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7 章

第 3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会带来多大的价格波动。

    他们就这个问题聊得相当深入。

    朱砂听着他们的谈论,却有另一份思量。

    朱棠是为了周昱时

    认为她的婚姻并不保险,而选择救出周昱时送他一份人情

    不,不合理。

    朱棠并不比周昱时拥有更多优势,周昱时自己同样可以寻找到撤离的路。

    他也不必亲身前来,这不会叠加出更好的效果。

    那么,他是为了她

    他们在下午时分回到纽约。

    降落前看到了鳞次栉比的高楼在依次亮起灯,车灯在细长的马路上连成线。

    这种繁华让人安心。

    下飞机时,远处的航站楼的外墙材料突然间脱落了,砸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剧烈的声响。

    朱砂本能地靠近了周昱时一下。

    从战火中归来,这样巨大的声响总让人联想到bàozhà。

    “没事。”周昱时抱住了朱砂,他看向那边,“有一块玻璃掉了。”

    他轻轻拍了拍朱砂的背,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握住了朱砂的手,牵着她走下了扶梯。

    朱棠在后面看着周昱时和朱砂从相拥到相吻,最后十指相扣。

    他们仿佛是最为亲密无间的恋人。

    他面无表情地挪过视线。

    他们依次去了朱家和周家。

    朱启元刚刚得到消息,就看到了平安归来的女儿女婿,后怕之余皆是庆幸。

    周树昌和邱婉还没有得知这件事,他们也不主动提及,只是陪着他们吃完了晚饭,之后就一同回去了周昱时的公寓。

    “周末把东西搬过来”周昱时从浴室走出来。

    “搬一些吧,马上就开学了,如果时间晚了,我可能还是会住在那边。”朱砂往床的一边挪了挪,给周昱时让出了位置,朱棠的公寓离G大比较近。

    “我会去接你。”周昱时上了床,他的一侧感觉到了朱砂的体温。

    “嗯”

    “如果晚了,我会去接你。”周昱时补充。

    朱砂起身骑在了周昱时的身上,周昱时扶住了她的腰,朱砂一点一点解开了周昱时睡袍的带子,俯下身贴住了周昱时半luǒ的身体。

    他的气息很清爽,水汽消散后,他的身体有一丝凉意。

    是令人喜欢的身体。

    她趴在他的身上,抱住了他的脖子,去闻着周昱时须后水的味道。

    但她的脑海里想到的是朱棠。

    朱棠告诉了朱启元,明天他会返回昌城,这一次会一直工作到新年再回来。

    甚至朱启元都不知道朱棠消失的十几个小时是去了那里,朱棠也没有提过。

    这仿佛就这样过去了。

    如果说是姐弟友爱,这未免太可笑。

    她轻轻地咬住周昱时的下巴,她的舌尖感受到了一点细碎的胡茬,带给她一点痒意。

    周昱时的手在朱砂的腰和臀间一线轻轻的抚摸,然后剥开了她的衣服,他已经蓄势待发。

    朱砂微微抬高身体,然后对准了周昱时硬而挺立的ròu棒坐了下去。

    这种满涨感让她呻吟出来。

    还是说,朱棠在透过她,而看谁

    她想到朱那个一尘不染的房间,朱棠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放错位置的抱枕。

    是这样的么

    朱砂直起了身子,她夹紧了体内的ròu棒,上下地套弄。

    周昱时似乎不满足于这种速度,他掐住了朱砂的腰,向上去顶着她的小穴深处。

    朱砂想起了她在和朱棠达成了协议之后,他印在她手背上的吻。

    那种冰凉的感觉。

    那时,她是什么感觉

    蛇,她觉得朱棠像一条蛇。

    朱砂已经被顶的失去了力气,她的手撑在了周昱时的胸口,她看着周昱时的脸,他染满情yù,眯起的眼中似乎有着漩涡,会让人沉溺。

    周昱时的抽chā愈发猛烈,朱砂被顶起然后落下,一次比一次深入。

    周昱时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他掐在朱砂腰上的手愈发用力。

    朱砂的意识已经变得涣散,她跟随着周昱时的动作一起爬上了顶点。

    她在眼前一片白光时,恍惚间看到的,确是朱棠的脸。

    朱棠仍在若隐若现中。

    争取十章内让朱棠线浮出水面吧,握拳。

    第73章 甜品

    初秋,朱砂正式入学,成为G大的MBA学生。

    这颇具有仪式感,早上周昱时把她送了过来,下午又按照下课的时间过来接她。

    下课后时间还早,周昱时陪着朱砂在G大校园里面散了散步。

    或者说朱砂陪着周昱时在他的大学校园怀旧。

    周昱时毕业于G大。

    他的学生生涯与她不大相同,他天生带着精英光环,一路读着私校,直至进入常青藤。

    他的专业并非商学,但周树昌和邱婉完全地支持了他的兴趣。

    只是最终,责任感让他重新选择了回归家族这一条路。

    “物理学什么方向”

    “大气物理。”

    “遗憾么”

    “很多人比我优秀,他们会走的更远,所以不算非常遗憾。”

    朱砂握住了周昱时的手,他已经非常优秀。

    “那座楼是什么”朱砂指了指前面穹顶的三层建筑。

    “校史馆,可以进去看看。”

    走进这座建筑,数百年的历史浩浩汤汤的铺陈开来。

    周昱时是很尽职的讲解,他对于这里每一幅画、每一张照片都很熟知,他了解G大的全部历史。

    朱砂饶有兴致地跟着这位志愿者,一直从一楼走上了三楼。

    天已经转黑,周昱时终于在描述到了最后这位物理学大师之后结束了讲解。

    朱砂在转过头准备离开时突然觉得视线中有一个熟悉的面孔。

    她重新转了过来,目光锁定在了墙壁右下角,一张平淡无奇的合照。

    她走过去,盯着这张照片,上面有六个年轻的姑娘。

    周昱时注意到了朱砂的视线,他看向这面墙壁,这是体育赛事的墙壁,那张照片,是一张二十多年前校际体育联赛,G大女子游泳队的合照,下面写着他们的光辉战绩。

    他站在了朱砂身边,看着这张照片,后排的最左边,是一个亚裔的姑娘,

    “这是我妈妈。”朱砂的手指拂过了那个年轻的姑娘的脸,她的声音有一点飘忽,“没有想到她也在这里读过书。”

    周昱时看着照片里的谢绫,那时候她很年轻,带着一种朝气蓬勃的美丽。

    但和朱砂不算相像,朱砂像朱家人更多。

    周昱时搂住了朱砂的肩,他知道谢绫已经不在。

    “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她。”

    “好。”朱砂想,或许是明年清明。

    这张照片里是最年轻的谢绫,她的生命中还没有出现过那些不能承担的人或者事,她的笑容格外张扬。

    这是她没见过的谢绫。

    她端详着这张照片,里面似乎还透露出了什么讯息,但过了许久她却始终没能发现。

    朱砂把这张照片拍了下来,然后收起了手机,“我们走吧。”

    回去之后,周昱时下了厨。

    “是庆祝我上学的第一天么”倚在橱柜边,看着正在化开一块黄油的的周昱时,朱砂还开了一句玩笑。

    但在牛排煎好之后,朱砂看见了一同被摆在了桌面的蛋糕。

    “生日快乐。”周昱时在烛光中似乎有别样的光芒。

    朱砂怔了一下,随即微笑,“谢谢。”

    她真的忘记了这件事情。

    她几乎没有过过生日,孑然一身。

    她的母亲不会为她过生日。

    江承大约并不知道她的生日。

    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周昱时同样对生日pry这样的东西感到厌倦。

    朱砂并不是朱,她不热衷于在陌生的人群中做pry  queen。

    他把一根钻石项链给朱砂带上,手指在她洁白的脖颈处扣上了项链的搭扣。

    他带着些微歉意,时间很紧,挑选十分匆忙。

    朱砂低下头,钻石的光耀眼夺目。

    她搂住了周昱时的脖子,然后他们接了一个覆盆子味道的吻。

    nǎi油带着覆盆子的酸甜充斥了他们的口腔,舌尖扫过的地方无一不甜,一颗红色的浆果被他们搅拌出了汁液,一半送入喉咙,一半溢出嘴角,仿佛血液。

    不满足。

    他们开始接蓝莓味道的吻,他们用舌头去争夺那粒圆滚滚的小果实,一个人在卷住的同时就会被另一个人的舌尖卷走,蓝莓在两个人的口中游走,直至朱砂彻底地咬住了它。

    “分享”周昱时再次夺走了蓝莓,它已经在变得破碎,果ròu在唇齿间被分离,然后被咽下。

    再然后是樱桃。

    周昱时咬住了她rǔ尖的樱桃,同样的红润,却更加香甜。

    她有两颗,可以任他索取。

    他用舌尖缠绕,挑弄,然后把它含进口中,它比樱桃的果ròu还要嫩滑。

    她的身体如同nǎi油一般,香浓而滑腻,她的胸口沁出了薄薄的汗,如同在nǎi油上滚落的水珠,带着香气,他舔舐着却还想要更多。

    他舔过她的脖子,她的小腹,她的背,她的腰,她的腿。

    她在他的舌下化为了水。

    她的小穴如同绵密的慕斯,没有一丝缝隙地包裹住了他,他在慕斯中抽动着,却怎样都无损她的软滑。

    她似乎有夹心,里面如同夹着芒果粒,湿润而柔软,在他的抽chā间刮过了他的棱,吸附着他的ròu棒。

    他在她的身上吸吮出了一个又一个艳红的草莓,烙在最洁白的nǎi油之上。

    他的液体如同浓稠的果酱,打在了慕斯的深处。

    她喷shè出的就像最顶级的香槟,用于祝贺。

    她是最顶级的甜品,一口就让人迷醉。

    生日的晚餐从傍晚吃到半夜。

    席间的只有一道甜品被吃的干干净净。

    甜品裹着毯子坐在周昱时的身边,看着幕布上的电影。

    周昱时的收藏乏善可陈,朱砂在里面翻了半天也只挑出了这部文艺爱情片。

    她不喜欢。

    但似乎也能接受偶尔看看。

    但是在看到男女主人第二次因为误会而分手时,朱砂的声音已经带上了睡意,“你不会觉得无聊吗”

    没有等到周昱时的回答,她就靠在周昱时的肩上睡了过去。

    周昱时看着屏幕,一直看到经历种种误会而导致分分合合的男女主角最终在异国他乡相逢,携手走进教堂。

    屏幕黑了下来。

    他抬起手摸了摸朱砂的头发,回答她,“不会。”

    。

    第74章 晕船

    从秋季到冬季,朱砂都陷在了繁重的学习任务中,她的课程非常密集,几乎没有一点空余时间。

    她在这几个月里把自己的睡眠压缩到了最低限度,她明白自己缺乏什么,在先天不足的条件下只能依靠后天的努力。

    这种繁忙程度甚至有时超过了周昱时。

    在周昱时不出差的夜晚,他会陪着朱砂挑灯夜战,即使并非科班出身,他的理论基础也非常扎实,更具备大量的实践经验。

    他还有足够的耐心除了在拔掉朱砂在苦读时咬着的香烟,然后毫不留情地把烟头摁灭。

    这种忙碌一直持续到了圣诞节的假期。

    周昱时在平安夜度过了他的26岁的生日,他和朱砂对酌了一杯,这个夜晚平静地如同过去的每一夜。

    圣诞节的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他们碰了碰杯。

    圣诞节假期中周昱时带着朱砂去了加拿大进行冬日的狩猎。

    他曾说过“下次”行程不会再有波澜。

    一切血腥的猜想都没有发生,没有从冬眠中醒来寻觅食物而悄悄出现的黑熊,也没有在无意中迷失于白色的山林,他们这一次出行毫无波折,是让人意想不到的顺利。

    朱砂收获颇丰,这几个月她在难得的休息时间会和周昱时去shè击俱乐部练习,在shè击准度上已经有了相当的把握,冬季灰色的公驼鹿跳跃在山林里,跑的飞快,她成功地把一颗子弹shè进了它的脖子,然后遥遥地看见它倒地。朱砂欢愉地切下了它的头部,巨大的鹿角象征着她的胜利。

    她和周昱时在林中营地的木屋中zuò ài,在壁炉中的木柴烧的噼啪响中,她透过窗户看到了檐下的松鸡,她一qiāng可以打到一串。

    周昱时在后入朱砂时抚摸着她的脊背,她的脊骨微微凸起,因为太用功,她在这几个月好像又瘦了一点。

    他的手指在她的背上摩挲。

    但他不会打断她的努力,她可以更优秀。

    从加拿大回来他们回去了周家的宅邸,周树昌晚上和周昱时谈了谈。

    “公共基金今天流入了一笔资产,来源是你的信托基金。”周树昌托着茶杯,有些疑虑,但语气平和。

    “我放弃了。”周昱时似乎早就准备好了回答这个问题,他说的很自然,“祖父的初衷只是希望我能够成家立业,这笔钱于我只是锦上添花,流入公共基金会发挥更大的价值。”

    是责任,也是投资。

    “这是你祖父给你的,我不会过问它的用途,你既然这样选择我相信你也是经过深思熟虑。不过有些事不要瞒着朱砂,夫妻之间还是开诚布公好些。”周树昌颇有夫妻相处之道,他担心周昱时一开始会隐瞒他的婚姻与一个信托基金挂钩,如果拿到了,也好,但要讲清楚,不要让朱砂觉得只是为了这笔钱和她结婚。既然没有拿到,也好,说清自己的想法,好过最后有心结。

    周昱时听着父亲的谆谆教诲,他的父亲似乎总是默认他会欺负他的妻子。

    周昱时把“妻子”两个字在舌尖滚了滚,“我知道。”

    圣诞节过后周昱时重新踏上了繁忙的出差之路。

    紧接着的是新年假期,朱启元的身体让他每年都选择避过纽约的寒潮,带着家人在加勒比温暖的海滩上渡过整个新年。

    销声匿迹了几个月的朱棠也终于回到了家。

    朱家在晚上吃了一顿团圆饭。

    “那您小心身体,我会去看您。”朱砂并没有加入这个旅行计划的打算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