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7 章

第 27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人家的小孩。”

    朱棠说朱是完美的。

    “我要是朱,一定累死了。”自己家的孩子顾廷泽似乎有槽要吐,“她是真的很逼自己,什么都要做到最好,做到优秀,从学业到运动到社jiāo,我妈就总是用她教育我。”顾廷泽耸耸肩,带出一点坏孩子的玩世不恭。

    朱砂垂下眼,她想起照片中朱的那个微笑,那样的恰到好处,那样的毫厘不差,再多一分显得得意,再少一分显得冷淡不耐。

    “哎,算是我中学期的噩梦,她家世好,学习好,长得漂亮,人又亲和,又能pry  queen,又能做慈善大使,没人不喜欢她。她在这个社jiāo场真的是很瞩目的一个,所以我说是最佳名媛啊。”顾廷泽叹口气,“她这么一走,真的很可惜,车祸真是无情。”

    “车祸”朱砂皱眉。

    “是啊,她因为车祸不在的,你不知道么。”

    她不知道,她似乎忽略了这件事情。

    “周昱时很难过吧。”朱砂缓慢地开口。

    “你知道周昱时啊,应该是的吧,他到现在都没再有过女朋友。”

    “他们在一起多久”

    “不是特别长,可能一年吧,其实我们一直都认识,突然有一天他们就宣布在一起了,然后很快就订婚了,不过也不算出人意料,我一直觉得朱和周昱时特别搭。”顾廷泽突然一笑。

    “恩”

    “你见到周昱时就知道啦,我觉得他们在某方面特别像。”

    朱砂站起来收拾了碗筷,然后微笑了一下揉了揉顾廷泽的头。

    透明的小男生总归是让人有些好感的。

    顾廷泽没有一点被人套话的自觉,站起身准备蹦回客厅。

    朱砂把碗放在了水池里,“可以洗了。”

    “我我受伤了啊。”

    “你伤的是腿。”

    顾廷泽乖乖的把碗洗了,他还没洗过碗,不能用洗碗机么啊喂。

    但他不敢说。

    顾廷泽洗完碗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一件大事,不客气地提了要求,“我想洗澡。”他今天真是亡命逃窜,感觉自己浑身不舒服。

    “恩,洗吧。”

    “你帮我洗,我很不方便啊。”顾廷泽理直气壮地开口。

    朱砂抬眼看了看他,顾廷泽已经积极地把上衣脱掉了,全身上下只剩下了内裤,他胯间的盾牌似乎比刚才更鼓了。

    第54章 洗澡澡

    顾廷泽赤条条的坐在浴缸里,顶着一头泡沫,伤了的腿跨在浴缸外面,他觉得扯的蛋有点痛,就扭了扭身子,“朱砂,你的开车技术很不错啊,几乎要赶上我”

    “谢谢夸奖。”朱砂哄着顾廷泽,制止了他的扭动,继续揉着他的头发。

    其实完全可以让顾廷泽一个人洗,虽然费劲一点,但是看见他站在那里,水汪汪的小狗一般的眼,和他年轻的、朝气蓬勃的、赤luǒ的身体,朱砂想到自己还没有给狗洗过澡,于是决定收取一下福利。

    说到开车,顾廷泽想起来了另一种车,他又扭了下头,“在珠城那天你几点走的啊,我醒来都没有看到你了。”

    “七点吧。”朱砂按住了顾廷泽的头让他老实一点。

    “你竟然还在我怀里塞了个枕头”

    “你不知道自己睡相超差的么。”

    “嘿嘿嘿,这么久有没有一点想念我超强的开车能力。”顾廷泽贱兮兮的一语双关的笑。

    “哦超强是有多强”朱砂打开水让顾廷泽低下头。

    顾廷泽的声音在水声里模糊不清,“就很厉害啊”

    顾廷泽洗澡并不老实,水花四溅,抬起头来时看到朱砂的衣服已经湿了,透出了一点内衣的花纹,他不错眼的瞅着,直到朱砂让他把手举起来,顾廷泽乖乖的把手举高高让朱砂把他的身体冲干净,朱砂用花洒扫了一遍他的身体之后对准了他的ròu棒,“自己洗。”

    “好嘞。”这个“自己洗”就变成了秀ròu棒表演,顾廷泽握着ròu棒左右在水下清洗了一下,然后撸动着让ròu棒在自己的手心内胀大,直至粗长,有意识地从各个角度给朱砂展示自己的骄傲。

    朱砂似笑非笑地看着顾廷泽的动作,这个孩子是该说他没心没肺还是怎样,明明今天经历了一场生死逃亡,似乎转眼就忘掉了开始想些有的没的。

    顾廷泽对自己的表演和粗长度都相当满意,他抬起头挑了挑眉,飞起了一个得意的眼神,朱砂把花洒对准他的脸把他冲干净,扶着他出了浴缸。

    顾廷泽靠在旁边擦着身体,依旧得意洋洋,认为自己魅力难挡。

    朱砂也露出一个微笑,把上衣脱下,浑圆而雪白的rǔ被包裹在半杯的内衣里,随着身体的晃动带出诱人的一道波纹,朱砂拎起了上衣,然后手指一松,衣服落在了旁边的篮子里,媚意横生。

    “哇哦。”顾廷泽揉着头的动作慢了一下,发出了一声感慨。

    朱砂轻快地褪下了裤子,长而直的细腿从睡裤中伸出来迈进了浴缸,顾廷泽只来得及看了一眼朱砂挺翘的臀,朱砂就侧过了身,解开了头发,长长的发丝一泻而下。

    朱砂瞥了一眼顾廷泽,拉上了浴帘。

    顾廷泽的喉咙动了一下。

    朱砂甚至没有全luǒ,就已经刺激地他yù火高涨,并且反衬地他段位很低,太直白,并且没有美感其实也是有的,顾廷泽委屈地觉得自己也是力与美的结合。

    宝石蓝的内衣从浴帘的上方递了出来,“拿一下。”朱砂的声音很轻。

    顾廷泽探了下身子,接过来,触手温热,上面还带着朱砂的体温,顾廷泽的心底开始痒,“还有一件呢。”

    这次没有回复,朱砂打开了花洒。

    顾廷泽在墙上摸索了一下关上了两个灯,只留下了浴缸上方的一个,朱砂的身影就打在了浴帘之上。

    顾廷泽攥着朱砂的内衣,看着朱砂的剪影,婀娜纤细,他勾起一个笑,动了动脖子,

    水柱打在朱砂的头发上,如瀑布而下,朱砂揉着头发,挺起的胸勾勒出一个极为美妙的弧度,顾廷泽的舌尖顶住了上颚,他回想着那个弧形的顶端的粉红色,和含在口中的感觉。

    朱砂的手走过前胸,走过小腹,没入两腿之间。

    顾廷泽咬住了嘴唇,眯起眼,那种迷醉的感觉开始在他的身体里蔓延,他开始回忆进入朱砂身体的紧致感,那种湿润,滑热

    朱砂甩了下头发,一串水珠打在了浴帘上,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顾廷泽的想入非非。

    “你快一点”顾廷泽哼唧出声。

    “看够啦”朱砂的声音在水柱中传来。

    “那到没有。”顾廷泽继续哼唧,“可是好想要。”

    “要什么。”朱砂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感,但顾廷泽知道朱砂在逗他。

    顾廷泽哼唧着跳了一下,把头伸进了浴帘里,朱砂在热水中泛着微微的粉红,她点了一下顾廷泽的鼻尖,“你小心地滑。”

    顾廷泽把毛巾拽进来,把水关上,“好了好了洗好了洗好了,快擦一下,我先去睡了哦。”然后赤luǒ着蹦出了卫生间。

    朱砂不疾不徐地吹干了头发擦好身体rǔ进了卧室的时候,顾廷泽已经在床上等到崩溃,他已经在床上装礼物装了好久,不满地弹了一下身子。

    朱砂发出了一个疑问,“这是我的卧室,你在对面啊。”

    “不要再逗我了。”顾廷泽委屈兮兮。

    “有么”朱砂是真的露出了一点笑意,逗顾廷泽这么有趣,为什么不逗。

    朱砂上了床,侧躺在顾廷泽身边,戳了一下已经等的有点想低头的ròu棒,一戳之下立刻抬头。

    “上来好不好。”顾廷泽的眼睛水汪汪的。

    “不好,好累的。”朱砂的眼睛比顾廷泽还要水汪汪。

    顾廷泽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猛的翻身单腿跪了起来,把朱砂的腿架在了肩上。

    “你小心一点。”朱砂因为顾廷泽突如其来的动作轻呼了一声。

    多少有点扯到伤口,顾廷泽的表情带了点狰狞,“嘶”地吸了口凉气,但很快转化为不管不顾,朱砂的睡衣被撩到腰间,没有穿内裤,顾廷泽的手直接触到了朱砂的毛发,他又“嘿”了一下,手臂撑在朱砂身体的两侧,ròu棒抵上了入口,却又不急着进去,在入口处蹭来蹭去,直至蹭得一片滑腻。

    顾廷泽的声音已经有轻微变调,但依旧强撑着,“求我啊,求我我就进去。”

    朱砂的手臂环住顾廷泽的脖子,声音轻而魅惑,“求求你”

    顾廷泽要哭了,明明是占上风的啊,可为什么感觉自己还是被调戏的那一个。

    但是他撑不住了,带着一点悲愤进入了朱砂的身体。

    悲愤在一瞬间消逝,顾廷泽全身心体会着这种熟悉的、令人赞叹的感觉。

    他的腰挺动着,俯身去亲吻朱砂的唇,“新年之后就没有做了呢”

    顾廷泽带给朱砂的满涨感让她的腰间有轻微的发酸,这种酸让她有些难耐,她的小穴紧缩了一下。

    “嘶”顾廷泽吸了口冷气,他吮吸住朱砂的舌,“先别夹我真的好久没有做了这样我会控制不住”

    顾廷泽的气息弥漫在她的唇齿间,带着一点阳光的少年气,似乎格外美味,朱砂抑制不住地呻吟,穴内的嫩ròu紧紧地箍住了顾廷泽,她甚至可以感受到这根ròu棒的形状,小蘑菇是怎样突破重重阻碍在她的身体里进出。

    顾廷泽又想哭,真的好紧,朱砂这样对待一个久旷的男人实在太残忍了,而且她好会叫,她叫的他快要融化。

    他想换个姿势缓解一下,可是他的腿实在不允许,他竭力地保持着清醒,放缓了猛烈抽chā的动作,慢了下来。

    朱砂咬了一下顾廷泽的舌,“快一点”

    为了面子,顾廷泽又猛烈的动了起来,这次的感觉更加强烈,可是体内的热潮一波一波侵袭着他,让他几乎要控制不住。

    于是他控制不住了。

    第55章 jiāo往

    朱砂揉揉顾廷泽的头,“没事的,委屈什么。”

    顾廷泽不说话,保持着chā入的姿势把头埋在朱砂肩上,有一点滚热的精液从结合处流了出来。

    好可耻

    上次也是这样

    朱砂会不会觉得他不行

    “知道你很久没做啦”朱砂轻轻地拍拍顾廷泽的肩膀,有点想笑。

    “恩,四个多月了。”顾廷泽强撑。他确实很久没做了,没时间,也没有对象。

    “所以很正常啊。”

    顾廷泽好受了一点,抬起了头,“恩,等一下我会cāo哭你。”

    朱砂亲亲顾廷泽的嘴唇,“好,那你先拔出来,小心腿。”

    大股的白浊随着顾廷泽的抽出涌了出来,在大腿间汪成一片,顾廷泽定定地看着这个让人窒息的画面,粉红的穴口吐着白色的精液,这种强烈的视觉刺激让他开始逐渐挺立。

    我果然是厉害的,顾廷泽骄傲地想。

    朱砂侧身想去拿纸,顾廷泽鲤鱼一般地扑了过去,“我来我来。”

    顾廷泽细心地把朱砂身下擦拭干净,然后把朱砂翻了过来。

    “这么快”朱砂跪在了床边,并拢了腿,小心地不碰到顾廷泽的伤处。

    “我厉害啊。”顾廷泽站在床边,扶着ròu棒直直地深入了朱砂的身体,在持久与力度上被暂时打脸的顾廷泽感到自己在复苏上找回了场子,希望一夜七次。

    后入式顶的格外深,朱砂感到顾廷泽坚硬的ròu棒在不断深入自己的身体,直至顶在了花心之上,带来一点痛楚,却也有一种难言的快感。

    顾廷泽在使坏,他顶到了最深处并没有急着拔出,而是抵在花心之上研磨着,朱砂“啊”地叫了出来。

    “怎么啦。”顾廷泽还在问,其实他也不好受,花心吸住了他的前端,似乎一股力道在迫使他吐出什么东西来。

    “太深了”朱砂呻吟出声。

    “好”顾廷泽微微退了出来,然而话音未落,却又大力地chā入了进去,裹挟着更大的力度,开始了撞击。

    身体相撞的啪啪声和在小穴中抽chā的水声jiāo织起来,顾廷泽的眼睛开始泛红,他弯下腰,趴在了朱砂的背上,抓住了朱砂的rǔ,揉捏的朱砂的rǔ尖,紧贴在一起开始抽chā。

    轻微的痛楚伴随着巨大的快感在朱砂的身体中蔓延,她的手臂已经无法支撑住她,她伏在拽过来的枕上,意识随着顾廷泽的动作而飘摇,她的右手覆住了胸前顾廷泽的手,手指chā进了顾廷泽的指间,顾廷泽夹住了她的手指,十指相扣。

    顾廷泽在朱砂的背上吮吻着,雪白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一个鲜红的吻痕。

    顾廷泽感觉到朱砂的手指突然猛地握紧,xià tǐ剧烈的收缩,夹得他呼吸停滞了一下。

    朱砂要到了。

    他的手指伸到了朱砂的唇边,朱砂一口咬住了他,他的动作开始愈发猛烈,次次撞在朱砂身体的最深处。

    朱砂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的身下开始颤抖,许久之后,才开始大口的呼吸。

    这同样是隔了很久的高潮。

    顾廷泽收回了手,看到手指上朱砂咬出的深深的牙印,不由有一点自得,“宝贝,我厉不厉害”

    下一秒,顾廷泽就猝不及防地被朱砂夹到喷发。

    直至shè完表情还带着一点惊愕。

    “我厉不厉害”朱砂的声音带着高潮后的慵懒。

    顾廷泽跪了。

    顾廷泽接下来三天安心地给朱砂看起了门,每天最开心的就是朱砂上完课回来打开门的时候。

    因为白天的极度无聊与空虚,顾廷泽甚至开始学起了做饭,也可能真的有点天赋,在第三天的时候,朱砂回家看到顾廷泽已经开始在煮ròu酱意面,桌子上摆了三个盘子。

    “今天谁来接你”朱砂换好了衣服出来。

    “我哥,我今天给他打了电话。”顾廷泽有点喜气洋洋。

    “事情都解决了”

    “是啊,终于解决了。”起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不会再遇到这种生命的威胁。

    谈不上害怕,只是有点麻烦。

    顾廷泽轻轻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