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31 章

第 3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朱砂挽着朱启元的手臂,巧笑倩兮地跟随着他见着朱家的亲朋。

    大约人逢喜事,朱启元的精神在今夜看起来焕发了不少。

    朱棠的视线追随着朱砂,她今天穿的很正式,换上了一件星空蓝的礼服,行走间漾出了点点光芒。

    她在扫过他时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红唇如血,肌肤如雪。

    朱棠收回了目光,看着走向场间的周昱时,长身挺立,不得不说,他们两个很相配。

    他们会成为夫妻。

    “恭喜。”朱棠遥遥的向周昱时举了杯,这是今天第二次说出这两个字,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

    周昱时走了过来,他有数月没有见过朱棠,“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久到身份改变。

    这是周昱时第二次成为他的姐夫。

    灯光聚集在二楼的楼梯处,朱启元握住朱砂的手,带着她走到了台上,所有人的目光聚焦了过来。

    朱砂乖巧地站在朱启元的身边,朱启元扶正了话筒,向大家宣布身边的女孩是他没能在家成长的小女儿,今天正式和大家见面。

    朱砂去掉了母姓,正式更名。

    朱启元一同宣布了朱砂和周家继承人周昱时订婚的消息。

    周昱时走到了朱砂的身边,向大家致意。

    场中略有惊诧,转而响起了掌声。

    开场舞是新晋的未婚夫妻。

    “明天我要去一下克城。”周昱时在朱砂贴近他时说,这是纽约西面的一个小城,不远,但也不很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

    朱砂在转动中看着周昱时。

    “我祖父的墓地在克城。”

    “好。”

    周昱时揽着朱砂的腰滑过舞池,这是精心挑选过的音乐,曲终之时,周昱时低下头,吻住了朱砂的唇。

    冰凉、浅尝辄止的吻。

    一触即分。

    朱棠看着场中亲吻的人,挪开了视线,对身边聒噪了十分钟的康桥说,“你已经和顾廷泽订婚了。”

    康桥是个娇小而活泼的姑娘,她嘟起嘴显得有些不满,“我都要订婚了,你就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朱棠没有回应。

    康桥有点不满,但她拿朱棠毫无办法,她气哼哼地扭头走开,转身却看见顾廷泽凉凉的眼神。

    康桥有点尴尬,“看我干嘛。”

    顾廷泽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挑挑眉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看之前的我是什么样子。”

    顾廷泽在讽刺她。

    康桥抬起脚就踩着顾廷泽的脚上,尖尖的鞋跟还在上面碾了一下。

    “你他妈”顾廷泽控制不住想要暴起的冲动。

    他深呼吸了一下,抑制住揍康桥的想法,从人群中退了出来。

    他刚才看着朱砂就扎心,看着她和周昱时接吻的亲密,顾廷泽有种百爪挠心感,他无法再继续看那个甜蜜的画面。

    而他再转过头去看他的未婚妻康桥,这回扎脚。

    不想提,人生惨淡。

    顾廷泽打开车门,锤了下方向盘,把油门踩到底窜了出去。

    朱棠邀请了朱砂跳第二支舞。

    “怎么做到的”朱棠的语气颇为轻松,仿佛只是聊天

    “一见钟情。”朱砂的语气也很轻松。

    两个人看起来一派平静,只在身姿jiāo错间进行着隐秘的对话。

    朱棠知道朱砂在信口开河,她不愿意和他jiāo底。

    “不管过程是怎样的,只要达成结果就好,对么”朱砂对上了朱棠的眼,露出一个微笑。

    朱砂穿着十公分的高跟,只比朱棠低了些许。

    许久,朱棠露出了一个同样的微笑,“对。”

    他们在一刹那相像的惊人。

    曲终人散时已是后半夜,朱启元已经提前去休息。

    朱启明带着朱砂和朱棠送走了最后的客人。

    时间太晚,朱启明夫妻今晚留宿了下来,朱家的老宅始终留有他们的房间。

    朱砂在洗完澡后去楼下倒水,她把水杯放在桌子上,身后却传来了响声,她转过身看见了朱启明。

    朱启明看起来已经准备入睡,换上了睡衣,手里同样拿着水杯。

    “二叔。”朱砂示意朱启明先倒,“辛苦您今天陪到这么晚。”

    朱启明的表情看起来颇为慈祥,“还没有恭喜你。”

    “谢谢二叔。”

    朱启明倒了水,却没有急着离开,似乎有些谈兴,“在国内这么多年真是难为你了。”

    “还好,并不觉得很困难。”朱砂也站在台前。

    “怎么可能不困难”朱启明却仿佛很体察,声音中有一丝感叹,“终究是回来了,现在生活中有没有什么问题”

    “大家都对我很好,谢谢二叔关心。”

    朱启明点点头,“周昱时很优秀,希望你能过得幸福。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和二叔说。”

    “好的,希望到时二叔不要嫌我麻烦。”朱砂露出一个颇为天真的笑容。

    朱启明也笑笑,“那早点睡。”

    朱启明转过身,朱砂的笑容掩了下去。

    她的这位二叔,在提到周昱时之时毫无芥蒂,似乎对于这之间的利益关联毫无察觉,表现得就如同一个慈爱的长辈。

    也或许,他就只是单纯的关心

    朱砂慢慢地走上二楼,却正好遇到了从书房出来的朱棠。

    朱棠很自然地把书房的门关上,电子锁发出了“滴”的一声。

    那是一个安保等级很高的锁,使用虹膜解锁。

    朱砂把视线从门上移开。

    “明天我回昌城。”朱棠说。

    “好,一路顺风。”

    两个人擦肩而过。

    第62章 旅馆

    在朱棠的飞机起飞之时,周昱时开车载着朱砂向西而去。

    纽约到克城开车大约五个小时,周昱时最初的打算是早上去夜间回。

    但从纽约出城就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这导致周昱时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朱砂看着窗外的雨滴,“你的祖父怎么选择在克城”

    “他一直不太喜欢纽约,逐步移jiāo了公司之后他就搬去了克城,直至临终都住在那里,我们遵循了他的遗愿。”

    车内重新陷入了安静,周昱时点开了广播,主持人在里面絮絮叨叨地念着无聊的新闻。

    车行过半,朱砂放下书,看了一眼车窗外,天气没有转好的迹象,走到这里已经几乎花去了平时两倍多的时间。

    “不知道雨势会不会变大。”

    然而话音未落,广播里就chā播了暴雨预警。

    但似乎来得有些晚了,雨已经剧烈地砸了下来,雨刷都来不及扫去,视线一片模糊。

    周昱时减速把车停在了路边。

    朱砂听着广播里面的话,“接下来数小时雨势都很凶猛,这场雨会一直持续到明天早上。”

    眼下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前后都是数百公里的距离,而停在这里也会相当危险。

    “这附近有城镇么”

    “距离这里不到十公里有一个小镇。”周昱时看了一下时间,“今天可能需要留宿在那里。”

    车子缓慢地爬到这里最近的小镇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时分。

    朱砂在风雨中艰难地辨别着这个一条街就可以走到头的小镇商店的招牌,终于在路的尽头看到了一家亮着灯的moel。

    小旅馆看起来很破败,门上贴着五花八门的广告,把手已经松了,让人怀疑一拽就要掉下来。

    朱砂推开了门,周昱时停好了车跟在朱砂的身后进来。

    朱砂拂去了头发上的水滴,看向昏暗的室内,前台十分狭小,一个发福的黑人大妈坐在里面,她听见声响抬起了头,热情地站了起来,语速极快地说了一大串,“哦上帝保佑,怎么突然就下了这么大的雨,还好你们能找到这里,实在是太幸运了,今天只剩下了一间房,刚好可以给你们,快上去洗个澡吧。”大妈说着递出了钥匙并报了一个价格。

    并不便宜。

    “这里还有别的酒店么”周昱时微皱了眉头。

    朱砂看着周昱时,她不知道周昱时的出发点是在于这家小旅馆还是在于“一间房。”

    但他看起来实在与这里格格不入。

    他穿着笔挺的高定西装,上面没有一丝褶皱,他的神情严肃而冰冷,散发着精英而华贵的气息。

    与这个破旧地、甚至有点可疑的小旅馆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他也许从来没有踏进过这种地方,朱砂猜想。

    “我的男孩。”大妈露出了一个并不可亲的微笑,“你认为这里是纽约吗在这样短的街道,会有第二家酒店吗”

    上楼时,楼梯发出了“吱呀”的声音,让人颇为胆战心惊。

    老式的门锁,朱砂用钥匙打开了门。

    房间不大,正中是一张床,除了一张桌子别无他物,但看起来还算干净。

    周昱时走进房间,“抱歉,今天只能住在这里了。”

    “我没关系。”朱砂环视了一下这个不大的房间,暂时看不出什么问题。

    “我去借一把伞,看看有没有开门的小商店,你想吃什么或是需要带些什么”周昱时看了看又走了出去。

    “都好。”朱砂摇了摇头,她并不挑剔。

    周昱时再回来时看起来狼狈了一点,他把手里的袋子放下,把虽然打了伞依旧全是水的外套挂了起来。

    好在还有店开了门,周昱时甚至为朱砂带回来新的内衣。

    吃过东西,周昱时坐在床边打开电脑进入了工作状态,朱砂趴在床上继续看着她没有看完的书。

    房间里只有外面的风雨之声。

    但在入夜之后,这种平静被打破了。

    隔壁的房间传来了一声高亢的叫床声,接着是床发出的吱呀声。

    毫不隔音的小旅馆,旁边发出的一切细微声音都传了过来。

    那个女人在不停地吟哦,反反复复地“ohmygod”“ohmybby”。

    男人含混不停地说着“fuck”。

    ròu贴着ròu撞击的“啪啪”声也仿佛就在身边。

    中间还传来两声清脆的拍打,是男人抽打着女人的屁股的声音,力气很大。

    但女人似乎因此而变得兴奋,呻吟声都有轻微的变调,这换来了更大力的拍打。

    从声音的流畅度来看,朱砂的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了那个那个后入式的画面。

    而从床板装着墙体的力度,女人应该抓着床头跪在床上。

    两间房的床头应该是相对的。

    朱砂抬起了头,也就是说,她现在和这个女人隔墙相望。

    这个发现让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换了一个方向。

    周昱时保持着这个姿势,毫无动静,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两个人沉静地一坐一躺,保持了整整一个小时,隔壁才停歇了下来,随后传来了jiāo易的声音。

    是jì nǚ和她的嫖客。

    两个人推门而出,房间重归平静。

    “我先去洗澡。”朱砂从床上爬了起来。

    周昱时看着朱砂关上了卫生间的门,垂下眼,抑制了一xià tǐ内的躁动。

    他是正常的男人。

    但对于jì nǚ的jiāo易过程产生反应让他有些不适。

    他看向卫生间的门,朱砂洗澡的水声从里面隐约地传出来。

    他觉得自己这个动作有些莫名,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屏幕之上。

    直至朱砂重新打开卫生间的门。

    朱砂裹在浴巾里,luǒ露着肩膀和小腿,她的头发还是湿漉的,水珠滴在了地板上,她身上透出了一点热水浴后的粉红。

    “没有睡衣,也没有换的衣服。”朱砂解释了一下。

    周昱时的表情看起来丝毫没有变化,他点点头,视线从朱砂身上移开,松开了领带,从朱砂身边走进了浴室。

    而一关上门,站在狭小的浴室里,周昱时放任着蓬勃的yù望升腾而起。

    他脱下衣服,打开了花洒。

    站在水中,他握住了自己挺立的下身。

    雨声依然很大。

    躺在床上依然能听见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噼啪声。

    已经关了灯。

    朱砂侧躺着,背对着周昱时。

    在她已经昏昏yù睡的时候,隔壁的门打开了。

    紧接着传来了一阵讨价还价的对话,还是那个女人,这是第二个客人

    很快,女人不情不愿地接受了嫖客的价格,在一阵的脱衣声之后,她那熟悉的高亢的叫床声重新响了起来。

    这次的男人口中的花样更多了些,“我要干死你,婊子。”“我要chā你的屁眼儿~”“把你的嘴张开。”

    那个女人被深喉的声音仿佛就在他们的耳边。

    而这只是个引子,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朱砂感觉到这个房间的上下左右都传来了叫床的声音。

    他们大概是误入这个小镇的pào房。

    叫床声此起彼伏的响起,这是yíndàng的jiāo响乐。

    他们安静的房间像是这片xìng爱海洋里的孤岛。

    朱砂坐了起来,“我喝口水。”她的声音已经有点哑。

    她下了床,拿起旁边桌子上的瓶装水扭开,喝了几口,重新回到床上。

    包裹的浴巾掉了下来,在她上床时绊住了她,她向前扑了一下,摔在了周昱时的身上。

    相当调皮的浴巾了。

    周昱时下意识地搂住了朱砂的腰,触手是一片光滑。

    朱砂的毫无遮掩的rǔ房贴在他的胸膛之上。

    在喘息中与呻吟声中,他吻住了朱砂的嘴唇。

    第63章 第一夜

    朱砂刚喝过水,她的舌带着一丝凉意,像一条小蛇钻进了周昱时的口中。

    她似乎很甜。

    周昱时吸住了她在他口中游走的舌头。

    朱砂骑在了他的腰上,趴了下来,他一只手搂紧了朱砂的腰,一只手从她的臀部滑落到了她的缝隙。

    他摸到了一点湿润,穴口已经有水在流出,他的手指分开了朱砂的yīn唇去探寻着珍珠,他在小ròu粒上揉了一下,朱砂的身体就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朱砂攀上周昱时的肩,她的津液不受控制地全部渡到了周昱时的口中,周昱时咽下了全部,搅动着去寻求更多。

    隔壁的呻吟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