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5 章

第 3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得平稳。

    他躺下来,把朱砂揽进了怀中。

    朱启元在第二天看起来脸色就好了不少,他坚持着让他的女儿和女婿去进行自己的蜜月。

    朱棠站在一边沉默不语。

    朱砂和周昱时中午从他的病房出来,按照原定的计划踏上了蜜月的行程。

    库加提是高山国家,气温降低不少,下了飞机风中还有一丝凉意。

    他们会在首都停留一天再到遗址去。

    这次并没有什么离奇的遭遇,顺利地入住了酒店。

    管家微笑着为他们介绍着各项设施,从仪态到服务,无一不优雅,无一不专业。

    这与他们上一次遇到的服务如果有的话,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

    但有趣的是,周昱时却没了在诡异的小旅馆里的良好身体。

    傍晚,周昱时和朱砂出门在这座古老的小城散步,高原的风在晚间变得有些凛冽,朱砂有一点冷,她在路边的包着头巾的大妈那里买到了一条鲜艳的印第安手工围巾。

    她把围巾包在头上,愉悦地融进了这座城市。

    周昱时对温度并没有特别的感触,但在回到酒店之后,高原城市带给他的礼物就汹涌而至。

    周昱时坐下来之后突然开始剧烈地头痛,他痛苦地用手按压了一下太阳穴,却毫无缓解。

    朱砂刚把围巾解下来就看到了周昱时脸色苍白,她蹲下来摸了一下周昱时的额头,有一点低烧,“你在高反。”

    周昱时喝了两杯管家送来的古柯茶,闭着眼躺在了床上。

    “现在怎么样了。”朱砂坐在他身边揉着他的头部。

    “还好。”比刚才缓解了一点。

    “还好你的症状比较轻,可能12天就可以缓解。之前高反过么”

    “没有。”他不是没有去过海拔更高的城市,但从未出现过反应。

    “明天的遗址徒步我已经推迟了。”

    “抱歉。”

    “不用。”朱砂让周昱时枕在了自己的腿上。“行程推后一天就好。”

    周昱时闻到了朱砂身上的一点香气,似有若无。

    她的手指在他的头上按着,力度很合适。

    他的头痛似乎在缓解。

    他不经常生病,上一次的感冒也在出差时,他记得那一次,他吃下yào片,带着低烧开了三天的会,然后回去自己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床上,喝下一杯冰水,等待着冷汗得消退。

    他睁开眼看着朱砂,朱砂发现了他的注视,“喝水么”

    “嗯。”

    他的唇边等来的不是冰冷的玻璃杯,是朱砂柔软的唇。

    朱砂低下头,把水喂给了他。

    水在她的口中似乎变温热而甜香,是她的甜,他咽下了全部,却想要更多。

    先说几个问题哈,1、马克出现在第56章

    2、教堂里的后续会出现在另一个我觉得更为合适的章节里,不太远,至于结或者没结,暂时我们先意会一下。

    3、周总一时半会儿下不了线。

    4、绝对不伤害朱砂。

    第69章 蜜月2

    心有余而力不足,周昱时在想要加深这个清凉的吻的时候,太阳穴里传来了尖锐的刺痛。

    周昱时放弃了这个亲吻,重新躺好闭上了眼,清心寡yù。

    朱砂的手从他的额头移动到了他的胸口,在上面画着圈,圆圈越变越小,直到感受到了周昱时胸前一小粒凸起。

    它在朱砂的指腹之下变硬。

    朱砂在这个小硬尖上按了按,“你要平心静气。”

    “好。”周昱时抓住朱砂的手,按住了她。

    朱砂换了一只手,在另一颗硬硬的小ròu粒上揉着,“还是硬的,快静气啊。”

    手上的撩拨一点不曾停歇。

    周昱时痛苦中夹杂一丝兴奋,这迫使他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的躁动平静下来。

    朱砂在撩到周昱时将要起立的时候停下了手,这确实很危险。

    她重新喂周昱时喝了一口水,把他的衣服脱掉,然后给他盖上了被子。

    做完这一切,她躺在了周昱时的身边,握住了他的手,“你要是不舒服就叫我。”

    “好。”

    周昱时握着朱砂的手与痛苦对抗着熬过了高原失眠的一夜。

    朱砂中间醒过来了一次,她摸了摸周昱时的额头,问他要不要去卫生间,然后把他扶了过去。

    在周昱时躺回床上的时候重新倒了水,看着他喝下去才又继续睡过去。

    周昱时在凌晨时分才恍惚地睡着。

    清晨的阳光照在周昱时的脸上,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的身边空空如也。

    他皱着眉坐了起来,克服着那种头晕目眩感,环视着室内,没有人。

    “朱砂”他的声音变得沙哑。

    同样无人应答。

    曾经一个人生病的夜晚在当时并不觉得难熬,但是周昱时此时有一种孤寂,在一个朱砂寸步不离地看护着他的夜晚之后,他对这种柔情仿佛产生了一种依赖。

    周昱时躺下来,直直地看着房顶等待着,有一点焦虑。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朱砂从外面进来,端着古柯茶和早餐,“醒了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好。”周昱时觉得那点焦虑平静下来,他重新坐了起来,似乎头晕感也在减轻。

    朱砂把茶递给了周昱时,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退烧了,“我让管家帮忙借用了一下厨房,煮了点粥,难受也多少喝一点。”

    周昱时端过了碗,这边的米不是十分适合煮粥,朱砂已经尽量让它足够软糯。

    周昱时喝了一口,米粒已经煮的细碎,粘稠而温暖。

    “你今天还得多休息一天。”

    周昱时抬起头看着朱砂,“你要出去”

    朱砂摇摇头,“不出去,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你昨天没有睡好,如果吃完不那么难受就多睡一会儿。”

    周昱时深深地看了几眼朱砂,“抱歉。”

    “这是蜜月,不是陪游。”他不必为这个而抱歉,朱砂把空碗拿走拉上了窗帘,重新让室内变得昏暗。

    她上了床坐在周昱时身边,低下头亲吻了一下他的唇,“不用担心我,难受了记得叫我。”

    朱砂扭过来戴上了耳机,看着平板,表明自己并不会觉得无聊。

    周昱时的睡眠仍然有些断续,他在一段时间后就会醒来,然后会看向身边,但每次他都能看到她,她在看一部电影,有时会笑,然后会闻到她身上那种淡淡的、清新的香气。

    这似乎让他安心,他会闭上眼再度沉睡过去。

    到了第三天,周昱时的症状终于彻底消失,他和朱砂在推迟了两天以后终于踏上了另一座城市的遗址徒步行程。

    这座小城隐在山中,是遗址徒步的基地。

    朱砂走进小城,看着石板铺成的街道两边的墙壁,每家每户的门前,都喷绘着巨大的男xìngxìng器官画像,形态各异。

    走到酒店的门前,朱砂看到两个木质的生殖器挂在上面,被风吹动来回撞击,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进入房间放下了东西,周昱时看着墙上的一副抽象的生殖器绘画,“这里有生殖器崇拜的传统。”

    朱砂点头,“有一点了解。”

    周昱时走过来亲了亲朱砂,“城里面有一个博物馆,如果有兴趣可以一起去看一看。”

    “博物馆”朱砂想了想,“xìng爱博物馆”

    “嗯。”

    朱砂似笑非笑,“你的攻略做的很好。”

    她在说这次,还是上一次

    周昱时看着朱砂,但她仿佛没有察觉这句话中特殊的意味,很自然地转移了话题,“这几天会很耗体力,不如走前再去。”

    这句话意味更多。

    去博物馆会耗体力么不会。

    只是看完之后发生的事情会。

    她在暗示他。

    周昱时抱起了朱砂把她放在了床上,然后俯身下去看着她,他眼里的yù念满的要溢出来。

    “你的症状刚刚消除,还是避免这种剧烈的体力活动最好。”朱砂躺在周昱时的身下,她的手指抵在了周昱时的胸口。

    剧烈的体力活动,相比拒绝,周昱时觉得这句话更像邀请,他低下头去亲吻朱砂,侵入朱砂的口中,在她的唇舌间游走,每一次搅动都在说明他的迫不及待。

    朱砂搂住了周昱时的脖子,周昱时的舌让她的身体里有一点空虚。

    “好了”她的声音已经仿佛呻吟,“我们到出发的时间了”

    这种拒绝毫无力度。

    周昱时把她的上衣推了上去,一边吮咬着她柔嫩的rǔ头,一边褪去朱砂下身的阻碍。

    在朱砂的rǔ头充血挺立在他口中时,他的ròu棒也同时挺立在了朱砂的洞口。

    周昱时分开了朱砂的双腿,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力度长驱直入,撞开了朱砂的小穴,直到最深处。

    “啊”朱砂抓住了周昱时的肩,这个感觉太过突如其来,他像一把刀,劈开了她的身体。

    朱砂的穴ròu推挤着周昱时,这种快感让人迷醉,周昱时的力度极大,大开大合的撞击让朱砂每每在被顶到最深处时都被撞击地呻吟出来。

    周昱时快速地抽chā着,他的撞击已经把朱砂雪白的臀和大腿内侧拍打成了粉红色。

    周昱时掐住了朱砂的腰,让她更贴近自己,让他们的xìng器连接地更为紧密。

    朱砂觉得周昱时的冲击变得似乎更加深入,他甚至在顶到她体内的最深处时研磨了几下才退出,“不要”她的声音已经颤抖,她寻找着周昱时的唇,用舌紧紧地勾住他的舌。

    “不是剧烈的么。”周昱时听到了她的不要,他回应了她,于是他顶弄的更加用力,研磨的更加持久。

    本来夹在周昱时腰间的腿已经无意识地松开,朱砂的意识只有了两腿之间的那一点,她无法思考,只能感知到体内的那根巨大而有力的ròu棒在不断进出,她的腰越来越酸,她的小穴不受控制地一再缩紧,箍紧了周昱时的ròu棒,然后猛烈地痉挛。

    朱砂感到身体里有什么在zhà裂,从他们的连接处蔓延到了她的全身。

    周昱时在朱砂的夹击之下再也无法控制,她收缩地太紧以致他无法拔出,他抵在朱砂的宫口,全部喷shè在了朱砂身体的深处。

    这种快感超乎寻常,从生理到心理。

    他亲吻着高潮之后的朱砂,然后慢慢拔出来已经软下来的ròu棒,他低下头,看见他的rǔ白色的液体正在源源不断地从她的粉红的穴内流出来,顺着她的臀缝,在她身下汇聚成一滩。

    他的喉咙收紧了。

    这种视觉刺激简直要命,几乎要让他重振旗鼓。

    他深呼吸了一下,把朱砂抱进了浴室。

    第70章 蜜月3

    周昱时是真的身体力行地证明了他的体力,在激烈的xìng爱之后他在徒步时仍然显得轻松惬意。

    朱砂拽着周昱时的手爬上了一条长长的台阶,这是这座城池的祭坛,她俯视着这整座遗址的壮阔,觉得腰有一点轻微的酸麻。

    周昱时看到朱砂揉了一下腰,他把手掌覆盖在了朱砂的腰间,轻松的揉着,“休息一下。”

    “我的腰好酸。”

    周昱时很明白为什么会腰酸,他太用力。

    可他甚至想让她更酸。

    “你顶的太深了。”朱砂无辜地抱怨,她的语气没有一丝勾引,就让周昱时的血液开始沸腾。

    下一秒,朱砂就被周昱时按在了墙上,周昱时重新带上了那种侵略xìng的气息,朱砂抵住了周昱时的唇,“不行,这里随时会有人。”

    这是真的,这个巨大的遗迹每天都有大批游客,只是因为过于巨大而显得人烟稀少,虽然他们一路走过来遇到的人寥寥无几,但其他游人随时会从下一个拐角转过来。

    周昱时低下头,他只想亲一亲朱砂。

    朱砂侧了下身逃出了周昱时的禁锢,是真的撩一下就跑。

    撩的人无可奈何。

    下一个路口果然有游客过来,如果没有逃开就会被直接看到在这种遗产里的激吻。

    那看起来也是一对新婚夫妻,他们拜托朱砂为他们拍一张合影。

    朱砂按下快门后,扭头问周昱时,“我们要不要也拍一张。”

    “你太严肃了吧。”朱砂指指手机里小夫妻很热情地为他们拍的合影。

    周昱时在照片中依旧是面无表情,他和朱砂十指jiāo握站在那里。

    周昱时看着照片里的朱砂,但她的微笑很好看。

    遗址有三条徒步线可以走完全部,朱砂和周昱时潦草地走完了全部总有什么会让行程心猿意马甚至半途而废。

    走前他们去终于去城中看了那个xìng爱博物馆。

    大部分展品可以说得上严肃,除了各式各样的xìng器官雕塑之外,还有包括绘制着xìng爱画面的图腾。

    直到看到最后一组古老的xìng爱人偶。

    或许是文物级别的,带着一点原始的风情,他们摆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的xìng爱造型。

    周昱时站在朱砂的身后,顺着朱砂的视线看过去,那是一个口jiāo的塑像,女xìng含着巨大的男根,在用力地吞进去,甚至有口水在滴落。

    “想试试”周昱时的声音已经变低,他在朱砂的耳边问她,手环住了朱砂的腰。

    “喏,试试那个。”朱砂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看旁边的塑像,女xìng骑在了男xìng的脸上,廖廖的线条刻画出了她脸上的销魂。

    下面的男xìng人偶也很写实地高高竖起了yīn茎。

    周昱时的笑声轻的让朱砂以为是种错觉,“好啊”他咬了下朱砂的耳垂。

    朱砂果断地扭过来,“走吧。”

    他们重新回到了首都,因为周昱时的身体,比预计的返程时间晚了两天。

    他们明天会从这里飞回纽约。

    “吃东西么”他们在返程的途中吃了饭,只是已经错过了饭点,朱砂没有一点饿的感觉,看周昱时要不要选择吃晚饭。

    “吃。”

    “吃什么”

    周昱时用行动证明了吃什么。

    身上还带着没有擦净的水珠,朱砂的毛发还是湿润的贴着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