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8 章

第 28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点了一下伤口,微微的痛感让他皱了一下眉。

    顾廷泽说的很简单,但朱砂知道这件事里面有多少腥风血雨。

    朱砂靠在冰箱上看着顾廷泽煮面,架势还是不错的,也没有显得手忙脚乱,似乎外面怎么动dàng,对这个孩子都没有什么影响,家人不让他chā手,也是对他的保护,他是幸福的,“在家做过饭么。”

    但顾廷泽俨然家中一霸,“我在家只吃。”

    朱砂点点头,“看出来了。”

    顾廷泽像是这样复杂的家庭环境中长起来的一朵奇葩,他什么都明白,却难得的保持了一种让人珍惜的纯真。

    是可爱的。

    顾廷泽炒好了ròu酱,铲起了一点放在朱砂嘴边,“尝一下看看。”

    朱砂抿了一下,“有点咸。”

    顾廷泽在同样的地方舔了一下,“已经很不错了。”鄙视朱砂对一个刚会做饭的人的挑剔。

    顾廷泽把面挑在盘中,然后把ròu酱浇了上去,看起来是像模像样的一份。

    他又骄傲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我。”

    朱砂瞄了一眼他的下身。

    “对,上得了床,厉害了。”顾廷泽迅速顺杆爬。

    “那有的女孩还是喜欢朱棠。”朱砂积极地打击了一下顾廷泽。

    顾廷泽倒没了几个月前颓丧,但还是有些不服,“我也是不懂了,真的,放着我这么优秀的人不选,偏偏喜欢那种心眼长了一身的人。”

    顾廷泽在dss了朱棠许久之后似乎猛然意识到了面前的人是朱棠的姐姐,冲动地说,“朱砂,我们jiāo往吧。”

    朱砂眨了下眼。

    “我不是想刺激朱棠”顾廷泽看着朱砂的眼,自己说不下去,“好吧,有一点”

    顾廷泽是真的有些积极的开始思索这件事,是啊,他不讨厌朱砂或者说有点喜欢,他没好意思当面说,但是他觉得朱砂在拯救他时简直帅bào了,而且他们年龄相近,他们家世相符。

    他们床上和谐,并且很有缘分。

    朱砂伸手揉了揉顾廷泽的头发,顾廷泽的这点小心思因为太透明,反倒有点可爱。

    但她对顾廷泽的兴趣仅止于此,没有深入的想法。

    “我们确实挺合适的”顾廷泽想要解释他的想法时门铃恰好响了,“我去开。”顾廷泽拖着腿出去。

    几天不见他的哥哥还有点想念。

    等下再跟朱砂细说。

    然而打开门却不是顾廷恩。

    周昱时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顾廷泽向后退了半步,但似乎觉得自己的动作过大,于是又站直,“我哥没来吗”

    周昱时看了一眼顾廷泽,他穿着一件纯白的T恤,宽松的短裤,很休闲的装扮,他的腿边有一长条纱布,伤势应该也不算太轻。

    他刚才退后的一步,是一种防御xìng动作他在防御什么

    “临时过不来,让我接一下你。”

    顾廷泽在看到周昱时的一刹那出现了一种莫名的心虚,他不想让周昱时看到朱砂。

    朱砂是朱的妹妹,不那么像,却还是像的。

    他既有被朱的未婚夫抓包现场的尴尬,也有一种仿佛周昱时见到了朱砂,事情就会变得复杂起来的感觉。

    他对朱砂有一点好感,他还想要好好培养。

    这种难言的感觉让他看到周昱时不由自主地退后了一下。

    “我做了意面,今天便宜你了。”顾廷泽侧过了身。

    周昱时和顾廷恩的私jiāo极好,顾廷泽对周昱时和对自己的兄长无异,毫不客气。

    透过顾廷泽让出的缝隙,周昱时看到了走过来的女孩。

    他似乎回到了两个月前的那个夜晚。

    似乎有哪里吹来了湿润的凉风,里面夹杂着一丝黄酒的香气。

    第56章 思量

    这一次见面有些猝不及防,顾廷泽堵在门口许久没有进来让朱砂过来看了一眼,却径直看到了门口站立的周昱时。

    他与那一晚看起来没什么不同,同样淡漠的脸,黑沉的双眸看不出一丝情绪。

    朱砂在一刹那调整了一下表情,带出三分意外,“顾先生,请进,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

    “哎你们认识么”戳在中间的顾廷泽左右扭头,有些震惊。

    “你好,朱小姐。”周昱时缓缓地点了下头致意,那一丝酒香消散了,原来她就是朱家回归的女儿,“我是周昱时,顾廷恩的朋友,顾廷泽这些天承蒙你照顾。”

    “周先生叫我朱砂就好。”朱砂微笑了一下把周昱时让进房间。

    顾廷泽拖着伤腿爬到了桌子边,“有没有人解释一下啊喂。”

    “我和周先生在国内有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

    顾廷泽的目光有些闪烁。

    朱砂和周昱时吃饭时相当安静,连寒暄都没有,一如那个彼此不必问姓名的夜晚。

    只有顾廷泽在活跃气氛,“我跟朱砂真是太有缘了,我们之前在珠城就见过,就是上去我去探亲那时候,我一天巧遇了朱砂三次,还给朱砂当了一天导游,本来都以为见不到了,没想到那真是天降奇兵,谁能想到我能跑到朱砂的车上呢,朱砂飙车真是厉害了那个叉子递给我一下,不是不是,是那个,算了我自己拿。”顾廷泽贴紧了朱砂,扶着朱砂的肩侧身伸手去盒子里拿了叉子。

    周昱时看了一眼顾廷泽,他表现的很自然,拿完叉子转过身又坐好,刚才刻意做出的亲昵不复存在。

    周昱时收回了视线。

    但多动症儿童没有停止他的动作,他对朱砂说,“喝水。”

    “喝什么。”

    “你知道的。”

    朱砂起身去了厨房,倒了三杯水出来,给顾廷泽的水杯加了一块方糖。

    “谢谢。”周昱时接过杯子。“顾叔叔最近事务繁多,之后会到朱家上门感谢。”

    “不用客气,只是举手之劳,廷泽在这里也很乖。”

    “应该的。”

    “你才不要客气,你救了顾家最重要的东西。”最不客气的依然是顾廷泽。

    吃完爱心意面,周昱时带着顾廷泽告别。

    顾廷泽有一点乐不思蜀,但来日方长。

    朱砂关上门的一刹那微笑敛了起来,事实上这次见面并不妙。

    朱砂收拾好桌子站在了窗边,抱着手臂看着下面川流的马路。

    周昱时表现的太过平静,如果说因为和朱相似的面容能够引起周昱时的兴趣,她并不介意做一个替身,但其实第一次见面就知道这不足以打动他。

    而且,顾廷泽刻意地表现出了一点暧昧。

    原因很简单,他对她有一点兴趣,为了阻止会对和逝去未婚妻相像的她产生想法的周昱时,他抢先宣告着所有权。

    朱砂的手指在胳膊上点了点,顾廷泽这是无形中为她设置了障碍,她思索着下一步要怎么做。

    周昱时把顾廷泽送回家后回到了周家老宅。

    这是一座巨大的宅邸,却极为寂静,只住着他的父母。

    周家是一个封闭的家族,不上市,不对财产进行任何披露,资产信息掌握在家族内部,扎根北美却承袭着传统的文化。

    周家的人丁尚算兴旺,但嫡系一支只有周昱时一个人。

    周昱时的出生很晚,彼时他的父母已年过四十,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周家嫡系要传不下去。那时周家争产已是愈演愈烈,传承数代的家族面临分崩离析,为了争夺继承人的位置上演了无数场戏码。

    但他的祖父、周家上一代掌舵者终究是在去世前,看到了真正的继承人的诞生。

    周昱时推开书房的门,他的父亲周树昌正在写字。

    周树昌写好了最好一笔,才抬起头,“马克今天被FBI约谈。”

    马克是周家的族人,是大了周昱时将要20岁的表兄,他在那场争产风波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最终因为周昱时的出生而功亏一篑。

    但他并没有就此消停。

    周家坚定着自己的继承人体系,但依旧要保证所有周家族人的生活。

    周家从一开始专门设立了信托基金来确保这一点,每一个周家人成年后都可以得到。

    有人安于现状,有人不是。

    顾廷泽把受伤的腿搭在妈妈的腿上,躺在沙发上吃着一颗巨大的车厘子,“我发现有人在跟踪我,当时就觉得不对,拐了个弯蹲了一下想绕开,结果一qiāng就过来了,好在我反应快,啧,疼死了。”

    吴安琼瞟了一眼她的小儿子,“你不是没有中弹。”

    顾廷泽被他妈的冷漠气的唧哇乱叫,“我要不是被人救了,你就看不到你的小儿子了。”

    “这个周末我和你爸去一下朱家,表示一下感谢。”吴安琼终于伸手揉了揉顾廷泽,其实有的时候她对于有一个小儿子还是感到快慰的。

    “那应该的。”顾廷泽又摸了一粒。

    “你觉得朱家的女儿怎么样”

    “很好啊,漂亮,车技又赞,还很会做饭。”顾廷泽不吝于赞美。

    吴安琼露出一点中年fù女的八卦神情,“你觉得,和你哥合适么”

    “我哥”顾廷泽是真的惊到了。

    为什么是他哥他不行么

    “你哥那时候好像还挺喜欢朱的,也是可惜了。不知道这个女孩你哥有没有想法。”

    “那可能不行了。”顾廷泽脱口而出,“又被周昱时抢先了。”

    “这么快”

    “还没回来的时候就见过。”顾廷泽露出一个沉痛的表情。

    吴安琼点点头,表示出一点遗憾。

    她真的没往她的小儿子身上想,她始终觉得顾廷泽还是一个小孩子。

    顾廷泽摸出手机摁了几个字,“不好意思啊,我妈刚才想撮合朱砂和我哥,情急之下我说朱砂和你在一起了,别说漏了啊,过几天就说你们分手了。”

    TO周昱时。

    刚刚说出口顾廷泽就有点后悔了,干脆承认是自己对朱砂有想法又能怎么样呢

    为什么不能对妈妈承认呢

    被康桥打击到害怕

    还是别的什么

    他一时间有点患得患失,颓丧地爬了起来,“睡了。”

    周昱时看完了顾廷泽的短信,把手机放在了桌上。

    他坐在椅子中,看向桌子前的日历,距离他的生日还有五个月。

    许久,周昱时打开了桌下的保险柜,拿出了一个档案袋。

    档案袋里是一份协议,周昱时的手指在祖父的签名上摩挲了一下。

    一份陈旧的信托协议,立于25年前。

    这是一份属于周昱时自己的信托基金,在25年中运作良好,相比初始资金已扩大数倍,但周昱时几乎无法控制这笔庞大的财富。

    这是属于祖父的全部的私产。

    周家继承人的问题困扰了祖父许久,周树昌也曾年少轻狂,拒绝结婚,终于在35岁时步入了婚姻殿堂,却迟迟没能有孩子。

    这个问题一度导致了周家的危机。

    他的祖父惧怕这种情形再一次出现。

    在这份协议里,周昱时在24岁前订婚,可以获得信托基金的10,26岁前结婚,可以获得40,30岁前生子不论男女,可以获得剩下的全部。

    如果没有按时完成,该部分将自动进入周家公共基金,所有周家人都将从中获取一杯羹。

    这同样是对于周家族人的一种保护。

    周昱时把协议重新放进保险柜,闭上眼靠在椅背上。

    马克的兴风作浪愈发严重,他想从别的途径来获取利益。

    周昱时知道他私下的动作,但在看出明确后果前他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至这次的政治献金做的太出格让他直接被FBI约谈。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马克的诉求将不会小。

    这个属于他又不属于他的信托基金在25年运作后已经变得极为庞大。

    这里的百分之四十如果流入公共基金,周家族人的身家将全部暴涨。

    他一度想过放弃掉其中的一半,只当做对家族的扶持。

    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继续增加对马克供给,这无疑将要引火烧身。

    周昱时的脑海中闪过了马克献金的那位议员的脸,垂下的眼眸掩住了一闪而过的冰冷。

    周昱时拿过旁边的手机,屏幕自动感应而亮起,他看着锁屏界面的短信图标,陷入某种思量。

    第57章 协议

    朱砂在晚饭之后接到了周昱时的电话,他在电话中邀请她在周五下午见面。

    这是一天中人最放松、最可能接受他人的邀约的时段,周昱时的声音是同样的平静,一个简单的邀请,听不出目的。

    “有什么事么周先生”

    “如果不介意,我希望见面后再谈。”

    他们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周昱时坚持到学校接她。

    朱砂放下了手机,继续把衣服放进洗衣机,然后按下了启动,她靠在墙上看着滚筒里面转动的水流和衣物。

    她不会想当然的认为这是周昱时试图和她约会,但这种接触的机会不能放弃。

    可是,她的这位姐夫到底是想对她说什么

    周五的下午下课后,周昱时已经在校门口等候,朱砂上了车后,车子就径直地驶向周昱时订好的餐厅。

    车里有些过于安静,周昱时没有在车上聊天的打算,而在知晓周昱时的目的前朱砂也不愿意开口。

    到了餐厅,侍者带领着他们进了单独的房间。

    朱砂环视了一下,一个封闭的环境,安静,无人打扰,同时具有保密xìng。

    周昱时选择这里恐怕有些用意。

    周昱时绅士地拉开了椅子,示意朱砂入座。

    整个用餐过程是同样的安静,服务生收走了最后一个餐盘后,今天的会面进入了主题,朱砂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周先生今天应该不是只为了请我吃饭吧。”

    周昱时取出了一份档案,放在了朱砂的面前,“今天确实想和朱小姐谈一件事,你先看一下这个。”

    朱砂抽出了档案袋里的协议,纸张的颜色说明了它的古旧。

    信托协议

    红酒的余味在口中蔓延,那一点橡木味挣扎了一下然后消散。

    朱砂逐字逐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