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14 章

第 14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想狠狠cāo弄。

    顾廷泽有目的xìng的攻击让朱砂很快软了下去,她颤抖着无法站立,扶着玻璃向下滑去。

    顾廷泽把朱砂抱回了床上,他有一点洋洋得意,这一回是朱砂先高潮的呢。

    顾廷泽这回就显得轻松了不少,他开始舔吮朱砂的rǔ头,那小小的一粒在高潮中站立着,让顾廷泽吸的更加水光红润。

    朱砂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她的脸带着一丝绯红,但她的身体在不由自主地配合着顾廷泽的抽chā,仿佛本能地一般的继续含夹着他。

    顾廷泽吸了一口冷气,这好像比刚才还要命,里面变得更加温暖,更加湿滑,小嘴的吮吸似乎更加有力。

    高潮没有让朱砂的战力有一点消退,只让她想要更多。

    顾廷泽的动作愈发的快,他没有了刚才的志得意满,他觉得自己也控制不住了。

    他无法抑制shè精的冲动,他加重了撞击,次次撞在花心之上。

    当顾廷泽终于眼前白光闪烁时,他把朱砂带上了第二波高潮。

    吃饱了的朱砂终于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是你的房间啊,那我回去了。”

    顾廷泽还算满意自己这次表现,本来想拔出软下去的ròu棒,又重新压回朱砂身上,“喂,利用完我就想跑。”

    “怕,你吃不消啊。”朱砂的尾音带着笑意。

    顾廷泽去咬朱砂的舌头,“你是吸精的妖精么。”

    “是啊。”朱砂吃吃的笑。

    最终也没有走。

    早上起来也是很适合的zuò ài时间,顾廷泽在浴缸里压在朱砂又shè了一次。

    依旧生龙活虎。

    “今天准备去哪里”朱砂在化妆,顾廷泽支着头躺在床上看着镜子里的朱砂。

    朱砂在三个色号的口红中手指点了点,在思考用哪个。

    顾廷泽坐起来,扶着朱砂的肩让她转过来,把三只口红打开看了看,又端详了一下朱砂的妆容,从里面取了一支正红开始为她描画,“跟我走就好啦。”

    朱砂没有抵抗顾廷泽的动作,乖乖的面向他。

    顾廷泽涂得相当认真,细致的描摹了一会儿放开朱砂,很有些自鸣得意,“好了,我真是超厉害。”

    朱砂扭过头看着镜子,是出乎意料的不错,颜色很搭,吐得很饱满,均匀、轻薄,没有一点出了唇线。

    “是啊,超厉害。”朱砂微笑着扭过来,正红色的唇带着一点凛冽的美感,她印上顾廷泽的唇。

    江承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在赛车场上和江深打过的那个赌。

    江深却在昨夜打了电话提醒他履约,“明天元旦,来看看爸。”

    元旦江明森又活了一年,相当令人不痛快。

    江承已经三年没来过江家的大宅。

    坐在饭桌上依然是熟悉的不适感,圆形的桌子,江明森、宁新兰、江深、江承四个人都隔开了一段距离。

    江承看着江深的一家三口,深感自己就是一个局外人。

    但江深想要干什么呢以为这样的环境会打击到他他从没有、从没有一点想要进入江家的想法,局外人对啊,没错啊,就是这样。

    所以他又想算计什么。

    “江承,这个汤你王姨煲的很好,你尝一点。”江深的母亲宁新兰是一如往昔的客气,不亲近,但并无恶感。

    “好的阿姨。”江承乖乖的答应了,宁新兰的态度一直很一致,江明森有罪,江承的母亲有罪,这一切的错误不应该由江承来承担,她从不对江承做什么。江承感念她,他发现她看起来似乎更加憔悴了,相比上一次看到她,又添些许病容。

    江深面上一派平静看不出想法。

    江明森是有些激动的,他对这个儿子怀着些愧疚,他对他的母亲说起来不过一时激情,江承的出生出乎他的意料,除了给钱他没有给过江承任何关怀,而钱,江承并不要。

    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江明森颇为骄傲的,他的种确实很厉害。

    但江明森看了一眼江深,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

    吃完饭,江明森让江承跟着他到书房。

    江深扶着宁新兰回了房间,看着她吃了yào睡下才离开。

    江深关上房门下了楼,来到江明森的书房前,隐约听见里面传出了争吵声。

    江深靠在书房的门上,从鼻子里冷笑出了一声,眼里却仿佛淬了dú。

    宁新兰临产时发现了江明森出轨,导致了生江深时大出血,月子时又被江承的母亲钻了空子到了她面前耀武扬威,宁新兰情绪起起伏伏后精神和身体状况都快速的坏了下去。

    江深从有印象起,宁新兰的身体就没有好过,从小学时,他就陪着母亲去求医,看着母亲在灰暗中挣扎,那时,他总害怕,哪一天一睁眼,他就没有妈妈了。

    直到江承母亲死去的消息传来,宁新兰的精神似乎有了好转。

    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但身体,终究是垮了。

    他恨他的父亲,他也恨江承。

    传言中,江明森因为身体不好让位给江深,不是的,他是被江深逼了宫。

    江深联合江氏元老,剥夺了他权力。

    江明森可能心里有愧,并没有十分反抗,选择退休颐养天年。

    江深听着屋里的争吵声越来越大,勾起了一个冷漠的笑。

    江承甩门而出,看到门口的江深时脚下毫无停顿,离开了江家。

    他依然不知道江深让他来这一趟到底是为了什么。

    而江明森叙说的父子情让他恶心透顶。

    江深并没有进去,他依然抱着手臂站在门口,江明森靠在椅背上喘着气,仿佛也被江承气的不轻。

    “你幻想中的好儿子,可没有和你上演父子天lún的美好场面呢。”江深的话语充满了嘲讽。

    “都是孽子”江明森愤愤地咒骂着。

    “所以,你收好你的那点小心思吧,江承可不会领你的情。”江深带着冷笑转过了身。

    前不久江深发现了江明森在立遗嘱。

    江明森的股份没有被夺走多少,他被江深陷害之后忍不住幻想他的另一个儿子,他坚强自立,他应该也懂事可爱。

    江明森大方的给江承划出了百分之五十。

    江家没有秘密,江深在暴怒边缘冷静了下来。

    你的幻想

    好,那让你真切地感受一下,你的好儿子,到底是怎么对你的。

    江承不会踏足江家,他只能用一个小赌局把江承叫到家中。

    而结果,呵。

    第29章 ròuròu

    在江承完成赌约的同时,朱砂在进行着另一场赌博。

    如果顾廷泽有尾巴,大概已经在不停地摇晃了。

    朱砂气定神闲地结束了最后一把德州,梭哈的感觉很美妙。

    端筹码也很美妙,顾廷泽拒绝了侍者的帮助,端着一大盘筹码跟在朱砂后面,“太厉害了真的,怎么不玩下去”

    “新手的手气都很好,现在不结束,等下你手里的也要倒回去。”朱砂很懂得见好就收。

    没有想到顾廷泽的“跟他走”就一路跨海进了赌场,朱砂倒是和江承去过赌场,从来没有自己下过场,她对德州的玩法一知半解,顾廷泽就先坐上了牌桌。

    很快就滚了下来。

    朱砂看了几把明确了一点,替换了顾廷泽上了桌,跟着扔了几把牌之后就渐入佳境,手气很好,加注也很稳,从同花碾压到单A偷鸡,直至最后一把全梭哈实在是大满贯了。

    顾廷泽在旁边收筹码比朱砂还要兴奋,钱倒不多,可是赢钱的快感实在太剧烈,堪比高潮。结束时顾廷泽随手抓了一大把筹码送给荷官。

    “那我们下面玩什么百家乐二十一点”顾廷泽的眼睛亮闪闪。

    “你对赌场很熟么”

    “没有,我家人从不让我去。”大圈在全美有五家赌场,但顾廷泽没有踏足过一次。

    朱砂点点头,“可是要吃饭了。”

    顾廷泽一惊,“这么快。”

    朱砂无辜的点点头。

    顾廷泽迅速的不正经了,“那我突然好想吃你。”

    朱砂捏住顾廷泽的下巴,让他低下头来,亲吻了一下顾廷泽的嘴唇。

    他的唇很水润,触感很好,让本来只想啄一下的朱砂不由自主的加深了这个吻。

    “不行了不行了。”顾廷泽一手端着筹码一手拉着朱砂去兑换。

    甚至等不到回珠城,在赌场之上的酒店开了房间。

    门一刷开顾廷泽就打横抱起来朱砂,脚把门踢上,然后抱着朱砂把她放在床上整个人趴了上去。

    他脱着朱砂的大衣,“你会打麻将吗”

    朱砂随着顾廷泽的动作伸出手,让他把上衣脱掉,“会一些。”

    “快快快有没有秘籍告诉我。”顾廷泽把朱砂的裙子解开。

    “这哪有秘籍啊,还要上麻将桌”朱砂赤luǒ着看顾廷泽脱衣服。

    顾廷泽的身体一看就充满了阳光朝气,像是刚刚从篮球场走下来的少年,不那么健硕,却带着运动的气息。

    朱砂微微眯了下眼。

    顾廷泽带着一点热意压了上来,“过年要打牌啦,我每年都要被我爸我妈我哥坑死。”

    听起来很幸福呢。

    “你们家过年打麻将吗”顾廷泽低下头亲吻朱砂的rǔ尖。

    朱砂的沉默让顾廷泽吸吮的动作停了下来,“额对不起我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朱砂揉了揉顾廷泽,似乎很喜欢这个手感,“没有啊。”

    “哦哦。”顾廷泽没心没肺地重新低下头去,含住了朱砂的rǔ。

    朱砂闭了闭眼,摒弃了一切想法,睁开时已经染满了yù望,她需要顾廷泽来填满她。

    顾廷泽的吮吸很用力,舌头也在rǔ尖不断打转挑弄,他的右手伸向了朱砂的小穴,手掌整个覆盖在了朱砂的xià tǐ,他抚摸了几下,中指揉上了朱砂的珍珠,打圈、按压,娇嫩的ròu粒在顾廷泽的指尖被不断地玩弄,很快小穴中流出的液体弄湿了顾廷泽的手掌。

    顾廷泽松开朱砂的rǔ头,把手拿上来给朱砂看,透明的液体挂在他的手上,在手指的闭合间拉出银丝。

    “出了好多水呢”

    朱砂发现这孩子有点蔫坏。

    顾廷泽把手上的汁液擦在朱砂的rǔ上,然后低下头去舔着,“这么多水,看来可以容纳下我了。”

    朱砂失笑,“那你还不赶紧进来。”

    顾廷泽分开了朱砂的腿,顶住了朱砂的花穴,并没有着急进入,而是用ròu棒不急不慢地继续玩弄着朱砂的珍珠。

    朱砂开始不安地扭动,“快点”

    顾廷泽很恶质的继续摩擦着,其实他也快要zhà裂,可是朱砂的身体好好看。

    顾廷泽跪在朱砂的腿间,看着在午后的阳光下朱砂白皙的身体,有一道光斜斜的从腰间打到rǔ上,肌肤白到炫目,rǔ头粉嫩,上面的唾液和yín液混在反shè出了亮闪的光。

    顾廷泽忍不了了,他直直的顶入了朱砂小穴的深处,感受着穴壁的挤压,  他咬住下唇忍住了想快速抽chā的冲动,缓慢的拔出又chā进,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ròu棒在朱砂的小穴里进出。

    抽出时花瓣微微的翻开,在chā入时又被带着一起进入,水光粼粼。

    朱砂的表情已经有一点迷离,她的呼吸已经开始急促。

    红唇微微张开,仿佛是对顾廷泽的引诱,“快一点”

    顾廷泽低下头去吻住朱砂,开始了剧烈的抽chā,朱砂身体里的小嘴怎样去吸他,他就怎样去吸朱砂的舌。

    朱砂的身体在一点一点发烫,顾廷泽的体力真的很好,这样狠的力度没有一点停滞,撞击地朱砂浑身酥麻。

    朱砂在一点一点脱力,她的手已经无力环绕顾廷泽的脖子,她的舌完全jiāo付了顾廷泽,他不停的吮吸,攫取她的津液。顾廷泽甚至嫌chā的还不够深入,拽过来一个枕头垫在朱砂的身下,朱砂本来盘在顾廷泽腰上的腿已经松了下来,她全身的支点都仿佛只剩了连接的那一处。

    “真的好想chā死你”

    “你怎么那么紧”

    “好舒服你舒服吗朱砂”

    顾廷泽念叨的话逐渐在朱砂的耳中变成一片嗡嗡声。

    她的指尖猛然嵌进顾廷泽的肩膀,她狠狠咬住顾廷泽的舌头,大脑变成一片空白,仿佛有什么从体内喷shè出去。

    朱砂在身体的颤抖平复下来时看到顾廷泽一脸生无可恋。

    “怎么了”

    “太爽了。”

    “shè了”

    “”顾廷泽在朱砂的唇上咬了一口。“快夹死我了。”

    朱砂喷出的液体冲击着顾廷泽的ròu棒,在高潮时朱砂的小穴剧烈的收缩着,冲击与夹紧双重袭击了顾廷泽让他直接缴械。

    可这种快感他从来没有体会过。

    再也感受不到怎么办

    顾廷泽幽幽的叹口气,拔出了ròu棒。

    朱砂感觉到身下一片凉意,水果然喷出来好多。

    似乎有过第一次之后这件事就变得容易起来。

    “好饿。”朱砂揉了下肚子,zuò ài是很耗体力的事,她扭头看了看床头的送餐服务卡,侧身在包里摸着手机,摁了一下才发现没电了。“手机没电了,你打。”

    于是顾廷泽拿起了固定电话,并以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朱砂。

    朱砂把湿了的枕头扔了过去。

    江深把玩着手机,在手里一圈一圈的转。

    他已经三天没有见到朱砂了。

    很彻底的没有见到,一条信息一个电话也没有。

    他有一点说不出的焦虑。

    刚刚看着江承把江明森气到发抖也不过让他开心了一瞬。

    朱砂两天不在公司让江深有些不适应,有时甚至叫出声才突然又想起朱砂被他打发出差了。

    这个秘书确实做的很好。

    江深也在自己分析,他的大部分事项朱砂都安排的很好,朱砂不在会给他的工作造成一定困扰。

    是这样。

    但今天他依然很焦虑。

    无从解释。

    要不要给朱砂打个电话

    说什么呢

    关心她第一次出差,在珠城呆的怎么样,能否按时上班

    还不错。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