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15 章

第 15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江深下定了决心拨通了朱砂的手机。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江深把电话扔到了一边,点起了一根烟。

    第30章 ròuròuròu

    朱砂觉得自己的腰很酸,顾廷泽带着她摆了一些耻度很高、难度也很高的姿势。

    譬如,把她的双腿压在胸前,整个人被叠了起来,小穴被双腿挤成了一条缝,顾廷泽压了下来直直地向下chā入。

    “我的腰好疼。”朱砂抗议。

    “宝贝,你昨天跳舞跳得那么好,做这个动作怎么会费力呢。”顾廷泽慢条斯理地说。

    “很业余啊只是练过很短一段时间”朱砂继续表示不满。

    “那很厉害,很短时间都能跳那么好,宝贝,昨天下面那群男人的眼睛我真的都想抠出来。”丝毫不提换姿势的事,顾廷泽还在一下一下地抽chā着。

    朱砂的穴里面有充沛的汁液,在顾廷泽的进进出出间不断溢出。

    顾廷泽终于大发慈悲的决定换姿势,拔出来之后先是托着朱砂的腰细细的看着这个小洞。

    还是好好看。

    粉嫩粉嫩的,花瓣在抽chā之下向两边分开,小洞正在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在闭合,透明的液体不管从里面流出,顺着臀缝流了下去。

    顾廷泽的喉咙动了动,他把朱砂翻成了侧躺,举起了朱砂的一条腿,把朱砂打开了九十度,跪在朱砂的腿间,chā了进去。

    朱砂被他举起的腿贴着他的胸膛,他握住朱砂的脚,在她纤细的小腿上舔吻着。

    一定要这么高难度么朱砂的大腿根的筋抽着疼。

    这个姿势并不能chā入的很深,只能用ròu棒的前半部分在穴中进出,前面撑得很满,这样的动作下,让朱砂生出了一点空虚。

    “深一点啊”

    顾廷泽停止了亲吻朱砂的脚踝,他把朱砂的腿放了下去,换成传统的姿势,整个chā入了进去,他伏在朱砂的身上,亲了下朱砂的唇,“是不是这么深。”

    “恩。”朱砂被顶的呻吟一声。

    “那要不要更深一点”

    “什么”

    “抱紧我。”

    下一秒,顾廷泽托着朱砂的腿把她抱了起来,朱砂惊呼一声搂紧了顾廷泽的脖子。

    朱砂明白了什么叫“更深一点”,她唯一的支点就是顾廷泽的ròu棒,她的身体的重力让她不停地吞咽着整根ròu棒,直至重重地顶在她的小穴深处。

    顾廷泽抱着朱砂上下动了几下,朱砂被顶的眼泪汪汪,顾廷泽不怀好意地笑,“深不深”

    朱砂一口咬在顾廷泽的下巴上。

    顾廷泽颇有闲情逸致地抱着朱砂在屋子里走了一圈,借着走路的力上下抽chā着。

    朱砂受不了,她踢了踢腿,在顾廷泽身上扭了扭,“放我下来。”

    “不要。”其实顾廷泽也快受不了了,他的ròu棒被紧紧包裹,小嘴在上面吸啊吸啊吸啊,朱砂还这么扭,他还要摆出一副轻松的脸看着被chā得快要不行了的朱砂。

    “快点嘛”朱砂重新亲吻住顾廷泽,用舌头撩他。

    顾廷泽投降了,他把朱砂放在了电视柜上,开始加速地抽chā起来,朱砂依旧搂着顾廷泽的肩膀,亲吻着他,彼此的唾液在不停地jiāo换,吮吸声,拍打声,抽chā的水声jiāo织在一起。

    顾廷泽重重的顶了朱砂几下终于shè了出来。

    “太能折腾了。”朱砂的舌终于和顾廷泽的舌分开,声音仿佛娇嗔。

    “情趣啊宝贝。”你看我换了四个姿势才shè简直厉害死了。

    朱砂扶着腰从柜子上下来,顾廷泽连忙把朱砂抱起来放到床上,“我给你揉揉腰。”

    朱砂毫不客气地翻过身去,“还有大腿。”

    顾廷泽殷勤地从腰间揉到大腿。

    朱砂的肌肤触感极好,摸起来如同布丁,顾廷泽贪恋着这种手感在朱砂的身上一遍遍留恋。

    “好了,几点了。”朱砂扭过头。

    顾廷泽看了看表,“走我们去赶个晚场。”

    这里的夜真是纸醉金迷。

    顾廷泽带着朱砂兴致勃勃地体验了艳舞、百家乐、轮盘、老虎机。

    这里的海风中都夹杂浮华喧嚣,和金钱的味道。

    有海风抚在江承脸上,但似乎闻不见那种咸咸的味道。

    那我为什么知道这是海风

    朱砂的呻吟唤回了江承的意识,他发现自己站在泳池里,正chā在朱砂的小穴里。

    这个环境有些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来这是哪。

    可是他正在和朱砂zuò ài。

    是朱砂

    我好像和朱砂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但是什么都记不清了。

    本能趋势着他不断的抽chā,朱砂的穴还是这么紧,这么热。

    江承在抑制不住自己,将要全部shè在朱砂的小穴里时,他扭过头,看见了泳池背后的别墅二楼,一双yīn鸷的眼。

    下一秒,他发现自己站在了一个客厅里。

    江深发现他坐在一个陌生的客厅里,也不是那么陌生,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有人跪在他的两腿间,正在吞吐着他的ròu棒。

    朱砂

    江深居高临下地看着朱砂扶着他的ròu棒,用舌尖舔弄着顶端,然后整个含入口内。

    江深微微眯起了眼。

    下一秒,一个人出现在了门口。

    江承

    这个畜生为什么在这里

    可江深开口说出的话却是,“要不要一起”

    江承看着背对着他给江深口jiāo的朱砂,她乖巧地俯下身,臀部翘起,小穴湿淋淋地泛着水光。

    他走过去,扶着朱砂的腰,chā进了朱砂的小穴。

    他重重地顶着朱砂,朱砂发出了模糊的呻吟。

    江深低头看着朱砂,朱砂被冲击地含着他的ròu棒的吞吐的动作更大。

    她和江承的结合处传来“啪啪”的声响和“扑唧”的水声。

    似乎很诱人,他把ròu棒抽出来,抓着朱砂的手臂,让朱砂扑在自己的身上,他把ròu棒顶进朱砂的小穴。

    江承的身下一空,朱砂被江深拽到了他的身上。

    江深在下面顶弄着朱砂,朱砂发出了恩恩啊啊的声音。

    她这样趴伏着,露出了粉嫩的后穴。

    是啊,还没有进入过这里。

    江承兴奋的用ròu棒在上面摩擦了一下,然后顶了进去,和前面一眼紧而水嫩。

    江承竟然也进入了朱砂

    江深的顶弄感觉到隔着一层薄薄的ròu壁,他和江承在一前一后地chā着朱砂。

    似乎很有韵律,也很和谐。

    他们这么默然的撞击,直至喷shè。

    江承和江深同时睁开了眼,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浮了上来。

    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江承有些痛苦,那是C城的泳池,那是和朱砂分手前最后一次zuò ài。

    为什么又要让他梦到这一段为了惩罚他的错误还要在画面中出现一个江深

    一想到江承chā在朱砂身体里的画面,江深捏紧了手指又缓缓放开,只是梦。

    她不会。江深告诉自己,她不会让别的男人chā进她的身体。

    “拔出来。”朱砂推推顾廷泽。

    “不要。”顾廷泽哼唧。

    回到珠城已经很晚,朱砂没有再来一发的打算。

    顾廷泽在床上一直蹭她,“我不进去,我就蹭蹭。”蹭到硬,然后喜滋滋地chā了进来,“我不做,我就放着。”

    “快点了。”

    “我要chā着睡觉。”顾廷泽继续哼唧,然后迅速地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居然真的睡着了

    朱砂又推了推他,还是推不动。

    朱砂叹口气闭上眼。

    第31章 责任

    在珠城的最后一天顾廷泽乖乖的陪着朱砂逛街。

    但很快朱砂就发现应该反过来说,她陪着顾廷泽逛街。

    如果说跟着江承并没有过逛街,或者跟着江深更没有过,朱砂可以想象他们的表情下面流露出的一丝不耐,并把卡递给你,告诉你自己看着买。

    但顾廷泽不是,跟他逛街相当有乐趣。

    他会评论,会搭配,会比较,还有各种会员卡。

    相对于闺蜜来说他还会拎包。

    所以在顾廷泽把满手的袋子放在房间的地上时,朱砂还真的升起了一点点不舍很难遇到这样合适的逛街小搭档了。

    也是那么合适的床伴。

    “累不累。”朱砂搂住顾廷泽的脖子。

    顾廷泽也抱住朱砂的腰,“累,今天只能再喂你三次了。”

    “两次就好,明天要早起。”朱砂轻笑了一下,顾廷泽的体力似乎总这么好。

    “起那么早干嘛”顾廷泽亲亲朱砂翘起的嘴角。

    “早班机,要回去了。”

    顾廷泽的动作停了下,“哦,要走了啊。”

    “嗯,后天就要上班了。”

    顾廷泽安静地亲吻了一会儿朱砂,然后把朱砂抱起来放在床上。

    “那节约时间。”

    早上朱砂起床时很小心地放轻了动作,并没有吵醒顾廷泽。

    航程一半时,朱砂已经把这段桃色之旅抛在了脑后。

    她度过了一个轻松、愉悦的假期,仅此而已。

    在昌城落地时,朱砂的表情已然平静如水。

    刚下飞机,朱砂的手机震了一下,是江承的微信,“在出口。”

    朱砂微微皱了下眉,江承毫不掩饰地窥伺她的行踪。

    江承接下来的微信噼里啪啦的发过来。

    “抱歉查了你的机票信息。”

    “我就送你回家。”

    “没别的意思。”

    “我已经分手了。”

    朱砂一条也没回,站在出租车上客站排着队,昌城的风要猛烈干燥许多,她用围巾包住了脸。

    轮到她时,一辆欧陆斜chā进了出租车队伍。

    朱砂反感这种无声的强迫,但她不想影响排队的人,开门上了车。

    “抱歉,我猜想你可能在这里。”江承解释着他不遵守秩序的行为,“吃饭了么”

    “送我去医院。”上来就上来了,有人要当司机那就让他当。

    “恩。”江承点点头,调转了一下方向。

    “不用掉头,在这里直行,往北边走。”朱砂说了一个地址。

    “阿姨转院了么”江承乖乖朝朱砂说的方向开去。

    “江深为我妈介绍了一位专家,在这里jiāo流,就转院过来了。”其实这么说很没意思,这种用江深刺激江承的把戏朱砂并没有兴趣,她原本只用回答“嗯”或者沉默,但她不高兴,不高兴就会用一些不屑使用的小伎俩。

    江承握紧了方向盘,他对自己产生了一点怀疑,有些事似乎就在眼前可自己就一直没有注意到,他对朱砂的关心是真的不够,嘴上说要改变要挽回,思维却仍停留在jiāo易阶段。

    他轻吐了口气。

    然而江深真的无孔不入,江深是真有这个心吗不见得。他只是为了对比,他只是在拿自己当参照物,他其实不用动任何心思,只要保证什么事比自己做的好一点就可以了。

    依然这么卑鄙。

    江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朱砂没有兴趣去探寻江承的想法,更没有要和江承闲聊的意思。

    两个人沉默的到了医院,“你回去吧。”朱砂推门下车。

    江承把车停好追了上来,“我也去看看阿姨。”

    朱砂没有在意江承的举动,她在病房中呆了一下午,江承也乖乖的陪了一下午。

    护工张姨木着脸,这什么情况这不是朱砂上一个男人么换回来了工资呢会不会又降回去那个大方的老板呢

    朱砂走时带给张姨的礼物留下,江承也悄悄地给了张姨一个红包。

    张姨变回眉开眼笑,朱砂还是厉害啊,虽说换了原来的老板,但这个旧的调教的真好啊。

    重新回到车上,江承问,“晚上想吃什么。”

    “已经占用江总一下午时间了,不敢再麻烦您。”朱砂的语气很平静。

    江承反倒笑了笑,“不麻烦。”

    “哦那您可能没有听懂我的意思,我是说您自己吃。”

    江承叹口气,他听懂了,只是厚着脸皮打蛇随棍上,“朱砂你真绝情。”

    “江总我说过”

    “是jiāo易,我知道。”江承打断朱砂的话,“可jiāo易之外,我们日夜相处了一年,一点情分也没有么”

    “情分”朱砂仿佛听见了好笑的话题。

    “我喜欢你,朱砂,抱歉这么久才发现。”江承仿佛被朱砂的不在意所刺激,告白脱口而出。

    朱砂揉了揉太阳穴,  “你说你分手了”

    “恩。”

    “你们在一起多久一个月上一个呢有没有一周”朱砂不掩饰嘲讽,“喜欢了那么多年,一个月就分手了,那如果是我呢”

    “我不是”

    “有烟么”朱砂打断他的话。

    江承示意在自己的大衣的口袋里,朱砂拿出来点燃了一根,把窗户开了一点缝隙,冰冷的风流入车内。

    “朱砂你是担心我们不能长久么“江承的话中隐约有一丝惊喜。

    “不是。”朱砂打破江承的幻想,她吐出一口烟,“是你所谓的感情很可笑。”

    “抱歉,我以为我对裴莺还有感情,可是后来才发现并不是。”

    “哦,试错。”朱砂点点头。

    江承有些焦虑,似乎说什么都不对。

    “我并不是要求你和我在一起,我只是想说,现在我是单身,我有追求你的权力。”江承斟酌着说。

    朱砂不置可否,把烟头摁灭,“说完了”

    “恩。”

    “把我放在小区门口就好。”

    欧陆听话的停在小区门口,江承快速的下了车,拎过了朱砂的行李,“我送你上去。”

    电梯里很安静,灯光有些昏暗,在对面的镜中两个人都显得面目模糊。

    电梯门“叮”地开启,朱砂在开门时江承从背后抱住她的腰。

    “我好想你。”江承在朱砂的耳边说。

    朱砂拍了拍江承的手,“好了,你回去吧。”

    江承并不放手。

    抱着朱砂让他的内心有什么在被填满。

    江承贴近的气息唤起了朱砂的某些记忆,她扯开了江承的手,转过身扬头吻住了江承。

    江承的嘴唇有一点颤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