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2 章

第 2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地褪下了朱砂的衣服。

    他甚至一秒钟都等不了了,他抵住了朱砂的小穴,他的声音已经沙哑,“我要进去了”

    朱砂大概是真的带上醉意,她发出了很娇的一声嘤咛,扭了下身子。

    江承快要bàozhà了,他吻住朱砂,ròu棒开始chā进朱砂的身体。

    江承突然有流泪的冲动,他的身体现在是满足的,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和朱砂zuò ài,被朱砂所包裹着,那种熟悉的温暖与湿润,甚至每一个褶皱,每一次朱砂收缩着夹他,都让他感动。

    可是心里是空虚的,身体越满足,内心越空虚。他明明抱着她,可她又不属于他。

    江承小心翼翼地抽chā着,仿佛朱砂是梦幻是泡影,动作大一点就会消散。

    但朱砂似乎并不满意这个速度,“你快点呀”

    尾音一个“呀”柔软缠绵,像拉丝出了一张网,把江承困在了网中。

    江承极力放空自己,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

    “好”江承握住了朱砂的rǔ,在她的rǔ上揉捏,身下的速度开始不断加快,不断地猛烈。

    “恩”朱砂被江承的猛烈顶的呻吟出声,她的小穴为了包容江承溢出了大量的汁液,水汁被拍打的声音yín靡的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回想。

    她无力的向后靠在了镜子上,腿盘住了江承的腰。

    醉酒的朱砂看起来似乎可爱了许多,她的脸变得绯红,眼睛微微闭起,只透出一丝迷离,她没有再说任何戳着江承心肺的话,江承靠近了朱砂听着她的呻吟与呢喃,声音变得细细小小的,“再快一点”“你顶的太深了”“恩那里不行啊”

    江承的心要化。

    他吻住朱砂,吸着朱砂柔软的舌,“这个力度好不好”

    “恩”

    江承贴紧了朱砂的身体,在这一刻,他们是无比亲密的。

    朱砂宿醉醒来头有一点痛。

    她回想起昨夜发现自己在酒精的影响下似乎和江承说了太多。

    她微皱着眉环视了一下,江承并不在房间里,也许是走了。

    张姨已经来接了班,朱砂起来去洗了个脸,就离开了医院打算回去补觉。

    朱砂刚走,江承急匆匆地拎着早饭回来,却发现已经没了朱砂的人影。

    江承有一点怅然,就这么笃定是他离开了么甚至没有问他一下。

    他陡然生出了比昨夜更大的空虚。

    第44章 风雨

    春天迟迟不来。

    今年的年很晚,过了十五就进入了3月。

    可没有一点春天的气息,路边的积雪还没有化净,蒙着一层黑色的尘土,树枝依旧是干枯的一条,生不出一点绿意。

    朱砂打了两个喷嚏,发现自己挺过了一个冬天,却在这个温暖即将降临的时候感冒了。

    不止是天气。

    江深在年后也似乎变得沉默了,每天长时间的召见明森资本的总经理,朱氏科技的CTO也在85楼进进出出。

    朱砂在新闻网页上切换着,在两个版面上看见了承衍科技的消息。

    财经版上说到承衍科技即将成功上市的消息,有专家分析着这个国内AI第一股最终的股价,整篇报道透出了一股喜气。

    科技版上报道了一起小事故,关于某款家用机器人的口碑惨败,之前大肆宣扬的智能家务处理无一体现,现场试验全部失败。对于智能机器人的成熟xìng再度提出怀疑。

    朱砂嗅到了一股风雨yù来的气息,她记得,承衍科技为这个品牌的家用机器人系列提供了AI解决方案。

    或许是巧合,也或许不是。

    时隔一周,关于现用危险品监测系统的巨大漏洞被bào出,之前在试验中所具备的危险品形态变换后的监测准确率出现了大幅下降,险些造成巨大安全问题。

    这依旧是承衍科技提供的核心检测模块。

    对于承衍科技的质疑终于开始慢慢出现。

    朱砂直觉这里面有问题。

    江深从楼下上来,看起来轻松了不少,他走到朱砂面前轻轻亲吻了一下朱砂的唇,侧头看到了朱砂屏幕上的新闻,他笑了一下,“承衍最近的新闻很多啊。”

    朱砂看了一眼江深。

    江深勾了下唇,“我并不是幸灾乐祸,希望他能早日解决。”

    朱砂想了想,在江深进去后给江承发了一条微信,“你要小心。”

    良久,江承回了一条,“恩。”

    事实上江承正在焦头烂额,这两起事故都不是大问题,很快就排查出来了,但是究竟是怎么造成的,查都查不出来。

    两款产品拥有完备的测试过程,通过了苛刻的试验,为什么都会在投放的时候出问题,技术部门从头到尾检测了一遍,重新查看了日志,什么都没有。

    江承有不好的预感,这可能不是终点。

    他加紧排查了现有的所有项目,没有任何发现,但他并没有因此轻松一点。

    IPO已经到了最后一步,在这个关头有这些新闻实在是极为不妙的,红象的副总已经隐约地表达了不满。

    似乎所有人都悬着心。

    在三月将近中旬时,在食堂吃着午饭的朱砂,看到了“第二只靴子”的降落。

    承衍科技最大的核心是无人驾驶,承衍代表着国内无人车辆的最尖端科技,这是面世车型的最终发布,无数媒体在现场见证着这无人驾驶的历史xìng一刻,科技频道为此进行了直播。

    那是一条特别选定的道路,设置了各种城市道路障碍。

    车子表现的一直很好。

    行程过了三分之二,只剩有行人的马路和一个大弯道。

    香槟和彩带都已经准备好,只等着车子越过终点缓慢的停下,承衍宣布车辆进入量产,然后成功上市高歌猛进。

    朱砂咬着筷子,看着屏幕中这辆车直直地撞向设定中过马路的行人然后冲向弯道外的墙壁。

    如果车里坐着测试人员,这将是车毁人亡的惨烈局面。

    幸好没有。

    然而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朱砂放下筷子,把餐盘端到了回收处,沉默地走向了窗边。

    天空一片yīn沉。

    朱砂咳嗽了两声,感冒始终不见好,吃yào也没有用。

    她是不是应该请假休息两天。

    承衍处在风雨飘摇之中。

    之前一片向好的评论已经转为了忧虑,以承衍目前的形势可以说如果不赶紧解决这样严重的产品问题将完全丧失市场信心,梦断纳斯达克。

    甚至于说,就算解决了,市场还能否重新信任,也该打上一个大问号。

    这还不是最终的,在这种紧要关头,红象传出了撤资消息。

    红象的副总在接受采访时没有明确作出回应,但确实阐述了一些想法,“我们对承衍目前的状况十分遗憾,在我们与承衍的协定中签有包括承衍遇到巨大安全问题的资金撤出保证,我们也在观察事情的具体发展。”

    这次的问题依然不是大问题,江承自己都匪夷所思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技术总监王辉已递jiāo了辞呈,他不知道问题从何而来,这是他的重大失职,即便在之前的检测中没有问题,可是一进入现场就出现问题,他难逃其咎。

    江承没有心情追究下属的问题,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得先一遍一遍地向投资人解释这是小问题。

    朱棠支着额头,他知道这是小问题,可是有什么用呢市场信心建立起来那么难毁起来,可是那么容易啊。

    红象是朱棠的心血,是他的私产,他不能让红象有一点闪失。

    思考再三,红象向承衍发出了撤资协议。

    几乎在同一时间,明森资本递jiāo来了注资协议。

    朱砂没想到再一次见到江承是在江深的办公室,江承拽着一份协议冲进了江深的房间。

    他看起来消瘦了一些,甚至胡子都没有刮,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了许多。

    江承冲进去拽住了江深的衣领,一拳打在江深的脸上。

    江承的身体有轻微的颤抖。

    这叫注资协议

    这他妈是趁火打劫。

    他看准没有人愿意接手承衍,不仅价格压到最低,甚至要剥夺他对承衍的控制,在这份协议中,他甚至最后只能沦落为一个经理人。

    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江深一手cāo控了承衍的这场灾难

    他用尽了卑鄙的手段,迫使承衍形象全无,市场信心丧失,投资者撤资,然后趁他病,要他命

    江深侧了下头,但没有能完全躲开江承的拳头,他的口腔内壁蹭到了他的牙齿,一股血腥味在他的口中蔓延开来。

    但他并不生气,这种血腥味增加了他的兴奋感,江承越愤怒,他就越开心。

    他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对承衍的觊觎。

    但他完全不愿意遵照江承提出的高额价码,呵,这不符合他的利益的追求。

    他要承衍,但他不要这样的承衍。

    他要绝对的控制,哪怕需要重新培养也在所不惜。

    至于这是江承创办的公司,那就连江承一起毁了吧。

    第45章 绑架

    这是第二更

    江深的舌在口腔的伤处点了点,有一点疼痛,这种令人喜悦的疼痛让他做出痛心疾首的表情,“江承你发什么疯”

    “你真他妈卑鄙。”江承把明森的注资协议甩在江深的脸上,“都他妈是你干的对不对”

    江深把揉的满是褶皱的协议放平,“你说话要有证据。”

    江深听起来毫无担心。

    证据江承要是有证据也不会单qiāng匹马的冲来江氏靠拳头泄愤。

    江深感觉到了江承一瞬间的无力,他的嘴角有很快消散的一抹笑意,对着站在门口抱着手臂看向里面的朱砂说“通知保卫。”

    朱砂没有动。

    这突然又点燃了江承内心的戾气,不单单是朱砂,他从朱砂的身上想到了裴莺,想到了他的母亲,想到了他艰难的求学,想到了他打开的空空如也的账户,想到了他全部的人生。

    他揪住了江深的衣领把他抵在了墙上,江深看见江承的眼里充了血,他并没有着急,“很生气何必呢,我要是你,现在就好好想想,如果真的一无所有要怎么办。”

    “就那么喜欢抢我的东西么”江承咬紧了牙关,“你什么都不缺,为什么什么都要和我抢”

    江深的眼神带上了一点怜悯,这能怨谁呢,“不能这么说,怎么能是抢呢。就像”江深抬头看了看,“朱砂,你甩了她,她跟了我,她不愿意再和你在一起,怎么能是我抢呢”

    朱砂听到里面的话语转向自己,微微皱起了眉头。

    “朱砂”哈,江承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难道你以为朱砂跟着你是因为她心里有你吗”

    “不然呢”江深的表情依旧是平静的,但在某个瞬间,他有些不自然地心虚。

    江承贴近了江深,“你想知道,除夕那天夜里,我在哪里我和谁做了什么吗”江承的嘴角有一丝嗜血的微笑,他本不想说,这样仿佛朱砂是一个筹码,是他们彼此争夺的物品,可他真的受不了江深的挑衅了,他急需要一个反击。

    江深然变了脸色,江承的话语中止了他今天的志得意满,在他的心上给出重重一击,“你什么意思”

    “你想的那个意思。”对不起,对不起朱砂

    江深推开了江承,他走到朱砂的面前,捏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你让江承cāo你了”江深艰难的挤出了这句话。

    朱砂平静的看着他,却让江深的怒火更盛。

    永远、永远都是这个谁都不放在眼里的神情

    他对她的好,她似乎从来都感觉不到。

    在那个除夕夜,他还认真的思考着他们要好好在一起,要真心的在一起,要做真正的情侣,朱砂回报给了他什么

    哈,一顶又一定绿帽子。

    凭什么

    她算什么

    江深觉得自己的真心被朱砂无情地践踏,他充斥着愤怒和其他不知名的情绪,他的心底有恶魔般的声音,朱砂的使命已经尽到了,她的作用已经被榨干了,他不再需要她了,之前的一切,就当他入戏太深

    江深咬着牙逼近了朱砂,“滚。”

    朱砂点点头,挥开了江深的手,走回到座位上,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向楼下走去。

    终于离开这个烂摊子。

    朱砂在之前已经开始有了隐匿的烦躁。

    被卷入这场兄弟之争的初始,她还能有一些看戏的心情,但角色的不断深入,江深和江承的情感变化开始让朱砂有点不堪其扰。

    那就滚啊

    朱砂下楼的步伐甚至变得有点轻松。

    她仁至义尽了,她提醒过江承。

    这种场面她不是很想看到,但只能说是江承技不如人。

    和江深比,他还是嫩了。

    朱砂站在楼下,看了一眼天空。

    她的眼皮今天一直在跳,她按了按还在跳动的右眼,到现在也没有停下的迹象。

    风穿过了她的领口,吹的她心口一片冰凉,今天忘了带围巾。

    真的太冷了,一点也不像三月的天。

    天空的灰蒙一点消散的迹象也没有。

    朱砂觉得头有些昏沉,她决定先去看看谢绫,天气这么离奇,谢绫要小心别感冒,然后她就回家睡一觉,休息两天。

    下一份工作也可以开始考虑了。

    朱砂准备叫车。

    下一秒,她的眼前一黑。

    江承对朱砂有歉意,他不想用朱砂来刺激江深,可是没想到事情就变成了这个局面。

    他眼睁睁的看着江深逼走了朱砂。

    但他无暇他顾,走了也好,等到他的事情解决了,他会去找朱砂,他会给她一个jiāo代。

    可是这要怎么解决呢。

    江承的手机响了起来,“江承”

    江承愤怒地挂了电话,并把这个号码拖进了黑名单。

    裴莺不知道突然发了什么疯,开始坚持不懈的给他打电话,思想只有一个,就是要见他。

    他开始还劝过裴莺,裴莺就歇斯底里的哭,问为什么他会要朱砂那种女人而不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