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520 > 其他类型 > 朱砂痣 > 第 10 章

第 10 章

推荐阅读: 云亭传奇之中州风云   拐个仙君回魔界   偷天神贼   皇帝保重   踏天   江湖,江湖   万古仙道   骨琴泣   画圣   青玄纪   阴阳少年捉鬼记   极品修仙掌门   蓝灵珠之灵峰传   大地之皇   饮血剑  

    累啊”语气是一点委屈。

    狭小的空间里弥漫暧昧。

    朱砂看着镜中的两个人,贴合的很紧密,江深见缝chā针营造氛围的手段让她由衷赞叹。

    电梯门打开两个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江深的会开到九点,朱砂收好会议记录和江深一起回办公室。

    没有开灯,江深将朱砂抵在门上亲吻。

    江深觉得自己对朱砂的身体的渴望与日俱增,似乎每每见到朱砂总抑制不住地想填满她的小嘴。

    无论是上面还是下面。

    “你知道我开会的时候在想什么么”黑暗中江深抵着朱砂的额头。

    “你想我。”朱砂的声音带一丝喑哑,她推开江深,拽着江深的领带,带着他向后走,“你扭头看了我十五次。”

    江深笑了,他乖乖的被朱砂牵着,“看来朱砂很在意我,连次数都记得。”

    “你的副总因此看了我二十次。”朱砂把江深一路牵进休息室。“我觉得衣服都要被他的眼神脱掉了。”

    这是办公室左侧的房间,江深专有,配备很齐全。

    “哦哪位副总,敢这么看朱砂”江深被朱砂推倒在床上。

    朱砂把江深的领带解下,捆住了江深的双手。

    江深犹如毫无抵抗的待宰羔羊,甚至隐隐升起一丝兴奋。

    朱砂解开江深的衬衣的纽扣,俯身噙住了他的rǔ珠,“江董猜猜看啊,猜对了,我们继续,猜错了。”朱砂轻笑了一声,“那就明天见咯。”

    朱砂的笑声仿佛催情,rǔ尖的痒意一直向下蔓延,让江深的下身抬起来了头。

    江深一本正经的在思考,“能看到我们朱砂的,就是王总,赵总,和孙总了,让我想想看,王总呢,王总可是好男人呢,向来不会多看女孩子一眼,这点我还是有信心的。那就是赵总或者孙总,对不对”

    “继续。”朱砂换了一粒继续轻咬吮吸。

    “孙总呢,如果他频频看你会越过我,我可能会注意到,而且孙总将将四十,相貌堂堂,相比五十岁的赵总,他看你,应该不会让我的朱砂这么生气吧,对不对”

    朱砂直起身来,“江董很厉害呢。”她的声音很轻,每一声却又媚到入骨。

    朱砂一颗一颗解着扣子,月光打在朱砂的身上,斑驳而圣洁。

    但江深脑子里没有半点所谓圣洁,他翻身将朱砂压在身子底下,“我帮你解,宝贝。”领带不过是情趣,捆不住江深。

    但江深的解法相当粗暴,手下一扯撕开了全部纽扣。

    “我没有换的衣服啊”朱砂的抱怨如同呻吟,被江深用舌堵了回去。

    江深的内心叫嚣着,都撕碎,都撕碎吧。

    裙子被扯下,内裤被撕裂,丝袜被扯成丝缕。

    一丝不挂的朱砂在黑暗中仿佛有圣光,她用胴体诱惑他,用言语挑逗他,她轻易打破了江深的防线。

    江深架起了她的腿,狠狠的chā入。

    “小妖精,怎么这么多水,嗯”他的尾声带着巨大的情yù。

    “因为我在想啊”朱砂的声音有断续,“江董坐在办公桌的顶端挥斥方遒的样子,太让我想cāo你了我想把你的伪装揭下来,想踩在地上。你训他们的时候,我也想对你抽小皮鞭,你表扬他们的时候,我也想夸奖你的ròu棒,他粗,又长,又硬,想一想,就湿啦”

    她是妖女。

    江深的眼睛已经变红,他的气息变得沉重,“你是想让我在会议室里cāo你么”

    朱砂的笑伴随着喘息,“想啊,而且要在70楼的会议室,要在你对着全国一万名朱氏员工直播的会议室,在你讲话的主席台,可是你只剩下了兽xìng,你忘掉了一切,你知道和我纠缠”

    “我会满足你。”江深咬着牙说,他再也无法抵挡朱砂的话语,他抑制不住喷薄而出的快感,shè在了朱砂的体内。

    “真的不用我送你上去”江深的车停在二环公寓的大门外。

    朱砂笑了笑,推开车门,只留给江深一个背影。

    江深看过去眼神变得幽暗,他不知道朱砂会这样的妖媚,但这种快感是灭顶的,让他意犹未尽,甚至不可自拔。

    朱砂站在电梯里看着对面的镜子。

    她的脸色有掩不住的春色。

    她用手指戳了戳镜中的自己,春色化作平静。

    既然江深想和她玩这种游戏,那她为什么不主动出击呢

    电梯门一打开,朱砂向后退了一步。

    这是一梯一户的公寓,而电梯门前的空间有浓郁的烟味。

    这里有人。

    第21章 bào珠

    200珠的加更~

    灯感应到了电梯而开启,朱砂看到了靠着大门站着的江承。

    额头上有一处擦伤,带着点颓唐。

    不大的空间里烟雾缭绕,地上散了一地烟头,手里这根好像刚刚点上。

    看起来江承等了她很久。

    江承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江承看着朱砂警惕的动作,微笑了一下,“这里安保还不错,进来不容易。”

    朱砂走出了电梯,“不在家好好休息”

    “没大事。”

    朱砂在包里摸索着钥匙,头一侧咬住了江承指间的烟尾。

    江承感到朱砂的唇扫过自己手指,下意识松了一下,朱砂咬着烟直起了头,深深的吸了一口。

    是很熟悉的万宝路黑冰bào珠味道。

    她看了江承一眼,江承还是那个笑,“你没带走,在床头柜里。”

    朱砂找到了钥匙,左手在烟身中捏了一下,发出了轻微的bào裂声,江承闻到朱砂吐出的烟雾是和刚才不一样的味道。

    江承摸了摸鼻子,有一点尴尬。

    朱砂又吸了一口,仿佛知道地上的烟头里的bào珠都没有被捏破,她把烟取下来递到了江承唇边,江承乖乖的咬住,他感觉朱砂的手指有一点冰,口中的辛辣带上了浓郁的薄荷清凉。

    有一种在学坏的不良感。

    江承突然想起他的高中,有头发染得金黄、一边耳朵扎着七个耳钉的女孩递给他一支烟,“喂,江承,太逊了吧,吸烟都不会。”

    江承突然感到一点好笑,他没有接那只烟,冷眼走过去了。

    是啊,一直都不会。

    可最后也会有一个女孩这样教他吸烟。

    他看着朱砂扭动着钥匙。

    朱砂穿着一件大衣,腰上的系带系的很紧,把腰勒成细细的一条,似乎是光着腿。

    不冷么

    朱砂把门打开,没有往里面进,扭过头来看着江承。

    江承的表情很坦dàng,“等了两个小时,进去喝杯茶可以么”

    朱砂定定地看着她,最后转身进了房间。

    江承伸手拉住了门,跟着朱砂进去。

    朱砂伸手把灯打开,“你先坐”

    然而话音没落就被江承抵在了墙上。

    这个姿势在今夜真是似曾相识。

    朱砂有点厌倦,她伸手推了推江承,被江承抓住了手按在了墙上。

    “有意思么”朱砂真的有点烦,烦江深,是江深很明显地刺激了江承,也烦江承,这种拖泥带水的感觉有让人不舒服的粘腻感。

    “怎么回来这么晚。”江承没有理会,他低下头贴近朱砂,似乎有一种刚沐浴过的清香。

    “加班。”朱砂微微侧过头。

    “你和江深加班”语气却带上了不悦,加班加到带着沐浴后的味道

    “江总是关心我还是关心你哥哥”朱砂懒怠于在江承的面前维持曾经的平和。

    朱砂知道江承对江深的抗拒。

    江承对于这样的朱砂却有一点新鲜感,他没有计较朱砂的话语,贴近了朱砂的脖子,嘴唇在上面摩挲着,“朱砂,江深不是好东西”

    “所以又和江总有什么关系呢”朱砂反问着江承。

    “很大的关系。”江承一只手捉住朱砂的手腕,漫不经心地解开了朱砂大衣的带子,但眼前的景象让他转而暴怒。

    包裹的紧密而严实的大衣里面,朱砂一丝不挂。

    江承瞬间脑中充血。

    “为什么什么都不穿”江承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

    “因为被江深撕裂了。”朱砂抬起头看着江承。

    江承推着朱砂把她按倒在沙发上,衣襟大敞,朱砂身上的每一处痕迹都落在了江承的眼中。

    “真是有情趣。”江承的目光变得yīn冷,说着仿佛夸赞的话语,江承的手从朱砂的rǔ间一路向下滑去,将朱砂的大腿分开。

    动作太狠,朱砂被扯的有点痛,她想踹江承但被江承紧紧的握住了脚踝。

    红润的花缝完整地暴露在江承的眼中,这是他无比熟悉的、曾经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地方,但现在沾惹了另一个男人的气息。

    江承赤红着眼伸出手指chā了进去,里面是做过爱不久的湿滑,江承把手指收回来,带出了小穴里没有流净的精液。

    朱砂终于挣脱出来,踹在江承的肩上,江承向后靠在了茶几上。

    朱砂拢了拢衣服,“江总半夜来访就是为了施暴”

    “加班加到内shè”江承仍旧咬着牙关,这个yín靡的画面完全刺激了江承从朱砂小穴中流出了别的男人的体液。

    “江总站在什么立场问我这个问题”朱砂站起来,把大衣的带子重新系好。

    江承本来是来求和的。

    然而事情似乎在向反方向发展。

    江承也扶着茶几站起来,可能真的有车祸的影响,他有轻微的晕眩感,江承定了定神,“朱砂,我们在一起吧。”

    朱砂嗤笑了一声,靠近了江承,“您头痛么”

    江承看着朱砂。

    “头晕恶心么”朱砂继续问。

    江承依旧没有说话。

    “都没有那为什么您忘了您已经甩掉我以及您有了女朋友呢”

    江承的的手握紧又松开,“我会和她说清楚。”

    “哦那就是还没说。”朱砂从江承面前离开,进了厨房,倒了杯水出来,“该说您深情呢,还是该说您绝情呢。”

    朱砂把水放在茶几上。

    其实这个朱砂并不很像江承印象中的朱砂了,她一直都是平和懂事的,从来不会抗拒他,她始终是听话的。

    “绝情的人是你。”江承终于开口。

    朱砂竖起了食指,示意江承闭嘴,“不是情,江总,是jiāo易。我们银货两讫了。”

    是啊,是jiāo易,朱砂jiāo易的是她自己,所以她温顺,她听话,她奉献一切。

    但现在不是了,他们没有关系了。

    那为什么憋屈的是他呢

    江承心中有不满,有委屈,有彷徨有yù望。

    他把朱砂压回了沙发上,急切地想要去吻她。

    自从朱砂离开,他甚至连一点上床的想法都没有升起过,不管是什么柔柔或者裴莺。但在看见朱砂的第一眼,看见她从法拉利上下来,带着飞驰的骄傲,看见她在烟雾间,带着堕落的诱惑,江承有抑制不住的腾起的yù火。

    朱砂的香气与薄荷的味道在他的鼻尖氤氲,他重新扯着大衣的带子,他急切地在朱砂的身上寻找着入口。

    朱砂反手摸索了一下,把一杯水倒在江承的头顶。

    “闹够了么江总”

    江承顶着一身的水,怒极反笑,“江深给了你什么让你这么死心塌地”

    “我和江董是上下级关系,仅此而已。”朱砂真的不想再应付发了疯的江承,她把江承拖到门口,“看在您对我的帮助,我也想提醒您,江深,不是好东西,您多小心。”

    门在江承面前打开,又在江承面前合上。

    他站了站,发出了一声自嘲的笑。

    也不知道怎么就到了这一步,似乎面对朱砂,他失去了全部理智。

    第22章 yù擒1

    70楼是江氏最大的会议室。

    每个月会有一次全体会议,主会场盛满了江氏总部的人员,三十余块屏幕投shè在每个分公司,江深在主席台上侃侃而谈,有总结,有畅想,有批评与鼓励。

    朱砂坐在会议室前方的角落,视线却很好。

    她看着台上的江深。

    江深的确是很有魅力的,朱砂想。

    江深全面接掌江氏大概有五年

    江明森似乎因为身体早早地让了位,所以江深依然是年轻的,他只比江承大一岁。

    也或许是这么短的年龄差距才让江深对江承这么痛恨。

    江深年轻,英俊,自信,他执掌着这个巨大的商业帝国,他拥有数万名员工,他手握金钱与权力,这一切让他站在台上仿佛在发光。

    真是,人面兽心啊。

    江深似乎在不经意地扫视过她,可是桃花眼中在那一刹那是多情而撩拨的。

    朱砂忍不住觉得江深真的很幼稚,他为什么卖柔情人设呢他不如直截了当的表现出他的yīn险与算计,这种邪魅更动人不是么

    江深再度装作无意地扫过朱砂时,看到朱砂噙着一抹微笑,似诱惑似勾引,无声的告诉江深,这是70楼,这是你说过要和我zuò ài的地方。

    江深的喉咙微动,他有了一些幻想。

    这种幻想让他开始发热。

    第三次看朱砂,他确定了朱砂在引诱他,朱砂轻轻咬着下唇,小鹿般的眼微微弯起,她对他做了一个口型,“cāo我”

    江深轻笑了一下,但很快的抿住了唇,可是一贯冰冷而严肃的董事长在刚才那一刹那的的表情表换中仿佛苏出天际。

    会场中有女生倒吸一口冷气。

    三个小时后有一条微博被顶进热门。

    Molly茉莉视频我不行了我要被我们董事长苏zhà了啊啊啊啊,今天例会董事长突然在台上笑了啊啊啊啊啊。

    评论中一片嘤嘤嘤嘤。

    听风吟啊啊啊啊他在看什么他在看什么

    pcess老公

    白夜嘤嘤嘤嘤嘤我变心了我现在是江夫人

    荞西的猫这谁

    在江深倾城一笑刷屏的时候,大家可能想不到他现在的表情有多色气。

    “勾引我”江深一只手挑开了朱砂的内衣。

    “挑逗我”江深撩起了朱砂的裙。

    “想让我cāo你”江深的ròu棒抵住了入口。

    “那您大概是看错了。”朱砂坐在会议室第一排的桌子

    说说520免费小说阅读_www.shuoshuo520.com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 护花兵王   白袍总管   弄仙成魔   飞剑问道   诛仙   修仙归来之主宰无语   武侠之最强杀神   万界武道   上神归来:捡个神兽当老公   职场风尘   山野美景   游戏花丛   沸腾青春   我做创世主的那些日子   极品修仙高手(书坊)   纯阳剑尊   仙侠世界   洪荒之大道沧桑   不败剑神   武统山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