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3 章

第 33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砂的眼里泛起了泪光,说不清是痛还是快感。

    她不能动弹,全身都被周昱时支配着,她只能跟着周昱时的节奏,一路向上走、一路向上走。

    在最后几下凶残的撞击下,周昱时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喘息,他在朱砂的身体里喷shè出来,他的动作越来越慢直至最后软下。

    朱砂眼中的白光在逐渐消散,灭顶的快感散去后她的五感在一点一点恢复。

    周昱时松开了朱砂,他把朱砂翻过了,让她躺好,然后摘下了套,扔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他还没有转过来就感觉到朱砂踹在了他的腰上。

    他扭过来看见朱砂的胸上红红的指印,他刚才这么用力么

    他弯下腰亲了亲朱砂的额头,“要洗么。”

    “恩。”

    他把朱砂抱起来,顺手抄起了另一个套。

    浴室是真的很狭小,两个人洗澡十分拥挤,他们几乎是贴在一起。

    他们用彼此的身体当着对方的浴绵,泡沫在两个人身体中被挤压。

    周昱时揉着朱砂的头发,朱砂几乎无法弯腰去自己洗。

    “我想上厕所”朱砂皱着眉,刚才的啤酒可能喝的太多。

    “嗯。”

    “你先出去。”

    “出去”

    周昱时从背后托住朱砂的大腿把她抱了起来,

    朱砂的两腿被大大分开,小穴完全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还没有被人这样地摆弄过,“放我下来。”

    周昱时抱着朱砂走到了水池边,他让朱砂的脚可以碰到水池的边缘借力,整个人倚在他的胸口。

    水池的对面是镜子。

    镜子依旧是破旧斑驳的,可朱砂清晰地在里面看见了自己的脸,看见了自己的穴口,看见了周昱时。

    他表情平静与这个yín邪的画面格格不入。

    他似乎刻意要让朱砂看清自己的动作,他伸出手先分开了朱砂的yīn唇,镜中清晰地暴露出了那个紧密的穴口。

    他的手指在穴口先抚摸了几下,展示了拉出的银丝,然后把两根手指伸了进去,小穴紧紧地包住了他的手指。

    朱砂看着镜中的自己,她咬着唇,眼神迷离,满面春意,她被人摆出了最羞耻的动作。

    可她是美丽的。

    周昱时的手指开始快速地进出,拇指抚摸着朱砂的ròu粒,另一只手轻轻地按压着朱砂的小腹。

    朱砂扭过头不再看那yín靡的画面,周昱时低头吻住她,依旧猛烈而缠绵。

    他让她放松。

    终于,温热的水柱从她的xià tǐ喷出,喷溅了整面镜子。

    这种羞耻ply让朱砂有些轻微地不适,她动了动,“放我下来。”

    但周昱时没有丝毫地放开她的想法,他撕开了刚才带进来的安全套戴上,从后面chā入了进去。

    他用手分开朱砂的yīn唇,让朱砂清晰地看见,他粗大的ròu棒到底是怎样在她的小穴里进出。

    这是画面与感触的双重刺激。

    这种刺激让人干渴,让人想纾解,让人想升空。

    明明是第二次做了,高潮却来得异常的快。

    朱砂的水这次从她的穴内喷出,再度喷在了镜子之上。

    周昱时把朱砂放下来时,她的腿已经酸软到无法站立。

    周昱时扶住朱砂的腰,让她搂住他的脖子,他把朱砂的全身冲洗干净,抱出了卫生间。

    朱砂似乎在一分钟内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65章 计划

    江承回到昌城第一时间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

    回到主场,发布会之后的庆祝活动显得更为浩大,宾客名单列出了长长的一条。

    包括江深。

    自从失去朱砂,两个人之间失去了一点剑拔弩张的气氛,但这个行为似乎仍夹杂着一丝挑衅。

    江承和朱棠临窗而立,“小朱总常驻昌城,这次回家不多停留一下”

    “家姐婚期已近,到时候还需要回去。”

    江承点头,“婚期订了哪一天我会准备一份心意,届时还请小朱总转达给朱小姐。”

    “江总太客气。”

    “小朱总,好久不见。”声音走廊的转弯处,声音极清冷。

    江承和朱棠扭过去,是亲自持帖前来的江深。

    “江董,好久不见,看起来清减了不少。”朱棠和江深握了手。

    气氛友好,面上平和。

    朱棠打飞了江深的鸭子,今天还在这里收获胜利果实。

    但江深看不出什么情绪,似乎只是真心来祝贺。

    他瘦了一点,原本的骄矜之气已消失不见,气质变得凛冽起来。

    “哪里。”言谈间也只余客套。

    相比初识,朱棠看过江深和江承,他们都变了很多。

    朱砂发来了一条消息,朱棠瞄了一眼回了三个字,继而助理的电话接踵而来,他举了举杯说了抱歉。

    看着朱棠离开的背影,江深的拇指在酒杯的壁上摩挲了一下,问江承,“你们刚才说到订婚”

    “江董也听墙角的么”江承微笑了一下。

    江深沉默不语。

    但这也没什么好隐瞒,“小朱总的姐姐前两日订婚。”

    “姐姐”江深微微眯了下眼,喝下一口杯中酒,“你见到小朱总的家人了”

    “没有,时间不合适。”

    这支干白的后味带有一点柑橘的香气,江深感觉着这点香气在口中蔓延。

    他记得,朱棠的姐姐,已经去世了。

    “恭喜。”江深扭过来,同样的微笑了一下,显出一点真诚。

    江承对这种真诚留有一点保留余地,但没有拒绝江深表现的善意,“谢谢。”

    在晨光熹微中,周昱时用掉了最后一个安全套。

    没有酒精的伪装加持,他的动作显得温柔了一点。

    也只是一点,他只是没有再禁锢住朱砂,但抽chā的力度与频率与昨夜别无二致。

    朱砂紧紧地攀住周昱时的肩膀,像是在高潮的海洋中抱住一块浮木。

    周昱时掐着她的腰,吞下了她的叫声小镇的清晨太安静,房间里只有粗重的喘息和ròu体的拍打声。

    还有最后的一声呜咽。

    车子离开这个小镇,朱砂看着后视镜里消失的街道,微微勾了勾唇角。

    魔幻的地方。

    丰满的大妈举着清洁的工具进到房间,拎起了垃圾袋,她看了一眼里面装着三个可疑的橡胶制品,rǔ白的液体还在里面打晃。

    她露出了一个笑容,“喝一杯还是有用的吧”

    周昱时一旦穿上衣服,就变回了那个淡漠、不近人情的模样。

    两个人平静地如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车子里的气氛就像他们来时的路。

    朱砂的膝上放着周昱时的电脑。

    里面是简单而详尽的结婚计划。

    简单是因为婚礼的参加人数会相当少,几乎只有两边的家人    这点征得了朱砂的同意,所以婚礼仪式并不复杂,详尽则是计划的每一步都细化了时间地点,时间按照十五分钟来安排。

    周昱时已经订好了一切,她几乎只要出席就好,参加的宾客没有区别,除了穿上了婚纱。

    “很详细。”朱砂对这份计划做出了评价。

    所以他在前天的工作是在细化他们的婚礼。

    “还有什么需要补充。”

    “没有了,一个完美的范本。”朱砂赞扬他。

    这种赞美只针对于这种周密的计划感,仿佛没有这是自己婚礼的认知。

    只是最后的蜜月后,在目的地那里留出了空白。

    这个流程真是有头有尾。

    “我们的蜜月在哪里”朱砂点了点这个空白。

    “你可以决定地点。”周昱时看了一眼点在屏幕上的朱砂的细白的手指。

    回来的路变得极为顺畅,仿佛之前遇到的一切都是错觉。

    然而这个十二个小时的行程被确切地拖成了四十八个小时。

    足够发生一些事情。

    周昱时把朱砂送到了公寓之下。

    “你要赶回公司”朱砂看了一眼周昱时,他在路上已经连续接到了几个电话。

    “是。”

    “辛苦。”朱砂拉开车门下了车。

    她向前走了几步,没有听到车子离开的声音,她扭过头,看见周昱时的车还是安静地停在那里,没有启动的迹象。

    朱砂又走了回去,绕到了驾驶位的一侧,敲了敲玻璃。

    周昱时把玻璃降了下来,露出了面孔,他的眸色沉过黑夜。

    “我有东西没有拿。”朱砂弯下腰,平视着周昱时。

    车辆在她的身后奔驰而过,她就这么静静地站在马路上看着他。

    周昱时看着窗边的朱砂,良久,他伸出手扶在朱砂的脑后,吻住了她。

    这是轻浅却缠绵的吻。

    回时路终究是与去时路不同的吧

    朱砂直起身,“再见,周昱时。”

    坐在办公桌前,周昱时打开电脑,那份结婚计划里,朱砂在蜜月的后面填了库加提。

    周昱时的瞳孔微缩了一下。

    这是南美的小国,行程不算遥远。

    景致很好,但不算上佳,国内有一个巨大的遗迹。这里不是主流的蜜月地,但也会有人因为遗迹的神秘而选择这里。

    比如朱。

    周昱时不相信这是巧合。

    朱砂在他终究无法克制情潮冲动之后将了他一军。

    朱砂想说,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去,则显虚伪。

    他知道安全套的托词无法瞒过朱砂,他第一晚的犹豫,一半之于不确定,在这之前,朱砂的确是很好的合作伙伴,他不确定这种关系的深入会带来什么影响。另一半之于朱,那是一种不能言说的感觉,无论是否有感情,他们曾认定彼此为伴侣,他却对她的妹妹产生了冲动。

    如果他就这样恍若不知地和朱砂一起去到他曾和朱约定的蜜月地去蜜月。

    他那一天的挣扎的就显得尤为虚伪而可笑。

    不去,则显嘲讽。

    如果用情至深如厮,连约好的蜜月地都成为了伤心地,又为何不能抵抗她的诱惑。

    为何不能抵抗她在酒吧昏暗灯光下一闪而逝的笑,为何不能抵抗她带着一点慌乱的黑亮的眼。

    为何不能抵抗周昱时的小腹有一点收紧。

    镜中的画面不仅仅只刺激朱砂。

    他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

    他确实对她有yù望。

    他们没有在博弈。

    但他坐在车里,吻住了窗外的朱砂时,这一局,可能他已经输了。

    周昱时合上了笔记本,走出办公室。

    朱砂走进房间做了个伸展,她的身体有轻微的酸疼。

    但偶尔为之也算情趣。

    这个学期已经结束了,朱砂看着日历。

    在正式入学之前,她会成为周昱时的新娘。

    第66章 婚礼1

    周昱时从克城回来又出了一个冗长的差。

    这次倒没有音讯全无,他和朱砂进行了每天一次的对话,在两句以内,包括例行问候,戒指、婚纱的样图,婚礼现场设计图纸林林总总。

    朱砂在中间自己去试穿了一次婚纱,做一次修改。

    那是一个高定婚纱的品牌,但没有去到店面,而是直接到了品牌名本人设计师的私人工作室。

    一反镜头前的高冷,设计师zhēn rén却相当风趣而友善,“周说的太晚了,这足足让我加班了一个月。”但他话锋一转,“可是这样美丽的小姐,我完全可以体会周急迫的心情。”

    “谢谢。”朱砂温婉地微笑,周昱时和这位设计大师关系应该相当不错。

    换好了婚纱从幕后出来,镜中人有一点陌生。

    她的身体被紧紧地包裹,勾勒出她的线条,她曳地裙摆的白纱散落如雾一般轻软,雕琢的手工蕾丝撑起了她的下摆。

    朱砂看着镜中的自己,弯起唇角,她转了一圈,然后对着镜子拍下了一张照片。

    简直是完美。

    设计师露出一点赞叹,谁都希望自己的设计可以被最合适的人穿上,他端详了一下,记下一个数据,并给出一个叮嘱,“腰线这里还要再收一点,照片一定不要给周看,下次和一起来时给他一个惊喜。”

    嗡,朱砂收到了周昱时的回复,“很漂亮。”

    “谢谢。”她打下两个字。

    这是他们今天第三条和第四条信息。

    随后朱砂抬起头对设计师微笑,“好的。”

    在婚期进入倒数的时候,周昱时终于归来。

    一切都已经敲定。

    周昱时接了朱砂去做礼服和戒指的最终确认。

    设计师和周昱时热情地打完招呼并帮助朱砂穿好了婚纱以后就消失不见,让周昱时独自享受新娘的惊艳。

    十分贴心。

    但在十五分钟后他就开始砸门,“周,会出现褶皱”

    周昱时充耳不闻,他已经不能控制了。

    设计师退出后,朱砂从幕后走出来,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工作室暖白的灯光下,她比照片更美丽。

    周昱时已经换好了礼服,他的尺寸这里掌握的很好。

    朱砂感觉到腰上又收紧了些许,她看着镜子的自己,这样的线条似乎更流畅。

    周昱时的眼里有着真切的惊艳,他走过来,揽住了朱砂的腰,在朱砂的耳边轻轻地亲吻了一下。

    朱砂把手放在腰间周昱时的手上,他们看着镜中的自己,这确实是一对非常相配的新人。

    “鞋子松开了。”

    朱砂动了一下,她低下头,拎起了蓬松的裙摆露出了一点脚踝,鞋子上的珍珠搭扣滑落了。

    朱砂扭过头看着周昱时,“我不太方便。”

    是啊,不方便,他的新娘抱着蓬松的纱,露出了长长的裙摆下雪白的脚,她如果松手,这个画面会再次淹没在裙底。

    周昱时单膝着地跪了下来,他把朱砂鞋子上的搭扣系好,他没有站起来,而是握住了朱砂的脚踝,然后一点一点向上抚摸。

    从她的小腿,到她的膝盖,然后到她的大腿内侧。

    他触摸到了朱砂腿间的一点柔软,他的手指在隔着一层布料去寻找着朱砂的敏感的珍珠,然后在上面轻轻揉捏。

    有水湿润了布料,一片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