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2 章

第 3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越来越大,那巨大的动静让人担心他们会晃散这看起来并不结实的床。

    周昱时感到了朱砂在扭动着她的腰,她流出的水沁湿了他的掌心,然后流在了他身体之上。

    ”fuck com”“fuck com”旁边的女人在狂野地喊着。

    周昱时加重了拨弄的动作,朱砂发出了一声娇软的呻吟,“恩~”

    这却能给周昱时带来更大的刺激。

    他抱紧朱砂翻过了身,分开朱砂的双腿,把她压在身下。

    他的ròu棒隔着内裤抵在朱砂的洞口,他已经感到了里面的湿滑。

    他蹭着朱砂的穴口,去吮吸朱砂的rǔ房,小巧的柔嫩的rǔ头在他的口中变得硬起来,他一边吸一边舌头去逗弄,一只手继续去揉着朱砂的yīn蒂。

    朱砂的呻吟在没有周昱时唇舌的阻碍之后不断地变大,但依然是轻柔,在隔壁女人野兽般的叫喊中如同深夜的小猫,挠着周昱时的心肺。

    周昱时和朱砂的呼吸都变得急促,朱砂的手无意识地抓住周昱时的脖子,周昱时飞快地褪下了内裤,准备着进入。

    隔壁的男人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嘶吼。

    他shè了。

    一阵的穿衣声后,男人咒骂着出了门,仿佛对自己的时间不满意。

    隔壁的门被“嘭”地关上,周昱时突然停下了动作。

    朱砂有点迷茫的睁开眼,周昱时坚硬的xià tǐ还在她的腿间膨胀,他却不再向穴中进入。

    周昱时安静地伏在她身上,然后抬起了头,“抱歉。”

    周昱时中止了这场xìng爱,从朱砂的身上翻身下来,走进了卫生间,关上了门。

    朱砂猛地坐起来,看着周昱时的背影。

    周昱时的手支撑着水池,看着有些斑驳、显得并不干净的镜子,他的眼中依旧是满满的情yù。

    似乎在进行某种挣扎。

    他重新冲了个澡,温度打的很低。

    在回到床上时,朱砂感到了周昱时身上传来的凉气。

    周昱时没有任何解释的打算,安静地躺下来。

    朱砂体内的空虚没有消除,但她毫无开口求欢的打算。

    周昱时什么意思

    希望这段jiāo易不仅不掺杂感情关系,连ròu体关系也最好不要有

    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朱

    抑或二者兼有

    朱砂眼底的暗沉一闪而过。

    睁开眼时,窗外一片昏沉,雨还没有停,但雨势已小,不影响开车。

    朱砂和周昱时沉默地下楼退房。

    “饿吗”周昱时看了一下门窗紧闭的商店。

    “到克城吧。”朱砂看了看时间。

    周昱时驾车离开了这个小镇,赶在午饭前到了克城。

    他们在城中换了衣服,吃了午饭,在午后云层中透出一丝阳光的时候,到了城郊的公墓。

    这边的公墓并没有特别肃穆的气氛,建造的如同一个绿地公园

    暴雨初歇,有家长带着小孩在这里跑来跑去。

    周昱时的祖父的墓碑在公墓深处,他们走过去,周昱时把花放在墓碑前,拂去了多余的枯枝。

    朱砂在周昱时的身后静立着,墓碑的样式相当中式,这是个很传统的老人。

    这也是之所以周昱时一定要坚持带她来的原因。

    全了这份礼。

    周昱时在墓碑前站了很久。

    他微低着头,似祷告,似回忆,似讲述。

    直至一丝阳光从他的肩头退至手臂,他把手放下,扭过了头,看着身后的朱砂,“走吧。”

    “好。”朱砂看到周昱时似乎有了一种微不可见的放松。

    从公墓出来就踏上了回程,天色再度暗沉下来,刚才还有的一丝阳光不复存在。

    车子开上公路,雨点就噼里啪啦的打了下来。

    两个人盯着车前的路,一直向前开到无法再开。

    如同昨天一样,瓢泼大雨浇得视线一片模糊。

    周昱时再度把车停下来。

    雨刷疯狂地摆动也扫不去雨水,收音机里发出“滋啦滋啦”的声响,前后皆是一望无际的公路,两侧荒无人烟。

    像荒诞的公路片场景。

    两个人静默的坐了一会儿,周昱时轻车熟路地打了方向盘,车子拐去了阔别已十个小时的破败小镇。

    旅馆还是那个旅馆。

    仿佛陷入一种离奇的时间循环。

    大妈还是那个大妈。

    她露出一个慈爱的微笑,径直地递出了一把钥匙,和昨天是同样的门牌号。

    在两个人上了楼时,她又探出了头大声地说着,“孩子们,隔壁约翰的酒馆今天开门了,喝一杯能更好地享受你们的xìng爱。”

    周昱时的动作有轻微停顿。

    朱砂想,开启了新的地点,她没有回到昨天。

    不过确实无事可干。

    把东西放下后,朱砂拉开了窗帘,看着外面的雨雾,她抱着手臂站了一会儿,“喝一杯”

    这好像是第二次对周昱时说这几个字,那天晚上也有雨,不过没这么大。

    周昱时同样的没有反对,他们下了楼去到隔壁。

    是典型的小镇酒馆,里面人声鼎沸,好像全镇的人都集中在了这里度过这有雨的夜晚。

    两张东方面孔短暂的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继而大家又各自重回热闹。

    朱砂和周昱时在吧台边坐下来,点了两杯威士忌。

    旁边是一桌发福地留着大胡子的中年男人,他们正神采飞扬地讲着黄段子,“喂,你们知道隔壁镇的老乔治夫fù吗,他们上周想要重温往日激情,老乔治说,想想五十年前,我们都是做完爱光着身子来吃饭的,今天为什么不再回味一下呢。乔治太太也高兴的同意了,他们就脱的一丝不挂重新坐在桌前,乔治太太十分兴奋的说。”男人掐细了嗓音,“亲爱的,这个感觉太棒啦,我的rǔ头跟五十年前一样为你而发烫。”

    男人又换了个语气,模仿着老年男xìng的声音,“亲爱的,那是因为你左边的rǔ头已经掉进了咖啡里了。”

    男人们发出了肆无忌惮的笑声。

    朱砂勾了下嘴角,喝了口酒把笑意咽了下去,然后又叫了两杯酒。

    周昱时的目光在朱砂的胸口一扫而过。

    在黑暗中,他也能感知到那里的挺翘。

    在以为黄段子就是这里的最高尺度的时候,夜深之时,朱砂看到了今天的大彩蛋。

    酒馆的主人约翰重金请来了一位脱衣舞娘。

    所以今天才会人满为患

    灯光半熄,一束光打在了中间的小舞台上。

    伴着口哨声和掌声,一个丰满的女人摇摆着走到了台上,她坐在中间的高脚椅上,向着所有的观众飞吻致意。

    男人们纷纷去接着空中飘落的吻。

    随后音乐响起,她开始了她的表演。

    衣服在魅惑的舞动间被一件一件的脱掉,音乐进行三分之二,她的身上只剩了内衣。

    朱砂支着头看着侧前方的表演,水准竟然还是不错的,yín而不下流,在她看来是这支舞相当诱人。

    她看了一眼周昱时,虽然同样看着舞娘,面上却依旧是毫无表情。

    呵。

    舞娘在勾起了全场人的兴奋之后,终于打开了内衣的搭扣,雪白的巨rǔ如球般跳了出来。

    男人们兴奋地喊叫着。

    朱砂没有那么大,却更适合他的手,也更美丽。周昱时在一刹那想。

    随后开始了无上装的表演,舞娘只穿着一条窄小的丁字裤,在台中舞动,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肢体接触,却撩拨的人口干舌燥。

    朱砂重新叫了两扎啤酒。

    昨夜听,今夜看。

    这个小镇是真的光怪陆离。

    第64章 第二夜

    喝到散场已经带上了微醺,推开门,初夏雨夜的水汽扑在了人的脸上,降低了一点脸上的热度。

    对面的小商店还亮着昏黄的灯。

    “我去买点东西。”周昱时说。

    朱砂点点头,转身先回了旅馆。

    朱砂进了房间,解开了头发,发丝散了下来,她把衣服解开,想要脱了再到浴室去,里面太狭小。

    但周昱时回来的很快。

    朱砂刚解开了内衣,周昱时就推开了门。

    她半luǒ着背对着他,头发垂了下来,内衣刚刚解开只脱到一半,她扭过来时表情有一点惊讶,小鹿一般的眼微微睁大,她的手捂住了胸前的内衣,带子都落了下来,挤出一条白腻的深沟。

    “这么快”

    周昱时面无表情地关上门,把袋子放在一边,然后他侧着头一把扯开了领带,走过来抓住朱砂即将掉落的内衣抛在了一旁,把朱砂抱起扔在了床上。

    他粗暴地分开了朱砂的腿压了下去,一只手揉捏着朱砂的rǔ,低下头去吻她。

    他的躁动在平息,也似乎在点燃。

    周昱时的吻相比昨晚,带上了强烈的侵略xìng。

    朱砂咬住了周昱时在她口中肆虐的舌,迫使他吃痛而微微松开,朱砂用了点力把周昱时推离,周昱时的手臂支在朱砂身体的两侧看着她。

    “好玩么”朱砂的食指抵在周昱时的胸口,眼波流转,“想做就做,不想做就走”

    周昱时轻轻地“嘶”了一声,他感受了一下舌上的伤,朱砂确实咬的他很疼,他从裤子口袋中拿出刚才去买的安全套,抛到了枕边,“昨天没有。”

    他的表情从始至终没有变化,只有眸色在不断暗沉,yù火在他的眼里燃烧。

    没有套

    这只不过是周昱时的托词,根本不是套或者不套的问题。

    她不知道周昱时今天想通了什么,或者给自己卸下了什么枷锁。

    但她不准备追问,假装相信了这个回答。

    “那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为我着想可是”朱砂支起了上身,靠近周昱时,“我今天不想做呢~”

    媚意横生,醉意蔓延。

    她带着一点酒气,却比昨天还要甜香。

    周昱时用动作表明了他的回答。

    他用左手按住了朱砂,咬着衬衣的领子,单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扣,然后去解皮带。

    朱砂并不老实,她在周昱时的手下扭动着,让周昱时几乎按不住她。

    在周昱时松开了朱砂去脱下裤子时,朱砂灵活的滚动到了床的另一边。

    “不要过来~”

    周昱时把自己脱光,拆开了套,咬开一个包装戴好,伸手把半luǒ的朱砂拖进了怀里,扯断了她的内裤。

    朱砂在他身下不着一缕。

    赤luǒ的身体紧密相连。

    朱砂伸了腿去踢他,踢不到,就又屈起了膝去顶他的下身。

    周昱时攥住了朱砂两只手的手腕,把她翻了过来,让朱砂跪趴在床头上,他把朱砂的两只手摁在了床头上。

    朱砂在周昱时的攻势之下简直动弹不得。

    周昱时把朱砂整个禁锢在了怀里,他半跪着,伏在朱砂的背上,ròu棒在入口处摩擦了一下,就顶开了朱砂的yīn唇整根chā入了进去

    朱砂已经分泌出了足够的汁液去接纳他。

    周昱时低头咬住了朱砂的耳垂,压抑了许久的yù望让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朱砂的耳垂有点痒,她咬住了嘴唇,感觉着周昱时巨大的ròu棒一直chā进她的身体最深处,然后顶在最深处研磨着。

    她扭动了一下屁股,似抗拒似邀请。

    周昱时并没有着急抽chā,他的左手摁着朱砂的双手,右手捏住了朱砂的胸,丰满莹润的手感让他赞叹,他的食指和中指揉捏着朱砂的rǔ尖,他在朱砂的耳垂上吸了又吸,然后吻到朱砂的脖子,吻到她的脊骨,吻出了一串痕迹。

    朱砂的身体满足而空虚,她的小穴不受控制地一下一下收缩着,去夹着周昱时的ròu棒,她能清晰地感知出那上面的每一点细节,他的ròu棒的棱是怎样卡在她穴ròu的缝隙之中,她又是怎样吸吮着他的ròu棒。

    她的rǔ头被揉捏的挺立起来,周昱时的手指拨弄着她,那是一种舒服的痒。

    可是不够。

    她扭动着身体,但她和周昱时贴的太紧密,这样小幅的晃动并不能缓解。

    “你动一下”

    周昱时缓缓地拔出ròu棒,ròu棱剐蹭着穴ròu带来了一种致命的快感,拔出到门口,周昱时猛地挺腰,狠狠地撞击进来。

    然后就不动了。

    果然动一下。

    朱砂有点气恼,虽然看不到周昱时的表情,但她莫名地感知到周昱时有点愉悦。

    “再动一下。”

    周昱时又动了一下。

    朱砂已经设防,她夹住他,让他在一进一出间体验了什么是吸、紧、夹、裹。

    周昱时的防线在溃败。

    他捏住了朱砂的左rǔ,整个右手臂都横在了朱砂的rǔ房之上,紧紧抱住了她,他想猛烈的抽chā几下。

    却再也停不下来。

    这种刺激让朱砂在瞬间头晕目眩,她直接呻吟出声,声音破碎不成句子,只是嗯啊就婉转撩人。

    她的声音,胜过十场脱衣舞。

    床头不停地撞击着墙壁,墙纸上似乎都被砸出了小坑。

    床架吱呀吱呀地响着,从频率就可以听出周昱时进出的速度。

    朱砂的水在抽chā间不断流出,流到了大腿上,又在身体的撞击间蹭在了周昱时的身上,结合处到大腿上,处处都是滑腻,周昱时的小腹拍打着朱砂的臀部,不断喷溅的液体似乎已经被挤出了白色的泡沫。

    周昱时抱紧了她猛烈地cāo弄。

    朱砂早已只撑不住,她的额头在周昱时的手上抵了一会儿,终究是扭过了头,她的眼里尽皆春水,“吻我。”

    周昱时急切地吻住朱砂,他们彼此的舌头不停地搅拌着,因为扭头的角度,有透明的唾液从唇中落下,顺着嘴角,一路流到脖子上去。

    哪里都是水,朱砂的全身都是水。

    周昱时的意识快要溺亡在这春水里。

    他抓着朱砂的rǔ的手在不自觉地用力。

    “痛”朱砂的舌被吮吸着,她含糊不清的说。

    周昱时已经失去了其他的感观,那种要命的麻感已经顺着他的尾椎爬上了他的大脑,腰间在不断变得酸胀。

    他全身都在用力,无论是手还是腰。

    朱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