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6 章

第 2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刀尖划过了她的脸颊,“这里”

    划过她的喉咙,“这里”

    划过她的胸口,“这里”

    裴莺的身体随着刀在她的身体上划过而产生了一阵痉挛,刀锋十分锋利,她的脸到喉咙似乎又多出了一道血口,让她有不安的麻痒。

    “还是不说,那就只能都来了。”江深的语气毫无变化,却摧垮了裴莺的心理,“胸口,我要把刀捅进她的胸口。”

    江深举起了刀,重重地刺下去。

    没有血溅当场,在刀贴近胸口的一刻,裴莺晕了过去。

    江深把刀扔在了一边,yīn沉地擦了擦手,让人把裴莺拖出去。

    整个过程反复地询问过,他们一点一点还原拼凑出了事情的原貌。

    朱砂经历了孤独而绝望的十几个小时,再生死关头被人救出,却发现母亲已经死在昨夜。

    而朱砂就此了无影踪,什么也查不到。

    没有车票信息,没有机票信息,什么也没有。

    江承在裴莺被拖出去以后,痛苦地将头埋在了双臂之间,他是可以救出朱砂的,他本来可以救出朱砂。

    江深看着窗外,现在再追究裴莺又能有什么意义。

    他露出一个悲凉的笑。

    笑江承,也笑自己。

    站在公寓的窗前可以看到中央公园的绿地,这是朱棠的某处私产。

    “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周昱时”朱砂坐在床边,阳光从窗外洒进来,照在她的脸色,她眯起眼感受着这种温暖。

    朱棠扭过头来看见了阳光中的朱砂,阳光笼罩着她,似乎可以看清她脸上细细的绒毛。

    她闭着眼,表情很恬静,似乎与这个世间一切的繁杂隔离开来。

    像天使。

    “恩”没有等到朱棠的回答,朱砂睁开了眼看着他。

    她的眸色黑沉,里面仿佛有漩涡。

    里面融进了俗世的一切。

    天使在堕落。

    “下个月家里会举办春末的舞会,趁这个机会会正式把你带入这个圈子的社jiāo场,周昱时会来。”

    “什么时候入学”

    “八月。”

    “可以提前旁听么”

    朱棠沉吟了一下,“有一位世jiāo家的兄长在G大,你可以听他的课程,我之后会发给你。”

    他可以理解朱砂的急迫。

    朱砂点点头。

    “今天晚上二叔会过来。”

    “恩,需要准备什么吗”

    “不必,除了见你,督促我离开可能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朱砂微微蹙眉,“在你父亲面前也是这样么”

    朱棠笑了一下,“我的父亲,信奉弱ròu强食,家族为先,我或者我的二叔,都只是朱家人而已,胜者为王。”

    朱棠很好的隐藏了他的怨愤,几乎听不出来。

    但朱砂感觉到了。

    除了朱棠和朱启明,朱启元,才是真的薄情的那一个吧。

    第52章 劫持

    朱启明在晚饭前到了朱家老宅,他刚刚结束了工作。

    他看起来比朱启元要年轻一些,因为身体健康将朱家人的气质与底蕴展现的淋漓尽致,他的身材保持的很好,岁月仿佛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

    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朱砂在看到他时想。

    朱启明身上看不出朱棠所描绘的“yīn险狡诈”,他带着一点上位者的亲和。

    “你好,朱砂,欢迎你回来。”他就像一个亲切的家长。

    他的妻子看起来十分沉默,表现出了一种漠不关心。

    朱砂向朱启明夫fù见了礼。

    这次碰面就到此为止,亲切,但不过客套。

    朱启明最后去了朱启元的房间细致地查看了他的病情记录,和朱启元的医生做了探讨,他的用词很深入,是真的了解而非敷衍。

    应该说是一副很虚伪的画面,但朱砂却莫名的感受到了真诚。

    他是真的在关心他哥哥的身体。

    很怪异的真诚。

    这是一个看不透的男人。

    朱砂没有试图去做这种无谓的努力。

    朱砂感到了一点朱启明和朱棠之间的剑拔弩张,这种感觉在晚饭时同处于一张桌子时达到了顶峰。

    朱启明不客气地批评了朱棠施行的部分战略,他使用了“幼稚”这个词。

    朱棠同样对朱启明的越界表达了不满,他微笑着说,“二叔的手未免伸的太长。”

    朱砂再度抽离看着这张饭桌。

    一个心中只有家族的病重的掌控者,一个不掩野心又滴水不漏的夺权者,一个年轻的心思沉重的继承者,两个游离在权力之外各有心思的妻子,一个旁观者。

    呈现出一种油画般的质感。

    朱棠在第二天就离开了家回到昌城。

    朱砂按照既定的计划搬到了朱棠的公寓,朱启元yù言又止,但最终只派人护送了朱砂过去。

    朱砂重新开始了上学生涯。

    朱棠提前为她联系好了那位姓宋的教授,她没有想到这位宋教授是如此年轻。

    朱砂像往常一样提前了一会儿到了教室,大部分同学都没有到,但这位教授已经到了,他站在最后面,身前是一个小男生。

    “爸爸。”小男生眼泪汪汪。

    “尹演演,你认为对我哭有用么”教授的语气很冷硬。

    “没有。”演演带着哭腔。

    “那就闭住嘴。”教授毫不留情面。“坐在这里,保持两个小时的安静,然后回家跪着求你妈原谅你。”

    教授扭过头看见了朱砂,她正饶有兴趣的看着这对父子。

    “抱歉,孩子在家惹了事偷偷上车跟了过来,现在没有办法送回去,麻烦这两个小时你照看一下。”宋教授像是突然看到了可以托付的对象。

    “没关系。”朱砂微笑了一下,没有想到宋教授这么年轻会有这样年纪的孩子。

    但这个小男孩其实很可爱。

    他大概有六岁,或者七岁,一旦离开了宋教授的视线,他就收起了眼泪,看起来充满了狡黠,“我一消失,妈妈着急就会忘记我的错啦。”他悄悄解释着他为什么会偷偷爬上爸爸的车。

    “那如果没有忘,两个错误一起罚呢”朱砂眨了下眼。

    尹演演的眼里又汪出两包泪,会、会这么可怕么

    会。

    尹演演下课后被宋教授拎出了教室。

    他的妈妈或许也是很可爱的。

    朱砂这样想着打开了车门,在那个瞬间仿佛还有另一道车门的开启的声音。

    车门关闭的一刹那,她闻到了车后传来的一丝血腥味,下一秒,一只冰冷的qiāng口抵在了她的脑后。

    “开车,按我说的走。”一个年轻的男人压低了声音,他的声音透出了狠戾,但有掩不住的一点虚弱,他受伤了,血腥中混杂着火yào的灼烧味道,是qiāng伤。

    是被劫持了么。

    “快。”男人的qiāng口向前压了压,“甩开后面的车。”

    朱砂在后视镜中看了一下,男人似乎很有经验的将自己的脸藏了起来,远处的一辆车正向着这个方向而来。

    朱砂迅速地启动了车,“指路。”

    朱砂飞速地绕了两个街区,甩掉了后面跟着的两辆车,然后跟着男人的指引一路向东开去。

    qiāng口一直抵在她的头上,朱砂微微蹙眉,加快了速度。

    男人的目的地似乎在码头,他谨慎的和人通了话,确定了那一处地点的安全。

    朱砂拐过了一个弯远远地看见了一个破旧的酒馆。

    “开到门前。”

    环境安静地不像话,四周毫无遮掩,酒馆的门开着却没有一个人进出。

    朱砂放慢了车速。

    “快一点。”男人冰冷出声。

    朱砂没有理睬,继续放缓了速度,这里的环境不正常。

    很快,她看见了一个持qiāng的人影闪过了窗口。

    朱砂踩了一下刹车,飞快地调转了方向,将油门加到最大调头驶离。

    “我是让你开过去。”男人暴戾地从后面露出了头,qiāng口向前压低。“你是不想活了么”

    “你给我把qiāng放下顾廷泽。”朱砂切换了中文,“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看不出来那里已经被人占了就等着你去自投罗网么”

    车后传来了一声qiāng响,子弹打在了地面。

    顾廷泽的动作停滞了一下。

    他先是后怕,随后震惊,他的qiāng收了回去,然后声音带上了无尽委屈,“朱砂我好疼啊啊啊啊啊啊。”

    “你还有别的据点么。”朱砂没有空安抚顾廷泽,那个酒馆已经冲出了人上了一辆车在后面追来。

    “没有了,别的也不安全。”顾廷泽更委屈了。

    “抓好,把你的qiāng对准后面。”朱砂的目光冷了下来。

    她重新回到了赛车场。

    车子提速到有微微震动,她飞速地在码头繁杂的小路间穿梭,直到逃离港口区域。

    开出了十公里后顾廷泽确认他们已经甩掉了后面的车。

    朱砂重新汇入了城区的车流。

    “你要带我去哪。”顾廷泽放松了下来,他长呼了一口气把头伸到了前排座椅中间看着朱砂。

    “回家。”朱砂看了眼后方确定了安全。

    “好啊好啊,我现在真没地方去,哪都不安全,你不知道我可太惨了,那王八蛋的势力都被我们剪得差不多了,结果让他给溜了,今天好险是我反应快啊,要不是我跑得快好疼啊啊啊啊,我流了好多血

    凭什么冲我来看我好欺负么,为什么不去找我哥唉可能也去了也不知道我哥现在怎么样

    诶朱砂,你怎么在这里,哦对我听说朱家找回了一个女儿是你吧是你吧,你不知道我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你跟朱长得像,我以为巧合呢我就没说,天哪你还真是朱家人啊太巧了吧,我今天就恰好跑到那儿看见有人在开车就跟着钻进来,没想到是你,咱俩太有缘了真的”

    “顾廷泽。”

    “啊”

    “闭嘴。”

    第53章 名媛

    顾廷泽在后座哭天喊地的时候朱砂几乎要以为他是被打了个贯穿,但他中气十足的哭嚎让朱砂确信自己是想多了。

    朱砂扶着顾廷泽蹦进公寓,用剪刀剪掉了顾廷泽带着血的裤子,看到子弹在他的大腿一侧擦过带出一片灼伤。

    看起来血ròu模糊,但不严重,只是皮外伤,顾廷泽的运气相当不错。

    “怎么没住在朱家啊我记得这是朱棠的公寓轻轻轻点”顾廷泽穿着一条美队的三角内裤侧坐在沙发上,骚气满满地伸出了受伤的长腿。

    “不太方便。”朱砂上完了yào,把纱布缠在了顾廷泽的腿上。“你认识朱棠”

    这让顾廷泽沉默了一下,“这说来话长,不过我们家和朱家认识很早,算是世jiāo啦。”

    朱砂点点头,把顾廷泽的腿放下来,“你需要躲多久。”

    顾廷泽在衣服里掏了半天把手机拿出来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似乎情况混乱,顾廷泽嗯了几声挂了电话,“大概三天吧,我哥他们已经在围攻了,现在顾不上我。”

    朱砂拿了条围巾,“你先围着吧,暂时穿不了裤子。”

    “不用,我就这样挺好的。”顾廷泽嘿嘿一笑挺了挺腰,盾牌上鼓着一个可疑的包。

    朱砂挪开了视线,“吃点什么。”

    “都可以,我很好养的。”顾廷泽坐起来,像是怕自己被抛弃。

    “我不爱吃青椒哎。”顾廷泽抱着手靠在橱柜边,看着朱砂在水池里洗菜。

    朱砂一刀下去把青椒劈开,然后飞速地切成了细丝。

    顾廷泽闭了嘴,安静了一会儿,“朱家是怎么找到你的啊。”

    “无意中。”

    “哦朱棠在昌城,他可能见到你了。”

    “康桥喜欢朱棠”朱砂把葱花放进了油锅,她想起刚才顾廷泽的“说来话长”。

    “啊对啊。”顾廷泽有点垂头丧气,没想到朱砂还记得他和康桥的爱恨情仇,这就有点尴尬,“你今天怎么在G大那里”

    “上课。”

    “啊,我表哥就在G大做教授。”

    “宋思寒教授么”世jiāo家的兄长

    “对对对,你不会就上他的课吧。”

    “嗯。”

    顾廷泽乐不可支,这什么缘分。

    “今天见到他的儿子,是随母亲姓尹么”朱砂把鸡蛋盛出来,把青椒放了进去,然后难得的八卦了一下。

    但却久久没得到顾廷泽的回复,朱砂扭过头去看了一眼,发现顾廷泽露出了一个诡秘的笑容,“这可狗血了,你求求我,我就告诉你。”

    朱砂翻炒了几下把鸡蛋倒了回来。

    事实上憋不住话的是顾廷泽,“好吧演演的妈妈是我的表姐,她叫宋思韵。”

    朱砂拿着木铲的手停了了一下,“恩”

    “就是你想的啦,我的表哥和我的表姐在一起啦,而且演演的爸爸并不是我的表哥,是我表姐名义上真正的丈夫,演演的姓也是随我表姐夫的。”

    亲兄妹

    三个人

    “还有哦。”顾廷泽单脚蹦过来,神秘兮兮的凑在朱砂耳边,“其实演演也不是我表姐夫的儿子,DNA检测是在我们家医院”

    顾廷泽突然停了下来,说到DNA让他想起了一件事。

    他看着朱砂耳边垂下的一缕头发,目光有些闪烁。

    说还是不说

    朱砂感觉到顾廷泽凑在她旁边的沉默,她扭头看了一眼,“怎么了”

    “没事。”顾廷泽突然下定了决心,他不应该chā手朱家的家事。

    “演演是谁的儿子宋教授的”这似乎也没什么不能接受。

    “不是的,好像是我表姐夫的侄子。”

    十分混乱了。

    朱砂把菜盛出来,放在了桌子上,“吃饭吧。”

    “你和朱家人熟悉么”朱砂看着坐在餐桌对面的顾廷泽。

    “挺熟的啊。”

    “你觉得朱是个什么样的人”朱砂需要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了解一下她这个未曾谋面的姐姐。

    这个问题倒是让顾廷泽想了一会儿,“这么说吧,如果有个纽约最佳名媛的评选,我一定会把票投给她。”

    “名媛”

    “就是”顾廷泽搜寻着合适的中文词汇,“一个完美主义者,别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