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12 章

第 12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对。

    从江承的视线看向远方空无一物,那么他盯着的只能是这坐在前排的一男一女。

    江深和朱砂

    裴莺没有把朱砂放在眼里过,她知道这是江承曾经包养过的女孩儿。

    不过是包养罢了,没有名分,什么也没有,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

    江深延续着之前的做法,也同样像江承一样,没有给过她名分,独自隐匿在大厦的85层,不见天日。

    裴莺对朱砂有一点居高临下的怜悯。

    但好像不是这样的,裴莺发现自己犯了一些错误。

    江承对朱砂有超出裴莺预料的在意,从红毯上情绪的刹那变化,到就坐之后盯着朱砂的侧脸。

    江承的分手理由根本不是实话,他是爱上了朱砂

    更令裴莺内心激dàng的是,江深也对朱砂表现出了异于寻常的在意。

    他带她来这里,他亲昵地贴近朱砂,对着朱砂耳语。

    或许是对江承做戏,但如果是真的呢

    裴莺的指间在轻轻颤抖。

    凭什么

    凭什么

    “喜欢哪个”

    江承极具耐心的看着朱砂从头翻到尾。

    朱砂笑笑,“不用特别为我选。”

    江深可能从抓娃娃中学到了什么,他把册子拿过来。

    “这块腕表不错,女士款,是Rchrd  Mlle的特别定制,表盘大小和设计都很适合你。”

    朱砂看看起拍价,“太破费了董事长。”

    “是慈善。”江深冠冕堂皇。

    “您的前女友和江承一起过来了。”朱砂不再坚持,说起坐在后面的男女。

    “我非常希望她过得好。”江深更加冠冕堂皇。

    晚会一开始就是捐款环节,崔一明代替江深上台做了捐赠。

    拍卖环节更加高潮迭起。

    在江深的举牌过程中江承善意的助推了五次,让江深拍出了全场最高价。

    晚会结束已经是凌晨时分,从喧嚣到寂静让朱砂有点疲惫。

    朱砂是被江深叫醒的,“到家再睡。”

    “不要”朱砂复又闭上眼睛,她有一点被吵醒的不高兴,声音却是意外的软糯而缠绵,好像撒娇。

    江深看着朱砂的睡颜在她唇角吻了一下,认命的下车把朱砂打横抱了出来。

    江深隐约记得这套公寓的门牌号,出了电梯,江深把朱砂放下来,在朱砂的小包里找到钥匙打开了门。

    江深是第一次来这里,他把朱砂抱到床上,准备离开。

    朱砂带着一点清醒,坐着把衣服脱掉了,然后叹了口气。

    “怎么”江深开口问,是不想让他走么。

    “还要卸妆。”朱砂闭着眼说。

    “”

    朱砂慢腾腾的起了身,把nubr揭掉,全身只剩了一条小小的丁字裤,赤着脚走进了卫生间。

    水中花洒中倾斜而出的时候,朱砂感到了一个赤luǒ的身躯贴上了自己的背。

    “董事长还没有回去”

    “朱砂邀请我留下来,那就只能留下来了。”

    “什么时候邀请董事长了”

    江深从后面握住了朱砂的rǔ,咬着朱砂耳朵说,“你用他们邀请我。”

    水流在两个人身体间流过,彼此之间的触感更加滑润。

    朱砂的手扶在墙上,江深抬起了朱砂的一条腿,慢慢地把ròu棒挤了进去,里面的小嘴似乎迫不及待等待着ròu棒的chā入,急切的吮吸着江深。

    似乎开始贪恋这种感觉了呢

    江深的手伸到朱砂的身上,摸到了花瓣中的珍珠,前后刺激着朱砂。

    “啊”朱砂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这种双重的快感让她开始开始变得迷蒙。

    本来并没有想zuò ài的

    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了

    江深狠狠的撞击着朱砂,手指也不停止捻弄,朱砂在他的手上仿佛是水,融化在他手中。

    热水不断氤氲出雾气,两个人紧紧的贴着,朱砂的胳膊向后搂住了江深,竭力地去亲吻江深。

    江深的手指是那么灵巧,ròu棒是那样粗长,他的腰挺动那么有力。

    朱砂感觉自己在不断攀升,不断攀升,她的手抓紧江深,指甲陷进了江深的肩膀,有陌生的快感聚集在身下的那一点,然后bào裂开来,朱砂觉得仿佛有什么在从体内不断喷shè出去。

    朱砂的身体不断的向下滑,江深紧紧搂住了朱砂,他感觉到了手上不同于热水的液体。

    “宝贝,你喷水了”

    第25章 故纵

    江深在周一例会开始前的十分钟,在办公室里支着头闭着眼。

    他在回想昨天。

    晨起的第一次运动结束,朱砂开了部电影,却意外的是部情色电影。电影看到一半pd就被扔到了一边,江深刚shè过一次丝毫不着急,他探索着朱砂想要再次看看潮喷的神奇。

    他的手指仍旧夹击着朱砂,揉捏的小珍珠,同时在内壁寻找着那一小块褶皱。朱砂被揉弄地泪眼朦胧,上不来下不去,江深问她有没有一种想喷shè的感觉,如果没有就缓一缓再来,将要高潮又戛然而止来了数次,朱砂泪眼朦胧,她夹紧了江深的手指,“你给我给我好不好”

    可爱到江深都不忍心,终于把朱砂一路送到高潮。

    依然没有喷水,江深有点遗憾。

    中午江深强行让朱砂赤luǒ着穿上围裙,他说会帮忙做饭。

    帮忙从后面chā入。

    围裙仿佛情趣内衣,只堪堪遮住朱砂的rǔ头,朱砂大半的rǔ搂在外面,而朱砂在切菜时微微弯腰而完全暴露的臀让江深觉得没有男人会受得了这个画面。

    朱砂的土豆丝再也切不下去了,江深的撞击让她握不住刀,而江深甚至在一边抽chā一边告诉她,土豆片也可以。

    于是吃了土豆片。

    从炒菜到上桌江深都chā在朱砂的身体里,时不时的活动着保持硬度。

    吃饭时江深也不愿意把ròu棒拔出,他把朱砂抱在身上,依然穿刺着朱砂。

    不记得饭吃成什么样了,朱砂最后被按在餐桌上接受着江深的精液的冲击。

    吃完饭或者说做完爱,江深抱着朱砂午睡,这个东西对于他来说十分奢侈,有这样的气氛太难得,让他不知不觉睡过去。

    然后被朱砂的唇齿唤醒。

    朱砂跪伏在他的腿间,吞吐着江深的ròu棒。

    江深不知道朱砂的口jiāo技术算不算好,他从未被人口过。

    但异样的快感从xià tǐ蔓延到全身应该是厉害的。

    江深本以为自己从昨夜开始shè了三次都要硬不起来了,然而偃旗息鼓的ròu棒在朱砂的唇舌间慢慢站立,江深喘息着却有了一种别样的冲动。

    江深让朱砂趴到他的身上,分开了朱砂的双腿,朱砂的穴暴露在江深的眼前。

    刚刚清洗过不久,带着一点香气,江深的喉咙动了一下,他伸出舌舔弄了一下朱砂的珍珠。

    在朱砂身体颤动的同时,剧烈的快感从江深的心底扶起。

    他无法分神去思考这是为什么,他舔过花缝,嘴全部覆上去吮吸着朱砂,朱砂的身体抖的愈发厉害,甚至牙齿都磕到了ròu棒。

    但身体的感触依然是很棒的,他的舌尖伸进了朱砂的小穴。小穴猛然收紧,如同夹着他的ròu棒一般夹着他的舌。

    依然很紧致,江深有些好奇地尝试着用舌头抽chā,明明可以容纳他的ròu棒,可连舌尖在里面的都被紧紧包住。

    他的舌尖勾起去挑逗朱砂小穴的内壁,他的鼻尖触碰着朱砂的珍珠,滑腻的液体从舌头与小穴的缝隙中不断流下,江深不由自主地吞咽着。

    第一次使用69体位的两个人都是激动的,他们彼此探索,用唇舌抚慰对方。

    朱砂也满足了江深想要看到潮喷的愿望,在江深终于抑制不住喷shè在朱砂嘴里的时候,朱砂的潮吹到来了。

    满脸。

    极尽yín靡的一天。

    江深仿佛不知餍足,只想填满朱砂,只想shè给她,只想带她一起高潮。

    朱砂最后亲吻他,“被榨干了么。”

    江深就刹那间又想让朱砂感受一下。

    甚至傍晚离开时,他还有些恋恋不舍。

    江深捏了捏眉头睁开眼。

    昨天晚上他的母亲问起他,“你jiāo女朋友了么”

    “怎么了”

    “今天新闻有报道你和女孩子一起参加晚会很亲密。”就像任何一个普通的母亲,儿子的终身大事总是要被特别关注的,而且江深这么多年毫无花边,跟别家的孩子比起来算的上洁身自好。之前几年听说是有一个女孩子跟着他,然而江深从来不提,也没有带回家过。前不久说是分手了。

    “没有。”江深沉默了一下,“不是女朋友。”

    母亲的问题提醒了他。

    他可以进入下一步了。

    他已经表现出了极度的热烈与高调,在生活与床上都充满了激情。

    而朱砂也许已经在这种情绪中膨胀了,她会把这种热情当做理所当然。

    那么,他需要冷一冷,放一放。

    他要带给朱砂一种热烈jiāo织冷淡的患得患失感,这也许会让朱砂更加强烈的想要吸引他,依附他,让她发现她如此离不开他。

    而且在这段关系里,他隐隐的觉得自己的状态似乎不太对,他在不自觉地被朱砂所吸引所影响。

    这违背他的初衷。

    他需要调整。

    朱砂敲敲门,“董事长,时间到了。”

    “进来。”

    朱砂推开门走进去,江深递给她一份文件,“明天飞一趟珠城。”

    朱砂接过文件,上面被封的很严,写着加密,“需要做什么”

    “把这个带过去给珠城分公司的严总。”江深看着朱砂,文件算是紧急,虽然不适合邮寄,但也不必非让朱砂跑,但没什么比让朱砂暂时离开更适合的冷却方式了。

    “好的。”朱砂没有犹豫。

    江深点点头下楼去开会。

    一天时间让朱砂很明显地感觉到了江深的冷淡。

    毕竟江深是戏很不好的人。

    昨天的纠缠到今天敷衍的亲吻,指使她出差,一天的沉默寡言。

    相当刻意了。

    是觉得之前太热烈了么

    和她玩yù擒故纵

    幼稚。

    朱砂下了出租车拉着箱子进了T3,江深没提送她的事,她也更加不问。

    她还是第一次去珠城,后天就是公历新年,她可以呆到假期结束。

    顾廷泽坐在头等舱休息室里耐心地听了康桥十分钟的抱怨后终于崩断了最后一根弦,“我没有见朱棠。”

    “你怎么能这样”康桥的语气一派娇蛮大小姐。“我让你给朱棠带东西你凭什么不去见他。”

    “我他妈不是来找朱棠的,我跟他没那么熟。”顾廷泽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一丝火气。

    “顾廷泽你怎么说话呢”康桥更加不高兴了。

    “我怎么说话备胎是不是就应该天天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还要替你跑腿,听着你对别的男人的一腔热恋并给你出主意,康桥你他妈就仗着我喜欢你”顾廷泽的火气越来越大。

    “怎么了我让你喜欢了”

    顾廷泽攥紧了电话,而这时他看见对面的位置来了一个女人,在她转身的瞬间,顾廷泽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fuck”

    朱砂上了二楼找到了G航的头等舱休息室,她把行李箱推进去,找到一个空位放好,转过身却看见对面一个男人,或者说男孩儿拿着电话定定地看着她,朱砂和他对视了两秒,微微笑了一下,去了卫生间。

    “你骂谁呢”康桥尖利的吼出来,她听到了顾廷泽说的话。

    “我骂你呢”顾廷泽回过神来毫不犹豫地吼向康桥,“我他妈受够了。”

    顾廷泽愤愤地挂了电话,他本来应该沉浸在单恋失利的痛苦中但刚才那个女人带给他的震惊让他暂时没去想这件事。

    他没有在骂康桥,那一声fuck只是一种惊诧他以为他看到了朱。

    朱棠的姐姐,已经去世一年多的朱。

    第26章 顾廷泽

    朱砂回来看见这个男生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并且从她走近就一直看着她。

    这是个大概将将二十岁的男孩儿,似乎有一点混血,头发带着一点亚麻的金色,发梢微微地翘起,穿着一件bpe的外套,拉链只拉到一半,看起来像是一大早来赶飞机没有睡醒的慵懒。

    男孩的目光一直聚焦在她的脸上,让人无法忽略,朱砂走回到座位上,“怎么了”她轻声问他。

    男孩似乎回过神,“抱歉,你很像我的一位朋友。”

    “是么”虽然是个问句,但朱砂的语气不带什么疑问。

    朱砂微笑了一下坐下来打开了pd,没有再看对面,但她能感受到对方似乎还在一下一下地打量她。

    顾廷泽偷偷拍了一张照片,的确很像,不过也能发现还是有差别,她和朱的气质并不相像。

    顾廷泽把玩着手机,他有冲动把这张照片发给周昱时,但他抑制住了。

    这也许会让周昱时更加悲伤虽然他在周昱时的冰山脸上从未看出过什么情绪。

    没有等多久就可以上机,中短途的航班头等舱并没有设置单独的位置,朱砂发现自己和对面那个男孩儿坐在一起。

    也是很巧了,于是男孩儿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顾廷泽。”

    “你好,谢朱砂。”

    “谢小姐不是珠城人”

    “叫我朱砂就好,我是昌城人,到珠城出差。”朱砂看见顾廷泽手里还没有收回的蓝色护照,“你到珠城玩”

    “我祖籍珠城。”听到朱砂两个字顾廷泽有轻微惊诧,名字也很相像。“回去探亲。”

    朱砂点点头,离得近会看见顾廷泽的眼珠带着一点烟灰色,并不纯正,但口音很正,不像是一般的ABC。

    顾廷泽的探亲说的轻描淡写,但实质上他这一趟出来颇有些像落荒而逃。

    顾廷泽出身纽约大圈帮,在地位如同教父的曾外祖父吴生继去世后,他的外祖父吴海荣接下了北美大圈领头人的位置。

    然而这两年的局势有点不稳了。

    吴海荣年事已高,是该考虑接班人的事情了,但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