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4 章

第 3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滑腻。

    婚纱下的圣洁,让他只想尝一尝。

    “裙子拉高一点。”周昱时的声音带一点沙哑。

    朱砂慢慢地拉高了裙子,露出裙下的双腿。

    周昱时亲吻着朱砂的大腿,拨开了那块小小的濡湿的布料,他要看她腿间的景象。

    眼前突然一黑,朱砂放下了裙子,他被笼罩在了她的裙下。

    他听到朱砂轻轻的笑。

    没有男人能抵抗成为他的新娘的裙下之臣。

    而且她格外诱人。

    他拂开繁复的布料,透过轻微的光,去窥探这裙底的风光。

    潮湿的香气。

    他抱着朱砂的腿,贴近她,她的洞口有一滴将要滴落的透明水滴,他把它卷进口中,满满的朱砂的味道。

    他的舌尖从洞口扫到yīn蒂,带给朱砂轻微的战栗。

    周昱时抚摸着朱砂的腿让她放松下来,他仰起头吻住了朱砂的穴,他把舌头chā了进去,他想尝更多。

    朱砂抱住了他的头,像在阻拦,又像在要更多。

    朱砂的裙下这小小的空间里,周昱时吮吸的yín靡水声似乎被无限放大,有更多的水顺着他的舌流进了他的口中,再被他咽下。

    他的新娘发出了喘息。

    他用舌尖去挑弄她的yīn蒂,然后整个把她含在口中,去轻咬,去拨弄。

    朱砂的腿在轻微的抖,她快要站不住。

    她看镜子中的自己脸色酡红,这是在并不私密的工作室,她咬住了唇克制自己的呻吟。

    但在周昱时唇齿的攻击下,仍有不可控的几声逸出,娇媚的可怕。

    周昱时的气息愈发粗重,他狠狠地吮吸几下之后放过了朱砂已经变硬的的ròu粒,撩起了朱砂的裙子,站了起来。

    他带着不能抑制的yù望。

    朱砂的照片写满了新娘的圣洁,可他在看见时却只想在穿着婚纱的她的体内喷shè。

    他握住朱砂的肩把她推到镜子上,露背的款式让她的背部一片冰凉。

    可周昱时的身体太热。

    他举起了朱砂的左腿,在白纱之下寻觅着入口,那种湿润让他毫无阻碍地进入。

    朱砂再也控制不住,她倚着镜子,感受着周昱时yù望在自己的体内蓬勃,她无法再抑制自己的声音。

    “是手工蕾丝啊“  设计师砸门。

    加班的绝望再度浮现。

    周昱时充耳不闻,他举高了朱砂的腿,ròu棒在她的身体里快速地进出。

    他出差了多久

    好像很久。

    周昱时低下头去吮吸朱砂的锁骨。

    “会有痕迹”朱砂的声音断续,她的推拒也显得无力。

    婚期将近,婚纱样式将暴露出全部的吻痕。

    但这让周昱时吮吻的更加凶狠。

    红红的印子从耳侧到锁骨到rǔ沟,星罗密布。

    朱砂在迷乱中想着要怎样去遮掩,下一秒就被周昱时的冲刺带上了顶峰。

    打开门的周昱时已经换好了衣服,他的衬衫扣子一丝不苟地系上了最后一颗,领带没有一丝歪斜,他一脸的平静,仿佛刚才激烈的战况没有发生,但说出的话让人绝望,“还有三天。”

    设计师痛苦地送走了他们。

    婚纱已经放在了他的桌子上,他还有三天时间,为他们修复痕迹。

    第67章 婚礼2

    朱棠在婚期的前一天从昌城飞了回来。

    这是她和周昱时的单身夜。

    婚纱已经送来,一切都已就绪,朱砂也没有兴致去庆祝她这最后一天的单身生活,所以其实是乏味的一夜。

    没有兴奋,没有激动,没有开心,没有不安。

    但她有一点离奇的失眠。

    她放下书,看了一眼时间,感觉有一点饿,就下楼去了厨房。

    整座大宅都已入睡,等待着天明的喜悦。

    朱砂打开冰箱上下扫视了一下,扭头看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桌边的朱棠,他正看着她。

    “饿么”她拿出了一盒汤圆。

    “有一点。”

    “倒时差”

    “嗯。”

    朱砂打开了火,等水开的时候她转过身靠在橱柜上,“没想到这里有汤圆。”

    朱棠看着朱砂,她穿着吊带的睡衣,炎夏,她下来的时候没有加衣服,可能也没想到会有人。

    他看见她的胸前有一些微青的痕迹。

    是吻痕。

    已经变得很浅,但那足以想到那场xìng爱的激烈。

    她和周昱时的xìng爱。

    朱棠仿佛只是无意地扫视过,“祖籍南方,家中老人喜欢,后来也会习惯xìng包一些。”

    汤圆煮好盛在碗中,才能看出似乎有两种不同的馅料。

    朱砂该上了锅盖,扭头看见朱棠在两只碗中挪腾着汤圆,把颜色相同的分在了一起。

    然后朱棠把其中一碗推给了她。

    朱砂咬开一只,花生馅从里面流了出来,一种讨人喜欢的甜蜜。

    朱棠的那碗颜色更深一点,或许是芝麻。

    两个人沉默地吃完了汤圆,朱砂把两只碗叠起来,准备顺手洗掉,朱棠看了看,没有阻拦,道了晚安回去了房间。

    朱砂把锅中剩余的水倒掉,却发现锅底还躺着一颗没有被捞上来。

    馅料泛着深色,是朱棠那一碗中的。

    朱砂盯着这粒汤圆看了许久,拿过一个勺子,把它盛起来放在口中。

    甜腻的豆沙味道在她的齿间蔓延开。

    她抑制着把它吐出来的冲动,强迫自己含着这个汤圆。

    那种恶心感让她清醒。

    这是巧合吗

    朱棠是真的因为喜欢吃豆沙才会把豆沙的汤圆都挑走么

    还是,他知道她,根本不吃任何豆沙馅料的东西。

    她把那颗汤圆吞了进去,那种甜腻从喉咙一直蔓延到胃里。

    周昱时和顾廷恩碰了碰啤酒瓶。

    “你的单身pry这么冷清”顾廷恩喝了一口,在周昱时的房间喝一杯就是这个夜晚的全部。

    “或许婚后会更好。”

    顾廷恩挑了挑眉,难得周昱时会讲出这样的话。

    “顾廷泽明天来不了了。”顾廷恩提了一下弟弟的缺席。

    周昱时握住酒瓶,仰头喝下一口冰冷的啤酒,浇下去突然升起的火气,“他怎么了”

    “有人婚姻幸福,有人不行。”顾廷恩反而幸灾乐祸,“他和康桥闹脾气,背着包出走了。”

    但似乎没有成功,那一点火气将熄而复燃。

    “出走”

    “去东南亚了还是哪,不太清楚。”

    是和康桥闹别扭,还是不想看到朱砂结婚呢

    他垂下眼,再一次和顾廷恩碰了杯。

    朱砂挽着朱启元的手臂站在教堂的外面。

    等待着大门的开启。

    “我很高兴,朱砂。”朱启元的声音有一点激动,“今天很漂亮。”

    他没能看到朱披上婚纱,但最终他还能等到朱砂。

    “谢谢爸。”朱砂微笑。

    似乎有时婚姻的意义就在于家长的期待。

    朱启元拍了拍朱砂的手,教堂大门在他们面前打开。

    婚礼进行曲响起,所有的宾客都扭过来鼓着掌,朱砂看到了郑美琴的漠然,朱启明的微笑,朱棠的面无表情。

    在红毯的那头,站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都要担任她丈夫的男人。

    周昱时看着地毯的那头,因为背光,朱砂的面容在yīn影中模糊不清,但随着她的走近,她整个人都似乎在红毯上发光。

    朱启元牵着朱砂走到了周昱时的面前,亲手把朱砂jiāo到了周昱时的手中。

    在回答了神父关于是否同意将女儿嫁给这个男人的问题之后,朱启元拍了拍两个人jiāo握的手,“好好对她。”,然后走到了台下。

    周昱时和朱砂面对着神父,听着他说出婚礼的誓言。

    最传统的誓言,没有任何改变。

    正式而方便。

    不需要进行任何思考,虽然在回答“Yes  I  do”的时候稍显缺乏了一点真诚,但不会出错。

    随后他们jiāo换了戒指,朱砂只在拿到戒指的那一天看了一眼。

    这个戒指很精致,有着极高净度的钻石,内圈还刻着彼此的姓氏。

    他们握住彼此的手,将戒指戴在了对方的无名指之上。

    周昱时的表情似乎都因为这个含义极深的动作而柔和了一丝。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他的新娘了。”

    又有掌声响起,这是婚礼中最唯美的画面。

    周昱时低下头,靠近朱砂。

    朱砂想象着新娘的娇羞,闭上了眼。

    在周昱时的唇即将触碰到朱砂的唇的一刹那,前排有人滑落在地。

    朱砂猛的睁开了眼看向台下,朱启元倒在地上,急促地呼吸。

    许多人都站了起来,郑美琴扑了过去,他的私人医生从后排跑了过来。

    朱砂拎起裙摆跑了下去,握住了朱启元的手。

    他还有意识,睁开眼看着朱砂。

    “血压急速升高。”医生检查了一下。“可能是心情激动。”

    朱棠安排的救护已经把车辆停在了门口,担架车在第一时间推了进来。

    “你去,把仪式完成,再来。”朱启元握住朱砂的手,声音很虚弱,但很坚持。

    朱砂点点头,朱启元被快速地推走。

    婚礼最重要的部分已经结束。

    留下来的宾客寥寥无几。

    朱砂和周昱时重新走回了台上,神父做了一次祷告,随后示意新人可以继续。

    周昱时低下头轻轻亲吻了一下朱砂。

    仪式完成。

    神父取出了笔,准备在他们的结婚许可证上签下自己的名字,这张纸在他签字备案后,这对新人将成为真正的合法夫妻。

    有人从后面靠近了周昱时,他的声音很急促,刻意压低却依旧被朱砂清晰地听到,“马克刚刚被暗杀,已经死亡。”

    周昱时在一瞬间的震惊后,伸手握住了神父即将落笔的手腕。

    随后,在神父的惊愕中,他缓缓地转过头,看向了朱砂。

    朱砂的视线从他握着神父的手转移到了他的眼。

    他们沉默地彼此对视。

    第68章 蜜月1

    朱砂坐在床边握着朱启元的手,他还在沉睡,但体征已经恢复了平稳。

    “没有大碍,确定是因为情绪一时激动引起的,只是我父亲身体本来就不好,所以会显得更加严重。”朱棠站在医院的走廊上,看着周昱时,“还好没有影响到你们。”朱棠在这里停顿了一下,“姐夫。”

    “伯父。”周昱时也在念出第一个称呼后停顿了,改了口,“爸的身体重要。”

    他们在成为彼此家人这件事上仍需练习。

    朱启元缓缓地睁开了眼,看见了旁边的朱砂。

    “爸。”朱砂靠近前去。

    “仪式完成了么”他比关心自己的身体更关心朱砂的婚礼。

    “完成了。”朱砂的表情看不出一点异样。

    周昱时推门进来,他看到朱启元已经醒来,快步走过来,“爸。”

    第二次总比第一次容易。

    朱启元的表情有点欣慰,“真是担心会影响你们。如果因为我,你们的婚事有什么差池,我真就”

    “怎么会,爸。”朱砂笑的很温婉,她一字一句地说,“为了你,我的婚事,也不能有问题。”

    周昱时安静地站在朱砂的身后。

    朱启元抬起手摸了一下朱砂的头发,“快回去吧,今天是好日子,不要呆在医院。”

    朱砂摇摇头。

    “回去吧,明天不是要去蜜月”

    “不去了。”

    “去,怎么不去,让朱棠进来,你们都回去。”朱启元拍拍朱砂,似乎他病了一下,却拉近了一点他和小女儿的关系。

    朱砂没动,朱启元看看周昱时,“昱时,你去叫朱棠。”

    他无法反驳朱启元,推门出去。

    朱棠回来以后,朱砂和周昱时终究是被赶出了这里,回去过他们的新婚之夜。

    周树昌和邱婉下午从医院看望朱启元回来,就在家等着儿子和儿媳。

    朱砂在踏进门的时候看到屋子里贴满了红色喜字,非常传统的做法。

    她的公公与婆婆一直等着她回来吃晚饭。

    “朱砂啊,快来吃饭。”邱婉的笑容很慈爱,“下午去看了你爸爸,好在医生也说了没大事。不过晚宴取消了,我们在家里吃也很好。”

    她走过去扶住了她的婆婆,到了饭桌前。

    周家的家庭气氛很好,这种气氛朱砂只在很小的时候憧憬过。

    她还是第一次作为一名家庭成员体会这种感觉,他们对周昱时的婚姻充满期待,也对她充满善意。

    饭后她和周昱时被早早地赶回房间。

    房间里的气氛丝毫没有所谓旖旎,周昱时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协议放在了朱砂的面前。

    朱砂靠在椅背上逐行看完,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周昱时,重申了一遍,“你转让给我的将是你持有量的百分之五十。”

    周昱时站在窗边,看着浓墨一般的夜色,语气中并无遗憾或者不满,“周家的继承人,继承的是家族。”

    在威胁的消逝后,回馈的也是家族。

    协议的下角,周昱时已经签好了字,朱砂在右边的受让人之后的空白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朱砂把笔放在了一旁,端详着这个基金转让协议,然后把其中一份推给周昱时。

    周昱时扭过头,看见协议已经签好,他神色未动,走过来把属于他的一份收好。

    今天一天让人相当疲惫,朱砂站起身,环视了一下她的婚房。

    与上次别无二致。

    她洗完澡出来,躺在床上闭上了眼。

    朱启元倒下去的一刹那她的心猛烈地跳动了,朱启元如果真的撑不下去,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情。

    他对她的愧疚是真的,这份愧疚足够在这段时间为她遮风挡雨,她还需要时间。

    她在跑向朱启元的那一刻真心地祈祷了,那是她在婚礼上唯一的一次虔诚。

    还好是有用的。

    至于周昱时,殊途同归。

    周昱时从浴室出来,看见朱砂仿佛已经睡着。

    她的表情十分平静,呼吸声已经变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