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21 章

第 21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有显得尴尬,大概在这种地方,人与人之间都显得清淡如水。

    两个人沉默地喝完杯中热酒,站起了身,周昱时去结了账,想了想有让店家多热了一瓮酒,拿了两个小酒盅,一并提着带走。

    路没有错,顺着刚才的声音继续走了不很远,就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两个人互相点头道了再见。

    一次偶遇,连名字都不必问。

    “需要,查一查么”朱棠看向周昱时。

    “恩”周昱时回神看了眼朱棠,“不用。”

    也不是那么像。

    只是那身披月光的一回眸让他恍惚。

    朱棠点点头,“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晚上先去珠城,把顾廷泽带回去。”这次来漓镇不过时机刚好,但周昱时等不到会议闭幕。

    “问题已经解决了”

    “没有,势力剪得差不多了,可惜人失踪了,所以让廷泽回去才安心。你什么时候回去”周昱时看着朱棠。

    朱棠的笑容发冷,“除夕前。”

    周昱时没有再说什么,朱家的争斗已是最敏感期,朱棠对纽约朱氏的控制力不从心,不得不远走亚太,甚至过年都要压着点回家。

    但周家是朱氏除朱家人外最大的股东,周昱时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着周家的意向,他不准备发表任何意见。

    商人之间本来就无情谊。

    私底下两个人可以是朋友,在朱走后,两家就只剩下了利益关联。

    利益至上,所以周家在朱家势力问题上态度极为暧昧。

    朱棠明白周昱时的想法,他晃动了一下瓷白的酒杯,看着里面澄黄的液体,dàng出一圈圈波纹。

    他暂时能够给予周家的利益远远不如他的二叔。

    如果给不了利益,那就给一些别的。

    他需要另辟蹊径。

    江深回到房间时看到朱砂还没有回来,他一瞬间升起了种种不好的想法。

    她去见江承了

    她刚才在外面遇到了谁

    她是不是又

    江深急匆匆地给朱砂打电话时,看见朱砂从楼梯上来,看起来与走之前别无二致,江深轻轻地舒了口气。

    “怎么不带伞。”江深摸到朱砂的发丝带着水汽。

    “不想回来拿,雨也不是很大。”朱砂把外套挂起来,空调的暖风开始驱走屋外的寒意。

    江深抱住朱砂亲吻她,她带着一点酒气,“喝酒了”

    “一杯。”

    江深重新吮吸了下朱砂的舌,“三年陈的半干”

    朱砂咬了下江深的唇,“特级勃艮第”

    江深把朱砂抱起来放在床上,“不行了,我的头有点晕,酒不能混着喝。”

    混着喝

    不过朱砂口中的一点津液。

    江深似乎觉得借酒装疯有趣,他呢喃着脱着朱砂衣服,把朱砂脱到精光然后把自己扒的赤条条,“宴会很无聊。”

    “这是董事长的工作。”

    “不如陪着你啊”江深叹息,似真似假,他覆盖上朱砂的身体,朱砂的香气在他的鼻尖萦绕,酒香、体香,刚才是装醉,现在是真有几分迷醉。

    好想要她,要不够她。

    江深抓住了朱砂的手,五指jiāo叉,缠绵地握住。

    他进入了她的身体,这种温暖从他的下身蔓延上去。

    江深细密地吻着朱砂。

    他的唇落在朱砂的脸上,让朱砂想到细密的雨。

    漓镇的冬雨,柔软、温柔却冰冷。

    冰冷

    那一双眼眸在朱砂的脑海中闪过。

    第42章 除夕1

    开幕式和集体大会乏善可陈,乌央乌央的大聚会。

    第一天的夜里江深终于满足了带着朱砂夜游漓镇的愿望。

    这种漓镇的特有情怀朱砂已经感受过了,但江深却似乎受了什么触动,他站在石板路吻她,站在桥上吻她,站在柳树下吻她,站在河边吻她。

    吻到酥软地想化作一湾水流进这条河。

    第二天就是各个分开的论坛。

    下午有江深的专场。

    “我讲的怎么样”江深从台上下来,拿过朱砂手里的水。

    朱砂的表情看起来很无辜,“很好。”

    江深眯起眼,“那你对我说的第五点有什么看法。”

    朱砂看了一眼后面的大屏幕,江深:互联网与金融普惠共享,“共享经济的确是热点。”

    江深微笑,“我今天一共讲了四点。”

    江深在台上讲完第一段,就看见下面坐在角落里的朱砂走出了展厅,在临近结束时,又走回来坐下,十分会卡点了。

    朱砂没有丝毫被揭穿的尴尬,“同一时段的演讲太多,我去听听看别的。”

    “哦这么好学”江深的语气有些不满,“那么你怎么看待人工智能在农林领域的应用”

    江深的醋真是吃的润物细无声了。

    这是江承今天的演讲内容。

    但朱砂没有去看江承,她在议程表上看见了朱棠。

    她抑制不住去亲眼看一看朱棠的想法,于是她离开了江深的会场。

    她倚着隔壁展厅的大门,看着台上。

    朱棠比起正装严肃的其他的演讲者,显得随意且年轻了很多,他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一件高领的毛衣,十分年轻的装扮,可站在台上,没有人会觉得他的出现突兀。

    从平面走向立体,朱棠的五官比起图片要更来的精致,他的皮肤极白,愈发显得眉目如画。

    背后的pp是极简的黑白灰,随着朱棠的演讲深入在不断切换,比起商业论坛,这似乎更像是一场学术演讲。

    朱砂倚在门口,不知是否是错觉,她感觉到朱棠的视线在不停地扫过这里。

    朱棠的视线如有实质,越过层层的人群,扫过她的身体,给她带了一种被审视感。

    犹如被盯上的猎物。

    明明相隔很远,但这个感觉让朱砂仿佛如芒在背,她扭头离开。

    回到江深的展厅还能赶上听个“谢谢大家”的尾巴。

    朱砂没有理睬江深的酸涩,只是似笑非笑地对他说,“你还真的很关心江承。”这让江深有轻微的丧气,导致闭幕式也不想参加,带着朱砂回了昌城。

    下了飞机就闻到了年味。

    真的要过年了。

    最后一笔年终奖打进卡中,江氏宣布了放假。

    同事们欢天喜地的回家,江深带着家人飞去了南半球在夏日过年。

    大年三十的晚上,护工都回了家,朱砂给她们包了红包,客气地送走了他们。

    病房里安静了下来,只有各种仪器上滴滴的声响。

    郊区的医院里似乎也一片沉寂。

    朱砂打开了电视,让里面的热闹传出来。

    护士路过给了朱砂一袋圆胖的瓜子,看起来倒是喜气洋洋的。

    朱砂给谢绫擦了一遍身体,坐在谢绫身边磕着瓜子看春晚。

    过年嘛,无非就是这样,谢绫没出事以前,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吃完年夜饭,谢绫或出门,或在家,朱砂自己看自己。

    朱砂也没有生出太多孤寂。

    手机啪啦啪啦的跳着运营商一类发来的祝福短信,九点刚过,江承发来一条,“吃了么”

    也是十分接地气。

    “吃过了。”朱砂盯着江承的三个字看了看,还是回复了一句。

    “喝点”

    朱砂扭头看向门口,江承推门进来,带着一身寒气。

    江承把大衣挂在门后,“先别拒绝,我和你一样,你还能在这里陪着阿姨,我是真的孤家寡人,你就当可怜我。”

    江承他带了一束花和一支红酒,他把花束chā进了花瓶,放在了谢绫的床头,然后掏出了一张红色的“福”字贴在了玻璃上。

    布置完了这些,江承打开了红酒的塞子,倒在了带来的两只高脚杯。

    江承把一只杯子递给了朱砂,朱砂接过来,抿了一口。

    江承在朱砂身边坐下,“家里特别冷,特别空。”

    “你可以和江家一起过年。”可能这种特殊的时间会让人变得感xìng,江承似乎给这里带来了一点人气,朱砂没有排斥和江承心平气和的聊聊天。

    虽然一开口就是嘲讽。

    江承笑了笑,揉了下朱砂的头,“江家是江深的江家,别人的团圆夜,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里是医院,只会更冷,更空。”

    “不会,有你在就觉得很好。”江承不在意朱砂的态度。

    仿佛酒中有糖,一开口就很甜。

    朱砂喝尽了杯中的酒,江承给朱砂重新倒了一杯。两个人沉默地看着电视,新登场的是一个小品。

    冗长,很常见的套路,结局阖家团圆,温暖感人。

    但显然电视机前的两个人没有这种感同身受。

    江承握住朱砂的手,“去年的除夕你在做什么”

    朱砂想了一下,“在医院,人民医院的过节气氛比这里好一点。”

    那天有病人家属挨个病房拜年,带来了糖,小红包,印象中也并不冷清,那个姓陈的很容易脸红的年轻男医生,在0点偷偷的跑来和她说了新年快乐。

    “我在哪里”江承回想着。

    “在西雅图,你小年就去了,过了十五才回来。”朱砂直接说出了江承的动向。

    江承忽然有点喜悦,“你都记得”

    “我记忆力又没问题。”朱砂喝了一口酒。

    “恩,是我有问题。”江承的语气带一点喜不自胜。

    红酒被喝尽,江深起身去再买一支。

    0点的钟声被敲响之前,朱砂的手机响了起来。

    “新年快乐。”江深的声音有一点缥缈。

    “新年快乐。”

    “你在医院么”

    “恩。”

    “一个人”

    “恩。”

    “抱歉,没有办法陪你。”江深带着一点歉意。

    这种歉意没能感染到朱砂,怎么陪呢难道他会把她带回家么

    “你玩的开心就好。”

    “恩以后带你来。”

    以后

    在0点钟声敲响的时候,朱砂挂断了电话。

    江深的手撑着窗台上,他看着黑夜里的大海。

    湿咸的海风吹了过去,带起了江深内心的一片怅然。

    想到朱砂一个人孤寂的待在医院,江深甚至有现在飞回去陪她的冲动。

    江深深呼吸了一下,快要结束了,真的快要结束了。

    他想,他会好好的对待她,真心地对待她。

    他们可以变成真正的情侣。

    江深慢慢的吐出这口气,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第43章 除夕2

    这是第二更

    江承带回来一瓶竹叶青。

    酒液透出一丝碧绿,度数不算太高,混上了红酒是真的一杯上脸两杯上头。

    朱砂盘腿坐在地上,看着电视里响起的最终曲难忘今宵。

    江承看了眼朱砂的手机,“刚才江深的电话。”他推门而入时看到朱砂挂了电话。

    “恩,拜年。”

    “江深真的没安好心。”江承冷笑,“朱砂,他接近你可能只是为了看我的痛苦。”

    朱砂扭头看了看江承,大概是酒精作祟,动作有些缓慢,“你倒也不傻。”

    江承凑过来,手抵在沙发上,把朱砂圈在自己的手臂中,“你看的这么清楚为什么还是宁可跟着江深,也不愿意接受我呢”

    “你,和江深,有区别么”朱砂看着江承。

    “江深利用你,而我是爱你。”江承变得深情,他贴近朱砂,感觉到朱砂

    “你刚才说我们一样”朱砂抬了下眼,“你的母亲不在了,你的父亲是别人的父亲,我的母亲躺在这里人事不省,我从没有过父亲,我们一样的孑然一身,一样孤寂,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江承亲吻了一下朱砂的耳畔,”不是么。”

    朱砂把江承推开,重新骑在了江承的身上,她的防御变成了主动,看着江承。

    “不是,我没有你的天真。”

    天真江承没有想到朱砂会这样形容他。

    朱砂带着轻微的酒气,“你会相信有感情。你的妈妈直至最后都爱着江明森,她也很爱你,你不能苟同她对江明森的情感,你却能感知世界上有爱情这样的东西,你的父亲没有给过你关怀,但他会提供给你物质,不管你接受,或者不接受。

    江承,我不一样。我的妈妈,我不能说她是称职的母亲,她给我钱,她在我身边,可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了。而我根本不知道我的父亲是谁,我没有从任何人的口中得到过一点关于他的信息,我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他是死是活。我的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我的家庭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别人看起来那么幸福而我就总是孤单一个人。那时候我困惑,我是不是父母感情结合的产物,如果是,为什么要分开,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我的妈妈似乎总是懒得和我多说一句话。

    但后来我就不想了,我过的很好,真的,对于我来说,情感真的不重要,或者说,它本身就是很无用的东西。”

    朱砂吻住了江承的嘴唇,“我不需要你的感情,也不需要江深的,他们都没有用,带来的只有负担。你相信爱情,很好,可是我不信”

    声音变成呢喃,她带着酒气的舌伸进了江承的口中。

    “天真”的江承从来没有听朱砂讲过她的想法,她似乎真的总是把感情隐藏的很好,你很难看出她的喜怒哀乐,她的表情总是很平静,她的内心似乎很强大。

    缺乏关爱的人似乎总会汲取别人的一点关心寻找温暖,可是朱砂不是,她没有感受过关爱,那么,她就干脆再也不要了。

    她不要江深,也不要他。

    江承的内心有一点恐惧蔓延上来,她如果只是不爱他,他会努力去打动,如果她根本不会去爱,他要怎么做

    江承变得恐慌,他任由朱砂吸吮的唇舌仿佛突然惊醒,他狠狠地吻住朱砂,仿佛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她的存在,他解着朱砂的衣服。

    朱砂按住了江承的手,“不要在这里。”

    江承把朱砂抱了起来,走进卫生间关上了门。

    谢绫的眼泪流下来,打湿了枕头。

    江承把朱砂放在了洗手台上,急切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