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5 章

第 2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都是这么凉薄的么

    父亲病重,唯一的儿子心中只有争权夺利。

    他的二叔,怕不是只盼着哥哥早些死去。

    哈。

    “朱,是什么样的人。”朱砂扭过来看着朱棠。

    朱棠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看里面的泡沫腾起又消散,“一个,完美的人。”

    完美

    朱砂听不出朱棠的语气和这个词里的具体含义。

    但这个词很有趣,什么样的人会被称为完美的人

    “她和周昱时的感情怎么样。”

    “这需要你去探索,朱砂。”

    朱砂扭回来,朱棠并不太愿意直接讲述这些。

    “你的二叔呢”朱砂换了一个人。

    “朱启明”朱棠的语气略微变换,“老jiān巨猾、心思狡诈,这些词都可以。”

    “他的孩子呢”

    “他没有子女。”

    朱砂大致勾勒出了这个男人的影像,野心勃勃的中年男人,带着浸yín商场多年积淀出的沉着,没有孩子,不讲情面,或许心狠手辣。

    但其实朱棠,不也是同样的么,他只输在年龄。

    “不问问父亲,或者我的母亲”

    “一个年少风流中年成疾的男人,一个即将面对着丈夫私生子的愤怒的、但已经被你安抚住了的母亲。”

    朱棠笑了笑,“也不至于就这么简单。”但没有错。

    朱砂不yù和朱棠的母亲有近距离的接触,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原罪。

    “帮我找一处房子。”

    “你要搬出去”

    “然后帮我申请MBA。”朱砂表达出了她的计划。

    朱棠思量着朱砂的打算,很务实,她不愿意直接卷进朱家的家务,更有可能不想直接去面对她的母亲,她干脆放弃了讨好父亲的准备,这既是朱砂坦然于自己身份与做出自我保护,也是对他坦诚自己没有野心的做法。

    她也很清晰的知道她在管理方面的知识与经验的缺失,她不会以一个承诺当作万事大吉,她要自己努力去补上这些他们从家族中获得的教育,即便是纸上谈兵,她也不给他任何,因为自己经验不足造成无力接手,让他重新接回亚太的机会。

    香槟的酒液在朱棠的舌尖滚动了一下,樱桃和杏仁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甜香混杂苦涩。

    “朱家在G大有赞助项目。我在上东区有一套私人公寓,可以提供给你。”朱棠满足了朱砂的要求,朱砂把投诚与戒备融为一体,让人很难拒绝。

    “谢谢。”朱砂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飞机降落在纽约时是傍晚时分,晚霞红的像血。

    朱家的车已经在外面等候着,载着朱棠和朱砂一路驶向长岛。

    朱砂的心在进门前沉重了下来。

    她突然意识到门里面就是她未曾谋面的父亲。

    在过去的几天里她刻意地忽略掉了这件事情,似乎相比利益,“父亲”这个词所代表的分量远远不如,她甚至腾不出空闲去想一想那个传说中病痛缠身的人。

    但是现在朱砂的步伐都沉重了下来。

    过去的人生中因为父亲角色缺失所带给她的种种人生体验似乎都在这一步一步中浮现在了她的眼前。

    在她需要他时,他了无音讯。

    在她不需要他时,他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朱砂深呼吸了一下,走进了朱家大门。

    第50章 朱

    江深铁青着脸,克制着想要把桌上的文件扫下去的冲动。

    功亏一篑。

    不知道江承是如何发现的,王辉在潜逃出国的前一刻被人从机场捉了回去。

    王辉也有自己的心思,答应他销毁的东西全部做了备份。

    江承现在手握人证物证,逼的他一退再退,承衍要将江氏告上法庭,并要求江氏做公开道歉,开出了天价的赔偿单子。

    江深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翻了船,但朱棠在这里面的功不可没。

    一个打雁人,却被雁啄了眼,江深的眼中满是冰冷。

    江深的手机突然响起,是江承。

    江深冷笑一声,接起来,“亲自来耀武扬威”

    但没有想到江承并不是来说这个,他的语气十分急切,“朱砂联系你了么”

    “呵。到我这儿找她,你是不是”

    “你他妈闭嘴。”江承抑制不住的骂出了口,他的声音带着惊慌,“朱砂的妈妈去世了,朱砂失踪了。”

    朱棠敲响朱砂的门时,朱砂刚刚从浴室出来,头发还带着一点水滴。

    她打开门的一瞬间看见朱棠垂下了眼眸。

    “晚饭吃的怎么样”朱棠似乎只是来关心一点。

    “很好,谢谢。”直到现在,朱砂耳中的嗡嗡声才消失,那种不真实感逐渐消退让她回到了现实。

    朱砂似乎走进朱家就陷入了一种灵魂抽离的状态。

    她漂浮在半空中看着这那个应该被称作父亲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的平静中有掩不住的病容,在看见她的那一刻,他的眼中迸发出一丝激动。

    他和朱棠是相像的,多了一份时间沉淀的气质。

    朱棠的母亲对她视而不见,心疼的对着朱棠嘘寒问暖。

    “朱砂。”朱启元唤的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

    在她带着得体的微笑,回答了朱启元的关于她的生活的提问,譬如“都还不错,没有什么影响。”、“去年毕业。”、“没有男友。”之后,冷眼旁观这对新父女的郑美琴叫进了已经在等候的医生。

    朱砂和朱启元的血液样本被装箱带走,48小时内可以出结果。

    这也不过是最后的一道确认,事实上朱棠的资料已经无比确定了这个事实。

    但郑美琴依旧选在朱砂刚刚进门时就完成这道工序。

    朱棠警告了郑美琴,但没有阻止她通过这种方式表达不满。

    朱砂从善如流地接受了一切安排,她不意外也能接受郑美琴对她的一切恶劣态度,并表现出了自己的尊敬。

    在朱家的第一顿晚饭相当平静。

    所有的jiāo谈都避开了谢绫。

    朱砂委婉的表达了想要去读书及搬离这里的想法,朱启元最终没有反对,他不是一定要这个从天而降的女儿承欢膝下,这么多年的分离有弥补不了也没有必要去弥补的隔阂。

    朱启元带着一点愧疚,他从不知道有这个孩子的存在,他亏欠朱砂良多。

    但强扭的瓜没有意义,或许分开对彼此都合适。

    这对郑美琴而言自然是好事,每天看见朱砂她也许要崩溃,想到这里郑美琴觉得心口发堵。

    朱砂在回到房间后,才觉得自己一点点变回真实,她是真的见到了她的父亲。

    朱启元的激动,不知道是因为她,还是透过她看到了朱。

    朱砂在冰凉的水柱下站了一会儿沉静下来。

    “那就好,爸妈已经休息了,有什么事你可以和我说。”朱棠看起来很贴心,然后准备关上朱砂的房门。

    “等一下。”朱砂叫住了朱棠,“可以让我看一下朱的房间么。”

    整栋宅邸随着朱启元的休息而变得沉寂,沉默的佣人在完成最后的工作。

    朱棠带着朱砂穿过了整条二楼的走廊,打开了朱房间的门。

    房间里显得很干净,一切陈设没有改变,似乎还像是有人居住的模样。

    朱砂拿起了床头的相框,朱戴着一顶小王冠在里面微笑着。

    那是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能看到她的家庭幸福,看到她被众星捧月。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朱。

    朱砂的手指在相片上摩挲了一下,她们的确是相像的,她们有相似的轮廓,相似的眼。

    “那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宴。”朱棠看着床上刚换过的毯子,朱家的佣人按照季节的jiāo替如同朱还在一般更换着她的用品。

    但她们又是不一样的。

    朱砂回忆着自己的十八岁,一个普通的一天,甚至做了什么都想不起来,没有庆祝,也没有人关心。

    而朱,在这场宏大的生日宴上,她是唯一的主人,她身披关爱。

    她们有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朱砂把相框放下去,看着朱棠重新铺好了毯子,把枕头摆放端正。

    “她不喜欢把这个靠枕放在中间。”朱棠抬起头,语气里有一点怅然。

    朱砂看着朱棠的动作,移开了视线。

    朱砂在房间中走了走,各种陈设摆放都极有条理,一丝不苟,她的衣帽间也维持了原样,整间房间都带着一种低调的奢华感。

    “你什么时候回昌城”朱砂跟着朱棠退出房间。

    “这几天,你安顿好我就会走。”

    “你再说一遍。”江深站了起来,手撑住桌子,有莫名的冰冷窜上他的心底。

    江承在重新占据上风之后,并没有十分志得意满,他发现自己怎样也联系不上朱砂,自从那天的一个未接电话之后,朱砂就此失去了踪迹。

    在发出了对江氏的通牒之后,江承去了朱砂的公寓,敲不开门,低头时发现门毯的边缘露出了一把钥匙。

    江承打开门进去,朱砂全部的生活痕迹都不见了,似乎经过了清理,她已经不住在这里了。

    江承夺门而出驶向了朱砂母亲的医院,病房中已经换了人。

    他抓着过去的护士问那个叫做谢绫的女人,护士皱着眉告诉他,半个月前就去世了。

    江承站不住了,他靠着墙拨通了江深的电话。

    江深颤抖着手挂断了电话,他想给朱砂打电话,突然发现他已经把朱砂的所有联系方式拉黑了,他着急着去解除,却把另一个号码放了出来。

    一张照片跳到了他的眼前。

    朱砂被绑在一张椅子上,背景是一个破旧的仓库,朱砂低着头发丝垂在脸上,像是昏迷了过去。

    短信接着跳了出来。

    ”江深,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你为什么拉黑我。”

    “你不要后悔。”

    “你看到这张照片了么。”

    “等你到明早八点,不然她就没命了。”

    裴莺,发于半个月前。

    江深的血液仿佛停止了流动,巨大的恐惧攥住了他的心脏。

    第51章 噩梦

    裴莺从看守所里走出来。

    她抚摸着脸上从左贯穿到右的三条刀伤,内心充斥着愤怒与后怕。

    仓库的大火把她烤醒,请来的打手已经逃窜,在她逃离之前就遇到了接到火警的消防与警察,她在那一刹那恢复了神志,说火是自己不小心点起来的。

    警察狐疑地看着她脸上的伤,裴莺咬死了什么也没有说,她不能暴露出一点自己绑架杀人未遂的事实。

    最终她因为纵火而被拘留。

    裴莺朝着外面的大路走去,拐过了一个弯,被人敲晕塞进了车里。

    裴莺醒来时,发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她的面前是两个满脸yīn郁、曾经她那么想见到,此时却让她心间充满了惧怕的男人。

    江深和江承似乎暂时忘却了仇恨,一路追踪着朱砂离开江氏当天的行动轨迹,在监控中看到她被打晕塞进了车里驶向城外。

    他们最终到达那个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的的废仓库,江深捡起地下一块焦黑的房梁,他几乎要支撑不住自己跪下去,烧过的木头刺进了他的掌心。

    江承看着这个无从下手的巨大废墟,他无措地绕着边缘走了两圈,然后飞速转身冲过来揪住了江深的衣领,“你,是你害了朱砂。”江承从牙缝中艰难地挤出这句话。

    江深的眼中有一丝恍惚,他没有去解释什么,沉默地任由江承拽住他,然后他拍了拍江承的手让他放下,“查到她母亲的墓地了么,去看一下。”

    远远地看到墓碑上写着“慈母谢绫”。

    走近,上面摆着还算新鲜的花束。

    江深有轻微的脱力。

    所以朱砂起码是自己cāo持了母亲的后事的吧。

    江深扶着墓碑蹲了下来。

    他拂过墓碑上的每一个字,朱砂也曾这样做过么

    她站在这里是什么心情呢

    她是一个人么

    江深的胸口极为憋闷,他深呼吸了一下,但没有帮助。

    他的额头抵着墓碑,那一点冰冷从额头沁进他的心底。

    “找到裴莺的下落了。”江承挂了电话转过身来。

    “我先打给了江深,然后打给了江承,都没有人接。”裴莺哭着说。

    这像是一场噩梦。

    她要一点一点讲述这件事的全部细节,还有被反复询问,有一点出入就会被电击。

    “继续。”

    “然后,然后她的电话响了,是医院打过来的,我挂断了,又打过来了一次,我就把她的手机摔了。”

    她的母亲在那时出事了。

    江承揪着自己的头发,“继续说,我没有让你停就不要停。”

    “我给你们发了短信说要等到八点,如果不来就杀了她。就一直等,一直等,你们没有一点音信。最后到了八点,我崩溃了,我就想动手了,但是有人闯了进来,我被打晕了,后面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醒来的时候仓库已经被烧了。”

    “谁带走了她。”

    “我不知道。”裴莺的声音因为害怕而颤抖。

    冰水从头上倒下,江承把电棍抵在了裴莺的腰上打开。

    “第二遍,谁,带走了她。”

    裴莺痛的意识模糊,“我真的不知道,我当时真的被人打晕了。”裴莺泣不成声。

    江承换了一个问题,“你准备用什么伤害她。”

    裴莺嗫嚅着不想开口,江深拿过了电棍贴住了她的脸。

    “刀,一把刀。”裴莺尖叫着说。

    江承捏起了裴莺的下巴,观察着她的脸,从伤口看,刀刃很锋利,刀锋不短。

    一把刀被送进了房间。

    江深拿起了刀,抵住了裴莺的喉咙,“你准备,用刀chā进她身体的哪部分”

    裴莺惊恐地睁大眼,她不能说。

    她一点也不怀疑,这个人会按照她说的把这把刀送进她的身体。

    她今天已经切切实实地体会了他们的可怖。

    他们是魔鬼。

    “不说我猜一猜。”江深的语气很平静。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