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16 章

第 16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抖,他很久、很久没有吻过朱砂。

    他急切地去吸吮朱砂,又小心翼翼地停下来用舌尖一点一点描绘着朱砂的唇,她的齿,还有口腔。

    仿佛回到了当初的耳鬓厮磨,江承的呼吸逐渐粗重,他把朱砂抵在门上,在朱砂的口中不断肆虐。

    直至江承觉得自己的身体要zhà裂,他放开朱砂。

    “进去好不好,恩”江承的话语带着缠绵的尾音。

    “不好。”朱砂带着一丝情潮,消落却也极快。

    “为什么你也想要了对不对”江承愈发难忍。

    “因为,我不想对你负责。”朱砂笑了笑,提起行李打开门,把江承关在了门外。

    江承沾满情yù的眼中带上一丝错愕。

    所以告白是错误么

    朱砂宁可要单纯的ròu体关系也不愿意接受他

    江承的脸上闪过苦痛,有一种真心被人放在地上踩的感觉。

    可是又能怎么样

    难道让他拍着门说,朱砂我同意了,我不要你负责。

    他不想这么说。

    他被朱砂逼迫地陷入两难的境地。

    朱砂蹲在地上把行李打开,然后分门别类的收拾好。

    那个吻只是江承的气息触动了她,让她回忆了一下过去,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她不饿,没有吃了江承的必要。

    她也不想麻烦,这种拖泥带水的感情戏让她觉得很多余。

    江承只在她脑海中坚持了一瞬,她已经开始回想明天的工作安排。

    第32章 鸵鸟

    当你试着不要去想大象的时候,你首先想起的就是大象。

    江深在假期中频繁的想起电影中的这句话。

    而同时,那只“大象”细长的腿、纤薄的腰、挺翘的rǔ开始依次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会深呼吸抑制自己的脑部活动,然而下一秒,朱砂的脸就浮现出来,那小鹿般的黑亮的眼,水润的唇,她的脸上是高潮时的绯红。

    江深对自己的状态非常不满,患得患失的人不应该是自己。

    但他迅速的找到了安慰自己的理由,我只是想看朱砂患得患失的样子,我只是想看她忧虑于我不联系她,我只是想看她的憔悴。

    所以我会想她。

    仿佛一只鸵鸟。

    江深走进办公室,看到空了好几天的座位重新出现了熟悉的身影,他的焦虑被抚平了。

    好像事情已经回到了正轨。

    “董事长早。”朱砂抬起头微笑了一下。

    “早。”江深点点头,他想,她看起来气色不错,或者说相当不错。

    这让江深有点微妙的不舒服。

    他决定他的冷淡还要坚持下去。

    然而走到朱砂的面前,江深停了脚步,低下头吻了一下朱砂嫣红的唇,但只浅尝辄止,很快就松开。

    江深直起身走回办公室,“今天会议不用过来,崔一明会负责。”语气一如前两日的冷漠。

    他的亲吻只是控制不住,想要收取点什么。

    朱砂看了眼江深的背影,带起一个轻嘲的笑容。

    江深这么演来演去,除了别扭了他自己,能对谁有影响呢

    朱砂离开他的视线,江深的焦虑感就侵袭回来。

    而当崔一明在会议中几度走神,pp不记得更换,记录更是七零八落时,江深就愈发没能控制住脾气在会议后质问了崔一明到底怎么了,“你也工作这么久了还能犯这种错误,让你做这点事是不是觉得委屈了”

    崔一明抬头看了看江深,“抱歉董事长,是我的问题,我我和我女朋友出了一些事情。”

    这更加激怒江深,把情侣矛盾出现的情绪带到工作中来,这种不专业的态度让他非常不满,但崔一明一直都表现的很好,他不想直接责骂他,“出了什么事”

    崔一明看着江深,“她喜欢上别人了。”

    崔一明的坦诚让江深一时无法再说什么,但他更不可能安慰他倒霉的助理,江深挥挥手示意崔一明一可以走了。

    崔一明静默了一下,收拾东西离开了会议室。

    江深快步回了办公室。

    崔一明的不专业让他愈发想念朱砂。

    他原本并没有指望朱砂在这个职位上做成什么样,但他似乎有些隐隐的离不开她了。

    他心里有一点沸腾。

    他想到朱砂在会议室的样子,她衣衫半褪坐在桌子上,她用身体无声的勾引他。

    他开始发热。

    他觉得似乎冷不下去了。

    他切实的需要朱砂。

    似乎开了个会江深就又转变了情绪。

    朱砂看着江深急匆匆的从楼下回来将她抱起就向休息室走去。

    她抱住江深的脖子,“怎么了”

    “想要你。”

    这算什么,因为突然的发情所以戏演不下去了

    江深把朱砂放在床上,开始急切地去亲吻她。

    “想做”朱砂的手指放在江深的唇上。

    江深的气息开始混乱,他含住朱砂的手指,用动作表明想法。

    凭什么

    朱砂的手指触摸到了江深的舌,她挑动着,让他的舌缠绕包围着她的食指,她把中指也伸进了江深口中,扣住了他的下颚。

    江深吸吮着朱砂的手指,他急迫的想要进入朱砂的身体。

    朱砂看着江深犹如带了口塞的样子,突然带上了一丝兴味的笑容,朱砂把手指抽出来,“脱。”

    江深去解朱砂的扣子,朱砂用手抵在江深的胸口,“我说,你脱。”

    很有点霸道。

    但江深的心理隐隐有满足与兴奋,他没有拒绝,直起身来。

    朱砂坐了起来,她翘起了腿,摆出了欣赏的姿态。

    江深解开了衬衣,就想重新扑过来,朱砂的右脚踢了踢他,“全脱,一件都不要留。”

    “那你呢”江深解开了皮带。

    朱砂没有说话,看着江深变成一丝不挂。

    朱砂衣衫完整,江深则赤luǒluǒ地站在面前,这给江深带来了一点怪异的压力,“我脱完了,宝贝是不是也要脱一点了”

    朱砂站起来,拿起了江深解下的领带,蒙在了他的眼睛上。

    “站好。”

    江深陷入了一片黑暗,他感觉到朱砂的手指凉凉的从他的身上抚过,激起了一片细密的鸡皮疙瘩。

    朱砂把他向后推,他的腿碰到了床边。

    “自己上去躺好。”朱砂命令他。

    江深觉得自己在不由自主的听从朱砂,可是朱砂想干嘛呢

    江深听见了一点金属声,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双腿就被朱砂用皮带捆住了。

    捆得很紧,江深尝试着动了动发现根本无法挣开,“宝贝,想和我玩什么情趣游戏”江深勾了下唇角。

    “游戏”朱砂趴到了江深的身上,“不,是玩你。”

    江深感到了朱砂的气息拂过自己的胸口,他胸前的两粒立了起来。

    江深的内心的确很急迫,但是朱砂想要和他这样细致的、神秘的、情趣的来玩一场,江深完全不排斥,甚至心中那种不知名的隐约的兴奋似乎在不断扩大。

    朱砂在江深的胸口舔吸了几下,然后咬了上去。

    江深嘶地就吸了一口冷气,“宝贝”

    “痛了么”朱砂低声说,然后重新温柔的舔弄,在江深放松下来时,又咬了上去。

    江深被疼笑了,“宝贝你到底想玩什么”

    “我说了玩你呀。”

    朱砂扭过头看见了已经挺立起来的ròu棒,在床上站了起来,用脚拨弄着ròu棒,然后一脚踩在了江深的yīn囊上。

    江深的内心有一点怪异,他想护住身体,朱砂踩住了他的胸口,“别动,手放在脖子后面。”

    江深再一次乖乖的听话,但他开始有了不好的预感,他听见朱砂似乎在解着头发,随后,他的ròu棒根部被绑上了皮筋。

    “不要乱来”江深无力的抗议。

    朱砂的脚在ròu棒上不断揉弄,顶端溢出的汁液弄湿了朱砂的脚趾。

    朱砂跨坐在了江深的腰上,压在江深的身体。

    江深的尺寸很大,顶端在不断吐露着透明的粘液,朱砂的手环了起来,不紧不松的握着,借着润滑开始上下撸动江深的ròu棒。

    江深微微眯起眼,这和小穴是不同的感受,但是在这种一片黑暗中,似乎有另一种滋味,他没有着急解开领带,黑暗放大了他的触感,带着别样的刺激。

    朱砂的撸动很有章法,快慢相间,手指不断挑弄顶端的边缘,她听见江深的呼吸在不断粗重。

    终于,“朱砂把皮筋解开”江深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

    朱砂就当没有听到,反而加快了撸动的速度。

    江深把手抽出了想把朱砂挪开,朱砂用腿压住了江深的手,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江深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喷shè,他的ròu棒越胀大,那根皮筋就越紧的捆绑住了他,完全无法shè出。

    朱砂把江深整个压住,表情却十分闲适。

    想做好啊。想shè呵。

    江深开始明白朱砂就是折磨他,也知道朱砂在为什么折磨他。

    可这件事就是完全不能宣之于口的。

    朱砂不会明着问他你为什么要冷淡这么久,他也不可能去问朱砂这几天你有没有很想我。

    但是朱砂这样做,是不是就是对他表示不满是不是就是责怪她

    是不是说他这样做其实很有成效

    不能shè精的痛苦与想象中朱砂的幽怨jiāo织在一起,江深却勾起了唇角。

    第33章 义务

    这是今天第二更。

    男女的体力确实有天然的差异。

    当江深不知道突然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直起身子把朱砂按在了身下时,朱砂在想,有什么方便易得的工具可以让他把江深的手也捆上

    幽怨

    怎么可能,不过是江深想冷就冷、想发泄就发泄的做法激怒了朱砂而已。

    她凭什么要伺候着江深莫名其妙的心情与yù望

    江深快速地解开了皮筋和脚上的皮带,撩起了朱砂的裙从后面进入,熟悉的温暖重新包裹住了他,江深满足的舒了一口气。

    身体与心理的双重满足。

    看来朱砂真的很在意他,还为他的冷淡发这种小脾气。

    朱砂被江深顶弄着趴在了床尾上,江深可能是刚刚憋的狠了,现在的顶撞快速而有力。

    江深脑海中有的没的想法只过了一瞬,身体的快感就淹没了一切,他现在只想喷shè在朱砂的体内。

    朱砂感到江深的动作越来越快,江深掐住了她的腰,仿佛想连yīn囊都一并撞进她的身体。

    终于,江深发出了一声不可抑制低吼shè了出来。

    朱砂的气息也被撞得不稳,她趴在床尾上缓和了一下,却发现江深变得沉寂下来,一动不动。

    “怎么了”朱砂的腰向前去了一点,让江深的ròu棒从她的体内出来,精液从小穴中流了出来。

    下一秒,江深猛地把朱砂翻过来按在了床上,一只手按住了朱砂的肩膀,一只手扯开朱砂的衣服。

    “江深”朱砂抬高了声音,江深突如其来的一下让她的背硌在了皮带扣上,很痛,江深是疯了么

    江深的眼变得赤红,在shè精的一刹那,他看见朱砂露出的腰上一个粉红色的吻痕。

    他盯着那个吻痕直至暴怒席卷了全身。

    碎裂的衣服下,朱砂的身上一星一点的红痕,从胸口到腰腹,甚至大腿间,都是欢爱的痕迹,这甚至不是一次zuò ài能造成的。

    江深仿佛能看见一个身影,从朱砂的唇亲吻到她的胸,亲吻到她的腰,亲吻到她的大腿,极尽缠绵。

    江深怒极而笑,“蒙住我的眼,怕我看见这个”

    好,很好,朱砂不仅毫无被他冷落的幽怨,相反,她好的不得了,没了自己,就有别的男人。

    这倒不是朱砂的本意,但是她懒得解释,她挣脱江深的手,坐起了身子,好在有了上次的经验,她在办公室还多备了衣服。

    江深看着沉默的朱砂怒火燃的越来越旺,他捏住朱砂的下巴,“你在珠城有情人”

    朱砂侧了下头,没能挣脱江深的手,江深强迫朱砂看向自己。

    “没有。”朱砂不再挣扎,正视着江深。

    江深的手指有轻微的颤抖,“那就是刚认识的。”

    朱砂默认了江深的话。

    江深分不清他现在的情绪到底是什么,他逼近朱砂,“我让你出差,是让你去被人cāo的么”

    他在前夜想着朱砂不会被人chā入的时候,她正在和野男人上床吧

    江深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

    朱砂却笑了,“董事长,我和你之间,有对彼此的身体保持忠贞的义务么”

    你是谁你又是我的谁

    “好,很好。”江深点点头,他松开了手。

    江深站起身,开始穿衣服,在系上最后一颗扣子时,江深开了口,语气从刚才压抑的愤怒变为了冰冷,“从今天起,你和总裁办茉莉调换一下岗位,你下去,让她上来。”

    “好的董事长,我现在去安排。”朱砂的语气毫无波动,她拢上衣服没有任何别的话语拉开门走了出去。

    朱砂答应的如此快速愈发激怒了江深,他走到窗前,他的手指捏紧到发白。

    朱砂的话让他出离愤怒,没有保持忠贞的义务

    她到底倚仗的是什么让她敢这么做是他对她的纵容和流露出的喜爱所以她会这么肆无忌惮

    好啊,那他就让她明白,她没有什么特别。

    江深有意或者无意地忽略内心中除却暴怒的情绪,燃在他身体表面的火,让他感受不到骨子里的酸,齿缝中的涩,心肺的苦痛,和混迹在怒火中的嫉恨。

    江深想,他不能简单得抛弃朱砂,她还有用,所以他必须让朱砂臣服。

    他突然有一丝期待,当她发现他有了新欢,她不再是特别的那一个,她会怎样

    江深想起了今天失魂落魄的崔一明,朱砂会变得像崔一明一样么

    想到江深觉得自己的心情好了一点。

    至于茉莉他选择茉莉,她很懂得抓住一切机会,在朱砂不在的时间,她用了百般理由来找他,她的眼里有毫不掩饰的爱慕与野心,却浅的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