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6 章

第 3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皮肤,她的花瓣闭合地很紧密,周昱时用手指分开了两瓣yīn唇,她粉嫩的yīn蒂和穴口就出现在周昱时的眼前,美不胜收。

    周昱时的舌尖触及了一下朱砂的柔嫩的小ròu粒,然后舔弄着它。

    朱砂把周昱时巨大的ròu棒吞进了口中,有一点费劲,她调整着角度,想要含进去更多。

    周昱时在舔弄硬了这个ròu粒之后,轻轻地在上面咬了一下。

    朱砂呛了一下,把ròu棒吐了出来,然后在上面的棱上咬了一下。

    周昱时吃痛,随即安抚而讨好地重新舔了舔她,才让朱砂又将他含了进去。

    朱砂尽量不用牙齿去碰触,但因为过于巨大似乎仍然在不住地剐蹭,这种体验不算很舒服,但给周昱时带来一种内心的满足。

    他的嘴唇覆盖在朱砂的下身,他的舌在她的小穴进出,在她的花缝扫过,然后舔弄她的珍珠。

    朱砂的身体在周昱时口中变得愈发敏感,她吞吐的动作慢了下来,直到完全停止不动,然后开始剧烈地颤抖,直到有液体在她的体内喷shè出来。

    周昱时饮尽了朱砂的蜜液,她太可口。

    他甚至还没有喷发,但他已经得到了某种满足。

    周昱时和朱砂在洗完澡后重新躺在了床上,他们在浴室中又做了一次。

    在周昱时在朱砂的唇上印上晚安吻的时候,窗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噼啪声,在朱砂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周昱时一把抱住了朱砂滚下了床,趴在了床的里侧。

    “怎么了”

    “qiāng声”

    周昱时的尾音被随后外面传来的巨大的bàozhà声所掩盖,房间的玻璃开始猛烈地震动了。

    “之后是火箭pào。”周昱时皱着眉头听着外面的声音,类似的bàozhà声开始不断传来。“离这里应该不算很近,这不是普通的火并。”

    他从床尾的箱子里拿出了两把qiāng,把其中一把递给朱砂,然后拿过手机打出了几个电话,他似乎有着自己的信息渠道,挂了电话之后,他的神色有些沉重,“发生了政变。”

    朱砂也蹙起了眉头,这种事情完全无法预知,“这里安全吗”

    管家急匆匆地敲响了门,他并未告知到底出了事,只是希望他们在房间里暂时不要出来,这一片区域目前是安全的。

    周昱时看向了窗外,火光在数个街区之外,离这里有一段距离,似乎有人在附近的街区集结,摆出了防守的阵势。

    “这一片应该暂时是安全的,我们至少要等到天亮。”周昱时的手机重新响起,他接起来安静地听着。

    “机场被控制了,库加提总统的飞机现在无法落地。”周昱时挂了电话,在没有窗户的地方走了两圈,去打开了电视,没有一点信号,“通讯正在被破坏。”

    朱砂的心沉了一下,形势似乎不好。

    周昱时观察了一下外面,走过来,重新坐在了朱砂的身边,他并未显得忧虑,抱了抱她的肩,“不必太担心,如果在飞机落地前不能取得绝对优势,这场政变就失败了,反之一样,只看谁更快。我们不会被困很久。”

    朱砂点点头,在周昱时的怀里,她感觉到一点安全感。

    “这个怎么用。”朱砂把qiāng口向下递给了周昱时。

    周昱时拉开保险演示了一下,确保朱砂看懂了之后又合上了保险,“回去可以去shè击俱乐部试一下,希望今天不会用到。”

    “恩。”

    外面有一瞬间的平静,周昱时重新打了电话,连续发出了几个直指这次政变的期货jiāo易指令,挂了电话后看到朱砂正在注视着他。

    “商人逐利。”周昱时自嘲地笑了一下。

    “可你有时像一个慈善家。”朱砂意有所指。

    周昱时摇摇头,“我有我的责任,但这中间并非毫无利益。”

    朱砂点了点头,周昱时是真正的豪门出身,出身决定眼界,站在不同的立足点会看到不同的问题。

    她还需要学习。

    “抱歉,如果不是我的问题,我们已经回去了。”周昱时提到他初到库加提的高原反应,声音也带上了歉意。

    “我说过这是蜜月,不是陪游。”朱砂忽然笑了一下,“不过,好像确实我和你每一次行程都会有波折,上一次和这一次。”

    或大或小。

    周昱时看着朱砂的眼,把她抱进了怀里,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他的声音多了柔和,“下次不会。”

    第71章 蜜月4

    远处战火隆隆,房间中却有难得的静谧。

    “下次”朱砂搂住了周昱时的脖子,语气难明。

    他们挨得极近,周昱时感觉到了朱砂在说话时的气息。

    有一点热。

    “我们去打猎好不好”

    “打猎”

    “我在加拿大有固定的猎场,你可以在狩猎时练qiāng,一开始可以试着先猎一些岩羊或者麋鹿,这个难度很低”

    周昱时今夜的话难得地多了起来,他的声音很平稳,娓娓地讲述着打猎时的注意事项,说的十分详尽。

    朱砂知道周昱时是想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放松下来,不要过多地去注意外面的危险。

    她顺着周昱时的话说了下去,“那你呢,你会猎什么”

    “熊,秋冬季节在熊冬眠以后,会寻找美洲狮,或者狼,美洲狮的脚印在雪地上会比较明显。去年那次猎到了一只很大的黑熊”

    周昱时看到朱砂在他的怀中仿佛听得很专注。

    她紧绷的脊背在逐渐放松下来。

    几天前,朱砂在这里照顾着病痛的他,她无微不至,她有他依赖的柔情。

    而如今陷入了这种危险的境地,那么现在换他来照顾她。

    他们坐在床内侧的地毯上,在午夜时分短暂停止jiāo火的时候,朱砂趴在周昱时的胸口睡了过去。

    但睡的并不安稳,周昱时可以看到她皱起的眉头。

    他看着手机,外面的信息通过一些特定的渠道在源源不断地传来。

    一切jiāo通方式都中断了,不接受任何外jiāo谈判与调解,反对派不对境内外籍人士的安全做任何保障,除非出现了胜利者。

    他授意着手机那头,通过特殊方式开辟出一条航线,如果局势在短时间不能稳定下来,他们必须自己找到退路。

    这次停火时间不长,在凌晨时分,周昱时看到窗外映进来了一道刺眼的白光,他迅速放下手机捂住了朱砂的耳朵。

    几秒钟后,震耳yù聋的bàozhà声再度传来。

    朱砂在朦胧中被震醒,她感觉到了周昱时捂在她耳上的双手,他不想让这个声音吵醒她。

    “几点了”

    “三点。”

    朱砂想起了她的手机,她探出头在床上找寻了一下,打开时看见了几十个未接电话,她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把手机调成了静音。

    全部是朱棠。

    她回拨给了朱棠,甚至没有等待的声音,朱棠几乎是在一瞬间接起,“你怎么样了”他的声音中似乎有一丝仓惶。

    “我”窗外的bàozhà再度响起,连绵数次,掩盖了一切其他声音。

    平静之后,朱砂不再试图掩饰,“不要告诉爸,我没事。”

    朱棠看着屏幕上朱砂的定位信息,“现在什么情况”

    “jiāo火在几个街区之外,这一片暂时还好。”

    朱棠沉默了一下,“我会想办法。”

    他挂了电话,又接连打出几个,然后走出了房间。

    朱砂重新窝在了周昱时的怀里,“现在的情况怎么样,有消息么”

    “库加提总统降落在邻国边境机场,正在从陆路赶回,他在北方应该还是有比较强的控制力。”周昱时看着自己刚收到的信息,“朱棠收到信息了爸知道了么”

    “应该还不知道,我让朱棠瞒住他。不知道叔叔阿姨什么时候会知道。”她担心周昱时的父母能否承担这种消息。

    “叔叔阿姨”

    朱砂没有想到周昱时在这时还能注意到称谓,她改了口,“爸妈。”

    “我们会在他们知道之前回去,再睡一会儿吧。”

    朱砂重新趴在周昱时的胸口,她听见了周昱时的心跳,正在一下一下地有力地跳动。

    一种令人安心的催眠声。

    这个声音逐渐地盖过外面的qiāngpào,朱砂阖上了眼。

    再次睁眼时已经破晓,有微光从窗帘的缝隙打进来,外面的战火之声仍为听写。

    朱砂抬起头,看见周昱时看着屏幕的神情十分专注,他的眼中有轻微的红血丝,显示出了周昱时一夜未睡。

    周昱时亲了下朱砂的额头,他一夜未眠,却仿佛能从朱砂身上汲取力量,似乎听到她的呼吸他就可以平静下来。

    周昱时主动说起了最新的情况,“总统已经进入国境,在北方军掩护下向首都而来,这至少会带来一段时间的停火谈判。”

    这是不错的消息。

    周昱时和朱砂洗了下脸,变得清醒了一些,酒店已经部分断电,好在水还在供应。

    他们重新坐回来。

    “抱歉,蜜月最终变成这样。”周昱时似乎有很多抱歉。

    “这是我选择的地方。”朱砂亲吻了一下周昱时的唇,制止了他的道歉,“而且,这种独特的蜜月体验,很少有人可以体会。”

    始于病痛,终于战乱。

    周昱时定定地看了一会儿朱砂,然后把她压在了地毯之上,“会有更加独特的。”

    朱砂勾住了周昱时的脖子,去亲吻他。

    这是战火中的xìng爱。

    周昱时在隆隆的qiāngpào声中进入了她。

    他们都需要发泄。

    周昱时抽chā的力度如同上膛的火pào,他带着灼人的热度贯穿了朱砂的身体。

    朱砂不再抑制自己的呻吟,她抬高了身体去迎合他,她的哭喊点燃了周昱时的心。

    他们彼此需要,彼此安慰。

    朱砂觉得自己是将要bàozhà的火yào,她的引线已经在燃烧,在一点一点逼近最终的zhà裂。

    周昱时觉得自己的心口如同埋进地雷,有人在一步一步踏入,直至踩上。

    他们同时bàozhà。

    周昱时如同猛烈的机qiāng,他的液体源源不断地打在朱砂的身体深处。

    朱砂的呻吟被zhà的碎裂,她的身体剧烈的痉挛,她的意识四分五裂,她感知不到自己的身体。

    周昱时心底的雷彻底bào开,带着细碎的弹片,弹进了他的血管、他的骨骼。

    他们赤luǒ着躺在地上喘息,直到有新的消息传来。

    周昱时亲吻掉了朱砂眼角因为过于猛烈的xìng爱而滑落的一滴泪,“总统已经进入首都,暂时停火,我已经让人通过军方的关系打通了一条航路,飞机昨夜就降落在邻国机场,现在已经起飞,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抵达。”

    他们终将逃离这座已经破碎的城市。

    一个小时后,酒店的楼顶传来了飞机的轰鸣声。

    朱砂收拾好了全部的东西,等待着和周昱时一起撤离。

    随后,有人敲响了他们房间的门。

    周昱时让朱砂躲在墙壁之后,然后握着qiāng打开了房门对准了来人。

    朱棠疲惫而平静地看着周昱时的qiāng口,“朱砂呢”

    第72章 选择

    第二架飞机在酒店上方轰鸣着降落,周昱时在此时才收到了呼叫通讯。

    刚刚降落的那架飞机是朱棠的。

    朱棠从周昱时的身侧进入了室内,看见了抱着手臂靠在墙上的朱砂,她毫发无损,正在注视着他。

    “走吧。”朱棠的语气平静。

    没有喜悦和庆幸,仿佛他只是跨过了两条街道,来购物中心的门口接他因为购物袋太多而无法打车的姐姐。

    但不是。

    朱砂看着朱棠,他在几个小时里,跨越了三千公里,两个大洲,飞越了一个正在暴乱的国境。

    他甚至比周昱时的飞机来得还要提前。

    他同样一夜未睡,他的眼底是和周昱时同样的疲惫。

    她不认为以自己和朱棠目前的合作关系,会值得朱棠这样身入险境。

    他有什么目的

    周昱时收起了qiāng,他看了一眼朱棠还有着少年的单薄感的背影,他站的很直,但手微微地蜷了起来。

    他知道这条航线打通有多么困难,他艰难地通过了无数人脉联系到了库加提军方一位将军,并且为此付出了大笔金钱。

    他相信朱棠可以做到,但即使他打通了其他的通道,也同样不会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看着彼此注视的姐弟。

    所以,朱棠愿意为朱砂付出这么多

    他和朱砂的关系已经是这样的亲近了么

    没有任何聊天的时间,周昱时走过来拎起了朱砂身边的箱子,握住了她的手,“走吧。”

    他们一起上了顶楼。

    酒店的天台十分广阔,两架飞机各自占据一边。

    左边的飞机是朱家的私人飞机,右边那架属于周昱时。

    这是要朱砂做一个选择。

    她是要和她的丈夫一起离开,还是踏上为了她一夜奔袭的弟弟的飞机

    左还是右

    朱棠此时站在她的左边保持了静默,周昱时开口解了围,“我的飞机是临时借用朋友的,必须停靠邻国之后再转机,我们和朱棠一起直飞回去吧。”

    也或许是借口,但他选择了尊重朱棠,尊重他妻子的弟弟。

    不论什么原因,他自己冒着危险来到了这里。

    朱家的私人飞机腾空,开始驶离,周昱时的飞机跟在后面起飞。

    朱砂透过向下看到了这座城市的满目苍夷,她曾经和周昱时漫步的广场已经沦为废墟,只有标志xìng的教堂的大门还屹立在中间。

    飞机不断拉高,越过云层。

    机舱中一片沉默,直至五十分钟后,驾驶室确认已经正式离开库加提空域。

    “这里很危险。”朱砂靠在椅背上看着斜前方的朱棠,“你不应该跑来。”

    这话有些不近人情,但朱棠似乎不以为意,只是微笑了一下,“还好,还算顺利。”

    但回避了动机。

    朱棠转而和周昱时说起了石油价格,作为南美石油港口,库加提的这次政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