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8 章

第 3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

    “现在不是在放寒假”朱启元并不准备留下朱砂一个人,“今年的春节我们就不会回纽约了,第一个新年你也会在周家过。趁着朱棠也回来了,至少我们在公历的新年时一家人要团聚一下。”

    郑美琴对朱砂视而不见,朱棠给父亲盛了汤,同样地一言不发。

    没有人反对,这种请求也让人无法拒绝。

    最终,四个人一起飞向了加勒比。

    在密闭的机舱中,她坐在了另一侧,尽量不去破坏那种和睦的一家人的感觉。

    或许最近是真的劳累,她在高空的封闭环境中感到了一点不适,她有轻微的恶心感。

    可能是晕机。

    她按了一下自己的胃部,支撑着自己飞到了目的地。

    下了飞机又换了快艇,尽管海风扑面,但朱砂已经消退的恶心感又隐隐地浮现了出来。

    岛上的管家率先扶下了朱启元夫fù,推着行李跟在后面。

    朱棠和朱砂依次下了快艇。

    朱砂踩在沙滩上,她跟着朱棠的步伐,抑制着胃里的不适,直至走进小路终于控制不住地扭过身子捂住嘴轻轻干呕了一下。

    她缓了一下,确认自己不会吐出什么,直起了身子,这种轻微的晕机与晕船只要再多吹一下风应该就会消退。

    但下一秒她被人抓住了胳膊扯向了一边,朱棠的动作因为急切显得有一点粗暴,他微微皱起了眉头,表情似乎变得有些yīn郁,“你怀孕了”

    “没有。”

    她很明确这一点。

    朱棠没有松开她的胳膊,他依旧看着她,仿佛在判断着这个信息的真伪。

    朱砂的表情十分平静,她接受着朱棠的审视,“没有必要瞒你,如果真的怀孕,我会恭喜你,升任舅舅。”

    舅舅这两个字似乎让朱棠的眼中涌动出了些难明的情绪,但他的表情转而变得平静,仿佛刚才的急切只是错觉,“是晕船了么快艇比较颠簸。”

    “大概是的。”朱砂抚摸了一下手臂上,拂去了那一丝凉意,和朱棠一同向别墅走去。

    这是朱启元的私人度假别墅,临着小岛的海岸而建,背后是一片私人沙滩。他每年会来一到两个月,但这里管家女佣厨师一应齐全,如同他每天都会归来。

    吃过晚饭,朱启元和郑美琴去海边散步,朱棠似乎一直在远程办公,坐在沙发中不曾挪动。

    朱砂也出来一个人在海边走了走,夜晚的海风不算凉,拂过她的裙角,不停地扫过她的腿,似乎有一点痒。

    朱砂找了块平坦的沙地坐了下来,沙子里似乎还带着白日的温热,她给周昱时发出了一个视频请求。

    周昱时接的还算快,他看起来刚刚结束一个会议走进房间,他在点开了视频之后才脱掉了大衣,挂在了衣架上之后才走过来坐在了桌子前。

    “在海滩上”视频这头近乎一片漆黑,但周昱时听见了一片海浪声。

    “嗯。”

    “小心着凉,早点回去。”

    “嗯,我是想问你一个问题”朱砂叙述了一个她在散步时想到的统计学问题。

    周昱时看起来很专注地听完,然后也很专业地讲解了一遍,确保朱砂理解之后,才重新说到,“我大概半个月后就会回去。”

    “嗯,我也会回去。”

    他们不太会闲聊,但这样说不上亲密的对话,也似乎透出一点缠绵。

    朱砂关掉了视频,周围黑了下来,她适应了一会儿光线才恢复了视觉,然后看到朱棠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

    没有灯,只有月光打出的轮廓。

    他似乎等到她结束了这段通话,才走过来在坐在了她的身旁。

    第75章 漩涡

    “怎么出来了”

    “昌城到午饭时间了,我出来走一走。”朱棠的手臂向后撑着身体,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他的下颚到他的胸膛,是极美妙的一条曲线。“你如果选择两年制,会轻松一些。”他听到了朱砂在向周昱时请教问题。

    “这样会更高效。”朱砂也像朱棠一样撑住了身体,看向天空,她最终选择在一年中完成两年的课程,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急迫感。

    朱棠想到了他攥住朱砂的手臂时纤细到触骨的感觉,“会很辛苦。”

    “不逼一逼自己,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朱砂看着满空繁星。

    朱棠沉默了一会儿,“以前也是这样”

    朱砂笑了一下,“你的数学很好。”

    朱棠默认了,家中放有他的全美数学建模竞赛的奖杯,郑美琴还保存着,华裔家长对于成绩依旧有着特殊的偏爱。

    “但我不是。”朱砂盯着天狼星,它在星河中有别样的亮度,“我高中时候数学不好,我一度觉得我可能真的不适合这个学科。后来上了高三,我发现,如果始终是这样的成绩,我会去不了我想要去的大学,尽管不是非常顶尖的大学,但我去不了。人可能真的是有潜力,只要你去挖掘,那个时候,我记得每一次考试,我的分数都在提高,直到高考的时候,你知道国内的高考么我的数学考了”

    “140。”

    “140”

    被同时念出的数字,朱棠的声音低得如同呓语,但朱砂捕捉到了他的这句话,“你知道”

    黑暗掩盖了一切,朱棠的表情模糊不清,他停了一会儿才开口,“我在调查的时候看过你的档案,我对数字比较敏感。”

    似乎是合理的解释。

    他们一起看着星空,星盘仿佛旋转出了巨大的漩涡,倒映在了朱砂的眼中。

    直至海风在变得强烈,海浪声不断变大,剧烈地拍打在沙滩上,朱棠站了起来,“回去吧。”

    他向朱砂伸出了手。

    朱砂看着黑暗中伸来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在了朱棠的手中,握紧他然后站了起来。

    随即分开。

    这是跨年夜,不过小岛上实在谈不上什么气氛,他们各自回到了房间。

    朱砂在睡前有几秒钟想到了去年的跨年夜,那个男孩儿只在她的脑海中转了一下就消散掉了,只是,这又是一年过去了。

    朱砂的新学期在5号就要开始,她和朱棠一起返程,踏向不同的方向。

    朱棠会在除夕前重新回到这里,而她在纽约的第一个春节,会和她的丈夫一起度过。

    但这只是原本的猜想。

    除夕那天,朱启明住院了。

    朱启元和朱棠都不在纽约,朱砂在接到朱启元的电话后,就和周昱时一起赶去了医院。

    朱启元在电话里没有过多的对朱启明病情的描述,朱砂猜想问题也许不大。

    朱启明看起来确实没有什么大碍,脸色还不错,他告诉朱砂自己只是突然有些头晕,顺便来做一次全身检查,结果没什么问题。

    “毕竟二叔是这个年纪了,偶尔头疼脑热的,都是小事,不用特别跑过来。”朱启明这般说着,看向朱砂和周昱时的目光是一样的慈爱。

    “二叔住院,我无论如何也是要过来的。”朱砂抿唇微笑。

    “还有半年就要毕业了吧”

    “是的二叔。”

    “毕业了就进入朱氏吧。”朱启明突然向朱砂递出了橄榄枝。

    如果想要积攒起经验,没什么比在朱氏总部更好的机会,朱砂一直也在这样考虑,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和朱启元沟通这件事。

    没有想到朱启明会直接在这里提出来。

    他似乎并不在意朱砂所代表的利益,是因为觉得她无足轻重么

    她还没有开口,朱棠在此时推门而入,他刚刚下飞机。

    朱棠审视了一下病房中的人,然后看向床上的朱启明,“二叔。”

    “不是去岛上了吗”朱启明并没有觉得惊讶,他的语气中慈爱不改,但话语间却露了些锋芒,“大哥还让你们两个都过来,二叔确实没有大碍。”

    是不是令你遗憾。

    “今天在飞机上听说了之后就直接改了方向特地来看看您,没有大碍就好。”朱棠疏离地微笑,“我们都来看一下,父亲才能安心。”

    朱启明颔首,继续和朱砂说着,“过来直接在我身边,我带着你。”

    朱棠看见朱砂微笑了一下,“好,那就麻烦二叔了。”

    从医院出来,已经来不及再走,这个除夕夜朱棠要一个人留在纽约。

    周昱时邀请了朱棠到周家来,但是朱棠婉拒了,一个人回去了朱家的老宅。

    周家的除夕夜十分热闹,不只是周树昌和邱婉,大部分周家的族人今天也出现在了宅邸之中。

    并且显得喜气洋洋,没有理由不高兴。

    他们依附着周树昌,依附着周昱时,他们的职位遍布于周氏的每一个节点,或大,或小。

    他们共同构筑起周家企业的网。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他们的身家一夕之间飞涨,因为周昱时将一笔私有信托基金注入了公共基金。

    他们无法获知到更加详细的内容,但只需要结果就好。

    席间气氛很融洽。

    作为新嫁的新娘,朱砂保持着微笑,在招待宾客时跟随着邱婉,不需要太过热情,也不会显得冷淡。

    所有人对朱砂的态度都很温和,他们称赞朱砂和周昱时如同璧人。

    这顿饭吃的很轻松。

    大概十点,周家人开始陆续离开,不打扰周树昌和邱婉的休息。

    人如潮水一般散尽,送走辈分最大的叔公,朱砂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收起了微笑。

    “一年一次。”周昱时揉了揉朱砂的肩膀,他看到整个宴会间朱砂的身姿与笑容无可挑剔。

    “我没事,他们都对我很好。”朱砂覆住了肩头周昱时的手。

    一年,一次,而已。

    外面的车已经散尽,回归了平静,与刚才的喧闹形成了对比。

    这种静谧让她想到朱家的宅子,似乎也总是这样安静。

    朱棠呢现在是一个人么

    周昱时搂住了朱砂的腰,“在想朱棠”

    朱砂侧过头,看着周昱时。

    周昱时亲吻了一下朱砂的额头,朱棠是她的弟弟,他们似乎感情不错,他在这种特定的日子里孤身一人。

    “要不要回去看看”他在朱砂耳边说。

    周昱时在细节上总是这么周到,朱砂的想法并没有他以为的那样感xìng,她不是在考虑朱棠是不是除夕夜的孤家寡人,她在想今天下午的对话,朱棠在与朱启明的斗争中落败,远走昌城,朱启明却让她进入朱氏。

    并且是跟着他。

    很微妙。

    “好,去看看他。”她亲了亲周昱时的唇角。

    第76章 亲吻

    朱家一片漆黑,所有人都放了假。

    朱棠一页一页翻着手上的文件夹,墙上的屏幕闪着荧荧的光。

    看到某一页,他的手被锋利的纸划了一道口子。

    他盯着这道口子,看见血慢慢的从里面洇了出来,疼意开始顺着指尖的神经传入他的大脑。

    他盯着这个细小的伤口许久,然后把血一下一下地蹭在了这张纸上。

    抬起头,朱棠看见墙上的屏幕被切换成了监控的画面,似乎是周昱时的车开进了庭院。

    大门随后被开启,屏幕中的朱砂打开了客厅的灯。

    他把手中的文件重新放进了盒子里,塞在了柜子中。

    他走出书房,楼下的朱砂正在仰头看着他,她问他,“吃饭了么”

    朱棠沉默了一下,“没有。”

    朱砂看着朱棠走下楼梯,转过头问周昱时,“再吃一点”

    相比十分钟前的凄清,这座房子突然变得充斥人间烟火。

    厨房里灯火通明,煎锅中有轻微的响声,汤锅咕嘟咕嘟地冒着泡。

    朱棠坐在餐桌后面,看着橱柜前的夫妻。

    朱砂没有让他帮忙,只让他乖乖地在桌子后面做好就好。

    他可能也确实chā不上手,朱砂和周昱时看起来相当有默契,还有偶尔的耳语。

    朱砂拿了一根胡萝卜递给周昱时,“洗一下。”

    她看到周昱时的眼神突然幽暗了一下,随后她记起了在过去的某个晚上,在厨房中,一根本来要被切块,却在不知不觉中切成了圆柱体的胡萝卜,是怎样进入了她的身体,又怎样让她喷发。

    朱砂把这根胡萝卜收了回去,换成了几个口蘑,“洗这个吧。”

    朱棠看着他们的动作,看着那根被递出又收回的胡萝卜。

    朱砂把一个洋葱切开,似乎是一下冲进了眼睛,她侧了下头,用手背抵住了眼睛,“好呛。”

    周昱时放下了水池中的蘑菇,拿过朱砂手里的刀,“我来切,小心不要用手揉,去洗一下。”

    “恩。”朱砂在周昱时的肩头擦了一下被刺激出的眼泪。

    周昱时把洋葱切成了小粒,放进了汤锅里,然后去查看朱砂的眼睛,看到已经不再泛红止住了眼泪才继续洗着那几颗蘑菇。

    朱棠仿佛也闻到了空气中洋葱那种辛辣的味道,顺着鼻腔,爬到了他的身体深处。

    朱砂捧着小碗中的nǎi油蘑菇汤,看着朱棠安静地把他的年夜饭吃的七七八八。

    周昱时陪着朱棠吃了一点。

    午夜的时钟敲响了。

    “新年快乐。”朱砂放下了碗。

    “新年快乐。”周昱时看着朱砂,这是他们的第一个新年。

    他侧过头去亲吻朱砂,原本浅浅的吻似乎在触碰到她的一刹那再不由自主的加深。

    于是演变成了长久的吻,随着钟表的“铛铛”的声音,他们从第六声亲吻到了第十二声。

    “新年快乐”朱棠看着对面拥吻的男女,他的声音被钟声完全地淹没。

    钟声结束时,周昱时和朱砂面色如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明天什么时候走”朱砂问朱棠。

    “一早。”

    “嗯。”

    等到朱棠放下筷子,朱砂拉着周昱时的手站起了身,“那你早点休息。”

    “好,路上慢点。”

    朱棠把他们送到了门口,看到他们上了车,转身回去。

    周昱时发动了车子,朱砂在系安全带的时候,触摸到了大衣的口袋里似乎有一个硬硬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