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41 章

第 4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银色的qiāng口飞速地顶住了拿qiāng指着他的狠戾男人的太阳穴。

    朱砂举着qiāng,面无表情地示意他放人。

    顾廷泽要跪了。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

    四周的人并没有显得激进,他们冷静地看着中间的三个人。

    最终,顾廷泽感觉到那个qiāng口离开了自己头部,朱砂保持着举qiāng的姿势,“拿上你的东西。”

    顾廷泽背上了包,和朱砂倒退着走到了街道的拐角,咖啡店一消失在眼前,“跑。”

    顾廷泽拉着朱砂的手跑过了几条小巷,才打了车,绕了三圈之后,回到了酒店。

    一进门顾廷泽就死死抱住了朱砂,并在朱砂开口前坚定地说,“我不放。”

    朱砂把他从身上扯下来,“顾廷泽,我每次见到你,你不是在逃追杀,就是在被追杀,或者就自己往qiāng口撞。”

    顾廷泽如同一根皮筋,扯开带来的是更大的反弹,他再次紧紧的贴上了朱砂,“谢谢能遇到你。”

    朱砂的手动了动,还是在他的毛上揉了一下,“去把胡子剃剃吧。”

    依旧黑但变得光洁了少许的顾廷泽站在窗前伸了伸懒腰,“我和你们一起回去吧。”

    “你自己买票吧。”朱砂收拾着行李,等着几个小时后的出发时间。

    有欢快的音乐声从外面传进来,顾廷泽往下看了看,“朱砂,你来看看,你知道这是在干嘛么。”

    朱砂没有动,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叠好,放进箱子,但还是配合着顾廷泽问了一句,“什么”

    “是墨西哥式葬礼,这边的习俗就是这样,会唱着歌跳着舞,拿着花。不过也挺好的。”顾廷泽看着窗外感慨,在这里呆了两天俨然很熟悉这里的风俗一般。

    但是这个葬礼似乎勾起了顾廷泽什么记忆,“今天几号”

    朱砂抿了下唇,神色有些沉重。

    今天是她的纪念日,也是另外一个,改变了她的人生的日子。

    她隔了几秒才告诉了顾廷泽日期。

    顾廷泽却叹了口气,“今天是朱的忌日。”

    朱砂拿着衣服的手顿住了,“你再说一遍。”

    “嗯今天是朱忌日,她已经走了三年了。”

    朱砂的声音开始颤抖,“朱,到底在哪里,出的车祸。”

    顾廷泽叹口气,“这事儿,还真只有我和朱棠知道。事儿出在昌城,三年前朱酒驾,翻进了路边的沟渠,还撞到了人,不过也不知道被撞的人情况怎么样了,我那天正好在昌城,听见有人给朱棠打电话。朱棠当时都疯了,但他不让我去现场,他说不能让人看见这个样子的朱。后来他自己cāo持了后事,不让我对任何人提起朱的事情,毕竟酒驾车祸这事”

    朱砂的血全部冲上了她的头顶,她眼前一阵阵地发黑。

    谢绫的车祸,就发生在三年前的今天。

    她靠着墙蹲了下来,“把我的,手机给我。”

    她已经无法走到桌子边去拿手机。

    顾廷泽惊恐地拿着手机扑过来,“你怎么了。”

    朱砂拿过手机颤抖地翻找着照片,直到在校史馆拍到的那张照片出现在屏幕上。

    是时间

    她曾经觉得这张照片似乎哪里有问题,是它下方出现的拍摄时间

    朱棠在她昏睡醒来为她解说身世的时候告诉她,谢绫在22年前去美国留学时认识了朱启元。

    不是的这张照片的拍摄时间要远早于朱棠说的时间。

    所有的事情都在她的脑海中浮现。

    谢绫与她异于普通母女的冷淡态度。

    朱异常追求完美的xìng格。

    郑美琴对待一个二十多年后闯入的私生女显得过于平静。

    朱棠出现在她面前的恰到好处的时机。

    她只在初中时透露出过她对豆沙的厌恶。

    她的高考成绩

    甚至,她为什么会知道有江承这个人她从哪里知道的是谁告诉她的

    她拼命地想,拼命地回忆,直至这一切零碎的片段在她的脑海中连成了一条线。

    朱砂把脸埋进了膝盖,等到颤抖慢慢平息下来时,她低低地笑了一声,抬起头问正在焦虑地看着她的顾廷泽,“你能搞到zhàyào么。”

    “能是能要多大的,不不不,你是要干嘛”顾廷泽确实不缺这些灰色的物品。

    “现在,去买最早一班飞纽约的机票。”

    第81章 秘密2 3500

    朱家宅邸里所有的人被朱砂强硬的临时遣散。

    在下飞机时顾廷泽就取到了应该可以zhà开按照朱砂描述的“木门内置钢板,不清楚多厚,虹膜电子锁。”的zhàyào。

    朱砂切断了全部的电源,门上的锁依旧亮着灯,顾廷泽废了半天劲才找到了备用的电源然后切断。

    第一下没有zhà开。

    “这是朱棠的书房吧,他是想干嘛”这样的防护实在不是一个普通书房应该有的。

    朱砂面无表情,“继续。”

    第二下,这扇门终于被zhà开。

    海岛,朱棠突然发现了一个通讯信号被断开,他盯着屏幕上那个黑了下去的窗口,迅速地拨通了一个电话,“安排飞机,现在。”

    朱砂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三点,朱棠已经无法监控他的书房,但是一定已经发现这间房间不在他的控制内了,他从加勒比海的海岛立刻起飞,到达这里的时间是

    两个小时。

    朱砂走进了这间房间,拉开了窗帘,光线透过防护网照了进来,这间房间露出了它的全貌。

    左边是八联的屏幕,因为断电,无法看到里面的内容。

    右面是满满一面墙的柜子,整整齐齐地摆放着数百个文件盒,从上到下,按照时间编号,每周一个。

    最早的那一个上面标注的时间是,十年前。

    顾廷泽皱着眉看着这个古怪的房间,朱棠在搞什么朱砂又想找什么

    朱砂爬上了桌子,把第一个盒子抽了出来。

    她颤抖着手打开了文件夹,第一张是照片,里面的女孩儿正在走进校门,她扎着马尾,穿着一件深绿色镶着红边的校服。

    一股腥甜涌上了朱砂的喉咙,她死死地用舌头抵住了自己的上颚,把那一口血咽了下去。

    她一个文件盒一个文件盒的翻看着,直到时间的临近,不允许这样细致的搜寻时,她努力地回忆着,然后去寻找着特定的时间标注的文件盒,不断的有文件盒被她抽出。

    盒子中的照片里,那个女孩儿在不断长大,她的身边从空无一人,到多了一个江承,然后变成江深。

    两个小时的时间已到。

    朱砂放下了盒子,她靠着书桌,沉下了眼,听着院子里传来了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声。

    朱棠已经站在已经被zhà的支离破碎的书房门口。

    他看向房间之中,在发现顾廷泽的一瞬间,他的瞳孔收紧了。

    在过去的两个小时,翻看着文件,顾廷泽已经完全明白了发生了什么。

    他木然地和朱棠对视着。

    朱棠移开了视线,看向朱砂,他们已经整整八个月不曾相见。

    没有想到,这次见面,是在这里。

    似乎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朱棠。”朱砂开了口,她的声音已经变得低哑,“我来说,如果不对,你再补充,好不好默认,就当你同意了。”

    “从哪里开始说呢从26年前吧,我的母亲,26年前来到纽约留学,她在那时认识了你的父亲,然后她变成了你父亲的情人,很快,她怀孕了。你的母亲婚后很久都未孕,所以你的祖母通过某种形式,保护了我的母亲,直至她生产。”

    “那是一个女孩,她把这个女孩,抱回了朱家的大宅,jiāo给了你的母亲,为她起名朱。然后禁止了你父亲和我母亲的jiāo往。”

    “可是他们没有就此断绝联系,依旧保持着情人关系,直至后来你的母亲通过某种方式,彻底将我母亲赶回国,禁止她再次入境。”

    “可是没有人知道,此时的她已经再次怀孕,七个月后,她生下了我。或许真的露水情缘,我母亲和你父亲这一生再没有过联络。”

    “你长大了些,发现你的母亲对朱的态度很奇怪,有的时候就像普通的母女,有的时候,却恨不能她死。”

    “你内心有疑惑,直至后来,或许是父母吵架,或许是别的什么原因,你知道了,你的父母之间,存在过一个第三者,她生下了你亲爱的姐姐。”

    “你也许是出于保护你的母亲,想要防患于未然,也许只是单纯的好奇,你在网上找了国内的私家侦探,调查你父亲曾经的第三者的现状。”

    “你惊讶地发现,那个第三者还有一个女儿,按照时间推算,得知那是你父亲的女儿,你出于某种考量开始了对她的监控,那一年你多大,十岁不到十一岁你真的是一个天才,朱棠。”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对你父亲的私生女这样上心,你在接下来的十年中,没有停止过对她的监控,私家侦探为你传来的电子版的信息,你一一打印了出来,把她的照片,她的信息,按照时间排列,一个盒子,一个盒子地收集了起来。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们继续吧。让我猜一猜,朱是怎样形成她的xìng格的。朱一直是公主,即便你母亲的态度怪异,她也始终是家里的公主,她唯一,她高贵。”

    “但一夕之间,朱的世界坍塌了,她通过某种途径知道了她只是一个小三的女儿虽然我觉得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不必为此自得或自卑,但朱的想法与我可能不同,她觉得这成为了她人生最大的污点,她愈发在意自己所表现出的一切,她什么都要做到完美,她要力证自己就是这样高贵。”

    “可是她觉得她的亲生母亲成为了她的心魔,她决定要看一看那个生下她的人,她偷偷去了昌城。那时她的年纪应该还不大吧,嗯”

    “可是这次相见,她反而把自己暴露在她的亲生母亲面前。中间的纠缠你或许更清楚一点,她的亲生母亲在第一次见到她后,获得了她的联系方式,她不断地要求和她见面,这是她一出生就被抱走的女儿,她沉浸在对她的思念中不能自拔,她愧疚,她自责。”

    “但这份爱对朱来说是巨大的负担,她的每一次出现都在提醒她,你是一个私生女,你只是一个私生女。朱这种白天与黑夜的挣扎中,痛苦了好几年。我猜,她已经出现了心理问题。”

    “终于在一个契机之下,她再度来到昌城,那天她喝了酒,她想和她的母亲谈一谈,但结果应该并不好。她回到了车上,那天下着雨,那是偏僻的路段,她的脑海中有声音告诉她,撞过去,撞过去就解脱了。”

    “她殒命在了那个昌城的雨夜,她的亲生母亲,成为了植物人。”

    “下面该说说你了,朱棠。”

    “你在这件事发生之前不久,争权失利,去了昌城,你有着敏锐的投资眼光,你在那时就看上了承衍科技,你很明白江深的明森资本会是你巨大的对手,你思考着要如何破局。”

    “随后,朱出事了,那个夜晚,朱棠,你真的很厉害,你在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一刹那,在巨大的悲痛之下,布下了一个局,每个人都是你的棋子,无一逃脱。”

    “朱不在了,你担心周昱时的立场改变,你需要有新的人去牵绊她。我在这个时候重新出现在了你的脑海里。你不知道我能不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你首先,检验我,你把我当做破了承衍这一局的暗棋。”

    “你找人扮演了肇事司机家属,我从头到尾都不曾得知肇事司机的真正姓名,而在jiāo警那里,这件事就已经以十万元的赔偿了结。你明明白白的知道,十万于我,根本杯水车薪,你把我逼上了绝路。”

    “一个学生,在走投无路之时,有人把一条快速来钱的路子摆在了她的面前,她会怎么选择。她其实没有选择。你牵着线,把我送到了江承面前。”

    “江深和江承的兄弟之争由来已久,你很清楚他们两个因为女人而产生的龃龉,如果我表现的够好,能吸引到江承,江深必定再次出手,他们一定会再次反目。”

    “而我确实表现的令你满意,江深真的再度出手了,你配合着江深的一切动作,江深想要寻找一名脑科医生来打动我,你就把陈博士送到了他的眼前。”

    “他们果然因此反目,你成功的拿到了承衍,在这个过程中,你也顺手做了一点别的事,比如删除关于我的微博,因为你不想把我的身份暴露在公众视线,以免对你下一步的计划造成影响。”

    “在漓镇,你听说周昱时已经见到我了,你觉得计划已经可以开展了,朱棠,我有一个猜想,你听听看,你想把我带回家,献给周昱时,这中间最大的阻碍就是我的母亲,我放不下她,如果我走,我也会把她带走,那么你的父亲就会发现,或者她醒来,告诉了我实情,这两种情况都会让你的努力付诸东流。结果,在这个时候,我母亲过世了。你说,这到底因为什么”

    朱棠抬起了头,说出了他在进入房间后的第一句话,他的声音是同样的沙哑,“我从来没有对你的母亲做过任何一点手脚。”

    但这似乎也是承认了其他的一切。

    “或许吧,那就把这件事当做是巧合吧,你装作受了周昱时的委托来调查我,却有了重大的发现,然后来找我。后来就像你说的那样,你突遇了我母亲的死亡,然后发现了我的失踪,最后救出了我,如果不是我用承衍的危机jiāo换了你的目的,或许我现在就在不知情中依旧被你利用着,你把我献给周昱时,或者是其他人。”

    “十年,你的父亲母亲都不知道你的书房里到底藏着什么。你隐瞒了朱的死亡时间,甚至地点,所有人都被你要维护朱最后的美丽的缘由骗了过去,你完全不担心我会知道。”

    “你的计划几乎是完美的朱棠,你拿到了承衍,你的棋子还帮助你解决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