪式上的亲密感。

    他熟知这个戒指的每一个细节,明晰每一颗钻石的来历。

    他安静地等待着,随后回忆起一年前的今天。

    周昱时握着神父的手,与朱砂沉默地彼此对视。

    朱砂却是先出了声,“周昱时,我们谈一谈。”

    他带些歉意地放下了神父的手,请他先稍等,和朱砂走到一旁。

    “你犹豫了。”朱砂陈述xìng地描述。

    周昱时沉默,他的手快过了他的脑,在那一瞬间表明了他的想法,无法辩驳。

    “我想马克这个人是促进你决定与我结婚的重要因素。”

    “是。”周昱时承认。

    朱砂点点头,她和周昱时结婚的根本依旧在于信托基金的问题,这个隐含的缘由只是促进了周昱时下定获取基金的决心,他不必在最初告诉他,这也无损他的真诚。

    但是他的死亡导致周昱时的决心动摇了,没有了他,周昱时失去了对这份信托基金的势在必得。

    于是在这种时候,这个婚姻的基石崩塌了。

    “好,既然如此,我们不必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但是现在我认为我们已经无法停下来了,首先,我的父亲现在在医院,我不知道我的婚姻突然中止会对他的身体状况造成多大的影响,我不想冒一点险。”

    朱启元的存在是她在风雨飘摇的朱家中的一柄护身符,在她真正站稳之前她不希望他有什么闪失。

    这与感情无关。

    周昱时保持着倾听,朱砂继续说了下去,“其次你的父母对于你的婚姻有很大的期望,不纯粹是你的基金的关系。他们是很好的父母,我真的很尊敬他们,我不想让他们在期望之后突然的失望,同时再去向宾客一一解释今天发生的事情。也许你认为这是欺骗。”

    “我理解。”周昱时没有否认朱砂的话。

    剩余的理由不必诉诸于口。

    他们突然的分离会导致朱棠的疑虑,这会完全损害她与朱棠之间协议的彼此信任度。

    她不希望发生这种情况,或者说,她希望延迟这种情况。

    “所以,我希望我们不要公开这件事情,就当作我们已经结婚,我们进行到这一步没有人会去查我们的备案。这个存续期,我希望是一年。”这是她入学的时间,“一年之后,我们可以逐步从分居到声明离婚,有足够的缓冲。”

    紧接着,朱砂对上一段协议的利益做了重新厘清,并提出了新的jiāo易请求。“鉴于婚姻事实没有成立,我们之前的协议失效,你不需要支付百分之五的基金报酬,但我希望你的承诺可以保留。”

    对于“选择”的承诺。

    朱砂说完了她的想法,她看着周昱时,等待着他的回复。

    周昱时在想,她认真的冷静的从双方父母的角度上谈了婚姻是否继续,也或许还有其他的隐深原因,但唯独没有她的自身因素,就是她是否愿意继续结婚。

    但这段婚姻从一开始,就与个人感情无关。

    他承认自己已经被朱砂说服,他们彼此都没有结婚的个人需求,但是结婚的事情已经昭告天下,如果取消,解释仍在其次,对于父母的双重伤害是谁也不能承受。朱砂目前给出的已经是最优解决方案,她并不贪婪,对于自己付出的减少也对要求获取的利益做出降低,尽量做到对双方公平。

    “好。”周昱时同意了朱砂的意见,“基金我不会收回,从我持有的百分之十中划出。”

    周昱时的慷慨是真心的。

    朱砂看着他,然后微笑了一下,“谢谢。”

    他们牵着手回到了神父的面前,拿回了仅剩一个签名就会正式生效的婚姻许可证。

    神父没有阻拦他们的决定,只是重新做了祈祷。

    他们不是夫妻。

    但从现在起,他们就是夫妻。

    周昱时摩挲着戒指内刻出的细细纹路。

    当初的结婚戒指,朱砂现在带着那一个,他们几乎是在结婚的当天才见到。

    到处都透着漫不经心。

    一年太短暂,转眼即过,一年也很漫长,足够把两个人在时间中糅合起来,仿佛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他沉溺在了这段虚假的婚姻关系里。

    跳出来解脱

    不,变成真的就好。

    他有一点后悔当初握住了神父的手,但是又觉得也好,那太敷衍。

    好在还有机会,我们重新来一遍。

    周昱时把戒指放回了盒子中,他看了看时间,朱砂已经迟到五分钟了。

    顾廷泽已经碎碎念了一路,“真的么真的么发生了什么”

    但是朱砂没有给他进行任何解释。

    顾廷泽把车停在了餐厅门口,有点忐忑地问,“我,我还用在这里等着么”

    你会和周昱时一起走吗

    “不介意的话就等一下,不会很久。”朱砂下了车向餐厅里面走进去。

    事实上她可以猜到,周昱时今天是想要做什么。

    早在一个月前,他们就应该为这个日子的到来准备起来了,要从小事开始,先是他们不再一起同步地回父母家吃饭,然后面对父母的询问yù言又止,然后他们分居,接着向下推进。

    但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做,表面风平浪静,仿佛忘记。

    怎么会呢。

    周昱时在背着她做着一些什么。

    或许是戒指

    她有时从他的背后经过会看见设计图纸的一角。

    她放任了这件事继续,周昱时是很不错的结婚对象最起码,她没有特别的理由去拒绝,最起码,她喜欢他的家庭。

    她在周昱时说出今天的约会时,表演了一下迷茫,以保证这份“意想不到”能顺利的出现。

    不过造化弄人。

    周昱时在约定时间过去十分钟之后等到了他要求婚的女人。

    这本身有一点不寻常,朱砂不会迟到。

    朱砂的状态看起来并不好,她重新整理了头发,却仍有一丝凌乱。

    她的眼睛有轻微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