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4 章

第 2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一切生离死别都让人伤感。“你在漓镇峰会那个夜晚遇到的男人叫周昱时,他曾是姐姐的未婚夫,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结婚,姐姐就离开了。那晚他遇到了你,他说他仿佛看见了我的姐姐,他希望我能查一查。”

    朱砂握着水杯,看着朱棠从头为她讲解。

    她突然想到了那个叫顾廷泽的男孩,他曾说过她很像一个人。

    “很抱歉我在私下对你展开了调查,因为一些原因,进展的比较缓慢。”

    “根据我收到的调查材料显示,22年前,谢绫女士在美国留学时认识了我的父亲,很快,他们发展成为了情人关系,但是我的母亲与我的祖母发现了这件事,于是她离开了美国,我的父亲从此失去了谢绫女士的消息,但我们家人并不知晓谢绫女士当时已经怀孕的事情。根据国内的调查材料显示,在谢绫女士回国的第7个月,她生下一个女婴。”

    至于这个女婴是谁,朱棠没有必要讲下去。

    朱砂垂下了眼睛。

    合情合理不是么

    她的母亲未婚先孕,和家族断绝了一切联络。

    一个情fù偷偷生下一个有fù之夫的孩子,她不想提到有关这个男人的一切。

    但她保留了那个男人的姓氏,为她起名为朱砂。

    因为她的存在,她有家不能回,她在那个年代去留了学,一切前程因她而不复存在,所以她无法对她倾注太多母爱。

    多么符合逻辑。

    “我拿到这些材料后,希望能找到谢绫女士做核实,但是意外地发现了谢绫女士的身体状况,于是我当时就赶到了北郊医院,却发现你的母亲正在接受急救。我在医院的办公室拨通了你的电话,第一个被挂断了,第二个在中间失去了声音,你信么朱砂,那个时候,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出事了。”

    “我花了一整夜才探查到你的踪迹,我追随着最后绑架你的那辆车一路找到了那个废旧的仓库,当踹门进去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女人拿着刀要刺进你的身体。”

    朱砂回想着她在晕过去前看到那个画面,朱棠的脸上似乎有愤怒有惊恐。

    朱砂看向朱棠,但现在的朱棠面色一片平静,她在朱棠的脸上看不出太多东西,似乎情绪被他隐藏了起来。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熟悉。

    接下来的事不需要朱棠再讲。

    朱棠握住了朱砂的手,“爸爸的身体本来就不是很好,自从姐姐走好,他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朱砂,你愿意和我回去么”

    愿意么

    朱砂看着朱棠的眼睛,里面装着一些期待。

    朱棠查过她了,他知道她身上发生的一切,他也知道她的处境。

    她对于大洋彼岸那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家庭没有一点想法,可是,留下来又会怎样呢

    她的母亲不在了。

    她在昌城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朱砂垂下眼,而且,她太弱了,太弱了。

    她现在拿江深和江承一点办法也没有。

    这不是他们的错,可是如果不是他们,如果不是他们去招惹裴莺,如果不是他们逼裴莺发疯,如果不是他们把她像棋子一样地玩弄于鼓掌之间,裴莺又怎么会向她泄愤

    又怎么会,让她见不到她的母亲最后一面。

    恨意如冰封攀爬上她的心头。

    “我和你去。”朱砂平静地开口,听不出一丝别的想法。

    她需要力量,她需要成长。

    或许她可以获取到她想要的东西。

    “好,你先调养好身体,我们一起回去,爸爸见到你会很高兴。”朱棠抱了抱朱砂的肩膀。“你先好好休息。”

    朱砂看着朱棠走出房间,重新躺了回去。

    她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眼前是一片黑暗。

    她回想着朱棠刚才对她的说的话。

    周昱时希望他查

    她记得那天,周昱时在一时怔忪后,没有露出任何惊诧,也没有一丝好奇,甚至他们没有互通姓名。

    至于朱棠,他眼里的期待是真的么他是真心将父亲情fù的女儿带回家的么

    朱砂闭上眼。

    放空了心思没有再想下去。

    第48章 jiāo易1

    朱砂闭着眼,感觉到飞机在穿越气流时的一点颠簸。

    朱家的私人飞机看起来要更奢华一些,使用了大量木料,充斥着老派的复古华丽。

    朱棠看着坐在对面的朱砂,她已经保持着这个姿势三个小时,她皱着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病这么一场让她看起来更瘦了一点,脸色还没有回复红润,只是相比起之前的惨白好了些许。

    朱砂后来又修养了三天,和他一起踏上了回纽约的飞机。

    没什么可收拾,也没什么可整理。

    在昌城的二十几年最后只用一个不大的箱子就可以全部带走。

    朱棠看向朱砂的手腕,伤口已经结了痂,淤血还没有退去,整个手腕的凸起的骨头上,淤血消散时的黄绿色依旧触目惊心。

    “红象从承衍撤资了么”朱砂突然开了口。

    朱棠看向朱砂,她睁开了眼,眼中有一丝明悟。

    “还没有。”但是快了,承衍真的要不行了,江承从lún敦没有得到想要的帮助,市场也没有任何好转,整个局势依然在不断的恶化,这次撤资可以说会让红象遭受巨大损失,但不撤怕是会伤筋动骨。

    “先不要动。”

    “什么”

    朱砂的手指jiāo叉在一起,“我一开始不明白江深对我演情根深种的戏去刺激江承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有为了打击他,但不是全部,这是一个障眼法。

    江深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过承衍,他看好承衍,可是江承的待价而沽让他非常不满意,江深从骨子里就没有看得起江承过,他根本不会愿意投资那么多去获取江承企业的并不足以影响江承决策的股份。

    他从一开始就打着先毁灭再扶持的主意。

    他假意在明面上就表现出了良xìng竞争,他去C城的会议,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当场向江承提出了合作意向。

    江承太天真,他坚信在商言商的做法,他认真的考虑这件事情,在那个时候,红象和明森在他的心目中应该是同样的,他思考着要选择哪一家机构进入。

    但是江深并不是真的要走正常途径,他在江承即将做出选择的时候,选择了一个场合,让江承发现了他再一次抢走了他的女人,甚至那个场合都选的很有用意,他想要江承的命。江承果然在一怒之下,放弃明森,选择红象。

    我当时发现江深并没有显得着急或者不满,因为这就是他的计划,他甚至也会担心江承真的去选择明森。

    然后他不断的用我去吸引江承的注意力,让江承不断分心。

    因为他在江承身边埋下了一个人,这个人,才是这一场风波的关键。

    承衍出的所有问题都是小问题,但是排查不出来。

    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排查不出来风过都有痕。所以,只能是有人把证据全都毁掉了,因为这些问题太显眼,江承本身就是技术出身,他只要稍微注意,就会发现不对。所以江深必须要让人吸引住江承的注意力,让他没有精力去关注到产品的细微问题。

    在一段时间里,我看到江深会用一个我没有见过的手机和不知名的人联系,他们的通话很短暂,但很连续。

    江深要一点一点毁掉江承的口碑,这个战线会拉的很长,他需要有人长期的、持续的去吸引江承,他同时派出了那个叫裴莺的女人,但是裴莺失败了。

    我们都是障眼法,事情的关键,江深计划的核心,在承衍的内部。

    他在技术岗位,职级应该相当高,他受江承的信任,甚至可能他们并肩作战,一起见证承衍的壮大,江承可能对他不设防。

    他有权力、有能力在不被注意的情况下,毁掉承衍的临场发布,并抹除痕迹,在接下来的排查中,也可能由他主导,江承相信他的报告。

    这次无人驾驶的出事,是江深的最后一击,他要收网了,红象要撤资,江深拿着近乎是明抢的注资协议要求入主承衍。

    他几乎快要胜利了。

    所以,朱棠。”

    朱砂看向朱棠的眼睛,“去查承衍的这样一个人,很有可能他已经递jiāo了辞呈离开了承衍,你要快,他的手里有和江深联系的证据,你要抢在他毁灭前,找到他。”

    “王辉。”朱棠的眼中有着异样的光芒,“是承衍的技术总监王辉,他是江承的创业伙伴,在一周前辞职离开了承衍。”

    朱砂点点头,又重新闭上了眼,她想的没有错。

    朱棠开始打电话,他通知已经焦头烂额的江承是王辉有问题,复述了朱砂的看法,让他立刻封存王辉的一切数据,即便已经清理过,里面也一定还有留下蛛丝马迹。在这通电话里他一个字也没有提到朱砂。

    随后通知朱氏的人挖地三尺也要找到王辉,找到一切他和江深联系的证据。

    王辉这张牌,将大有可为。

    朱棠忙完了一切,已经过去许久。

    他看见朱砂仿佛已经睡着了。

    他坐到了朱砂的身边,看着她。

    他知道朱砂是聪明的,但她依旧给了他惊喜。

    她让江深的计划落空,挽救了红象的这次失败。

    他想他和朱砂的相处,或许应该调整一下了。

    朱砂并没有睡着,她听到朱棠安排好了一切,重新睁开了眼,她侧过头看着朱棠,“下面,该你了。”

    朱棠顿了一下,“你想让我说什么”

    “我用挽回红象的损失,jiāo换你的真实目的。朱棠,我希望我们之间坦诚一点,我离开那个充斥着谎言与利用的环境,不想再次进入。”

    朱棠的神情含义不明,“怎么这么说。”

    “首先,从情感上,我不相信任何子女会对父母的私生子没有芥蒂,这么大公无私的带她回家,尤其家中有庞大产业情况下。其次,我听说你和你的二叔在进行权力争夺。”

    机舱的氛围似乎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是的。”朱棠调整了一下姿势,但看起来依旧是闲适的。

    “你的父亲身体不好。”

    “同样是你的父亲。”朱棠提醒了朱砂。

    “我的父亲,那么,他的遗嘱中,抱歉,如果他愿意承认我,那么他的遗嘱中是否会为我留下财产,甚至股份。”

    朱棠把玩着手中的杯子,点点头。

    朱砂已经在发现事情的关键。

    “那么我的到来,就稀释了你本来作为唯一的孩子所能获得的东西,在你已经身处劣势的情况下,如果我不站在你这一边,你的情况就更加恶劣。所以,朱棠,我们还有8个小时落地,我就要去直面你复杂的家庭,我不想再去猜你的目的,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朱棠看着朱砂,忽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的确是要调整的啊。

    朱棠把杯子放回了桌子上,握住了朱砂的手,“没错,朱砂,我确实需要你。”

    第49章 jiāo易2

    第2更哟

    朱棠在一瞬间选择了开诚布公。

    朱砂展现了她的睿智,那既是她对江深的报复,也是对他的一个下马威。

    她即便身处弱势,她依然告诉了他,她会想,会思索,不要和她玩无用的把戏,一切欺骗对她都没有意义。

    甚至她隐隐的带了威胁,我对朱家毫无感情,我可以不站在你这一边。

    可朱棠没有被看透的恼怒,反而升起了一丝兴奋。

    重新开口,朱棠显得真诚了些许,“我现在的处境不妙。我的父亲已经是半退隐,但他依旧是朱氏目前的实质控制者,但我的二叔持股量只低于我的父亲,一旦我的父亲有什么意外,我和我母亲平分我父亲的股份,我将远低于我二叔的持股数量,我母亲将持有的全部让渡给我,我和我二叔各自的持股量也无法达到对朱氏的绝对控制,都需要寻求股东的支持。就现阶段来讲,我和我的二叔都没有我父亲的威望,而在我和二叔之间,也达不到我二叔对朱氏总部的影响力、对于董事会成员的影响力,现在的董事会成员里,有两家铁定会站在我二叔的身后,在这种情况下,周家作为除朱家外的第一大股东,我必须争取到周家的支持。所以,朱砂,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

    朱砂沉默地看着朱棠,示意他继续。

    “周昱时,是周家的继承人,他的态度,就是周家的态度。姐姐走后,我失去了这个牵绊。朱砂,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得到周家。”

    至于怎么得到,没有必要说的太直白。

    朱砂的手指jiāo叉着,她沉思了一会儿,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那么,我能从中获得什么呢”

    朱棠所表现出的开诚布公已经让这个场面已经演变成了jiāo易。

    而jiāo易,是双方的,只有彼此提供出对方想要的东西,才能成jiāo。

    朱棠依旧带着浅浅的笑意,“在保证你的股份的基础上,我会给你亚太大区,现在我拿到的一切,包括红象,包括一切实业,都将会是你的。”

    你恨他们么

    你觉得自己力量弱小么

    那么我给你力量。

    我知道你终将回到这片土地,那时,你可以举起巨斧,你带着万钧的力量,砍向一切曾经伤害你的人。

    你将有坚实的后盾。

    朱砂看着朱棠,他表现的很大手笔,而且,他懂得她需要什么。

    这是一笔非常公平的jiāo易。

    并且,如果朱砂能完成,就能攫取更多的利益,如果不能完成,受伤最终的也是朱棠而不是她。

    “成jiāo。”

    朱棠承诺回到纽约会提供给朱砂一份私下的协议,确保双方的权益。

    他亲吻了一下朱砂的手背,“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朱棠的唇冰凉,拂过朱砂的手。

    朱砂想,这种感觉就像是一条dú蛇爬过。

    朱砂看着窗外,云层之上的天空蓝到炫目,她弯了下唇,朱家人的天xìng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